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暴虐秦总/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谭果询问秦豫的下落,罗非鱼表情纠结了一下,虽然不知道这俩人为什么吵架,但是罗非鱼判断肯定是秦豫先挑事的,然后他家先生又来酒吧买醉,凌晨两三点了都不回家,怎么看都是罪行累累。

“先生晚上喝的有些多,估计是不想吵到你睡觉,回其他地方暂住一晚上。”罗非鱼心虚的回了一句,好在先生离开的时候是一个人,没有将酒吧里那些钓金龟婿的妖艳女人一起带走,否则这事就大发了。

谭果静静的看着罗非鱼,眼角的余光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四周,而此刻于磊已经快步上前,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开口:“有两个人比较可疑,已经派人盯上了。”

“我们先回去。”谭果说了一句,随后拿起手机重新拨通了骆明毅的电话,“骆大少,麻烦你替我和桑少说一下,我一个小时之后到达机场。”

骆明毅并不清楚谭果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不过谭果能尽快去尼拉国更好,免得夜长梦多,谁知道被关押的刘琉会不会被洪将军提前转移走了。

跟在谭果身后的罗非鱼和顾大佑傻眼了,这不是吵架吗?怎么突然要去机场了?

“谭果,有事好好说啊。”罗非鱼一个头两个大了,这两人吵架也就算了,一个喝酒买醉,另一个竟然要去机场!

再想到谭果刚刚电话打给的是骆明毅,罗非鱼就更是头痛,谭果分明是要去尼拉国!而且还是在先生不知情的前提下,这事就闹大了。

“一个小时之内,你能找到秦豫,我就从机场回来。”站在车门前,谭果看了一眼满脸焦急的罗非鱼,说完之后就上了车。

于磊关上车门,警告的看了一眼还想要阻拦的罗非鱼和顾大佑,随后走到了驾驶位上发动汽车离开了现场。

看着飞驰而去的汽车,顾大佑为难的抓了抓头,看向罗非鱼,“我们还是将先生先找到再说吧。”

“目前只能如此了,偏偏先生让他们都关了手机。”罗非鱼头痛的揉了揉眉心,和顾大佑也离开了,然后让龙虎豹所有人都出去找秦豫。

帝京这边秦豫的确有几处房产,但是居住的只有和谭果的这一套公寓,其他房子罗非鱼都派手下去看了,然后就是火玫瑰四周的宾馆酒店,先生如果不愿意回家,也有很大可能去酒店暂住一夜了。

这边罗非鱼风风火火的在找人,毕竟只有一个小时,而此刻汽车里,于磊开着车直接向着北郊一处隐秘的山间别墅方向开了过去。

半个小时之后。

暗中一道人影快速的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上了车,对着后座的谭果汇报着工作,“目测秦总裁只是暂时昏迷了,应该没有任何生命危险。”

“别墅四周的安保情况如何?”谭果头也不抬的问了一句,此时她正在看架在腿上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播放的正是卧房的实时画面,而秦豫盖着被子躺在大床上昏睡着。

“我们动用了最新的蜂鸟侦查系统,别墅四周目前监测到的人手是十八人,武器精良……”因为是临时任务,所以前提准备工作不足,目前侦查到的情报都是根据蜂鸟系统的数据汇总的。

蜂鸟系统是特调局这边研发的最新检查探测系统,说白了就是无人侦察机的微缩版,蜂鸟不过是苍蝇大小的体积,在身上装有监控探头和数据传输系统。

操控蜂鸟的人利用计算机绘制蜂鸟的飞行线路,远程操控蜂鸟进行实时监控,谭果之所以能看到卧房的情况,正是因为特调局的人操控蜂鸟通过空调的通风管道进入到了卧房里。

“搜集所有人的面部数据,核实他们的身份。”谭果确定了秦豫的确没有危险,这才抬头看向一旁的手下,“让二队的人根据天网系统查找这些人的来路,是之前入境的还是早就潜伏在帝京了。”

“是,我马上执行。”手下沉声领下命令,不管是动用蜂鸟,还是利用天王系统来追查这些人的身份,都是大规模的行动,也幸好谭果权限足够,否则这么短是时间里,一般人绝对无法部署这样大规模的暗中调查行动。

而此时,卧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了,谭果视线再次回归到笔记本屏幕上,穆千雪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她依旧穿着白色的长裙,因为是在夜间,头发披散着,灯光之下一张莹白的脸显得更加美丽倾城。

“哼!”谭果冷哼一声,黑幽幽的大眼睛里满是醋意,若不是为了大局着想,谭果此刻早就武力突破别墅的防卫然后冲进去了。

完全没有察觉到在在卧房东西两边的天花板上各有一只机械微型蜂鸟,此刻穆千雪在床边坐了下来,纤白的手激动的抚上秦豫的脸颊。

虽然清醒时的秦豫看起来无比的冷硬冰寒,但是睡着时的秦豫神色则显得柔和了许多,闭着眼,高挺的鼻翼,略显得苍白的薄唇,线条刚毅的脸颊,这绝对是一个让人心动的男人。

“你为了谭果倾尽所有,可是在她的心里金钱和地位远远比爱情更重要。”穆千雪柔声的开口,如水般清澈轻盈的目光里写满了哀伤,穆千雪低下头,额头抵在了秦豫的颈窝处,看起来像是两人相拥而眠一般。

汽车里,于磊顿时感觉气温降到了零下,偷偷的瞄了一眼后座的谭果,那原本柔和宁静的脸庞上此刻是杀气腾腾,捧着笔记本的双手用力的收紧,这让于磊忍不住怀疑谭果再用力一点,估计这台笔记本电脑就要被捏碎了。

“于队,我要是没有找到这里来,秦豫和这个女人今晚上是不是就滚床单了?”谭果从牙缝里挤出话来,恨不能直接冲进去将穆千雪这个女人给咔嚓掉。

于磊吞了吞口水,这让他怎么回答?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穆千雪绝对是来者不善,而且是冲着秦总过来的,身为小三破坏原配夫妻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滚床单了,这样一来,就算是情比金坚的感情也会有裂痕,时间一长肯定得分。

男人不能忍受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发生过关系,一次都接受不了,不过女人在这方面的意识反而薄弱一些,为了家庭考虑,或者舍不得男人,所以即使面对对方的出轨,女人一般都能忍受下来。

可是谭果却绝对不在这个行列,于磊可以肯定秦豫如果真的和穆千雪滚了床单,不管是因为什么,谭果和秦豫之间肯定要完,于磊看了一眼手机上的监控画面,穆千雪如果真的敢这么做……那宁可暴露了,也一定要阻止她。

卧房里,穆千雪静静的偎依在秦豫的身上,直到敲门声响了起来,穆千雪这才坐直了身体,声音听起来比往日也多了一抹幸福的味道,“进来。”

“夫人。”推门进来的正是穆千雪的两个手下,看起来比较活泼的小叶和行事更为冷静的眼镜男穆叁。

“夫人,谭果已经打算去尼拉国了。”小叶兴奋的开口,眼睛里都冒出激动的光彩,“谭果那个女人跟在秦总身边不就是为了钱和地位吗?哼,真该让秦总看看她的真面目,这种女人给夫人提鞋都不配!”

穆叁倒没有小叶这么激动,“刚刚从骆家那边得到了确切消息,谭果之前是打算明天去尼拉国的,但是知道秦总在火玫瑰喝酒买醉,之后又下落不明,谭果一怒之下决定今夜就离开帝京,罗非鱼那边已经发动了所有人手在找寻秦总裁的下落,想要阻止谭果离开。”

穆千雪看了一眼床上昏睡的秦豫,深深的为他感觉到不值,“密切注意谭果的行踪,你们先下去休息吧。”

“夫人,这么晚了,你和秦总也该休息了。”小叶暧昧的眨着眼,似乎没有发现穆千雪制止的眼神,继续的开口:“夫人,你什么时候给我们生个小少爷啊?”

“小叶!”穆千雪恼怒的斥了一句,面色微红,可是心却砰砰的加快了跳动,如果有了孩子……

“夫人,这事急不来。”穆叁拉了一下小叶,如果是一般男人,真的发生关系了倒无所谓,可是秦豫的性格穆叁很了解,如果夫人真的在秦总裁不知道的情况下和他发生了关系,这绝对会激怒秦总裁,甚至让他无比仇视夫人,这绝对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行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你们下去吧。”穆千雪何尝不知道秦豫性格的偏激和冷血,此时挥手让两个手下退出去之后,穆千雪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上床,而是继续在床边坐着。

昏睡里,秦豫眉头紧皱着,头剧烈的痛着,自从和谭果一起睡之后,秦豫已经很久没有做噩梦了,而今晚那红色血腥的噩梦再一次笼罩下来。

秦豫头痛欲裂,耳边回荡着无数人痛苦的哀嚎惨叫声,一张张看不见面孔的脸庞,一双双满是鲜血的手,在这个血腥地狱里,无数的怨气凝结成了一张巨大的网,将秦豫牢牢的困在网里,他想要离开,可是灵魂却像是被钉在了原地一般,只能被动的接受着这一切。

穆千雪没有想到昏睡的秦豫会做噩梦,此刻一手紧抱着秦豫的身体,一手抚上他的眉头,想要让陷入噩梦之中的秦豫得到安宁。

陌生的气息席卷而来,即使是在药物之下昏迷着,可是强大的自制力之下,秦豫身体猛地一个动弹,整个人从血腥噩梦里挣扎的醒来,刺眼的灯光让秦豫下意识的眯了眼,而昏迷前的一幕猛地出现在脑海里。

“滚!”冰冷的怒斥声里满是杀机,秦豫嫌恶的将身边的穆千雪给推开了,意识回笼,这才发现自己是睡在陌生的床上,处于陌生的房间里,这样的认知让秦豫洁癖立刻冒了出来,表情显得更加的狰狞而难看,一把掀开被子下了床。

而此时,秦豫发现自己身上竟然穿着一套男士睡衣,怒火倏地燃烧起来,秦豫阴狠的眼神看向站稳身体的穆千雪,脚步一个上前,一手突然的掐住了她的脖子。

此刻的秦豫如同从地狱爬出来猛地恶鬼,一双凤眸都血红的充满了煞气和阴森,“是你将我带这里来的?”

喉咙被掐住了,不能呼吸之下,穆千雪表情痛苦的看着秦豫,生理泪水从眼角滴落,滑过白皙柔嫩的脸庞,最后落在她白色的长裙上。

“说!”厉声一喝,秦豫猛地甩开手,刚刚被他抓住的穆千雪顿时像是破布娃娃一般被甩了出去,撞到了卧室里的桌子上,砰的一声,人摔在地板上的同时,桌子上的茶具和花瓶也能滚落下来,发出了清脆的破裂声。

或许是因为太过于兴奋和激动,小叶并没有睡觉,此刻她在二楼的小客厅里坐着,第一时间就听到了不远处卧房里传来的声音,小叶脸色倏地一边,而几乎在同时,另一间卧房里的穆叁也快速的打开门冲了出来。

“啊,夫人!”当进了主卧室,看到摔在地上爬不起来的穆千雪,小叶惊恐的喊了一声,快速的扑了过去。

只可惜她的人还没有跑几步路,在经过秦豫身边时,秦豫猛地出手,一脚踢到了小叶的腰侧,将没有防备的小叶踹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到了一旁的墙壁上。

“秦总裁,你冷静一点!”穆叁不得不开口阻止,戒备的看着面色阴狠的秦豫,从他那嗜血的眼中,穆叁看到了冰冷的杀机,他此刻突然明白将秦豫掳走是最错误的选择。

想到这里,穆叁迅速的按响了警报器,三十秒不到的时间里,八个黑色劲装的大汉快速的冲到了卧房,戒备的盯着秦豫,穆叁这才迅速的走了过来将地上的穆千雪扶了起来。

“我没事,去看看小叶。”穆千雪刚一说话就感觉到喉咙处的疼痛,只不过比起被踢飞出去的小叶,她身上的瘀伤可以忽略不计。

秦豫根本不将八个劲装大汉放在眼里,阴冷的凤眸紧盯着表情受伤的穆千雪,嘲讽的开口:“你如果缺男人了,这里有的是男人,你一夜换一个,还是一晚上找几个男人都是你的事,可是你不该将目标放在我身上。”

穆千雪脸色煞白成一片,猛地抬起头不看相信的看着恶言恶语侮辱自己的秦豫,这句话如果是别人说的,穆千雪不会在意,但是这句话出自秦豫之口,就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一般扎进了穆千雪的心里。

“在你眼中……我就是这般的不堪和下贱吗?”声音哆嗦着,穆千雪红了眼眶,强忍的泪水依旧从眼角滑落下来,整个人如同置身在冰天雪地之中,那是一股从灵魂深处渗透出来的寒冷,让穆千雪浑身直颤抖,感觉不到任何的温暖。

“你难道不够下贱吗?”秦豫一贯毒舌,只是很多时候,他懒得开口,那些人也不够资格让秦豫开口,但是穆千雪既然撞到枪口上,在秦豫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怜香惜玉这四个字。

“秦总,请慎言!”穆叁心疼的看着摇摇欲坠的穆千雪,这话如果不是秦豫说的,穆叁绝对会将对方碎尸万段。

小叶此刻终于缓了过来,一手撑着桌子站直了身体,腰侧的剧痛让她脸色苍白,但是看到秦豫如此的侮辱穆千雪,小叶受不了的叫嚷起来,“你怎么能这样侮辱夫人?谭果那个贱人有什么好的?她不过是看重了你的钱和地位,如果你是个普通人,谭果那个贱人还会看你一眼吗?”

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谁也没有看清秦豫的动作,却见他突然越过了八个劲装大汉的包围,身影突然的出现在了穆千雪的面前,这一巴掌的力气之大,直接将穆千雪整个人扇到了地上。

“夫人!”小叶和穆叁同时开口,一把扑向了摔倒在地的穆千雪。

“你这个疯子,你这个魔鬼!”看到穆千雪红肿的右脸上清晰的巴掌印,而且嘴角也破裂的流出血来,小叶对着秦豫愤怒的嘶吼起来,“你要打人冲着我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夫人!”

没有理会叫嚣的小叶,秦豫脸色依旧阴沉的厉害,他此刻已经明白之前酒吧的冲突根本就是一场局,利用混乱让大佑和非鱼和自己分开,而龙虎豹里竟然出现了叛徒,这让秦豫的表情阴沉的骇人,他从没有想到龙虎豹竟然会有叛徒。

薄唇嘲讽的勾了起来,秦豫眼中杀气毕露,看来自己的确大意了!

汽车里,透过监控视频观察到了这一幕,谭果原本杀气腾腾的脸上不由露出了几分笑容来,对着驾驶位的于磊开口:“啧啧,看不出秦豫这么狠那,那么漂亮的一张小脸,我见犹怜的,秦豫竟然舍得下手。”

于磊无语的瞄了一眼后座得瑟的谭果,秦总裁醒过来之后如果什么事都不做,估计小姐真的要不顾一切的杀进去了。

对于磊而言,人只有三种:一种是陌生人,一种是朋友,一种是敌人,对待敌人自然要是风霜刀剑般的严酷,好在秦总裁没有手软,否则这两人估计有的闹。

“龙虎豹出了叛徒,秦总裁只是一时大意被算计了。”于磊斟酌着开口给秦豫解释了一句。

“哼,他如果不去火玫瑰也不会被穆千雪算计到。”谭果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卖乖,看着笔记本屏幕里的秦豫,虽然穿着睡衣,但依旧是霸气十足,谭果忍不住的截了个屏,然后将截屏发到了秦豫的手机上。

同一时间,卧房里,秦豫没有理会穆千雪几人,径自的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刚将手机开机,手机上就收到了谭果传过来的信息。

打开之后,看到谭果发过来的截屏,秦豫原本阴冷的表情顿时柔软下来,即使龙虎豹背叛了自己,但是秦豫知道谭果永远不会背叛自己。

手机上除了谭果的截屏之外,还有十几通未接电话提醒,打的最多的人就是罗非鱼,秦豫这边回拨了罗非鱼的手机,电话刚一接通,罗非鱼声音急切的传了过来。

“先生,你在哪里?”罗非鱼派出所有人去找秦豫的下落,可惜不管是帝京的几处房子,还是火玫瑰附近的酒店包括其他的五星级酒店,都没有找到秦豫的下落,眼看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剩下十几分钟了。

罗非鱼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没想到秦豫的电话竟然打了过来,罗非鱼也不敢废话了,“先生,谭果今晚上要搭专机飞去尼拉国,现在就剩下十几分钟了,我已经派人去机场那边阻截了,先生你还是先联系谭果。”

“我知道了。”秦豫眉头一皱,听完之后挂断了电话,此刻秦豫冰冷的目光再次看向穆千雪,她将自己掳走的真正目的是想要刺激谭果去尼拉国,穆千雪只怕和桑日晟一样都是尼拉国的人,而且地位还不低!

------题外话------

亲爱的们,中秋节快乐!

其实颜一直觉得男人打女人非常的没品,但是对于小三而言,男人就该果断的出手,男人的温柔体贴也好,绅士风度也罢,只应该给自己的女人,小三情敌什么的,就该果断的收拾掉,怎么凶残怎么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