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欢乐训练/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331章

骆家书房里,骆家几人恨不能将骆明杰这个蠢蛋给宰了,骆家家风清正,他们就干不出强取豪夺的事来,这个农庄不管当年的手续合法不合法,那都是刘子辉的父亲抵押出去的。

时隔二十年,地皮升值了,农庄值钱了,刘子辉就想钻空子将农庄拿回来,这个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当然了,这农庄如果真的是在普通人手里头那也就罢了,可是这些脑子进水的蠢货也不想想二十多年前就能拿出几百万,这会是普通人吗?踢到铁板也就罢了,关键还扯到了谭果身上。

最要命的是骆明杰这个二百五竟然带人冲击了检查委,直接将刘子辉和骆莉给抢出来了,骆老二此刻杀了骆明杰的心都有了,那可是检查委!

平日里,他们这些在体制内工作的人,最怕的就是被检查委给盯上,说是谈虎色变也相差无几了,得,骆明杰倒是够嚣张,直接将检查委的大铁门给撞了,将犯人给抢走了,还将几个工作人员给打伤了,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骆明杰此时绝对是一具尸体。

“能在检查委工作的都是些老顽固,而且和我们骆家也没什么交情。”骆大伯同情的拍了拍骆老二的肩膀,以前他还想着骆明杰这纨绔是弟弟家的,偶尔骆明杰闯祸了,骆大伯还会看热闹。

得,笑的太早了,骆明杰这祸闯得太大了,将整个骆家都拖下水了,帝京哪个家族都不是清清白白的,但是一旦被检查委给盯上了,那绝对是一查一个准,即使不出大事,但是三天两头的被请去检查委喝茶,骆大伯想想都感觉头痛。

“那怎么办?”骆明杰呆愣愣的看着乌云盖顶的几个长辈,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自己貌似闯大祸了。

“怎么办?”从牙缝里挤出话来,骆老二凶狠着一双眼,直接对着骆明杰吼了起来,“你他妈的自己给我兜着!”

原本以为办了件好事,谁知道弄巧成拙,此刻被父亲这么一吼,骆明杰的脾气也上来了,梗着脖子嚷了起来,“我兜着就我兜着,反正祸是我闯的,要杀要剐都是我来扛!”

刘子辉和骆莉此时都瑟缩着身体,他们哪里想到一个农庄会惹出这么大的事来,骆家都扛不住了,他们夫妻俩就更扛不了了。

“二叔,你消消气,事情还不到这种程度。”骆明毅思索了片刻,以他对谭果和秦豫的调查,一般而言不触犯到他们的底线,这两人应该不至于揪着骆家不放。

“是啊,爸,现在还是想想如何补救吧。”骆明栩也跟着劝了一句,毕竟也只是个误会而已,只要不追究,这事就能压下来。

书房里,几人对望一眼,最后决定骆老二和骆明毅亲自登门道歉,当然几个闯祸的都要跟过来了,被查封的农庄还有之前被带走调查的刘叔还有其他农庄的工作人员马上都要释放。

骆家的速度很快,第二天就备足了礼物,三辆汽车直奔新能源集团而去,汽车里后座力,骆明杰再没有之前的嚣张,耷拉着脑袋,昨晚上家宴结束之后他就被骆老二拿鞭子狠狠的抽了一顿。

如果不是今天早上要来赔礼道歉,骆老二绝对会将这个逆子抽到爬不起来的程度,而此刻,骆老二脸色依旧很是难看,无缘无故的结下一个仇敌,而且还是势力如此强悍的敌人,骆老二只要想到这一点就想狠狠的抽骆明杰一顿。

而此刻,办公室里,秦豫正在翻看着文件,谭果坐在一旁兴奋的开口:“你都不知道当时在检查委的时候,我和煦桡都傻眼了,帝京的纨绔都已经这么嚣张了,想想我们当年果真是乖宝宝啊。”

听到这话的秦豫嘴角抽了起来,抬头看着无比自恋的谭果,他们几个是乖宝宝?十多岁的时候就敢成立一个杀手组织,干银货两讫的生意,这如果叫乖的话,全世界就没有熊孩子了。

“你这什么眼神那。”谭果不满的推了秦豫一下,“当年杀手的生意我们也就做了那几年而已,然后就金盆洗手了。”

“你们是尝过鲜了,感觉继续当杀手很无聊了,所以才收手的。”秦豫凉飕飕的丢出一句话来。

当年顾岸因为喜欢改装武器,直接伪装成了四十来岁的武器狂人,跑到战乱国当武器研发师去了,沐沐喜欢四处探险,从被海盗挟持的无辜人质变成了海盗头子。

顾均澈这个电脑之原本以为是最不会闯祸的,结果呢,他直接破译了M国的情报系统,被整个M国通缉,幸好谭宸发现的早,否则顾均澈即使本事再强,也强不过倾国之力的搜查,到现在顾均澈伪装的身份还是M国头号必杀目标。

真的论起来也就关煦桡和谭谭两人没有熊,一个去了部队,一个当刑警,至于谭果?秦豫无意识的勾起薄唇一笑,她是因为太懒,否则绝对是个闯大祸的主。

“所以我就说不能让你和沐沐他们接触,老底都被揭了。”谭果难得老脸一红,别看她小时候也很懒散,其实柳叶胡同这群熊孩子里,谭果和沐沐是最能折腾的,也属他们两人鬼点子最多。

【训练营小番外】

当年正值青春期,对小黄文有兴趣的谭果,竟然喊上顾岸这群熊孩子,指着手里头的《霸道总裁爱上我》

“小岸,你说这个可能吗?”谭果一脸好奇的开口。

“绝对不可能,精尽而亡了!”顾岸想都不想的回了一句,就他所知,这些年老爸偶尔也会吃一点二哥送过来的药膳补身体,这些霸道总裁除非是磕了春药,否则绝对不可能。

沐沐拿过小说仔细的翻看了一眼,然后无语的看向谭果,“这种没逻辑、脑动大开的小说,你怎么能看下去?”

哪家公司的霸道总裁整天没事去和灰姑娘偶遇,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想要碰面的机会基本为零。

单单从衣食住行而言:霸道总裁都有私人设计师,衣服都是订制的,灰姑娘最多是去商场买,碰面几率为零。

霸道总裁用餐的都是高级餐厅,一顿消费都抵得上灰姑娘一年的工资了,而且这种高级餐厅都是会员制,灰姑娘除非去餐厅当服务员才有碰面。

住的就更别说了,普通人居住的公寓和霸道总裁的别墅区,虽然在同一个城市,但是绝对不可能住到同一个地方去。

至于出行这一块,霸道总裁出入都是几百上千万的豪车接送,灰姑娘只能坐公交和地铁,偶尔打出租,即使去机场,霸道总裁也有专门的休息厅,走VIP通道,坐豪华机舱。

谭果无比鄙视的看着总结了一大堆的沐沐,毫不客气的将他手里头的小说给抢了过来,“不要偏题,现在研究的是一夜七次郎,要不我们回去蹲点?”

谭果此话一出,就连性子最野的顾岸都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他要是敢去老爸和老妈的卧房里蹲点偷看,下场绝对会很惨很惨。

“这不行,绝对会被打死的。”沐沐也直接否定了,忽然眼珠子一转的看向一旁戴着眼镜老实巴交的顾均澈,“不过让均澈弄个监控设备倒是可以。”

刷一下,除了顾均澈之外,其他人都眼巴巴的向他看了过来,这倒是有几分成功的可能性。

“我不干!”顾均澈就算是再老实,他也知道这事绝对不能干,偷窥老爸和老妈滚床单,顾均澈感觉除非自己是脑子进水了。

顾岸转念一想也立刻嚷了起来,“不行,你们可别害均澈,这事不行。”

一群十来岁的小毛头在商议了半个小时后,直接躲到了高档会所的房间里去偷窥了,想要看看这些OOXX的霸道总裁是不是和小说里描写的一样都是一夜七次郎!

“爸,我和均澈去沐沐家睡。”顾岸带着顾均澈顺利逃走。

沐沐和谭谭同样如此,只说去关煦桡那里,然后也走了,关煦桡和谭果有样学样的用了同样的借口。

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最是叛逆,几个人经常凑到一起,所以谭骥炎这些当家长的还真没多想,所以谭果几人成功的溜走了。

结果可想而知,谭宸亲自带人将六个熊孩子抓了回来丢到了自己所在的训练营,既然一个一个都精神旺盛,正好做个加强训练,所以那个夏天,除了谭果越晒越白之外,其五个熊孩子都晒成了大黑熊。

估计训练营的生活太枯燥乏味了,谭果眼珠子一转忽然想到了,在这些精英训练营里,说不定也能找到一对对攻和受,而且还是最劲爆的强攻和强受。

“其实我感觉恋爱是不分性别的。”坐在单杠上,谭果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顾岸几个熊孩子不解的看着谭果。

“我说糖果你不是早恋了吧?”顾岸第一个开口,怀疑的瞅着谭果,将这段时间和谭果走的近的兵哥哥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没有找到怀疑目标。

“你傻啊。”沐沐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在顾岸的肩膀上,然后灵巧的跃上了单杠,“你不会是想……”

所以可想而知,当初在训练营的一群糙老爷们,莫名的感觉到背后发凉,顾岸这些熊孩子每天训练之外,眼睛就跟雷达一般观察着所有人,然后去探索训练营里所有的隐秘的角落。

那段时间,但凡想要去某个角落里偷个懒,或者因为私仇要找地方打一架,或者去偷偷抽根烟,喝点小酒的大兵们,总感觉背后阴森森的,像是被小鬼给盯上了。

甚至有人大半夜睡着的时候都感觉到了不对劲,床边像是像是站了人一般,一个星期下来,训练营里所有人都神经紧绷着。

负责训练的教官也隐隐的感觉到了不对劲,但是仔细一问,屁情况都问不出来,这些大兵总不能对教官说自己感觉是被小鬼给盯上了,连去厕所和澡堂都有种危险的感觉。

这种诡异的气氛持续了一个多星期,教官被逼无奈只好向谭宸去汇报,等到调出监控仔细一看,所有人都傻眼了,谭果这些熊孩子分成是三个小组,每天都跟幽灵一般去各个隐秘的角落。

“长官,他们是不是在玩探险游戏?”教官看到监控之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毕竟也就是十一二岁的孩子而已,谭果他们的训练和这些大兵的训练不一样,时间更宽松一些,几个孩子闲着无聊到处探险也正常。

谭宸看了一眼表情轻松的教官,若是普通孩子倒是有这种可能性,柳叶胡同这群熊哈子会玩这么低级的探险游戏?谭宸用膝盖想也知道不可能。

五分钟之后,东窗事发的几个熊孩子在墙边一字排开的立正站好,教官也知道谭宸的严肃和古板,这些孩子的探险也算是违背了训练营的规定,教官担心谭宸会惩罚几人。

毕竟这事是自己汇报上去的,又是自己将监控给调出来的,所以教官一看架势不对,立刻通知了其他教官,人多力量大,几个教官一起求情,想必谭长官也不好意思惩罚几个孩子,毕竟也只是探险而已,不算什么大错。

可惜事实证明几个教官实在是太单纯,谭宸一记冷眼扫过来,顾均澈第一个扛不住,竹筒倒豆子一般刷刷的都说了出来。

几个教官目瞪口呆的看着墙边站一溜的熊孩子,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说好的纯洁无暇呢?说好的单纯如纸呢?

听到实情的谭宸面瘫脸狠狠的扭曲了一下,恨不能将几个熊孩子拖出去狠揍一顿,这都是什么事啊!

“大哥,我错了!”谭果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顾均澈,立刻软糯糯的道歉,争取宽大处理。

“大哥,我们错了!”顾岸几人也跟着开口道歉,均澈抗压能力实在是太差了,他至少编个借口啊,即使寻宝探险很白痴,但是也比现在好啊。

几个教官表情僵硬的看着整齐划一道歉的熊孩子们,再看着面瘫着峻脸的谭宸,“这还是孩子,会对这些好奇也正常。”

“是啊,长官,他们只是好奇。”几个教官跟着附和给谭果他们求情,虽然这事很让人无语,但是想想也能明白,他们也是从这个年龄段走过来的。

谭宸揉了揉眉心,家丑不可外扬,他真不想告诉几个教官,这几个熊孩子会被送到训练营里来,就因为他们大半夜的逃家溜到会所去偷窥,结果几人知错不改,还敢到训练营来继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