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算计秦豫/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入夜,谭果在大床上辗转反侧的睡不着,之前和秦豫吵了一架,就让谭果有些的烦躁,紧接着秦豫又去了酒吧买醉,谭果恼火的同时其实也心疼,她心里头明白秦豫也是烦躁,否则他不会借酒消愁。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一眨眼都凌晨一点钟了,谭果从床上一跃而起,抱着被子气鼓鼓着脸颊,“啊,秦豫这个混蛋!”

对着空气吼了一嗓子,谭果决定去酒吧将秦豫给找回来,秦豫身手是很强悍,但是他身体并不算好,夏天的时候手脚都是冰冷,更别提快入冬了,秦豫手脚更是冷的没有一点温度,好在谭果是个小火球,每一次睡觉的时候秦豫抱着谭果被窝里才会有热气。

就在此时,谭果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却是骆明毅打过来的电话,谭果心里头咯噔了一下,必定是刘琉那边出事了。

“谭小姐,刚刚接到消息,刘琉被桑家的仇敌查到了,要被送去矿区服役。”骆明毅语调带着几分沉重。

前面刚用刘琉的下落和谭果化干戈为玉帛,后面桑日晟这边就收到消息,桑家的仇敌,同样是尼拉国的将军洪家知道了桑日晟在查刘琉的下落。

“洪将军并不清楚刘琉和桑家的关系,但是洪将军和桑将军一直不和,刚好刘琉服役的监狱又是归洪将军管辖,他原本是打算直接将刘琉带走审查,桑家这边出面干涉了,洪将军也不好做的太过,于是就用服役的名头将刘琉给带走了。”

骆明毅也是无奈,但那是在尼拉国,远水解不了近火,刘琉一旦被转移到了矿区,即使洪将军审问不出什么,但是为了和桑家做对,洪将军绝对会对刘琉下杀手,如此一来,谭果就无法从刘琉这边问出想要的情报了。

谭果眉头一皱,将所有的事情在脑海里过了一边,这才开口道:“桑家最迟能拖几天?”

“日晟说了因为刘琉是在洪将军的管辖之内,最多拖延四十八小时。”骆明毅回了一句,其实这四十八小时还是桑日晟看在骆家的面子上争取的,否则以红将军行事的狠辣凶残,一旦从刘琉口中问不出想要的情况,直接就下杀手了。

“我知道,我会订最快的机票,争取明天就去尼拉国。”谭果回了一句,此刻她已经走到了公寓楼下,于磊已经将车子开过来等在一边了。

“谭小姐,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日晟这边可以安排一架飞机,让你今晚上就可以过去尼拉国。”骆明毅紧接着开口,虽然桑日晟说了四十八小时的时间,但是谁知道会不会发生意外,为了确保刘琉的安全,谭果最好连夜搭飞机过去。

听到这里,谭果眉头倏地一皱,她不认为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巧合,先是刘琉的下落通过桑日晟和骆明毅的口告知了自己,紧接着刘琉这边就出事了,而且秦豫还在酒吧里买醉,这一切凑到一起,让谭果有种感觉暗中有人想要让自己在最快的时间里离开华国去尼拉国。

“今晚上时间太仓促了,今晚上不方便。”谭果还是否定了骆明毅的提议。

骆明毅也明白谭果的顾虑,毕竟尼拉国这边太过于保守,谭果不愿意贸然过去,是担心资自身的安全。

谭果这边又和骆明毅说了几句,让他争取确保四十八小时之内刘琉的生命安全,这才挂断了电话,黑暗里,冷风一吹,谭果身体冷的抖了一下。

接通电话的时候,谭果就已经打开了和于磊这边的联络器,所以于磊也知道刘琉那边出事了,“小姐,需要我来安排你去尼拉国吗?”

这是一个落后保守又封建的小国家,甚至很是排斥外国人,谭果不管是以游客的身份还是商务人士的身份去尼拉国,都需要事先安排。

好在有了桑将军在那边接应,多少会方便一点,不过为了确保谭果的安全,于磊这边还是要做周密的安保计划。

“我们先去火玫瑰,秦豫那边或许也出事了。”谭果上了车,眉宇之间迸发出凌厉的杀气,穆千雪的目的还是秦豫,想到之前秦豫的手机都打不通,谭果面色愈加的沉重,她知道自己是大意了。

于磊坐在副驾驶位上,手下发动了汽车,此刻于磊快速的打出了几个电话,片刻之后,于磊回头看向后座的谭果,“火玫瑰酒吧发生了骚乱,两班人在火玫瑰大打出手,目前没有出人命,但是造成了三十多个人受伤,现场已经被封锁了。”

谭果勾着嘴角冷声一笑,此时她刚刚和特调局那边联络了,发动一切关系寻找秦豫的下落,听到于磊的话,谭果明白的点了点头,“警方那边具体怎么说?电话还是打不通吗?”

“是,因为电路被完全破坏了,安放在现场的电磁干扰设备还没有找到,所以火玫瑰的信号还没有恢复。”于磊这边都是第一手的消息。

“现场被封锁了,但是秦豫如果没有出事,肯定就出来了,手机不会还是关机状态。”谭果眼神冰冷的透露着杀机,在帝京谭家的地盘上,即使自己大意了,穆千雪也不指望能算计到秦豫。

果真在谭果的汽车到达火玫瑰酒吧外围的时候,特调局这边已经找到了秦豫的下落,人被迷晕了,幕后人果真是穆千雪。

“将现场控制住,确保秦豫的安全。”有那么一瞬间,谭果眼中杀气毕露,她甚至想对穆千雪下达必杀令,不管她到底是什么身份,有多么的神秘多么的重要,只要人死了,什么都是空的了。

只不过冲动只是一瞬间的,谭果将这股暴虐给生生的压了下来,如果穆千雪真的来自尼拉国,那么她的身份或许非同一般,考虑到华国在西部的局面,谭果知道自己不能为了一己之私,导致动乱的发生,能和桑日晟这样的人认识,穆千雪的身份只怕也是非同一般。

看着强忍着怒火的谭果,于磊心有不忍,她是谭家大小姐,可是为了大局着想却如此的委曲求全,于磊忍不住的开口:“小姐,只要我们做的周密,穆千雪那边也查不到是特调局动手的。”

谭果和顾家少主关系密切,即使有人知道穆千雪的死亡和谭果有关,至多也就怀疑到龙虎豹和顾家头上,绝对不会想到是帝京谭家,谭果的身份不会暴露。

谭果摇了摇头,“不用,静观其变再说。”

现场已经封锁了,谭果和于磊下车之后向着警戒线走了过去,两个警员立刻拦了过来,“无关人员禁止靠近现场。”

“佘队在这边吗?”于磊说了一句,到达现场之前他已经查到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是交给关煦桡和佘政负责的。

“等一下。”警员看了一眼谭果和于磊,转身向着不远处跑了过去。

几分钟之后,关煦桡和佘政一起过来了,大半夜的两人都睡着了,接到了上面的电话之后,虽然是吃力不讨好的事,但是谁让关煦桡年纪轻轻就坐到了这个位置,会被上面轻视,甚至穿小鞋也正常。

至于佘政算是被牵累了,凭着佘政在刑侦界的名声,他当一个队长其实名副其实,但是佘政和关煦桡认识,关系还很不错,因为关煦桡被针对,佘政也被打上了关煦桡的标签,所以也被叫到了现场处理今晚上的冲突。

“怎么回事?这大晚上的你怎么过来了?”关煦桡诧异的看了一眼谭果,这会都快凌晨两点钟了,以谭果的性子,估计天塌下来了,她都不会出门,而且只看到了于磊,没有看到秦豫,这让关煦桡更是诧异。

说话的同时,关煦桡将风衣脱了下来,直接披在了谭果的肩膀上,夜里温度低,而且起了风,谭果就穿着一件普通的薄线衫,一点都不挡风。

“之前和秦豫吵架了,他晚上来这里喝酒,这会人都联系不到。”谭果不在意的一笑,拢了拢风衣的领口,这才感觉到暖和了不少。

听到这话,佘政只是诧异,关煦桡眉头倏地一皱,火玫瑰是什么地方?这是帝京出了名的交际场所,想要钓金龟婿也好,想要419也罢,或者是为了寻求刺激,这些男男女女都会来火玫瑰。

秦豫和谭果吵架已经让关煦桡不喜了,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来这里喝酒,让谭果大半夜的过来找人。

“以豫哥的身手应该已经离开现场了,难道手机还打不通?”关煦桡虽然还叫秦豫一声哥,但是温和的表情明显冰冷了下来,尤其是他敏锐的发现谭果的情绪不对劲,只当她是因为和秦豫吵架而神伤,关煦桡眼神更冷了几分。

佘政站在一旁看着两人,忍不住的扶额,幸好他可以肯定煦桡和谭果之间绝对没有任何的暧昧,只有家人般的亲情,否则不知道的人看到这一幕,绝对以为谭果和煦桡之间有奸情。

“秦豫那边没事,我已经派人过去了。”谭果这话一说完,关煦桡不解的看着谭果,既然找到人了,谭果怎么还来这里?

看了一眼混乱的四周,因为涉案的人员非常多,所以警方这边也出动了上百的警力,医院这边也派出了十几辆救护车,急救人员正在救治伤患,警方在维持秩序,火玫瑰的保安配合警方的工作正在核查现场人员的身份。

“冲突的双方是怎么回事?”谭果转移了话题低声说了一句,今晚上的冲突绝对不是巧合,那么其中就有穆千雪的手笔,倒是可以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

关煦桡已经来了半个多小时,案情还是很明确,“动手的是朱家的人,当年你不怎么出去,所以不知道也正常。”

说起朱家来,当年在帝京也算是一大狗血伦理剧!

朱家两兄弟关系极好,朱家老大身体健硕,早些年就去部队打拼了,朱家老二却因为早产,差一点死在了产房里,他虽然活下来了,可是母亲却因为大出血抢救无效死亡了。

朱家老二体质太弱,这些年接管了朱家母亲的一些产业,做了一个商人,两兄弟自小关系就极好,当年朱老大是联姻结婚,新婚一个星期就回了部队工作,然后夫妻常年分居。

渐渐的,大嫂因为见不到老公心里就有些的空虚,再加上朱家老大也算是个粗人,平日里根本不懂什么温柔体贴。

而留在家里的朱家老二却是斯文儒雅,这些年随着调理,身体也好转了一些,渐渐的,大嫂的心思就有些扭曲了,比起一个常年在外的大老粗,温润儒雅的朱家老二渐渐的成了她幻想的对象。

不过大嫂倒也知道伦理纲常,她不断克制着这不该有的恋情,但是越是克制,心里头越像是有把火在烧,尤其是朱家老二终于要结婚了,而结婚对象竟然是大嫂没有出嫁前的死对头。

说是不和,其实只是两个女人私底下的各种较量和针对,两个家族关系确实密切,因此两人才都会嫁到了朱家,自己独守空房,而自己的死对头却日日夜夜被滋润,过的性福又美满。

最终嫉妒的怒火彻底烧毁了大嫂的理智,在朱家的大年三十的团圆夜,大嫂偷偷在几人喝的酒里头下了药,然后自己进了朱家老二的房间,将自己的弟媳妇送到自己丈夫的床上。

“所以闹事的是朱家俩兄弟?”听到这里,谭果嘴角狠狠的抽了两下,虽然当年朱家竭力压制着,可是消息还是传了一些出来。

朱家大嫂被送去疗养院了,可是十个月之后生下一个儿子,而死对头也生了一个儿子,兄弟两人相差不到一个星期出生,但是这关系乱的简直没法子说了。

朱家俩兄弟被两个孩子膈应的慌,但又都是朱家的血脉,最后两兄弟没办法只好将两孩子送到老宅去养着,平日里看不到,至少眼前清净了许多。

朱家大嫂被送去疗养院了,但是她的弟媳却因为这件事恨死了朱家大嫂,她性格温柔,经常去老宅看望两个孩子,朱家俩兄弟谁也没有多在意,谁知道这个女人因为这件丑事心理已经扭曲了。

朱家俩兄弟常年被她虐待,就这么成了仇敌,等到朱家俩兄弟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太迟了,最后两兄弟只好分了家,各自带着自己的孩子住,但是两个孩子的性子根本扭转不过来。

“他们俩兄弟看上同一个女人,这才闹起来,在火玫瑰大打出手。”关煦桡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当年的事都是朱家大嫂一人做出来的,木已成舟说什么都太迟了,毕竟孩子都已经出生了,而且也是无辜的。

“煦桡,你深挖一下,看看是什么人暗中推波助澜的。”谭果低声和关煦桡说着,这事如果交给其他人来查,绝对只会当时朱家的丑闻来低调处理,但是谭果既然知道穆千雪暗中掳走了秦豫,这件事就没有这么简单。

关煦桡明白了点了点头,“那行,我先过去,这么晚了,你快回去。”

而此刻,罗非鱼和顾大佑刚刚打通了于磊的电话,两人也找了过来,“先生已经先回去了。”

之前混乱的时候,顾大佑为了护着秦豫被拥挤的人群给冲散了,好在接应秦豫的手下都来了,罗非鱼将秦豫交给了手下,自己带着几个人去现场赵顾大佑。

谁知道汇合之后,秦豫那边的手机还是打不通,罗非鱼又打了接秦豫离开的暗卫的电话,还是关机,罗非鱼并没有多想,只当是秦豫还和谭果在赌气,所以才会让手下将手机都关机了。

“知道秦豫回哪里去了吗?”谭果在听完了罗非鱼的叙说之后,淡淡的问了一句,看似平静的目光却在罗非鱼身后几个暗卫身上扫了过去,秦豫会出事,这只说明了一个问题:龙虎豹有叛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