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出手试探/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偷听的谭果诧异的瞪大了眼睛,没有想到除了顾岸之后,竟然还有人惦记着关煦桡的农庄,而且还做好了前期准备工作,只打算釜底抽薪将农庄一把夺过去,听着听着,谭果气鼓鼓着脸颊,眼睛恶狠狠的瞪大,像是被激怒的小野猫,随时要冲上去找敌人拼命。

秦豫无奈的看着站在窗口偷听的谭果,实在不明白这种听墙角的事情谭果怎么就能那么兴奋那么入戏,那气愤的小模样,勾的秦豫心里头痒痒的。

“这是身为女人的乐趣,你们男人是不懂的。”谭果眯着眼嘿嘿的笑着,女人天生就喜欢八卦,谭果其实也不例外,只是以前她太懒,总喜欢宅在家里头,所以给人一种安静乖巧的假象。

再次认识到了谭果的另一面,秦豫揉了揉眉心,虽然听墙角很丢脸,但是看着神采奕奕的谭果,秦豫只能认了。

屋子里,丝毫不知道外面还有两个人在偷听,女人激动的抓着男人的胳膊继续游说着,“老公,这可不是几百万的小钱,只要我们运作好了,别说公司目前的资金短缺,我们就算不工作了,守着这个农庄也可以了。”

被女人这么一说,男人也忍不住的心动起来,不过倒还算冷静,“你确定能拿回农庄,别到时候惹的一身腥成了笑柄。”

“老公,你怎么不相信我呢。”女人一看差不多了,抱着男人的脖子吧唧一下亲在了他的脸上,一边啃,一边将大红豆蔻的手摸到了男人衬衫里面,挑逗的抚摸起来,“老公,你也知道我和骆家是远房亲戚,这一次替我们打听消息的就是我的大表哥骆祥,这个消息绝对不会错的。”

男人被女人摸的兴奋起来了,呼吸不由的急促起来,双手猛地将怀抱里的女人抱了起来直接放到窗口的桌子上,然后毫不客气的将她裙子的领口一撕就扑了上去,“这件事只要办好了,我也不会亏待你的……”

一墙之隔外,谭果傻愣愣的眨巴着眼睛,耳朵里传来男人和女人OOXX的暧昧声,听声音就知道这对男至少也是三四十岁的年纪了,所以也没有什么小情侣之前的前夕和浪漫,兴致来了,直接提枪办事进入主题。

秦豫老脸一黑,直接捂住谭果的耳朵将人迅速的带走了,所以说偷听墙角什么的,根本要不得!

走到了林荫小道上,谭果抬头瞄了一眼黑着老脸的秦豫,对于有洁癖、控制欲又强的秦豫而言,谭果即使听到那些不该听的声音,秦豫也不痛快。

“亲爱的秦总裁,不要生气了嘛,这也是意外状况,谁知道他们说着说着就脱衣服办事了。”谭果无辜的笑着,讨好的拉了拉秦豫的胳膊,“好吧,他们是连衣服都没有脱就办事。”

“你还说!”秦豫气恼的瞪了谭果一眼,看她这兴奋的小模样,秦豫危险的眯起了凤眸,他忽然感觉谭果不单单恶趣味的喜欢听墙角,刚刚如果不是自己将人给拉走,谭果这丫头说不定还真能躲在墙外面听别人办事。

想到这里,秦豫浑身寒气直冒,他能面对任何危险,可以处理任何突发状况,但是偏偏搞不定谭果,这个看起来乖巧温和,其实骨子里叛逆固执还喜欢闹腾的小女人。

“我保证不说了。”谭果在嘴上做出个拉拉链的姿势,笑眯眯的看着秦豫,这男人还真是小气,不过想到秦豫都禁止自己看小黄文,更别说现场版的OOXX了。

只可惜谭果的保证不到三秒钟,她忽然眼睛放光的拉了拉秦豫的胳膊,示意他低头,谭果这才凑到秦豫耳边低声道:“你将我管的这么严,是不是担心我看到其他男人的小弟弟,担心把你的比下去,所以你这才防患未然!”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谭果无比感慨的叹息一声,以前还可以让均澈帮忙上几个特殊网站,弄点很养眼的男优瞅一瞅,被秦豫这么暴君独裁的管制着,谭果也只能想想了。

“你想看谁的?”从牙缝里挤出话来,秦豫只感觉一股子怒火蹭蹭的在胸口燃烧着,看着表情无比失望的谭果,秦豫深呼吸着,不断的告诉自己,这个丫头是自己喜欢的女人,千万不能家暴!她受伤了最后心疼的还是自己!

心虚的摸了摸鼻子,谭果发现自己逗狠了,此时干干的扯着嘴角一笑,踮着脚快速的在秦豫的薄唇上亲了一口,一手拍着他结实的胸膛,“放心吧,我就是嘴上花花而已,我保管没有这种不良嗜好!”

被安抚的秦豫很是怀疑的瞅了一眼谭果,让自己那些手下都住在外面果真是正确的,谁知道谭果会不会哪天心血来潮的突袭他们的浴室,想到这里。

“好了,我们快过去吧,煦桡他们早就来了,不要让他们久等了。”危机解除,谭果拉着秦豫的手快步的向着不远处独门独院的一套木制别墅走了过去,这是他们几个熊孩子的聚集地,壹号院也不对外开放。

正是初冬的时节,帝京的天气微冷,不过屋子里温暖正合适,茶香味伴随着果香味四溢,桌子上有摆放好的糕点和其他零食,看得出都是为谭果准备的。

“十分钟之前就就说你们俩来了,你们还真够磨叽的。”看着姗姗来迟的秦豫和谭果,顾岸很是鄙视的嘲笑两声,随手将一听啤酒丢给了秦豫,“豫哥,来迟了你可要罚酒。”

一旁关煦桡还有沐沐都对着秦豫举了举啤酒,算是招呼了,秦豫也不矫情将啤酒罐打开,灌了一大口。

“得,你们现在有了秦豫就将我抛弃了。”看着明显融到一起的几个男人,谭果很是吃醋的说了一句,明明都是自己的小伙伴,可是现在都成了秦豫的兄弟了,谭果自觉的靠边站了。

一看谭果这矫情的模样,顾岸大笑的拍着桌子,“该,谁让你这么早找了男人,有了男人谁理你这个丫头片子,你要是和我们喝了酒,大哥二哥事后肯定要修理我们。”

听到这话连老实巴交的顾均澈都低头闷笑着,从小到大只要做了坏事,反正他们这些人都是给谭果被黑锅的,谁让柳叶胡同就谭果一个小姑娘,那简直是长辈们捧在掌心里的小公主,他们这些就是熊孩子,不高兴了就能提出来揍几下。

“你们一个一个就不能找个媳妇吗?”谭果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书意嫂子还被大哥拐去了部队,否则自己也不用这么孤单了。

“有你在,我们可不敢找媳妇,上次你竟然怂恿嫂子和你去看脱衣舞,大哥差一点没扒了我们的皮。”顾岸说到这里就异常鄙视的瞅了一眼谭果。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谭果和沈书意两个女人碰到一起了,就差没将他们集体给坑死,这两人说是出去逛街,然后去一家新开的会所吃饭,当时顾岸就感觉到不对劲,哪有去会所吃饭的?

结果谭果坑死人不偿命,只说这家会所有全新的菜式,还是从国外传过来的,让顾岸他们过来一起。

于是顾岸带着顾均澈、关煦桡、沐沐几人饿着肚子开着车去吃了,然后的然后……那简直不堪回首。

第一道菜式:青龙出海。

在顾岸等人的认知里,这道菜估计是蔬菜汤一类的,然后他们看见了什么,舞台上白色的雾气氤氲,随着音乐声响起,一个一个身材一级棒的男人穿着龙袍出现在云雾之中,然后脱掉了衣服,露出饱满的胸肌,引得现场女人一阵阵的狼嚎,这就是青龙出海。

第二道菜名:五谷丰登。

这倒是看到谷子了,不过确是几个光裸着上半身的肌肉壮汉,一个一个身上抹的油光发亮的,好似在农田里劳作,那结实的腰身,修长的大腿,偶尔从额头上滑落的汗珠,赤裸裸的力量诱惑。

等顾岸他们反应过来这个会所根本不是吃饭的,这他妈的就是一群脱衣舞男!但是已经太迟了,谭宸带着人直接进了包厢抓了个正着。

一个是爱人,一个是妹妹,看着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可怜巴巴的瞅着自己,一副我知道错了的模样,谭宸再大的火气也发不出来了。

更何况谭果张大着大眼睛,无辜至极的开口:“大哥,我也不知道这里不是吃饭的餐厅,之前小岸他们说新开的会所生意火爆,我就带嫂子过来了,我没有想那么多,对不起大哥。”

所以谭果和沈书意安然过关了,留下的顾岸等人被谭宸给训成了狗,高强度的训练,让这几个熊孩子恨不能时光倒转回到娘胎里,他们一定剔除自己身体里的Y染色体,在柳叶胡同区别对待不要太明显。

被发小爆出了陈年旧事,谭果看了一眼脸色再次黑下来的秦豫,不敢相信的看着顾岸,恼火的嚷了起来,“顾岸,你这个卑鄙小人,几年前的破事了,你竟然翻出来说!”

身体迅速的一个躲闪,避开谭果的拳头,顾岸直接躲到了沐沐的身后,笑的无比奸猾,“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糖果,你也有今天那!”

“好了,不要打了,我不生气。”秦豫一把抱住气的要上前找顾岸大打出手的谭果,她连AV都敢看,去会所看脱衣舞秦豫是真的一点都不奇怪。

“你这话骗谁啊?”谭果回过头来,一脸不相信的瞅着秦豫,这脸黑的都可以刮下一层锅灰了,还说不生气。

“真不生气。”秦豫重复的一句,抱着谭果的腰将人按坐在自己身旁,大手安抚的握住了谭果的手,“一会我替你将顾岸灌醉,随便你怎么处置。”

谭果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瞄了一眼继续躲在沐沐身后的顾岸,压低声音和秦豫道:“那行,哼,这丫敢算计我,弄不死他。”

看着谭果那凶悍的小模样,秦豫宠溺十足的点了点头,“他就是故意挑拨离间,我不会上当的。”

“那是,我家秦总裁多么英明神武,怎么会轻易上当。”谭果猛点着头附和着,意味深长的瞄了一眼顾岸,哼哼,君子报仇,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一天到晚!一会就收拾敢使坏的小岸。

秦豫晦暗不明的勾着嘴角,有外人在场,他肯定不会生气的,但是等回家关上门之后,秦豫黑眸危险的眯了眯,遮掩住眼底的乍现的凶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说的一点都不错!

躲在沐沐背后,看着秦豫和谭果亲密的凑在一起咬耳朵,顾岸莫名的感觉到一股说出来的危险感,“沐沐,这两人怎么回事?秦豫就这么被顺毛了?”

沐沐妖孽一笑,慵懒的靠在椅子上,同情无比的看了一眼顾岸,“俗话说夫唱妇随,你故意坑谭果,你当豫哥傻啊,这两人估计正合计着一会怎么收拾你。”

顾岸傻眼的愣住了,为什么事情的发展偏离了正轨?

关煦桡和顾均澈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关煦桡更是不厚道的拍了拍顾岸的肩膀,“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当初糖果带着嫂子去看脱衣舞,那么差劲的借口大哥难道看不出来吗?大哥只是舍不得而已,所以拿我们当出气筒。”

顾岸刚刚拆谭果的台,可是他却忘记了,秦豫同样舍不得对谭果怎么样,这心里头憋着怒火,一会肯定会发泄到小岸这个罪魁祸首身上,这就是不作就不会死。

“老子也要找个媳妇,这样至少打架也有个帮手。”被埋汰的顾岸扯着嗓子嚎了一句,估计真被谭果和秦豫这一对给打击到了。

关煦桡和沐沐几人都忍不住的大笑起来,无法想象性子火爆的顾岸被媳妇拧着耳朵管的一幕,不过看着坐在一起你侬我侬的谭果和秦豫,被为了一把狗粮的几人莫名的有生出了一股寂寞的感觉,有个人无时无刻都坚定的站在自己身边,这感觉想想就挺好的。

顾岸喝了几口啤酒就又恢复了精神,大手一挥,战意蒸腾的看向谭果和秦豫,“都说情场得意,赌场失意,来来来,豫哥,当年我连价值几个亿的农庄都能当赌注,豫哥你可不能小家子气。”

“不要把你五岁的蠢事拿出来说。”沐沐受不了的踢了顾岸一脚,自从农场升值之后,顾岸每一次来这里吃饭都要老生常谈的重复一次,有一次关煦桡被顾岸碎碎念的都快受不了,眼瞅着就要将农庄还给顾岸了,结果被沐沐和谭果给破坏了。

既然是打麻将,谭果和顾均澈这两个伪学霸都被剔除在外,谁然这两人几乎过目不忘,和他们打麻将,绝对能将小裤裤都给输掉,顾均澈也就罢了,他虽然记忆好,但是性子老实。

谭果那就不同了,这丫头脑子一转就能记住所有麻将牌的位置,和谭果打麻将也好,打牌也罢,那就是当冤大头送钱来的。

谭果一脸嫌弃的瞅着顾岸几人,鄙视的看着顾岸几人,“我说你们几个至于吗?”

“绝对至于!”顾岸三人异口同声的开口,以前谭果是单身也就罢了,打牌也就图个乐子,但是现在她可是有家室的人了,一会肯定大杀四方想给秦豫多赚点钱,所以坚决不能让谭果搀和进来。

“行,本姑娘观牌不语真君子,你们就等着我家秦总裁让你们输得连内裤都没得穿。”谭果得瑟一笑,直接下了战书。

“小糖果,你也太小看我们了。”沐沐勾着嘴角妖孽的笑着,和顾岸对望一眼,关键时候,身为兄弟自然要守望相助。

关煦桡温和的笑了笑,这个时候还是保持中立为好,毕竟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才是上上之策。

顾均澈这个电脑宅对打牌没兴趣,此时拿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谭果立刻屁颠屁颠的凑了过来。

“均澈,帮我查两个人的底细。”谭果低声和顾均澈说了一下刚刚偷听到的事,“你查一下这些人是什么来路,看起来对煦桡的农庄势在必得呢。”

顾均澈快速的入侵了农庄的电脑系统,调出了这两人的身份,然后进入到了黑网之中,输入了两个人的名字进行的海量信息的搜寻。

二十年前因为投资失败,资金被困的陈海只能借了高利贷,顾家的高利贷分为几种,一百万之下的都算是小额,利息并不算太好,当然比起银行这些正规渠道肯定是要高出好几倍了。

五百万之下只算是中等额度的,利息和小额相差无几,但是却需要进行审核,需要有固定的资产做抵押。

高等额度的高利贷,利息自然惊人,一般人是没办法拿到的,陈海当年以为自己借到了钱就可以翻本了,谁知道却连高利贷的钱都赔进去了,可以说是真正的血本无归。

陈海当时就害怕了,直接卷着最后一点的家当跑路了,原本想着跑到了港城就天下太平了,到时候在港城东山再起。

可惜陈海并不知道当初他借贷的公司是顾家堂口下的,所以即使他人逃到了港城,在第三天就被顾家人直接带回了帝京。

“我以为我哥傻,没有想到还有更傻的。”看着电脑上调查出来的资料,顾均澈很是无语的感慨了一句。

顾家敢将钱借出去,自然有本事将钱收回来,陈海刚跑路也就罢了,关键是他竟然将这么大的农庄充当两百万的本金和利息就这么抵押出来了,“就这脑子他也能做生意。”

谭果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你要知道那是二十年前,那个时候土地不值钱,而且这里也算是南郊外了,在当时也许开发出来价值会翻几倍,可是当时这里就是地皮大而已,要开发至少要上千万的投资,还要后期的运营,二十年前帝京有很多交通更便利的休闲场所,这里太偏僻了,也就不怎么值钱了。”

顾均澈明白的点了点头,调出了陈海的家人的情报,“今天来这里的是陈海的儿子陈子辉,还有他再婚的妻子骆莉。”

陈海当年虽然犯傻了,不过他还是很有经商头脑的,抵押了农场之后她又去了港城,经营的是食品公司,主打饮料这一块,还算成功。

陈子辉更是娶了港城郝家的独生女,这让陈氏食品公司发展的道路更宽了,后来陈子辉妻子病逝,陈家趁机吞并了郝家的财产。

“陈子辉后来回帝京发展,然后娶了骆家旁系的女儿骆莉,打着骆家的名头,陈子辉在国内发展的也还行,但是去年被曝出了食品安全问题。”

顾均澈这边查的消息还很多,食品安全牵扯到了民生问题,骆家也不敢介入了,否则这脏水一旦泼到了骆家的头上,到时候被骆家的敌人再添油加醋,骆家弄不好都能搭进去。

赔了不少钱,也托了不少关系,陈子辉这一次绝对算是栽了大跟头,食品公司几乎是开不下去了,毕竟名声坏了,想要挽救回来几乎不可能,消费者已经不会信任这个品牌。

而就在这个时候,骆莉意外从过世的公公陈海的日记里知道了农庄的存在,骆莉一下子来了精神,托了骆家的关系仔细调查,没有想到这事竟然是真的,这个农庄的价值和当年一比,那绝对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谭果这边其乐融融的,而另一边的包厢里,陈子辉还有骆莉夫妻正在宴请几个重要的大人物,如果陈子辉想要拿回这个农庄,势必要在场几人的帮忙。

当然了,以这几位在单位部门的职位和权利,陈子辉和骆莉还不够资格将他们邀请出来,这其中骆祥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祥老弟你太客气了,你的事自然就是我的事。”酒过三巡,满脸富态的丁科长笑眯眯的开口,“这酒是祥老弟你带过来的吧,这滋味啧啧,果真回味无穷。”

“哈哈,丁大哥你果真懂行。”骆祥笑着招呼着,又给几人倒了酒,这才略带显摆的开口:“这酒是特供,没一点关系还真弄不到,我家里头还有一箱子,明儿我让人给丁老哥你们几人送过去。”

听到这话,丁科长几人都跟着笑了起来,气氛顿时又热烈起来,有时候喝酒也好,喝茶也罢,喝的不是滋味,而是品味和身份。

就如同丁科长几人,要说他们也算是小有成就了,出入也都是前呼后拥的,但毕竟只是普通出身,这种特供的东西,他们还真没办法弄到。

骆祥也就是个普通岗位,但是因为骆家的关系,他在帝京就跟地保似的,关系广路子多,但凡有事找到了骆祥,只要他答应下来了,十件事情有九件都能办成,可以说是黑白商三道都有一定的人脉关系。

听到骆祥几人的对话,一旁的陈子辉和骆莉愈加的激动,一旦将这个农庄要回来了,那可是好几个亿啊。

“祥老弟,你说的事我们哥几个也清楚了,但是这事毕竟年数久远了,这个农庄现在到底归什么人所有一定要查清楚。”喝到一半总算是说到了正题上,他们答应帮忙,也是在不会惹麻烦的前提之下,否则在帝京这地方,谁敢冒冒失失的去办事,到时候得罪了不能得罪的大人物,连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几位请放心,我们这边已经打听清楚了。”骆莉迫不及待的开口,“当年这个农庄被转让出去,手续就是不合法的,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根本不具备签署合约的资格,这个农庄现在是在一个刘树根的人名下,他现在就负责管理农庄,还是个右腿残废的。”

几人又密谋一下了,骆祥自然懂规矩,见大家谈的差不多了,对着几人竖起了一根手指头,意思大家都明白,只要事情办好了,一百万的好处费是少不了的。

这边一达成协议,骆莉就连忙打了电话出去安排后续的计划,半个小时之后,一群年轻人开着车来到了农庄,一看都是些不差钱的主,所以被服务员安排到了包厢里。

“刘叔,只怕是来者不善。”负责前台接待的冯经理妖媚一笑,在农庄待的久了,什么形形色色的人她冯腊梅没见过,刚刚来的几个纨绔子弟一看就别有目的。

“你派人去留心着,我去少爷那边一趟。”刘叔交待了一句,转身向着不对外开放的一号院走了过去。

顾岸这边打麻将打的正兴起,后来嫌弄赌注麻烦,干脆谁输了谁贴白纸条,这会除了关煦桡之外,连秦豫额头上都被贴上了三张白纸条,惹的谭果捂着肚子不停的笑着。

“我去看看。”谭果揉了揉笑疼的肚子,如果不是一开始就被收走了手机,连秦豫都支持顾岸将谭果的手机给收走,谭果铁定要拍下照片,日后好要挟几人。

顾岸先是打算谁输了谁就脱一件衣服,结果话刚说出口,就被秦豫危险的眼神给堵了回去,所以这才改贴纸条。

院子外,听到屋子里顾岸几人的笑闹声,刘叔的表情也跟着柔软慈和下来,他以前是关曜的警卫员,经常出入柳叶胡同,可以说是看着谭果、关煦桡几人长大的长辈。

“这速度还真够快的啊。”院子里,此时天色已经暗沉下来,谭果听完刘叔的话不由的笑了起来,“来的几个人是什么来路?”

“带头的是马家的小儿子,这段时间马家出了点事,正在求着骆家,我估计就是因为这一点,所以马胜宇才会帮忙。”刘叔之前得到了谭果的提醒之后,就密切注意着陈子辉和骆莉一群人,在这个节骨眼上,马胜宇这些纨绔突然出现,刘叔自然要仔细调查,这一查果真就查出了问题。

谭果明白的点了点头,“刘叔,你暂时不用管,估计他们也是在摸底,这只是试探,不会闹的太严重,静观其变吧,等他们出手之后我们再出手。”

“好的,谭小姐,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刘叔恭敬的回答,不说马家这几个纨绔了,就算是骆家嫡系的人来了,刘叔都能应付,别看他现在只是个残废,而且在农庄工作,但是当年的关系可都还在。

刘叔只要一个电话打出去,这些小事绝对能摆平,刘叔都不将几人放在眼里,更别提谭果和关煦桡他们了,只不过是不想暴露身份,也懒得去理会这些人,这才等着他们出手,然后见招拆招。

谭果一行人吃到一半的时候果真出事了,上面来了例行检查,谭果这边倒没什么大事,不过是在院子里烧烤然后喝着啤酒。

但是马胜宇那个包厢就查出了大麻烦,他们之中竟然有两个人私下里带着白粉末来了,躲在卫生间里吸食不说,其中一人还因为剂量过大,再加上突然被逮到了,精神一下子承受不了,一头载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的抽搐。

救护车来的很快,只可惜随着救护车过来的还有记者,场面一下子就混乱起来了,刘叔都被带去接受审问调查了,农庄也因此被暂时关闭,一切等调查结果出来再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