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输掉农庄/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穆千雪平静的看着秦豫买了四块红糖米糕,而且按照谭果的要求挑了四块红糖最多的,如果眼前是一个吧唧着拖鞋,穿着牛仔裤和T恤的邋遢男人,穆千雪不会感觉到奇怪。

有些男人结婚之后别说买东西了,给孩子换尿布,在家洗衣做饭都有,是典型的家庭妇男,但是这种男人绝对不可能是秦豫。

这样一个冷峻高傲,如同王者一般的男人,天生就该站在云端睥睨天下,而不是落到尘埃里,穆千雪眼中迅速的闪过一抹阴狠之色,这一切都是谭果造成的。

不过在秦豫买好米糕转身时,穆千雪又恢复了一贯温柔如水的姿态。

来时,秦豫无视了穆千雪,离开的时候同样如此,看着擦身而去的男人,穆千雪只感觉一把无形的刀子狠狠的扎在心脏上,痛的她无法呼吸。

“秦总裁,请留步。”空灵悦耳的声音响起,穆千雪快速走了两步站到了秦豫的面前,勾起唇角温柔的笑着,“我可以耽搁你一点时间吗?”

秦豫停下脚步,黑眸冷漠的看着面前的不速之客,低沉的嗓音冷冷的响起,“不可以!”

或许早已经知道秦豫的性格,他的温柔只给了谭果,对谭果之外的人,他永远都是这样的疏离和冰冷,但是即使知道,穆千雪还是有些的难受,眼眸迅速的晦暗下来,失望又悲痛的看着秦豫。

“我只是耽搁您一点时间,有些事我想和你谈谈。”态度卑微到了尘埃里,穆千雪抬起头,用仰望敬畏和爱慕的复杂目光继续凝望着秦豫,只希望他冷硬的心可以为自己稍微打开一点点。

可惜秦豫却连一记眼神都懒得给外人,径自越过挡路的穆千雪离开,“好狗不挡路,让开!”

“是关于刘琉的情况,秦总裁你真的不希望知道吗?我只耽搁你半个小时。”对着秦豫的背影,穆千雪不得不提前说明来意,因为她清楚除非有必要的原因,否则秦豫是不愿意和自己多交谈的,哪怕是一分钟。

秦豫脚步顿了一下,刘琉曾经拍过两张照片,都是在M国拍摄的,一张是给瞿博士夫妻拍的,就是在这张照片里,谭果发现了黑色圆石,从而在瞿博士的苗圃里找到了黑色圆石。

第二张照片是给秦豫的母亲还有满月的秦豫拍的,那个时候才一个月大的秦豫手里头也握着一个黑色圆石。

基于这两张照片的关系,谭果开始寻找刘琉的下落,只可惜从当年失踪之后,刘琉是生是死都没有人知道,龙虎豹也广撒网的在外面寻找,同样是没有任何的收获。

刘琉的下落对秦豫和谭果而言非常重要,但是即使如此,秦豫依旧不接受任何的威胁,直接迈开脚步要离开。

而就在此时,一辆大红色的敞篷跑车突然飞快的冲了过来,速度之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车子是要撞死秦豫,不过跑车司机的技术还是很不错,嘎吱一声,汽车车头在距离秦豫不到三十厘米处停了下来。

“我不管你是谁,但是身为一个男人,你难道不感觉到羞耻吗?”打开车门,冲下来的年轻男人愤怒的指责着秦豫,当目光看向穆千雪时,立刻化为了忠犬般的痴迷和爱恋,女神好美啊!

秦豫目光冷冷的看着“英雄救美”的骚包男人,嘲讽一笑,“我为什么要感觉羞耻?我已经有了妻子,而这个女人三番五次的要勾引我,难道我该接受一个小三的勾引,背叛自己的婚姻?”

呃?穿着白色的西装,开着红色跑车的年轻男人傻眼的愣住了,他从意外看到穆千雪开始就惊为天人,如同痴汉一般偷偷的开车尾随在她身后。

而刚刚秦豫和穆千雪简短的接触都在骆明杰的目睹之下,看着心爱的女神如此卑微的态度,而秦豫这男人就如同最无耻的恶魔一般,不但不怜香惜玉,还冷言冷语的折辱,骆明杰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女神就该捧在掌心里好好呵护!所以一个没忍住,骆明杰这才开着骚包的大红色跑车挡住了秦豫,但是他真的没有想到秦豫已经结婚了,这样一来,秦豫拒绝女神的搭讪才是正确的。

看着傻眼的骆明杰,秦豫薄唇缓缓的勾了邪恶的弧度,低沉的嗓音如同是诱惑小白兔的大野狼,“你喜欢她?”

骆明杰傻傻的点了点头,一想到穆千雪那宛若天人般的绝美面容,骆明杰顿时感觉心揉融化了,这样姿色的女神大人,谁会不喜欢?甚至说喜欢都有些的亵渎,女神大人就该放在皇宫里呵护着,过着公主般的奢华生活。

“那不正好,你缺女人,她缺男人,你们刚好可以凑成一对。”秦豫沉声一笑,撮合了一对有情人所以显得心情极好,只是看向穆千雪的眼神却显得极其的冷漠和嘲讽,她不是缺男人吗?这里就有现成的!

脸色煞白成一片,似乎不能承受秦豫如此恶毒的话语,穆千雪身体不受控制的后退了几步,目光震惊又痛苦的看着如同黑色阎王一般的秦豫,如果语言可以杀人,穆千雪此刻早已经是千疮百孔。

谭果和韩子方的交谈结束之后,谭果慢悠悠的向着公园门口走了过来,按照韩子方的说法,他只怕是想要让自己去尼拉国,一想到尼拉国的政治格局,谭果就知道这其中存在着不少的凶险,谭果倒是不怕,可是她担心秦豫是不会同意的。

正想着,远远就看见秦豫被一辆红色跑车给挡住了,谭果快步走了过来,当看到穆千雪时,谭果哼哼着,用无比诡谲的小眼神凌迟着秦豫,酸唧唧的开口:“出来买个米糕都能艳遇,秦总裁果真是艳福不浅那。”

骆明杰正沉静在和女神拉郎配的幸福想象里,此刻听到谭果的话,骆明杰终于回过神来,不同于穆千雪给人惊艳的感觉,谭果乍一看普通多了,这种姿色的女孩,在街上碰到了,骆明杰或许都不会多看一眼。

但是奇怪的,当谭果站到气势强盛的秦豫身边时,竟然没有任何的违和感,气息柔和宁静的谭果,丝毫没有被秦豫凌厉的气场给吞没,两人之间反而有种说不出来的和谐感。

“趁热吃吧。”谭果出现之后,秦豫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将装在快餐盒里的米糕拿了出来,红糖的甜味加上米粉的香糯味,勾得谭果食欲大动。

“哥们,这就是你老婆?”骆明杰看着开始大快朵颐的谭果,又看了看犹如空谷幽兰的穆千雪,若是让他来选那肯定是选择女神那,就这姿色绝对是秀色可餐。

“你有意见?”秦豫猛地抬起头,锐利的眸光阴森森的盯着骆明杰,眼中寒光闪烁。

尼玛,自己就算有,此时也不敢说啊!骆明杰被秦豫那阴冷的眼神盯的浑身一抖,头摇的更拨浪鼓一般,忙不迭的开口:“没有意见,没有意见,我只是感觉你们相配,很有夫妻相!”

听到这话,秦豫原本森冷诡谲的表情由阴转晴,满意的看了一眼骆明杰,“你如果真喜欢这个女人,我可以帮忙,是打晕还是下药或者拍视频都可以。”

骆明杰傻眼了,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

虽然穆千雪的来历成谜,到现在秦豫还没有查到,但是这里是帝京,秦豫查不到她的身份,但是将她打晕送到骆明杰的床上还是可以的。

这种手段虽然下作,但是对秦豫而言,但凡是威胁到谭果的敌人,那就不必讲究什么手段和人品,直接弄死才是王道。

穆千雪目光呆滞的看着开口无情的秦豫,她知道秦豫这话并不是玩笑,他行事一贯狠辣绝情,这种事秦豫绝对做的出来,一时之间,穆千雪只感觉灵魂都被撕成了两半,内心的痛苦让她连呼吸都感觉到困难了。

再对比一旁拿着米糕吃的正香的谭果,穆千雪从不知道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如此的嫉妒,恨不能冲上前去撕掉谭果脸上那幸福满足的小表情。

一瞬间,察觉到了穆千雪对谭果动了杀机,秦豫倏地侧过目光,锐利的眸光如同凶狠的野兽一般盯着穆千雪,高大的身影也下意识的挡到了谭果的前面。

“我们走吧。”谭果吃着米糕含混不清的说了一句,将剩下的一小口米糕递到了秦豫嘴巴,“趁热才好吃。”

骆明杰不敢相信的看着低头就着谭果的手将米糕吃下去的秦豫,说好的霸道总裁呢?怎么瞬间变得这么接地气了!

“回去我来做。”秦豫吃完之后说了一句,他嘴巴很挑,明显能吃出米粉里应该是加了糖精,所以甜的有点不对味。

谭果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兴奋的抱着秦豫的胳膊,“那我们现在就去超市买米粉和红糖,再买点枸杞和葡萄干,我上次看有人放葡萄干了,看起来更好吃。”

秦豫侧目看着叽叽喳喳,一块米糕就能兴奋起来的谭果,冷硬的表情也随之柔软下来,“可以,多加一点葡萄干,少放点糖。”

骆明杰目瞪口呆的看着远去的谭果和秦豫,这种男人不该出入都有一群黑色西装的保镖跟着,然后吃饭都必须是五星级大厨的私人烹饪,为什么会这么接地气的买街边小吃,还会自己做,还要去超市,骆明杰瞬间感觉自己看到了一个假总裁。

“咦?女神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啊!”看着转身离开的穆千雪,骆明杰立刻扯着嗓子屁颠屁颠的追了过去。

穆千雪神色冷漠的向着不远处走了过去,片刻之后,一辆黑色汽车快速的开了过来,开车的眼镜男人正是穆千雪的手下,此刻神色恭敬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等穆千雪上车之后,眼镜男这才看向跟过来的骆明杰,“这位先生有什么事吗?”

“没有没有,我就是担心女神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帝京的治安虽然好,不过还是有很多地痞流氓的。”骆明杰嘿嘿的干笑两声,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女神的车子扬长而去。

汽车平稳的行驶在马路上,眼镜男瞄了一眼后座神色冷淡的穆千雪,斟酌了一下这才开口道:“夫人,你怎么会和骆家人碰到一起的?”

穆千雪回过神来,不解的开口:“骆家人?”

“是的,夫人,达瓦少爷的母亲就是帝京骆家的女儿,刚刚跟在夫人后面的年轻男人叫做骆明杰,算起来是达瓦少爷的表弟,这一次达瓦少爷回帝京参加骆老爷子寿宴,就是骆明杰去机场接机的。”眼镜男看得出不单单对帝京的局势很了解,对他口中达瓦少爷的行踪也是了若指掌。

“桑家能在尼拉国立足多年,其中外援力量就是帝京骆家的支持。”穆千雪平静的接了一句,对桑家她是势在必得,但是桑将军老奸巨猾,不见兔子不撒鹰。

一想到桑将军竟然妄想让桑达瓦的兄长桑日晟和自己结婚,穆千雪看似圣洁而幽静的眼中是嘲讽的冷意,自己的一切,不管是她的爱情还是她的身体都只属于一个人,他才是尼拉国真正的王者,所有的子民都在等待着,等待着他们王者的归来。

一旁的小叶高傲的冷哼一声,“桑家根本就是狼子野心!桑日晟多次纠缠夫人,根本就是想要得到夫人还有大主教的支持,然后夺得金家的政权。”

醉翁之意不在酒!桑日晟这些年来处处表现的对穆千雪多么爱慕多么喜欢,但是明眼人都知道桑日晟的真正目的根本不是一个女人,而是穆千雪背后的宗教势力。

在尼拉国这个宗教信仰浓郁的保守国度,虽然金氏家族掌控着尼拉国的政权,可是这个权利是金氏家族在二十多年前从覆灭的万氏家族手中夺取的,日后,同样会有人打败金氏家族成为尼拉国的国王。

可是不管时代如何变迁,大主教的权利却没有任何的改变,民众是绝对不会放弃他们心目中的神灵和信仰,也正是基于这一点的原因,桑日晟才会想要娶穆千雪,想要得到大主教的支持。

谭果和秦豫离开公园之后直奔商场去买做米糕的原材料了,至于韩子方之前的到来,两人都是避而不谈,似乎这样就可以避免矛盾的发生。

“煦桡打电话让我们过去吃饭。”秦豫放下手里的米粉,看所事件结束之后,关曜桡的工作也稳定下来了,刚好借着机会让大家聚一聚。

将手里头挑中的橙子放在购物车里,谭果点了点头,“是不是南郊那个农庄?那我们再买些水果带过去。”

半个小时之后,秦豫开车带着谭果和后备箱里满满的食物直奔南郊的农庄而去。

说是南郊其实距离帝京的中心也就四十分钟的车程,当车子抵挡大门口时,秦豫也着实楞了一下,在帝京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竟然会有这么大的一个生态农庄。

关键是放眼看去是大片大片的菜地,临山的地方种植了各种果树,这地方放在农村不显眼,但是放在帝京太让人吃惊了,简直大的离谱。

“农庄一开始是小岸的,后来地皮值钱了,小岸悔的肠子都青了。”谭果一想到这画面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对着门口的保安笑了笑,“刘叔,麻烦将后备箱里的水果都拿出来,煦桡他们是不是都来了?”

“谭小姐好久不见了。”五十多岁的刘叔右腿残废了,但是他那笔挺的站姿还有锐利的眼神,都让人明白年轻时候的刘叔绝对不是普通人,而且能担得起谭果叫一声叔,那身份也绝对不一般,“关少爷他们都已经来了,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多谢刘叔了。”谭果带着秦豫熟门熟路的向着农庄后面走了过去,一边继续解释道:“最开始的时候帝京房价还没有涨起来,这个农庄是小岸的。”

农庄的原主人借了顾家的高利贷然后逃了,最后没逃掉,就把这个农庄拿出来抵债。

二十年前的时候,这农庄还真不值什么大价钱,不过顾凛墨却看准了这地方的经济价值,不过让手下过去的时候,却直接将农庄过户到了顾岸的名下,只说这地方不值钱,也就面积大,就当给孩子的生日礼物了。

“小岸五岁过生日的时候,我们几个学打牌,小岸手气那叫一个背,刷刷的将钱给输光了,最后他脾气上来了,为了翻本将这个农庄给压了,结果被煦桡赢走了。”当时谭果也不过是六岁,几个熊孩子对钱对土地都没有太多的概念,反正给了关煦桡也没有便宜外人。

最开始的时候,顾岸还建议关煦桡将农庄这里开发成野战训练基地,没事的时候几个熊孩子还可以过来跑跑马打打枪。

谁知道关曜当时遭到了暗杀,刘叔就是关曜的警卫员,为了救关曜受伤了,一起受伤的还有几个人。

五岁的关曜桡决定将农庄开发出来,而刘叔这些受了重伤的警卫员后来都在农庄这边工作,一方面确保了农庄的安全,另一方面也让刘叔他们有个稳定的工作,可以自食其力。

“后来这地方值钱了,寸土寸金,小岸就差没找煦桡拼命。”谭果嘿嘿的笑着,指着不远处的小山头,“那座山都是农庄的,这地方大的离谱啊。”

秦豫默默的同情了一把将农庄给输掉的顾岸,这么大的地方就算是放着,二十年后那就堪比一座金矿,五岁的顾岸就在打牌的时候给输掉了,不后悔才不正常。

谭果带着秦豫正走着,忽然听到一旁木屋里传来的说话声。

“老公,你知道吗?我可是花了大价钱托人打听到了内幕消息。”一旁二十多岁的女人嗲声嗲气的开口,语调里有着掩饰不住的兴奋和激动,“当年这个农庄可是爸爸的,那个时候爸爸资金周转不灵,这才将农庄抵押出去的。”

“行了行了,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当年已经抵押出去了,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四十来岁的男人此时一脸烦躁的吼了一嗓子。

任谁知道自家老爹曾经将这么大一个农庄给抵债出去了,都恨不能时间倒转回到过去,然后揪着老爹的衣领子骂一句败家子!

欠了钱就算拿家里的古董和公司的股份来还债,也好过拿这个农庄来抵押啊,当年抵押不过两百多万,现在这个农庄的经济价值已经无法估量了,就这地皮估计都值两个亿了,更别说一旦开发出来,日进斗金都不为过,但是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

“老公,你别急,你听我说,我找到了当年的一个公证人,当年农庄不值钱,所以债主也看不上眼直接将农庄给了他儿子,所以当年那份转让协议是转给一个小孩子的。”

女人说道这里愈加的兴奋,似乎已经看到农庄回到了自己的名下,“老公,我们完全可以钻法律的空子,当年的协议是无效的,一个未成年的小孩子怎么能签转让合约呢,这样一来,我们只要偿还当年爸爸欠下的两百万和利息,农庄还是我们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