第320章 事情闹大/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暗里,只有路灯散发出微弱的光亮,谭果看着被撞的车头都变形的车子,哼哼冷笑两声,浑身散发出冰冷的黑暗气息。

“秦总裁。”谭果声音压的格外温柔,却让人听的毛骨悚然,任谁都知道谭果此时是怒极反笑,一手指着车子,谭果继续皮笑肉不笑的开口:“这就是你说的撞了一下?撞了一下车头能撞憋成这样?”

秦豫端着一张冷沉的老脸,此刻眼观鼻、鼻观心的保持着沉默,在女人发怒的时候理论是最不理智的,身为男人需要有大海一般宽广的胸怀来包容自己女人的任性和怒火,这才是好男人。

赵磊包括之前跟着秦豫的三个手下此刻齐刷刷的后退到了安全距离,这是人两口子的事,他们这些旁观者就不要瞎搀和了,不过围观一下,看一下热闹还是可以的。

“还有来时路上那些刹车痕迹,包括地上散落的汽车碎片,秦总裁,要不要我也这么撞一下?套用你的话也就是撞一下而已,没什么危险!”谭果从牙缝里挤出话来,恼火的瞪着面前的秦豫,偏偏他却是那一张无波无澜的老脸,面无表情的模样让谭果心里头的怒火蹭蹭的燃烧起来。

眼瞅着谭果已经炸毛了,秦豫终于开了尊口,低沉的声音很是无辜的响起,“当时不是我开的车。”

正站在五米远外,探着头听八卦的三个手下刷一下绷直了身体,目瞪口呆的看着公然污蔑他们清白的秦豫,秦总裁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而且还一副君子坦荡荡的姿态,明明在地狱三弯玩命撞车的罪魁祸首就是秦总裁,为毛他们就成了替罪羔羊?

“不是你开的车?”谭果一愣,怀疑的看瞅着秦豫,按理说从看守所这边离开,的确不太可能是秦豫开车的,就像谭果出行基本都是于磊开车。

但是看着被撞的变形要大修的车子,不是秦豫开的车,他之前那么忽悠自己做什么?

“不过是我下达的命令,将他们引到地狱三弯来的。”似乎猜准了谭果的推理思路,秦豫紧接着补充了一句,所以他之所以会撒谎,不过是不想有连带责任。

被污蔑的三个手下已经彻底无语了,偏偏这个时候他们不能说什么,背黑锅就背黑锅吧,总不能破坏秦总裁和谭小姐之间的感情。

“走吧,天都快亮了,回去休息。”一看谭果态度有些软化了,秦豫立刻趁热打铁,大手握住了谭果的手,压低声音道:“还有外人在,有什么话我们回去说。”

谭果一愣,扭头一看,却见秦总裁高昂着刚毅的下巴,端出霸道总裁的冷傲姿态,可是眼神却带着几分委屈,谭果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没好气的笑骂了一句,“你现在倒是知道要面子了。”

身为男人,不管是什么样的男人,有外人在场的时候,都希望保有大男人的面子和尊严,谭果无语的摇摇头,实在没有想到秦豫还有这么幼稚的一面。

半个多小时之后,一行人有惊无险的回到了公寓,差不多已经是天亮时分了,秦豫快速的洗了个战斗澡,然后将被子一掀抱着先一步躺在床上的谭果,“睡吧,补个眠。”

谭果动了动身体,在秦豫怀里寻了最舒服的姿势,折腾了两个小时,谭果也是哈欠连天,至赵看守所那边的状况,谭果也是懒得管了,一切都等睡醒了再说。

逃过一劫的秦豫听着谭果渐渐平稳的呼吸,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此时看着窝在自己怀抱里闭着眼睡得的沉稳的谭果,秦豫峻脸不由的柔软下来,双臂收紧了几分,似乎想要将人给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但是又舍不得用力,唯恐弄痛了谭果,于是秦豫就在这种矛盾的心理之下抱着谭果。

而天亮之后,一个消息在帝京快速的传播着,事情太大,根本捂不住,所以不管是上面还是下面也都知道了,好在媒体这边第一时间被压下来了,再加上相关人员也都被带走接受调查了,所以这个消息并没有传播到普通民众之中。

此刻,办公室里,关曜听着下面人的汇报,看似温和的脸上快速的闪过一抹凌厉的寒芒,这些人还真是胆大包天,他们难道真以为可以只手遮天,连暗杀这样的下作手段都使出来了。

如果是悄然无息的暗杀行动,关曜还不会说什么,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事情,年年都有,关键是看守所这件事闹的这么大,那巨大的爆炸声,幸好算是在郊区,这要是在闹市区,媒体这块压下来都没用。

“还有一个半个小时,十点准时召开会议。”关曜沉声对着一旁的秘书说了一句,随后低头翻看着第一份文件,不再对这件事发表任何的看法。

但是身为关曜的机要秘书,关曜虽然没有发火,但是黄常在却明白关曜这一次绝对是怒了,不过想想也对,看所的事情能闹到这样的地步,那绝对不是某一个势力做出来的,而是几个势力共同努力的结果,他们也太胆大妄为了,这里毕竟是帝京,是讲究法制的地方。

而此时,卫家别墅里,卫海峰是一夜没有睡,他虽然不算有大本事,但是毕竟在岗位上这么多年,就算是一头猪,该有的敏锐直觉也还是培养出来了。

“海峰,你怎么这么早起来了?”于燕盈一下楼就看到在客厅里来回走动,焦躁不安的卫海峰,“你是不是也在担心马上要回来的卫恩?”

之前卫家将要将卫胜男嫁给徐家的小傻子,抱上徐家的大腿,至赵卫胜男的幸福,卫海峰这个亲爹都不管,于燕盈这个后妈更不会在意这个眼中钉、肉中刺的死活了,谁知道最后事情被佘政抢婚那么一闹,徐卫两家的婚事彻底黄了。

得罪了徐家也就罢了,于燕盈最担心的还是得到消息马上就要回帝京的卫恩,这个卫老爷子当年收养的义子,卫胜男和卫威的小叔,也是他们两人的靠山,于燕盈多少担心卫恩回来之后会找他们夫妻俩秋后算账。

“对,卫恩就要回来了。”喃喃低语的重复了一句,卫海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双手攥紧成了拳头,眼中迸发出诡谲的光芒,只要有卫恩在,有西5军在,自己就是安全的。

更何况看守所的事情,自己也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自己并不是主谋,就算上面要调查追究,自己也只是连带责任,不会出事的。

“爸,你怎么还不去上班?”下楼的卫奕鸣诧异的开口,刚刚他起床开了手机就从一个发小那里知道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此时一看卫海峰还在楼下没去上班,卫奕鸣兴奋的接着开口,“爸,你知道吗?我刚刚得到消息谭果估计已经死在看所了。”

于燕盈一愣,再看着表情瞬间难看的卫海峰,于燕盈心里头咯噔了一下,而一旁卫奕鸣只知道自家的仇人遭罪了、出事了,整个人激动的继续说了起来。

“木头说他是偷听到他爷爷和他爸的对话才知道的,消息已经被上面封死了,听说昨晚上闹的很大,死了不少人,而且关押谭果的那个房间外面都被炸出一个大坑了,好几具尸体都是碎尸。”

卫奕鸣一想到秦豫和佘政帮着卫胜男和卫威姐弟俩破坏了徐卫两家的婚礼,就恨不能将秦豫这帮人都给弄死,只要抱上了徐家的大腿,卫家在帝京的地位就会更上一层楼,自己日后也不用担心卫威那杂种会抢夺自己的地位。

但是这一切都被秦豫他们给破坏了,却没有想到风水轮流转,卫奕鸣想想就兴奋起来了,毕竟按照木头的说法,谭果是必死无疑。

“你给我闭嘴!”卫海峰突然吼出来的一嗓子将兴奋的卫奕鸣给吓了一跳,出口的话就这么卡在了喉咙里。

一旁于燕盈心瞬间沉到了谷底,她知道自己之前的推测是对的。

五分钟之后,看着直接出门的卫海峰,卫奕鸣傻愣愣的开口:“妈,我爸他怎么了?”

“好了,你爸因为你小叔要来帝京了,所以心情有些不好。”于燕盈应付了儿子两句之后,脸色也阴沉下来,如果看所的事情,卫海峰真的介入了,那就麻烦了。

十点半会议即将召开,参加会议的人员陆陆续续都抵达了会议室,但是看到已经端坐在主位上的关曜之后,所有人心里头咯噔了一下。

想到今天这个紧急会议的目的,在场的人也都神色惴惴着,不管这事是谁主导的,但是都是他们部门的失职,真的追究起来谁都逃不掉一个监管不力的罪名。

距离十点半的会议还有五分钟的时间。

“你怎么在这里?”向着电梯走去的卫海峰错愕一愣,没有想到会看到秦豫也在等电梯,太过于震惊之下,卫海峰都没有注意到秦豫身边跟着的正是关曜的大秘黄常在。

秦豫眼神阴冷的盯着卫海峰,昨晚上看所的事情,少不了卫海峰的手笔,一想到面前这人想要对谭果下杀手,秦豫脸上的杀机毫不掩饰,倨傲冷笑的开口:“自然是要看你们这些罪魁祸首是怎么被抓的!”

“秦豫,你不要含血喷人,你这是诬告,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卫海峰像是被人踩到了痛脚,直接尖利着嗓子喊了起来,“保安呢?你们是不是不想干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什么人你们都敢放进来!”

“怎么?怕了,可惜太迟了!”秦豫阴沉着表情,冰冷的眼神像是看死人一般看着慌乱的卫海峰,“你们一个都逃不了!敢对谭果下黑手,那就拿命来抵偿!”

一旁的秘书黄常在无语的看着表情凶残的秦豫,这位可真是猛人,在这样的场合什么话都敢说!

不过一想到之前关部让自己亲自去大门口迎接秦豫,而且黄常在敏锐的察觉到说到秦豫时,关曜的眼神是温和的,这让他心里头就有了数,对待秦豫的态度愈加的恭敬。

否则秦豫这样的身份,别看黄常只是一个秘书,但他可是关部身边的大秘,出去了身份地位比起很多领导都要高三分,就算是卫海峰看到黄常在也会亲热的喊一声黄老弟。

卫海峰这么一喊,不少准备参加会议的人都齐刷刷的看了过来,而黄常在则将身体不动神色的向着一旁的圆柱后面挪了挪,混乱之下,并没有人发现他的身影。

“小赵,你来的正好,你这个保安队长是怎么当的?”卫海峰此刻将愤怒的矛头对准了一旁穿着制服的保安队长,别看卫海峰喊他一声小赵,其实赵队长明年一月就退休了,他的年纪比卫海峰还要大上七八岁。

“卫领导,这是我工作失误,早上人多没有看到有人浑水摸鱼的溜进来了。”赵队长点头哈腰的道歉着,一张老脸笑的满是褶皱。

可是一转眼,赵队长立刻怒斥着一旁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周大强,你是怎么当班的?什么人都敢放进来,这要是出了事,这个责任你担得起吗?”

别看只是个保安部门,但是里面也充斥着勾心斗角,赵队长明年一月就退休了,他想要让自己的大侄子接替自己队长的职务,只可惜大侄子在保安部门也干了五六年了,仗着他这个叔叔的身份耀武扬威、消极怠工。

本职工作都做不好,更别提笼络人心了,保安部门的这些保安都想要周大强这个退伍老兵来当队长,一来是他年纪轻,不过三十五岁,二来则是钟大强身手是保安队里最厉害的一个,平日里他也会教他们这些人一些招数,让大家的身手都增长了不少。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周大强讲义气,会做人,也不搞小帮派,对保安队里的每个人都很好,不偏不倚的,这要是赵队长的侄子当了队长,他们底下这些人就别指望能过上好日子。

卫海峰懒得理会保安之间的勾心斗角,不过看到狗仗人势的赵队长,卫海峰眼珠子一转就有了打算,此刻瞄了一眼四周,随即高傲的开口:“行了行了,不负责的保安就直接开除,至于这个人,你带下去问一下,把情况弄清楚再说,这里是重要部门,别让身份不明的人混进来了。”

“是,领导您说得对。”赵队长心领神会了卫海峰话里的深意,别说废掉一个人,就算是弄死一个人,赵队长也不怕,他这是有正当的名头,会死人那纯属意外状况,到时候即使闹出来了,最多让两个临时工的保安出来承担责任。

最重要的是借着这个机会可以将周大强这个眼中钉给踢走,这样一来,等自己一退休了,保安队长这个位置就是他大侄子的了,谁也抢不走!

“周大强,你因为工作存在重大疏忽,所以被开除了!”赵队长拿着鸡毛当令箭,他也想过开除周大强,只可惜他在保安队里人气太高,一旦赵队长做过分了,绝对会引起公愤,可是现在有卫海峰亲自下命令了,保安队里绝对没有人敢多嘴。

看着满脸阴险笑容的赵队长,周大强冷着脸,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不屑之色,姓赵的针对自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不过周大强做事谨慎,不会被赵队长抓到任何把柄。

今天周大强可是亲眼看到黄大秘出门将秦豫迎接过来的,只可惜现在人太多,黄大秘又站在圆柱后面,没有人注意到。

“至于你,先跟我去保安室登记一下身份,我们需要核实你的基本情况。”赵队长此时已经认为周大强不足为患了,所以将矛头对准了秦豫,只要办好了卫领导交代的事,一切都好办了。

卫海峰紧绷的心情也跟着舒缓下来,谭果已经死了,到时候秦豫再死了,这件事就没有人会追查下去,自己也就安全了,正所谓民不举官不究正是这个道理。

秦豫看白痴一样看着卫海峰,他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果真是依靠了西5军的庇护,说白了就是沾了卫恩的光,再加上娶了于燕盈这个妻子,得到了于家的支持,如果卫海峰不做死,他还能继续安安稳稳的坐下去,只可惜他自己把自己弄到了绝路上。

一看秦豫态度如此高傲,甚至都不鸟卫海峰一眼,赵队长为了更好的表现自己,想要巴结讨好卫海峰,此时对着几个保安大手一挥,“你们还傻愣着做什么,将这个不明身份的人先控制起来!”

“秦豫,你好自为之,我马上就要开会了。”卫海峰得意一笑,听到电梯发出叮的一声,随即拉了拉西装直接迈开步子,秦豫和谭果都死了的话,一切都太平了,一个佘政也不足为虑,徐卫两家还是能再次联姻,一切又会朝着既定方向发展。

就在赵队长命令几个保安围住了秦豫,卫海峰这些要参加会议的人都赶忙向着打开门的电梯走了过去,就在此时一道男音不冷不热的响了起来。

“时间差不多了,秦总裁,这边请,不要让关部久等。”黄常在的声音一传出来,电梯这边的人都懵住了,卫海峰等人齐刷刷的回头,这才看到了圆柱后面的黄常在,再回想起他刚刚说的话,所有人表情一变,而卫海峰双腿一软,若不是扶助了电梯门估计人都趴下了。

“走吧。”秦豫嘲讽的看着脸色煞白的没有血色的卫海峰,直接向着电梯走了过去,不管是一旁刚刚围住他的保安,还是要参加会议的几人都齐刷刷的让出了一条路。

“各位也抓紧时间吧,十点半会议会准时召开的。”黄常在跟在秦豫身后也走向了电梯。

就在电梯门要关上的一瞬间,秦豫冰冷的声音阴森森的响了起来,“卫副,我在会议室里等着你!”

电梯门关上了,一旁的几人都同情的看着卫海峰,他们既然能来参加今天的会议,自然是知道昨晚上看所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如今看到秦豫,而且还是黄大秘亲自接的人,卫海峰只怕是要倒霉了。

十点半,卫海峰是在会议召开前一分钟进入电梯的,他一进门,会议室里黑压压的一片人都抬头向他看了过来,敌对的人,此刻自然是露出胜利的冷笑,而和卫海峰关系亲近的人,一个一个都避开了目光,装作不认识他。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么就开会。”关曜声音依旧不急不缓,这种温和的态度更是让在场三十多个人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了。

关曜一开口就直接进入了主题,目光威严的扫过全场,“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昨晚上看所的事情,这件事是压下来了,但是上面需要我给出一个圆满的交待,所以我也需要一个你们给我一个圆满的解释!”

听到这里,在场的三十多人一个一个都瑟缩了一下身体,恨不能让自己隐形起来,这个时候谁说谁错,看所的事情能发生,那绝对不是一方势力操控的,而是几方势力联手的结果,不少人做了什么心里头都有数。

而此刻,卫海峰表情却不像是在电梯口那么难看了,他像是得到了什么重要情报一般,整个人看起来稳定多了。

“既然没有人愿意站起来,那就一个一个的说,黄秘书,你负责点名和记录。”关曜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后的黄常在。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被点到名的人都不得不站起身来检讨自己工作的失误,不过前后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了,也没有说到正点上,说来说去其实大家都在踢皮球,淡化自己身上的问题。

当听到黄常在点了卫海峰的名字时,会议室里所有人都齐刷刷的将目光看了过去,大家明显能感觉到关曜今天是压着火气的,那么罪魁祸首的卫海峰绝对难辞其咎。

“关部,我认为看所的事情虽然大家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这件事也是各种巧合刚好碰到了一起,日后我们要端正自己的工作态度,对待工作更加谨慎细致,杜绝类似事情的发生……”

卫海峰老生常谈的说了一大堆话,却是将自己的责任给推的一干二净,一口咬定会发生看所的事情都是各种意外碰到一起了,说白了就是无巧不成书,就好比地震一样,不是人力可以控制的,

关曜看着表情镇定的卫海峰,玩味一笑,“这么说来这件事大家都没有责任了?”

“不,关部,我们还是有责任的,毕竟我们是上级主管部门,不过我认为看所事件不是大家主观人为的,纯属意外。”卫海峰硬着头皮回了一句。

要不是他最后一个上电梯,刚好在出电梯时接到了徐家的电话,吃了一颗定心丸,卫海峰此刻只怕早就软趴在地上了。

听到这里关曜依旧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只是对着一旁的黄常在开口:“黄秘书,你留在这里,今天所有人都不准离开会议室半步,你继续汇总所有的资料,我要了解看所事件里所有的巧合意外是怎么发生的,不管牵扯到谁,都给我一查到底!”

关曜此刻站起身来,看了一眼表情错愕的众人,“大家不用担心,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而且这件事也不是我们来查,上面已经成立了调查小组,小组成员都是从特调局抽出来的人组成的。”

这么大的手笔?与会的人都傻眼的愣住了,悬着的心再次提了起来,之前大家虽然心里头也忐忑,不过也秉持着法不责众的心理。

但如果是特调局抽派的精英来查看所这件事,那麻烦就大了,谁都不知道特调部门到底有哪些人,这绝对是堪比明朝时期的锦衣卫,相传这些人非常的神秘,几乎是无孔不入,甚至能知道你穿的内裤是什么颜色。

而且特调是完全独立的部门,和他们这些人,甚至他们所在的家族都没有任何的关系和来往,一旦由他们来调查,那是什么空子都钻不了了,所有人心里头的那点子猫腻都会被查出来,查的一清二楚。

看所事件会发生,关曜所在的安全部门首当其冲,而其他人此刻都在观望着,谁知道十点半的会议之后,卫海峰这些人都已经失联了,一点消息都打探不到,这让不少人心里头咯噔了一下。

此时,徐家书房里,中午时分徐家老大匆匆忙忙的就去了楼上的书房,“爸,事情有点不对劲。”一进门,徐家老大就忍不住的开口,向徐老爷子寻求帮忙。

“关部那边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会闹的这么大,我也有些的奇怪。”徐老爷子不急不缓的回了一句,他淡定从容的态度让徐家老大的浮躁的心也跟着安定下来。

“爸,你说顾家就有那么大的能力?”徐家老大坐了下来,他仔细想了想感觉事情能闹到这么大,秦豫绝对没这个本事,佘政的外公丘伯庸也没有这么大的能力,事情能惊动了关曜,甚至还从特调局抽派了人组成调查小组,徐家老大怎么想都感觉是顾家在里面推波助澜。

徐老爷子一手有节奏的叩击这桌面,他想到了事情会闹大,但是没有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么大,最麻烦的是徐老爷子从秦家那边得到的消息,当天晚上所有潜入到看所的人都已经被抓了,不知道死了多少,也不知道被活捉了多少。

甚至连谭果到底是死是活也没有人知道,徐老爷子隐约的感觉到了不对劲,他想不明白的是顾家为什么要搀和进来,事情闹到这种层面上,顾家就等于和秦豫绑在了一条船上,而且一想到关曜亲自拍黄大秘去接了秦豫,徐老爷子就感觉这件事早就脱离了掌控。

“这件事徐家不要搀和,势必有人会出面处理。”许久之后,徐老爷子这边有了定论,看所事件里搀和的人可不是一两个,最关键的是从谭果被羁押到看所开始,徐老爷子就察觉到有一只看不见的黑手在幕后主导一切,如今事情脱离了掌控感,这个幕后黑手必定会有所行动,徐家不需要介入进来,静观其变就好。

果真,在关曜将所有人都扣押在会议室之后,第二天一大早事情就闹的更大了,这些人的家属纷纷托了关系四处询问,关曜这边也接到了好几个老一辈的电话,他们虽然都已经退休了,但是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抱歉,刘老,关部的手机关机了,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关部不接任何电话。”黄常在已经不知道重复多少遍这话了。

挂断电话之后,黄常在向着关曜的办公室走了过去,“关部,电话还是响个不停,只怕明天会更严重。”

“不用管,让他们去闹。”关曜温声开口,这一次既然要闹,就闹个天翻地覆,正好趁机肃清一些害虫,让自己管辖的安全部门彻底来个大清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