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喝酒买醉/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谭小姐如果愿意化干戈为玉帛,那么我可以保证将刘琉从监牢里放出来。”桑日晟温和一笑,看起来无比的和善。

“可以。”谭果想也没有想的就同意了,原本谭果也不会和骆家成为仇敌,农庄的事情说起来也只是一个误会而已,

骆明毅和骆明栩两人也松了一口气,如果可能的话,谁也不愿意和秦豫、谭果成为仇敌,好在秦豫虽然阴晴不定,但是谭果却是正常人。

双方达成了协议之后,骆明毅三人也就告辞了,出了茶楼之后,骆明栩感激的看向桑日晟,“日晟,这一次多谢了,会不会给你添麻烦?”

“表哥太客气了,刘琉是因为私自开采金矿被抓的,罪名不算太重,将人弄出来不是大问题。”桑日晟不在意的笑了笑,“更何况我们都是一家人。”

谭果这边就差没有掘地三尺的寻找失踪的刘琉,谁也没有想到刘琉竟然被抓了,而且还是被关在尼拉国,也难怪之前怎么都找不到人。

等人离开了,于磊这才重新回到了包厢里,“小姐,有一点很奇怪,骆家和桑日晟怎么知道我们在赵刘琉的下落?”

谭果明白于磊的担忧,此刻沉思片刻之后道:“你忘记了穆千雪那个女人,她手里就有刘琉的线索,穆千雪如果一直关注着我和秦豫的情况,那么很有可能就是她将刘琉的消息告诉给了骆家和桑日晟。”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穆千雪和桑日晟原本就认识,之前秦豫这边也在调查穆千雪的身份,只可惜一直没有查到,她如果是尼拉国的人,那么短时间之内查不到穆千雪的情况也正常。

于磊看了一眼笑的无比危险的谭果,这还是他第一次从谭果眼中看到这么明显的敌意和杀气,于磊斟酌着开口:“穆千雪将刘琉的消息告诉给桑日晟,然后借由他的手告诉小姐你,就是为了挑拨离间?”

谭果点了点头,玩味冷笑,“如果我猜错不错的话,刘琉紧接着就要出事了,这就是阴谋,逼迫着我必须去尼拉国。”

秦豫到底从什么地方遇到这个女人的!而且一想到穆千雪的手下称呼她为夫人,谭果就膈应的厉害,再想到不久前才和秦豫吵了一架,谭果耷拉着脑袋,又有些的烦躁了。

入夜,酒吧。

秦豫并不是酗酒的人,但是和谭果争吵之后,秦豫烦躁的厉害,酒吧这样的环境最容易麻痹人的神经,让人暂时忘却所有的不愉快。

“先生,少喝一点吧。”罗非鱼看着秦豫一杯酒接着一杯酒的喝,不由担心的开口,白天在办公室外,罗非鱼只听两人吵架,并不知道为了什么而争吵、

秦豫手背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了,不过看得出并没有上药,伤口处还有干涸的血迹,并没有理会罗非鱼的话,秦豫端起酒杯仰头一口灌了下来,烈酒灼烧着喉咙和胃,强烈的刺激感让秦豫暂时忘记了和谭果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知道劝不了秦豫,罗非鱼和顾大佑对望一眼,两人只好退到一旁当保镖守护着秦豫,隔绝那些搭讪的女人。

“抱歉,小姐,我家先生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喝酒。”罗非鱼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说这样的话了,只可惜秦豫的男性魅力太大,一波又一波来酒吧买醉钓金龟婿的女人前仆后继的想要过来搭讪秦豫。

这一次过来的是两个女人,穿着很是性感,此时波浪长发女人轻蔑的看了一眼罗非鱼,对于这种当秘书的手下,女人还不看在眼里,嫌恶的摆摆手,“我和你家先生说话,没有你插嘴的份。”

“就是,我们丽丽姐是什么身份,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来阻拦。”旁边短发女人附和着开口,看了一眼一身冷意的秦豫,黑色的西装,短发女人一眼就看出这是高级定制的,一套价值都是十几万。

西装袖口同样是低调奢华的蓝宝石,价值绝对不比西装低,更别提秦豫的气息,酒吧晦暗的灯光之下,浑身透露出冷漠疏离气息的秦豫看起来更加的神秘而危险,这种男人正是所有猎艳女人想要寻找的对象,富有、强大、冷傲。

基本上这种男人出手都不会小气,只要勾搭上床了,即使只短暂的交往十天半个月的,最少也是一辆价值百万的豪车,如果碰到那种大金主,说不定随手就能送出帝京的一套房子。

只可惜短发女人知道自己的姿色,比起身边的丽丽姐,她从容貌到气质再到学识和家世都差了一大截,不过奉承着丽丽姐也是有好处的,不单单能进入这些高档的酒吧,认识更多的富豪。

而且丽丽姐经常不用的包包、鞋子衣服什么的都给送给短发女人,偶尔也会将一些过时的首饰给她,所以即使心底压着嫉妒和羡慕,但是短发女人脸上是半点不显露。

叫做丽丽的女人直接推开了罗非鱼向着秦豫走近了两步,然后侧身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修长雪白的长腿侧放着,黑色的裙子开叉到大腿上方,所以此刻绝对是赤裸裸的女色诱惑。

“这位先生你好,我是姚丽丽,初次见面。”姚丽丽妖媚一笑的向着秦豫伸出手来,她个头很高,手也很修长,白皙的皮肤配上蓝色的指甲油,在晦暗的灯光之下显得美丽而又魅惑。

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姚丽丽深信这句话,所以她的手保养的很好,莹润白皙、柔软无骨,姚丽丽相信任何一个男人只要握住了她的手,绝对舍不得放开。

秦豫并没有驱逐不请自来的姚丽丽,他此刻慵懒的靠坐在沙发上,如同暂时蛰伏的猛兽,左手搭在膝盖上,右手端着酒杯,微眯着凤眸,锐利的目光就这么落在姚丽丽的脸上。

秦豫不常喝酒,但是他的酒量很好,会来酒吧也不过是心浮气躁而已,看着眼前的女人,秦豫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谭果,比起外面这些卖弄风情的野女人,谭果更像是蛰居在家的小懒猫,没有这种艳丽的媚惑,谭果的身上更多的是一种恬静安详,如同一杯茶,越品越是香甜。

可是一想到谭果终究会去尼拉国,秦豫刚刚平复下来的情绪再次烦躁的波动起来,有时候他宁愿谭果真的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这样一来他就可以不顾后果的将谭果囚禁起来,让她无法脱离自己的掌控。

平日里这种有些变态而偏执的心思都被秦豫强行的压制下来了,可是越是压制反弹的就越是厉害,所以才有了这一次突然的吵架。

“先生不是帝京人士吧?”见秦豫并不搭理自己,姚丽丽也不生气,她动作优雅的收回了刚刚伸出去的手,能来这个酒吧消费的男人在帝京至少都是金领人士,年收入都是百万以上的。

但是看到桌子上这些酒,姚丽丽立刻就判断出秦豫绝对不是给人打工的,年薪百万也喝不起这些名酒,更何况他身边还有秘书和保镖。

不过帝京常来酒吧的那些集团老总,姚丽丽这个帝京交际花认识的很多,她自诩是帝京名媛,其实姚家早已经成了帝京三流之外的家族了,不过当年的底蕴倒还是有一些,姚丽丽天生喜欢玩乐,年纪大了,自然想要找个好男人结婚,只可惜这两三年了,她都没有找到合适的男人。

“给你足够的金钱,让你失去自由,你愿意吗?”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嘶哑突然响了起来,秦豫再次喝了一口酒,这一瞬间,他甚至有种冲动,谭果如果看到这一幕,她还会选择去尼拉国吗?

在她的眼里,难道民族大义就重要到远远超过自己?只不过这种念头只是突如其来的冲动,秦豫不会因为赌气真的做出伤害谭果的事情。

姚丽丽一愣,看了看秦豫,一股不祥的感觉猛地席上心头,这个看起来如此优质的男人难道是一个变态?

什么叫做失去自由?姚丽丽游走在帝京的富商圈子里,她也算是见多识广,自然知道有些男人心理有问题,不喜欢正常的OOXX,而是有各种各样的癖好,尤其是一些男人更是天生的施虐者,一旦被他们给盯上了,只怕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

此刻姚丽丽看着气息冷漠,眼神阴沉诡谲的秦豫,心里头咯噔了一下,妆容美丽的脸庞此时都吓得变色了,若不是自制力极好,姚丽丽此时都要拔腿逃走了,越看她越感觉秦豫不太正常。

似乎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幕,秦豫嘴角勾起嘲讽的冷笑,“怎么?现在害怕了,刚刚想要搭讪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想法,放心吧,现在是法治社会,我不会杀人的。”

秦豫冷笑着,峻朗的脸庞却因为这抹恶意的笑容而显得狰狞,诡谲的眼神打量着姚丽丽,似乎她就是砧板上待宰杀的羔羊,而秦豫就是那种心理变态的刽子手。

“抱歉,我对这些没兴趣。”姚丽丽忙不迭的站起身来,虽然高级酒吧是很安全,但是一旦被这些变态给盯上了,姚丽丽担心他日后会对自己出手,所以此刻她只想着马上离开。

目送着姚丽丽和短发女人如同被小鬼盯上了一般快速的逃走,秦豫冷笑着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不是每个人都像谭果那么胆大。

罗非鱼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先生虽然喝酒,但是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否则即使拼着被秦豫责罚,罗非鱼也要打电话给谭果。

毕竟感情这事绝对经不住这样的折腾,吵架没关系,打架都没事,但是罗非鱼明白如果秦豫真的在外面喝酒找女人,他和谭果之间绝对要完,有些事是有底线的,一旦触碰了,就永远都无法回头了。

谭果从茶楼离开之后直接回到了家,如今又知道了刘琉的消息,谭果知道尼拉国自己必须要过去一趟的。

“于队,你说秦豫在什么地方?”谭果此刻盘膝坐在沙发上,还在犹豫着如何和秦豫和解,此刻猛地抬起头,黑幽幽的大眼睛瞅着一旁的于磊,“我刚刚没听清楚,于队你再说一遍。”

谭果身边有于磊这些人保护着,秦豫那边是龙虎豹的人在暗中保护,两人都相信对方,因此也没有再让自己的人去保护对方。

到了晚上秦豫没有回来,谭果也知道他肯定是因为白天的吵架,再加上从桑日晟这边得知了刘琉的下落,谭果也不知道该怎么和秦豫开口,因此也没有打秦豫的电话。

结果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这会都是晚上十点多了,秦豫还没有回来,于磊看谭果这么犹豫,自己就打了罗非鱼的电话,谁知道他的手机关机不说,顾大佑的手机也关机,这摆明了是秦豫下了关机的命令。

谭果知道后直接让于磊查一下秦豫的去处,吵架归吵架,总不能夜不归宿,谁知道不查还好,一查秦豫竟然在酒吧喝酒,而且去的还是帝京最有名的火玫瑰。

帝京但凡有点身份的男人和女人都知道火玫瑰说是高级酒吧,其实更像是上流社会的交际场所,男男女女无聊了,想要419了,都会来这里。

火玫瑰毕竟是高级酒吧,消费不低,一般人没资格进来,能进来这里交际的男人和女人,从外貌到学识都很出色,最重要的是在这里一夜情了,也不担心会被女人给纠缠上。

来这里的女人心里头都明白好聚好散这个道理,否则一旦坏名声传出去了,这个女人就没有资格再踏进火玫瑰。

谭果直接气乐了,刚想要去找秦豫,但是又一屁股坐了下来,“不管了,于队你回去吧,我睡觉了!”

赌气的说完,谭果吧唧着拖鞋回卧房了,砰一声关上门,气呼呼的倒在床上,然后将秦豫的枕头一脚给踢到了床下面,让他去酒吧喝酒找女人,有种就不要回来!明天就让于队将门锁给换掉!

在隔离了一波又一波搭讪的女人,秦豫喝的微醺,究竟的刺激之下,脑袋微微的疼痛,这也麻痹了秦豫的神经,让他不再去想自己和谭果之间的矛盾。

“先生,回去吧。”罗非鱼看了一眼时间,都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原本两人就吵架了,再不回去估计会雪上加霜。

秦豫揉了揉眉心,此刻站起身来,就在此时,酒吧的灯闪烁了几下,突然间就熄灭了,黑暗之下,其他客人都不在意的看了看四周,还以为是火玫瑰又弄出什么新花招了,关灯亲吻身边的人是以前挺流行的戏码。

不过罗非鱼和顾大佑第一时间就戒备起来,两人快速的站到了秦豫的左右两侧,防止有危险发生。

枪击声伴随着打砸声激烈的响了起来,这一下所有人都知道出事了,场面一下子就混乱起来,借着手机的灯光,不少人跌跌撞撞的向着外面跑了去。

“先生,我们也出去。”顾大佑戒备的看着四周,一旁罗非鱼原本打算手机通知外面的手下来接应,却发现手机没信号了,这说明有人在酒吧里放了电磁干扰设备。

秦豫三人跟在人群后面向着酒吧外撤离着,还没有到门口,就看到一群混混拿着砍刀向着人群冲撞过来,酒吧里的人原本就多,惊恐之下,众人直接慌乱了,人推着人,人挤着人,叫喊声呼救声混杂在了一起。

“先生,人太多,小心一点。”罗非鱼大声的喊了一句,现场太混乱了,明显是两拨人在火拼,但是因为人太多,战火蔓延到看到男人就砍杀的地步。

好在秦豫也只是微醺,意识也很清醒,手机信号被屏蔽了,但是罗非鱼通过卫星联络器第一时间联系到了外面保护秦豫的手下,龙虎豹的一群人来的很快。

“先生,你没事吧?”保护秦豫的龙虎豹的精锐力量,此刻四人快速的冲了过来,凭借着高大的身材隔开了混乱的人群,让秦豫可以顺利的回到车子旁。

“我没事,你们去接应一下非鱼和大佑。”秦豫坐到了后座上,刚刚太混乱,罗非鱼和顾大佑为了保护秦豫被混乱的人群给冲散了。

“是。”带队的手下领下命令,让司机开车送秦豫先回去,自己带着几个人向着混乱一片的人群冲了过去,人太多,挤着推着,这个时候罗非鱼和顾大佑即使身手再好也有些危险。

汽车后座上,秦豫闭着眼,酒性上来了,这让秦豫感觉到了一股疲惫,可是睡意袭来的一瞬间,秦豫猛地警觉到了不对劲,喝这么多酒不至于让自己醉倒!

但是秦豫警觉的太晚了,黑暗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昏迷之前,秦豫发现驾驶位和副驾驶位的两个手下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们背叛了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