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突然争吵/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豫是在办公室里接待的骆家几人,骆老二和骆明毅坐在沙发上,罗非鱼这个秘书送了茶过来,至于另外惹事的四个人:骆明杰和骆祥,还有刘子辉和骆莉,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四人精神萎靡的站在办公室外,等事情谈妥了再进来道歉,

喝了一口茶,骆明毅开门见山的道:“秦总、谭小姐,之前农庄的事情都是误会,二叔已经教训了明杰和骆祥,还请秦总和谭小姐不认不计小人过。”

“秦总,这件事错在我们骆家,两位有什么要求尽管说。”骆老二说到这里,将骆家准备好的礼物放到了茶几上,将礼单递给了一旁的罗非鱼,从这一点上足可以看出骆家的诚意。

“两位不必客气,礼物还请带回去,毕竟这事和我们也没有太大的关系。”秦豫声音冷淡的开口,透露着疏离和冷漠,明显是不打算善了。

一旁的谭果和罗非鱼一愣,而骆明毅和骆老二也是眉头直皱,这件事虽然错在骆家,但是说到底其实也只是个误会,按理说骆家都赔礼道歉了,刘子辉和骆莉也不可能再打农庄的注意。

与其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骆家认为他们诚意到了,即使不和秦豫化干戈为玉帛,至少也能消除误会,但是看秦豫这态度,分明是打算借题发挥揪着骆家不放。

谭果心里头咯噔了一下,看着面容冷硬的秦豫,立刻就想到了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态度,这让谭果忍不住的想要开口,但是终究还是忍下来了。

“秦总,明人不说暗话,如果秦总有什么要求尽可以提出来,我们骆家也是诚意十足。”骆明毅也有些的不解,外界虽然传闻秦豫性情冷漠、诡谲不定。

但是在骆明毅看来秦豫年纪还没有自己大,却已经能有今天的地位,这个男人绝对具有相当强的能力,可是秦豫刚刚冷硬的态度,反而让罗明毅怀疑骆家和秦豫是不是有什么旧仇,否则他怎么会是这样的态度。

“非鱼,送客。”秦豫冷声赶人,放在膝盖上的大手倏地攥紧成了拳头,只要能拦住谭果,秦豫不在乎多一个强敌。

骆明毅和骆老二的脸刷的一下阴沉来,他们不愿意和秦豫成为仇敌,但是骆家也不会惧怕什么,既然秦豫如此不识抬举,那么他尽管放马过来,骆家都接着。

“不用麻烦罗秘书了。”骆老二冷冷的丢下一句话,转身就向门口走了去,骆明毅也跟着转身离开,只是临走之前,视线依旧不解的扫了一眼秦豫,他的敌意来的莫名其妙。

尽管秦豫态度很是恶劣,不过罗非鱼依旧尽职的将人送出了办公室,留在外面的骆明杰一看两人出来了,但是脸色不悦,骆明杰眉头一皱的开口:“爸,大哥,怎么回事?难道姓秦的还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给我闭嘴!”骆老二也被秦豫弄的一肚子的火气,不过看到屡教不改的骆明杰,火气更是蹭蹭的冒了出来,啪的一巴掌打在了他头上,“给我回去!”

骆家人来的快走的更快,办公室里,秦豫神色漠然的翻阅着桌上的文件,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谭果越看越是恼火,蹭蹭蹭的走了过来,啪一下将文件夹给合了起来,火大的看着办公桌后面的秦豫。

像是不知道谭果在生气一般,秦豫依旧绷着冷漠的峻脸,抬头看了一眼谭果,活脱脱一副无辜的模样,这让谭果不由的恼火起来。

“何必将礼物退回去,你直接派人将骆家几人揍一顿,估计我们就和骆家成仇敌了,这样的话我即使去了尼拉国也没有意义了。”说完之后,谭果恨不能撤掉秦豫脸上过于平静的表情。

“你想多了。”秦豫沉声回了一句,打死不承认自己就是故意的。

“秦豫,你这样说有意思吗?”谭果直接气乐了,她总算是明白书意嫂子有一次和大哥冷战时说的话了,和一个面瘫男人吵架还不如跟一根木头吵,至少还能得到一点回应。

秦豫不再开口的沉默着,故意交恶骆家,那就等于和尼拉国的桑将军交恶了,谭果如果要去尼拉国调查绝对会困难重重,从根本上来说也就失去了意义,这样也等于杜绝了谭果去尼拉国的可能性。

看着默认的秦豫,谭果莫名的感觉火气蹭一下涌了上来,整个人暴躁的厉害,“行,你现在和我来阴的,秦豫,你有没有想过,和骆家交恶了,我再去尼拉国就更危险了!”

“不许去!”倏地一下站起身来,秦豫一把抓住谭果的手腕,他之所以会这么做,就是不让谭果离开帝京。

“不可能!”谭果猛地一甩胳膊,想要将手从秦豫的手中抽回来,但是秦豫的大手却如同铁钳一般,死死的抓着谭果的手腕不曾松开。

看着暴躁的谭果,秦豫脸色也莫名的阴沉下来,凤眸里阴雨密布,秦豫目光紧盯着谭果一字一字的开口:“那如果我一定不准去你去呢?”

“不可能!”回给秦豫的依旧是同样的三个字,谭果吼完之后,这才感觉到痛快了一点。

其实刚刚在秦豫故意冷遇骆家人的时候,谭果就感觉火气蹭蹭的上涌,但是她也知道在外人面前不管如何也要给秦豫留些面子,所以压制的火气此时才爆发出来。

秦豫如果好好说,谭果或许还不会爆发,但是秦豫却铁了心的先斩后奏,谭果也不知道自己的火气为什么那么大。

“你难道就不能为我考虑一下吗?”秦豫也情绪失控的怒吼起来,猛地抓住谭果的胳膊将人用力的拉扯到了自己身边,一手愤怒的抓住谭果的肩膀,力度之大似乎要将她的肩胛骨都给捏碎一般。

秦豫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他原本就不赞成谭果和韩子方接触,但是谭果说这里是帝京,不会有危险,秦豫也考虑到谭果的身份,所以他也就默认了。

但是这一次却是不同,谭果一旦去了尼拉国,而且还是一个封建保守落后的国家,华国在尼拉国的情报人员不会太多,一旦发生了危险,远水解不了近火,谁也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危险。

“我不和你吵,但是我必须去。”谭果终于甩开了秦豫的禁锢,转身向着门口走了过去。

办公室里,看着固执离开的谭果,秦豫黑眸阴沉的骇人,猛地将办公桌上所有的东西都挥落在了地上,一阵噼里啪啦的打砸声之后,秦豫感觉暴怒的怒火这才消散了几分。

可是看着已经出门离开的谭果,秦豫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无法完全掌控谭果的一切,这让秦豫只感觉无比的烦躁,猛地一脚将椅子给踹了出去,右手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身后的玻璃窗户上。

哐当一声,玻璃破裂的声音响起,尖锐的玻璃碎片直接划破了秦豫的拳背,鲜血立刻涌了出来,秦豫死死的盯着手背上殷红的血迹,浑然没有注意到自己是双眸也渐渐嗜血般的红了起来。

罗非鱼和顾大佑站在办公室外,听着里面的吵闹声,两人面面相觑的对望着,不明白秦豫和谭果平日里好的就跟一个人似的,怎么突然的就吵起来了。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砰的一声又被关上了,出来的谭果粗重的喘息着,听着里面的打砸声,谭果眉头一皱,随后直接迈开步子就要走。

“谭果,其实先生只是太在乎你。”罗非鱼连忙追上了谭果,虽然他也感觉刚刚骆家人来道歉时,秦豫的态度太过于恶劣,可是不管如何,先生的本意却是为了保护谭果,也是太在乎谭果。

“我知道,我就是烦的厉害,没事,我们冷静一下就好了。”谭果摆摆手走进了电梯,随着电梯门的关上,谭果胸口那股无名火似乎消退了几分,但是一想到秦豫,谭果又莫名的烦躁起来。

谭果离开了新能源集团之后,也不想回家,直接让于磊将车子开到了自己以前经常去的一家私人的茶楼,这里面的水果茶口味最纯正,再配上大师傅亲手做的中式糕点,绝对是一大享受。

“于哥,你说秦豫是不是太过分了!”谭果哼哼唧唧着,恶狠狠的吃了一大口红豆糕,香甜软糯的滋味在口腔里蔓延开来,谭果这才感觉暴躁的情绪渐渐的冷静下来。

身为谭果的随扈,于磊大部分时间都是隐匿在暗中,而且谭果日常的生活,于磊也不会监听,所以此刻他是一头雾水的看着大快朵颐是谭果,虽然不知道具体出了什么事了,但是于磊明白这两人肯定是吵架了。

红豆糕的确有点甜腻,不过配上微酸的蜂蜜柚子茶,正好冲淡了甜味,谭果放下茶杯,这才竹筒倒豆子一般将自己和秦豫的争吵给复述了一遍。

其实谭果也不知道自己的火气怎么那么大,但是她发现秦豫的火气也不小,否则两人绝对吵不起来,不是说七年之痒,这才一年不到的时间,谭果苦涩一笑,吵架的滋味实在太难受。

“其实秦总裁只是太在乎小姐你的安全,而且尼拉国的确有些危险。”于磊就事论事的开口,给谭果重新倒了一杯柚子茶,“秦总裁或许知道无法说服小姐你,所以只能偏激的采用这样的办法。”

于私而言,秦豫是不可能让谭果去冒险的,但是他也了解谭果,在名族大义面前,谭果绝对不会顾虑个人的安全,所以她肯定会去尼拉国,所以秦豫这才故意和骆家结仇。

“那他为什么不和我好好说?”谭果依旧有些的意难平,骆家人来之前,自己和兴奋的和秦豫说着骆家的事,秦豫当时一点情绪都没有外露,谁知道骆家人来了之后,秦豫突然翻脸无情。

“说了没用。”于磊补充了一句,他本身就是一个军人,个人安全自然是在民族大义之后。

韩子方代表的是M国的情报组织,如今韩子方和M国都相信了谭果,这种情况下,于磊其实认同谭果的做法。

但是换位思考的话,于磊也能理解秦豫的做法,他知道劝不了谭果,所以只能用自己的办法,即使两人会吵架,但是只要能阻止谭果去尼拉国就可以了。

谭果一下子泄了气,抓着靠枕有气无力的靠坐在沙发上,其实秦豫如果去冒险,谭果也会阻止,但是这事反过来了,谭果总感觉秦豫太偏激太不讲理,根本就是先斩后奏。

沉默蔓延开来,许久之后,谭果抬起头看了一眼于磊,“如果可以找其他人代替,我肯定不会去,但是韩子方这边只信任我,而且我也问了二哥,上面的确出了叛徒,否则韩子方绝对查不到尼拉国。”

谭亦当初拿到黑色圆石之后,为了迷惑外界,将一部分的黑色圆石秘密送去了研究,谁也想不到这个研究地点不在华国,而是在尼拉国,当然,研究方向也是黑色圆石在热武器研发过程中的关键性作用。

如今韩子方既然查到了尼拉国,那就说明不是这些高级研究者里出了叛徒,就是知道黑色圆石的几个高层里有人叛变了。

“所以必须要去?”于磊看向谭果,他知道谭家的初衷是让谭果无忧无虑的生活,谁知道最后谭果会被卷入到这样的危险里,“即使秦总裁竭力反对?”

谭果闷闷的点了点头,和秦豫吵果之后,这会暴躁的情绪都已经发泄完了,谭果耷拉着脑袋,“韩子方和M国情报组织信任我,不单单是牵扯到了黑色圆石这一块,之前M国利用赵家风帆海运拐卖婴孩,后来经过筛选之后,合格的一些间谍又回到了国内潜伏着,因为信任我,所以M国那边依旧在任用这些谍报人员。”

因为整件事都是从赵家的风帆海运走的,后来谭果接手了风帆海运,就等于是从谭果手里头走的,如果谭果不被信任,为了安全起见M国必定会废掉所有之前潜伏的谍报人员,这个影响就太大了。

正想着,于磊的联络器忽然响了起来,于磊眉头一皱,“骆明毅和骆明栩带着桑日晟过来了。”

“你先离开。”谭果点了点头,动作迅速的将于磊刚刚杯子里的茶水倒进了垃圾桶里,用纸巾快速的擦干之后,然后将干净的茶杯放到了茶盘里。

两分钟之后敲门声响起,谭果走到门口打开门,看着门口的三个人,诧异的一愣,随后谭果危险的眯着眼,意味不明的打了声招呼,“原来是骆大少。”

“抱歉,谭小姐,并不是有意调查你的行踪。”骆明毅也知道自己的举动有些的冒失,但是骆家并不想和秦豫为敌,偏偏秦豫那边说不通,所以骆明毅只好来找谭果。

谭果不在意的一耸肩膀,侧开身让三人进来,“骆大少太客气了,之前的事我替秦豫向骆家道歉,三位里边请。”

桑日晟跟在骆家两兄弟身后进了包厢,桌子上摆放了好几叠的中式糕点,放着果盘,煮着茶水,看得出谭果果真和传闻里一样喜欢吃。

“骆大少放心,我们也无意和骆家为敌。”谭果给三人倒上了柚子茶,这才继续道:“那个农庄说起来和顾家有些关系,最开始陈海是将农庄抵押给顾家的,后来顾家将农庄当做礼物送给了一个朋友,这个朋友不差钱,所以农庄一直这么不咸不淡的经营着,没有想到时隔多年会被陈子辉再次看上眼了,农庄被查封的当天晚上,我和顾少主刚好也在农庄那边吃饭。”

谭果话说道这个份上,骆明毅和骆明栩总算是明白谭果为什么会算计刘子辉和骆莉了,谭果和顾少主关系密切,价值不菲的农庄顾家既然给了朋友,这个朋友身价肯定也不低,而且和顾少主肯定还有联系,否则谭果他们不会去农庄吃晚饭。

农庄被查封,谭果既然在场,自然就能查清楚事情的始末,而刘子辉和骆莉竟然傻了吧唧的找到谭果去投资农庄,不坑死他们夫妻俩那才怪呢。

“我知道秦总裁对谭小姐很在意,不管如何这件事终究是骆家有错在先。”骆明毅说到这里,看了一眼桑日晟,随后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了谭果,“这也是我们骆家的诚意。”

当看到照片上的人时,谭果眼睛猛地瞪大,快速的抓起照片仔细的看着,然后目光倏地转向一旁的桑日晟,这张照片肯定是他手里头拿出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