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M国介入/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进二号会议厅的卫恩目光扫过全场,最后停留在一脸落魄,有些胡子拉碴的卫海峰身上,对于这个哥哥,卫恩没有太多的感觉。

当年他是被父亲收养的,在西5军的家属大院一直待到考上大学,然后才来到了帝京,卫恩考的又是军校,每年回卫家的次数很少,和卫海峰也就是点头碰面的交情。

而卫海峰自恃身份根本看不起卫恩这个卫家养子,卫恩也不在意,后来军校毕业之后又回到了西5军,两人之间真没什么交集,卫老爷子去世之前,卫恩偶然回帝京,卫海峰依旧端着高高在上的姿态看不起卫恩。

“怎么会让你来做最后的审问?”卫恩无视了卫海峰求救的眼神,有些不解的看向一旁的大侄子,虽然卫威是在特勤科,但他毕竟是卫家人,就算不为了避嫌,也没有儿子审问父亲的规矩。

其实接到上面的命令时,卫威也是一脸懵圈的状态,不过后来想到谭果,卫威知道这个命令肯定是谭果弄下来的,目的应该是让自己和帝京卫家做最后的了结,然后了无牵挂的去西5军发展。

听到小叔的问话,卫威懒散的一耸肩膀,“我也不清楚,上面的命令,不过我会不偏不倚、实事求是的用证据来说话。”

卫恩点了点头,“那好,你继续工作,我在外面等你。”

从西5军火急火燎的赶回来,其实卫恩对帝京发生的事情也是一知半解,只知道卫胜男被逼的差一点嫁给了徐家的傻子,后来婚礼当天被卫威带人破坏了。

再然后看所事件发生,包括卫海峰在内的二三十人都被关部以雷厉风行的手段强势扣押了。

卫恩离开之后,卫威继续开始之前的审问工作,铁证如山之下,不单单卫海峰要倒霉,在场其他人或多或少都被牵扯进来了。

一份份的证据随着卫威的宣读,众人脸色煞白成了一片,心也沉到了谷底。

一个多小时之后,卫威嘲讽的看着如丧考妣的众人,冷漠无情的丢出结论,“所有的证据都在这里,如果谁有异议,现在就可以给自己辩解,如果没有异议的话,那就签字认罪吧。”

卫威的五个手下将事先准备好的认罪书一一分发了下去。

卫海峰等人看着面前的认罪书,握着笔的手重如千斤,名字一旦写下去,那就是一个污点,轻则被组织上记过处分,两三年之内别想着升迁了。

重则只怕都要以渎职罪、玩忽职守等罪名被判刑,当然,如果家族给他们出面活动一下,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最好的结果也是被开除丢掉工作。

可是无论哪一种情况,卫海峰等人都不愿意接受,众人低着头,不时瞄着身旁的人,没有一个人动笔签字。

坐在椅子上,卫海峰更是恼火的厉害,明明卫恩回来了,只要他给自己求情,那么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可是卫恩这个白眼狼竟然一句话都不说,摆明了是要看着自己去死,然后他和卫威这杂种独霸卫家的财产还有西5军。

卫海峰不签字,其他人也就存了侥幸的心理观望着,怎么看卫海峰的罪责最大,他如果没事,自己肯定也没事,但是一旦签字了,那就是白纸黑字的认罪书,就不可能再脱罪了,所以能拖一时是一时。

一号会议室里,看着二号会议室里明明铁证如山,却还僵持着卫海峰等人,谭骥炎威严的面瘫脸上露出嘲讽的冷意,“关曜,你亲自过去一趟,看他们还能僵到什么时候!”

“行,既然证据都确凿了,我还是过去一趟,卫威太年轻压不住场子,再者看所事件也是我管理失误造成的。”关曜站起身来笑着说了一句,直接向着门外走了去。

和谭骥炎、关曜不对付的四个老一辈此时面色微沉,原本还想借机打压关曜,他和谭骥炎太年轻了,而且都已经身居要职,再这样下去,他们这些老一辈都没有立足之地了,更别说他们家族的后辈了。

家里头的小辈要想和谭骥炎、关曜竞争,分分钟都有被打压到无法翻身的危险,所以四个老一辈才会想要借着看所事件抹黑、打压关曜,给他们自家的小辈们创造一些机会。

谁知道没打压到关曜,还让他趁此机会肃清了管辖的安全部门,经过此事之后,关曜管辖的部门必定如同铁桶一般的严实,外人的手再也伸不进去了。

当关曜进入二号会议室时,卫海峰等人身体都僵硬住了,身体忍不住的颤抖起来,所有人心头都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我只有一句老话: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关曜面带着和煦的微笑,但是这幅温雅俊朗的面容在卫海峰等人眼中却如同索命的阎王一般可怕。

“关部,我要求见一见我弟弟卫恩。”卫海峰声音哆哆嗦嗦的响了起来,面对卫威这个逆子时,即使铁证如山,卫海峰还敢横眉冷对,但是面对关曜这个顶头上司,卫海峰立刻就怂了,若不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卫海峰绝对不敢开这个口。

关曜意味深长的看着脸色苍白的没有一点血丝的卫海峰,温和一笑的点了点头,明明是无比和善的表情,卫海峰却如同惊弓之鸟一般,身体哆嗦的快缩成了一团,一手如果没有抓着椅子,估计人就瘫软下来了。

“卫威,你将所有人的手机都还回去,他们要联系什么人都可以,但是只能见一个人,而且看所事件今天必须解决。”关曜并不介意卫海峰等人寻求外援。

在体制内工作,关曜即使是一把手,他也不能将事情做绝了,何况醉翁之意不在酒,关曜真正要对付的是隐匿在幕后的古家,卫海峰不过是小鱼小虾,其他涉案的人连小虾米都算不上,关曜此举也算是杀鸡儆猴。

大棒加甜枣的举动,让在场不少人对关曜是感激涕零,拿到手机之后立刻走到了角落里拨通了家里头的电话。

卫家三人此刻站在二号会议室的门外,卫海峰忿恨的看了一眼卫威,骂了一句逆子,然后看向一旁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卫恩。

一想到要对这个自己从来不正眼想看的弟弟低头,卫海峰表情纠结着,可是想到自己的处境,他只能选择暂时低头,“卫恩,这一次你一定要帮我。”

卫海峰语调里还带着几分高高在上的姿态,狠狠的抹了一把脸,“我根本不知道看所事件会闹的这么大,我只是泄露了一点情报而已。”

听到这话的卫威不屑的嗤笑一声,“如果不是想要报复秦豫和谭果,你会泄露看所的情报?你只是没有想到幕后出手的人会如此胆大妄为,差一点将整个看所都给炸了,死了几十个人。”

“要不是你找了秦豫来破坏婚礼,我怎么会报复他们?”像是被踩到了痛处,卫海峰情绪失控的吼了起来,仇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卫威,“这一切都是你的错!是你害了我!”

“你为什么要将胜男嫁给徐家的小傻子?”卫恩粗犷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打断了卫海峰的咆哮。

一下子像是被人按下了暂停键,卫海峰面对着卫恩那愤怒的目光,再也嚣张不起来了,卫胜男的婚事一来是为了抱上徐家的大腿,二来自然是看卫胜男和卫恩姐弟不顺眼。

“我不会帮你的,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任何人犯了错都要接受法律的制裁!”卫恩再次开口,看似憨厚刚毅的脸上却是坚定之色。

卫海峰这一次触犯到了卫恩的底线,为了自己的前途,他身为父亲竟然卖女求荣,卫恩无法接受,再者卫恩虽然不常回帝京,但是他心里也清楚徐家答应这个婚事,真正目的还是自己的西5军。

一个小时之后,偌大的二号会议室里多了许多人,虽然接受调查的只有卫海峰等三十来人,但是关曜允许他们联系外面之后,这些人纷纷找来了外援,想要得到宽大处理。

毫不意外的关曜看到了徐家人,甚至也看到了古家人,帝京不少家族都派了人过来了,足可以看出帝京的关系网是多么的错综复杂,稍微一牵扯,几乎人人都有关系了。

“我认罪!”第一个人站起来开口,打破了原本僵持的局面,他所犯的错原本就不大,即使认罪了,至多也就是个批评教育,再严重点也就是记个处分。

男人刚刚和家里头的长辈通了电话,让他直接认罪争取宽大处理,他还年轻,犯了错没有关系,但是态度一定要端正。

有了第一个人开头后面的事就顺多了,除了卫海峰之外所有人都签下了认罪书,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焦点都落在卫海峰的身上。

徐家来人对着卫海峰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得到指示的卫海峰此刻站起身来,仇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卫恩和卫威叔侄两人,若不是卫恩这个忘恩负义的杂种不帮自己,自己根本没有必要和关部对着干。

但是已经被逼到绝路上的卫海峰只能选择背水一战,否则等待他的必定是牢狱之灾!双手猛地攥紧成了拳头,卫海峰心一横,此时大声的开口:“关部,我只有一个疑惑。”

“你可以说。”关曜笑容和善的点了点头,似乎鼓励卫海峰说出心头的不解之处。

“关部,看所事件里我身上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这是我的错,我也认了。”卫海峰环视了全场一眼,然后继续开口:“当天晚上据说有三四十敌人潜入到了看所,而且武器精良,甚至连炸弹都用上了,而且看所的工作人员大多数都被调离了岗位,我疑惑的是这样必杀的布局之下,谭果是怎么安全逃离的?”

卫海峰没有了退路,此时已经豁出去了,“关部,如果我的推测不错,当天晚上除了这几十个敌人之外,看所里还有其他人在,这些人是暗中保护谭果的,所以谭果才能逃过一劫,可是保护谭果的这些人是怎么进入看所的?是谁给了他们这个权利,是谁将他们放进去的!”

卫海峰此话一出,现场一片哗然,众人怔愣了一下,没有想到卫海峰竟然要背水一战,直接和关曜撕上了。

关曜半眯着眼,静静的打量着坐在人群里的古家和徐家人,果真是有备而来的。

“关部,其实这也是我们这些旁观者的疑惑。”徐家人直接站起身来。

卫恩不帮卫海峰而选择了卫威,而卫威和秦豫、顾家是一伙的,这就说明徐家想要拿下西5军是没有任何可能了。

在这种情况下,徐家必定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卫海峰,因为西5军当年是卫老爷子打下来的,如今虽然有卫恩掌控着,但是他毕竟是卫老爷子收养的养子,卫海峰才是卫家真正的继承人,只要卫海峰不死,运作的好,徐家还是可能拿下西5军的。

卫海峰的质问可谓是一针见血,在帝京保护谭果的只可能是龙虎豹的人,当然,或许也是顾家人,但是他们是怎么进入看所的?这个问题回响在在场每个人的脑海里。

暗杀谭果的敌人能轻而易举的进入看所是卫海峰他们导致的,所以卫海峰他们只能伏法认罪,那反过来说,龙虎豹和顾家的人守在看所,那也是违法的,让他们进去的人同样也要伏法认罪,否则关曜这就是知法犯法、公然徇私枉法!

“关部,我感觉此事还要再调查。”人群里,又有一人站起身向着关曜发难,“暗杀谭果的这些人还没有查清楚他们的来历,草草的结案处置我们自己的人,是不是不符合规矩?”

说白了卫海峰他们只是泄露了看所的情况,等于是打开门将敌人放进来了,真正要追查的还是这些潜入的敌人,他们的来路不查清楚,只处理卫海峰这些小杂鱼,的确有些难以服众。

卫威此刻站了出来,他既然负责最后的审查,这些问题由他来回答也是合情合理,“根据我们的调查,潜入到看所暗杀谭果的人只可能是谭果的仇人,而且还能买通卫海峰等人,这说明此人在帝京也有相当高的地位。”

和谭果有仇,地位还不低,在场不少人刷一下将目光看向徐家,论起来徐家最有可能了,毕竟秦豫公然破坏了徐卫两家的联姻,这也导致徐家无法和卫恩搭上线,也就失去了进入西5军的可能性。

关曜扫过隐匿在人群里的古家人,明白古家是打算将水彻底搅浑,案子查不清楚就没办法结案。

徐家人此时冷傲十足的开口:“虽然我们徐家和秦豫有些过节,但违法乱纪的事情我们徐家是绝对不会做的,关部,还希望你调查清楚此案,也还给我们徐家一个公道。”

徐家恨不能关曜将调查的方向对准徐家,因为徐家根本没有介入到看所事件里,一旦关曜无法查清楚案件,卫海峰也就安全了。

“既然如此,各位就先回去吧,暂停手头的一切工作,等案子调查清楚再说。”关曜说完之后看向一旁的卫威,“我再给你三天时间。”

“不用了,关部,其实我这里已经有些头绪了。”卫威此话一出,在场的人不由的一怔,难道卫威真的查出来暗杀谭果那些人的来路了?

古家人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借刀杀人这一招用的精妙就可以无形之中杀死敌人,看关曜和郑家狗咬狗,古家坐收渔翁之利。

二号会议室这边的几十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被传输到了一号会议室的大屏幕上,而此刻谭骥炎神色依旧冷然,威严的面瘫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变化。

卫威此时重新拿出了一份证据,“这是在敌人暂时落脚的公寓里搜到的情报,和他们联系的人叫关传,他们所有的行动都是关传暗中指挥的,但是根据我们的调查此人真正的名字叫做郑传喜。”

郑家的人?在场不少人是知道郑传喜的,他也是郑家的嫡系,难道是他雇佣了这些敌人潜入到看所暗杀谭果,是因为什么?

有些消息灵通的人则想起来了,当初在H城,顾岸和郑小宝起了冲突,失手将郑小宝打死了,这个消息虽然被郑家压下来了,但是有些人还是知道一点风声的。

如今看来是郑家暗中出手要杀掉谭果给郑小宝报仇了,难道说之前袁楠楠和陈悦英的死,都是郑家所为,目的就是陷害谭果?

只可惜谭果虽然被羁押了,但是有顾家护着,还有关曜在,所以谭果一直没有出事,郑家估计等不及了,这才铤而走险的下杀手。

在众人的震惊之下,卫威拿出的种种证据都直指郑家,卫海峰心里头咯噔了一下,像是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原本他还指望关曜这边查不出这些敌人的来路,案子就无法结案,自己也就安全了,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查到郑家的头上了。

关曜翻阅了所有的证据后点了点头,“卫威,你带人去将郑传喜和相关涉案人员抓起来,至于涉案的其他人,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处理。”

一个小时之后,包括卫海峰在内的八个人被证实关押了,其他二十来个人则暂时释放回家了,他们的处罚会轻很多,还不到被关押的程度,同样的卫威也带人开始去抓捕郑传喜等人。

!分隔线!

入夜,灯火明亮而辉煌。

帝京原本紧绷的局面似乎暂时缓解下来了,不过看得出关曜的处境并不算好,他处理了卫海峰等人,却依旧没有交待看所事件里暗中保护谭果的人是什么来路,他们是怎么进入看所的。

古老端坐在书房里听着古家小辈汇报着二号会议室里的情况,此刻,古老满意的点了点头,嘴角也露出了笑容,“事情进展的不错。”

“姜还是老的辣,一切都在二叔您老的部署之下,关曜终究还是太年轻了。”一旁的男人笑着说了一句,一想到关曜都被古家玩弄在鼓掌之间,男人脸上的表情愈加的得意。

从年纪上看,关曜和谭骥炎只能算是中年一辈,毕竟上面还有古老、徐老这些年纪长一辈的老人在。

但是从身份和地位而言,谭骥炎和关曜绝对是属于第一阶梯,古老他们都只能避其锋芒,只能仗着年纪和谭骥炎、关曜平起平坐。

而回话的男人这些中年一辈早就被两人比的黯然无光,被压的没办法出头,谭骥炎和关曜不单单家世好,更重要的是两人能力太强,一路平步青云,远远的将帝京中年一辈甩在了后头。

“行了,你先下去吧,密切关注着事态的发展,然后再将郑家的那些证据送到卫威手里头。”古老交代完之后,摆摆手让男人退下了。

而同一时间的徐家大宅里,徐老爷子同样听了徐家小辈的汇报,此刻徐家几个主事的男人都聚集在书房里,暗杀谭果的事并不是徐家做的,所以徐家不怕查。

“可惜卫威查到了郑家头上,否则只要他们一直往我们徐家身上查,越是查不出来,卫海峰越是安全。”徐老爷子的小儿子此时有些失望的开口。

浑水才能摸鱼,卫海峰一旦出事了,西5军就等于是卫恩全权掌控,到时候卫威一旦去了西5军,徐家之前的谋算都要落空了。

徐老爷子不在意的摆摆手,“虽然郑家浮出水面了,但是你们不要忘记一点,看所事件里,谭果之所以逃过一劫,是因为顾家和秦豫防患未然的安排了人在看所里面保护她,那么关曜在这件事里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是知法犯法。”

“是吧,还有谭果现在下落不明,这也是畏罪潜逃吧?我们只要抓住这两点,卫海峰就不会出事。”徐老爷子的长子跟着补充了一句。

卫海峰不出事,徐家就还有可能渗透到西5军,毕竟他才是卫老爷子的亲生儿子,卫恩只是个养子,稍微运作煽动一下,此事绝对可行。

徐家在书房的几人脸上都不由的露出了笑容,虽然过程曲折,但是最终的结果一定会是徐家希望看到的。

众人又谈论了十多分钟之后,徐老爷子这才继续道:“老大你去联系一下于家,想必于家也不愿意看到卫海峰这个女婿出事。”

“老二你暗中部署一下,将关曜知法犯法和顾家暗中勾结,收受秦豫贿赂的消息传出去,没有关曜点头,郑家那么大的手笔暗杀谭果,谭果早就成了一具尸体了,而且谭果现在下落不明那就是畏罪潜逃。”

徐家老二明白的站起身来,“爸,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看所事件涉及到了二三十人,刘庆云心脏病发作死在了医院手术台上,相信这些人肯定愿意联合起来,毕竟能干干净净的,谁也不愿意身上背着污点,两三年之内无法升迁。”

“关曜这些年顺风顺水,他以为自己可以只手遮天,行事这才没有了顾虑,可惜他小看了这二三十号人,一旦他们团结起来,蚂蚁也能撼动大象。”徐老爷子这话同样是告诫几个儿子,毕竟有些时候失败就是败在细节上。

接下来的几天关于关曜的谣言传的更是沸沸扬扬,除了古家、徐家、于家三个大家族在背后操控之外,之前涉案的二三十个小家族里,也就七八人没有出手,其余的二十多人都趁机出手诋毁关曜。

一时之间关曜的名声也跌落到了谷底,有心人也看出来了,看所事件已经发展成对关曜、谭骥炎的打压和抵制。

毕竟这两人一旦上位,日后其他家族的人就没有发展的空间了,所以多方势力都搅合进去了。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远在A省的郑老爷子忽然来到了帝京,随行的还有郑家的继承人郑致远,这让盯着看所事件的众人都跟打了鸡血一般,大家都在期待着后续的发展。

而郑老爷子的那些敌人也趁机对郑家落井下石,郑老爷子成了关曜之后第二个被谣言诋毁的人,大家都认为看所事件里那些人就是郑家派出来的。

因为郑传喜在招供了一些郑家的情况之后,就畏罪自杀了,他人死了,也等于钉死了郑家,而且卫威这边也查到了不少证据,一切都指向郑家。

郑老爷子估计也是急了,这才急匆匆的来到了帝京,但是郑小宝的死就是动机,郑老爷子就算巧舌如簧,在铁一般的证据面前,他也无法给郑家脱罪。

而如今众人谈论的焦点谭果则悄然无息的离开了公寓,汽车开到了郊外,一直到了一家隐秘的会所。

“谭小姐,这边请。”穿着白色衬衫的工作人员将下车的谭果向着会所后面的高尔夫场地引了过去。

阳光洒落下来,绿色的草地给人一种无比舒适的视觉感,此刻,户外休息区的亭子里,韩子方正在泡着茶,桌子上摆放了不少糕点还有零食,看得出他对谭果也很是了解,知道她吃货的特性。

“外面闹的风风雨雨,你倒是悠闲自得。”韩子方朗声一笑,目光有些诡谲的打量着谭果。

“事情到了这种层面上,就不是我这样的小人物能左右的,看所事件早就变味了。”谭果懒散的一耸肩膀,拉过椅子坐在了韩子方的对面,端起茶喝了一口润嗓子,“连我都不知道顾家竟然和关部关系如此密切。”

韩子方瞳孔紧缩了几分,关曜的名字就是一个敏感话题,也是韩子方包括他背后M国的情报组织最在意的,这也是韩子方今天来见谭果的目的。

“这种层面上的斗争,的确不是我们能左右的。”韩子方慢条斯理的泡着茶,看起来似乎并不在意关曜的出现,笑着调侃了一句,“而有些时候我们这种小人物最容易被牺牲。”

现在帝京的那些流言里,其中有一条就是关于谭果的,看所事件谭果逃过一劫,但是她如今下落不明,说白了也是畏罪潜逃。

再加上谭果身上还背负着杀害袁楠楠荷陈悦英的罪名,所以在这种争斗里,谭果很有可能被炮灰了。

听到韩子方意有所指的话,谭果不在意一笑,靠在椅子上,目光眺望的看向远方,“我其实救过顾岸的命,当年我并不知道他是顾家少主,我们合作了几年,所以顾家不倒,我就不会出事。”

韩子方表情猛地一变,将茶壶放在了桌子上,看着笑容不变的谭果,有些震惊的开口:“你是说顾岸当年也是杀手组织的一员?”

“正是,当年我们曾经是搭档,暗杀过一些大人物,所以一旦我出事了,顾岸也难逃那些人的报复。”谭果笑着点了点头。

杀手最重要的就是身份保密,毕竟干的就是银货两讫的事,如果谭果曝光顾岸曾经暗杀过的一些人,那么绝对会被那些人的家族或者所在势力报复,这也是谭果的保命牌。

韩子方此刻总算明白为什么顾岸和谭果关系如此密切,顾家为什么不惜余力的帮助谭果,原来还有这一层的原因在。

而顾家和关曜同样关系密切,所以关曜才会站出来保护谭果,他们三人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谁都不能出事,否则其他人都会被牵扯进来。

“言归正传,韩少你找我做什么?”谭果正色的看向韩子方。

一时之间,韩子方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他挑中谭果是基于两个方面,一来是龙虎豹在国际上的地位,二来是她和顾岸的关系,如今又多了一个关曜,如果能抓住关曜的把柄,韩子方一下子兴奋起来了。

关曜目前可是掌控着安全部门,一旦关曜被他们所用,韩子方都有些不敢想象了,如此一来,自己在M国情报组织的地位必定会直线上升,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大机遇、大机会!

“顾家和关部目前最大的麻烦事无法对外解释看所里保护你的那些人是如何进入看所的。”韩子方心里头已经有了决断,看着眼神微微一变的谭果,韩子方知道这也是谭果目前最大的麻烦。

谭果能安然无恙,说白了就是顾家和关曜的保护,但是目前关曜也是自身难保,舆论的压力逼迫着关曜必须尽快给出一个解释。

但是关曜明显不能说暗中保护谭果的人是他点头同意放进看所的,这就等于自己是知法犯法,毕竟谭果也是因为杀人嫌疑犯的罪名被关押进去的。

可是关曜如果否定这件事,那么谭果是怎么逃过一劫的呢?所以关曜目前是陷入到了两难的局面。

“韩少有办法?”谭果视线紧盯着韩子方,没有了之前的云淡风轻,似乎也被这个难题给困扰住了。

韩子方点了点头,朗声一笑,“对你们来说很棘手,对我而言却不是大事,你忘记了之前在S省,你曾经协助华国官方营救了石安全博士,这也等于是得罪了M国。”

韩子方的计策很简单,他打算来个张冠李戴,暗中保护谭果的那些人被他说成是M国情报组织派来暗杀谭果的,谁让谭果当初放走了石安全博士,M国这边会采取报复行动一点都不奇怪。

无巧不成书的是,两边都是暗杀谭果的人在看所碰到了一起,却都误会了对方的身份,以为另一方是暗中保护谭果的,因此才造成了双方的冲突和厮杀,谭果也是趁此机会逃走了。

听完韩子方的话,谭果迟疑了一下,“这的确是个好办法,可是如此一来却需要M国那边的配合,也需要牺牲一些M国的棋子。”

有些事不是靠嘴巴说的,得有证据!如同郑传喜陷害郑家,他故意招供了一些情况,然后畏罪自杀,郑家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韩子方打算将保护谭果的顾家人说成是M国这边派来暗杀谭果的敌人,那么同样也需要牺牲一些M国的人,这样才能取信于人。

“只要能保下你,一切都值得,不过我还是需要请示一下上面。”韩子方可以肯定M国肯定会同意的,龙虎豹和顾家太重要了,能拉拢这两方的势力,对M国大有益处。

更别说如今还牵扯到了关曜,M国一定会不屑一切代价保下谭果,当然了,作为回报,日后谭果同样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