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凶残到底/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339章

局势瞬间显得紧绷起来,大盖帽啤酒肚得意洋洋的看了一眼四周的卫兵,嘲讽的看着西装革履的秦豫,“这里可是尼拉国,你最好放乖一点。”

说话的同时,故意将秦豫的护照丢在地上,然后用脚踩着,满是肥肉的脸上露出挑衅的凶光,“现在你有两个选择,重新接受更详细的检查,否则就以不法分子的身份当场枪决!”

啤酒肚放话的同时,故意的看向一旁的谭果,得意的舔了舔厚实的嘴唇,还恶劣的做出了个挺胯的下流动作,摆明了和秦豫过不去,你将自己的女人双方奉上给他玩一玩、乐一乐,这事就结束了。

但是如果秦豫敢强硬到底,那他就不用客气了,反正在尼拉国,秦豫这样的外国人还真没有话语权,弄死了也就弄死了,即使有人来追查,上面也会给啤酒肚兜着,再说是秦豫不愿意接受详细的检查,死了也是白死。

谭果心虚的看了一眼浑身冷气直冒的秦豫,那阴沉的凤眸此刻乌云密布,看起来随时都能爆发杀人一般,以前都是秦豫来凶残别人,今天竟然被一个啤酒肚男给拿捏着折腾,以秦豫的脾气他绝对不会忍。

当然,秦豫之所以如此动怒,并不是因为眼前的啤酒肚男,一个不入流的色胚子而已,秦豫根本不放在眼里,但是以小见大,足可以知道尼拉国的凶险。

这就是一个保守封建落后的国家,谭果抛开谭家的身份出现在尼拉国,危险性非常大,一个边检人员就敢如此的嚣张,那么穆千雪想要对付谭果就更容易了。

“说完了?”秦豫声音很是平静,但是越平静越让人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险。

秦豫长臂将谭果往旁边一堆,那凌厉的凤眸陡然迸发出阴森骇人的杀气,身影倏地一动,速度之快,让持枪对着他的尼拉国卫兵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啤酒肚男就发出了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哭嚎声。

男人身上最脆弱的地方被秦豫一膝盖给狠狠的撞上了,啤酒肚男瞬间痛的惨叫,双手捂在了腿间,身体抖的就跟筛子一般。

场面一下子也混乱起来了,卫兵叫喊着,可惜秦豫手里却多了一把银白色的匕首,也不知道是怎么避开安检的检查,锋利的匕首此刻就这么架在啤酒肚男的脖子上,秦豫狞声一笑,啤酒肚男再次惨叫一声,脖子上已经渗出血来了。

“你们他妈的都给老子退下!”刚刚有多得意,此刻就有多怂,啤酒肚男煞白着一张脸,也不知道是痛的还是吓得,但是他却明白了一个道理,身后这个男人根本不是什么普通游客,但是他知道的太迟了。

现场顿时僵持住了,啤酒肚男等腿间的痛意退下了一点,对着几个手下使眼色,想让他们抓住谭果来要挟秦豫放了自己,谁知道谭果速度贼快的溜到了秦豫的身侧,所以卫兵要想抓人,就得越过秦豫和被匕首挟持的啤酒肚男。

半个小时之后,所有的卫兵都被秦豫要挟的退到了办公室外,不过此刻走廊里倒是站满了持枪的卫兵,也有人去请示上级领导。

远在华国帝京,桑日晟正在参加骆老爷子的寿宴,他虽然是尼拉国的人,但也是骆家的外孙,在骆明毅的带领之下,和帝京圈子里的世家子弟都打了招呼,混了个熟脸。

至于桑达瓦这个纨绔弟弟,自然和骆明杰这个纨绔混到了一起,骆明毅那种继承人的优秀圈子骆明杰自然进不去,纨绔也有纨绔的圈子,桑达瓦倒也混的如鱼得水,甚至邀请这些人去尼拉国玩玩。

将酒杯放了下来,桑日晟此刻向着二楼的休息厅走了过去,这里是骆家的地盘,所以桑日晟并么有让自己的属官和警卫员跟随左右,等候在二楼的属官一看到人立刻快速的迎了过来。

“出什么事了?”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桑日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解解酒味,这才看向神色有点急切的属官,必定是尼拉国那边出了什么事。

“刚刚收到消息,秦豫和谭果到达机场之后……”属官快速的将秦豫挟持啤酒肚男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本是要给两人一个下马威的,在帝京,桑日晟即使是尼拉国桑将军的儿子,即使是骆家的外孙,但是他也不敢胡来,秦豫和谭果的战斗力是连古家都能斗倒的。

但是一旦到了尼拉国,到了桑家的地盘就不同了,要磋磨秦豫不过是一句命令的事,但是桑日晟没有想到秦豫竟然是如此张狂,即使在异国他乡他也敢这么嚣张,竟然还敢挟持边检人员当人质,秦豫这是要在尼拉国造反吗?

“少将军,洪将军一直盯着我们,这件事一旦闹大了,被洪将军查到了,只怕对我们不利。”属官小心翼翼的提了一句,外人看桑日晟那是一个斯文俊雅的男人,但是只有他身边最亲近的人才知道桑日晟行事的狠辣和无情,而且他不允许任何人违背自己的意见,属官此刻开口已经有些冒犯了。

桑日晟原本温雅的表情陡然之间阴沉下来,他原本也就是折辱一下秦豫,无伤大雅而已,然后再派人去接秦豫和谭果,也算是无形之中卖了个人情给他们。

谁知道秦豫脾气这么暴烈,一下子将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事情闹大了,秦豫毕竟是龙虎豹的总裁,尼拉国的那些小官员不知道,但是尼拉国军方的人必定知道龙虎豹在国际上的威名。

一旦这件事彻查下来,即使查不到桑日晟的身上,但是对他也不利,秦豫身份暴露了,必定会有人想要巴结秦豫,或许洪将军就有这个打算,尤其是刘琉目前还在洪将军的管辖之下。

“先将尾巴扫除干净,然后派我们的人立刻过去,务必不要让姓洪的和秦豫有什么接触。”桑日晟虽然有些恼火,不过依旧沉着冷静的下达着命令。

桑日晟这边收到了消息,还在M国的穆千雪同样也收到了消息,此刻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之中,听到穆叁的汇报,穆千雪看似柔和的表情倏地一冷,眼中的怒火显而易见,“是谁对秦总裁如此不敬?立刻调查清楚!让我们的人过去接应。”

穆叁下去处理这件事了,小叶看了一眼气愤的穆千雪,心有不甘的嘀咕:“夫人,你对他那么好,可是他却一点都不领情。”

夫人那么温柔的性格,从来不会生气,但是这一次不过是秦豫被人刁难了,夫人就这般震怒,可是不管夫人暗中做了多少,背负了多少,秦豫根本就不领情,他不但用门夹伤了夫人的手,更用巴掌打过夫人,这个男人根本不值得夫人这样维护。

穆千雪看着给自己报答不平的小叶,不由的笑了起来,素白的手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顶,“小叶你不要生气,他只是最开始认识了谭果,所以对谭果之外的女人才会如此冷酷,等他回到了圣地,接受了大主教的洗礼之后,一切就不会这样了。”

听到这里小叶这才点了点头,只是依旧有些的不甘心,可是她也知道就目前情况而言,秦豫是不可能喜欢穆千雪的,唯有接受了大主教的洗礼,破开尘封的记忆,甚至忘记不该有的记忆,到时候那才是他们真正的王。

对峙又僵持了十来分钟,穆千雪的人率先到达了现场,来的是一个女人,但是不同于穆千雪那样美丽绝色,而是一个穿着军装很干练的女人。

“抱歉秦总裁谭小姐,这一切都是误会。”江妮娜尊敬的给秦豫敬了个军礼,随后冷漠的看着吓得脸色苍白的啤酒肚男,对着一旁两个手下开口:“将人带回去调查。”

“你是谁?”秦豫虽然放开了被挟持的啤酒肚男,但是打量的目光挑剔的看了一眼面前身材高挑,面色冰冷的女大兵,自从推测到自己的身份之后,秦豫就明白他已经卷入到了尼拉国的政局内斗之中,穆千雪那边的势力或许想让自己取代金氏王族成为尼拉国的国王。

有了这样尊贵的身份,秦豫自然要好好的利用一番。

“陆一卫江妮娜大校。”江妮娜并不生气对秦豫对自己身份的质疑,她是奉了上级的命令来处理这件事,而且上面已经交代下来了,以最高规格的待遇接待秦豫。

至于一旁的谭果,也不知道上面是认为她和秦豫是一起的,不需要再次强调,还是故意忽视的,但是江妮娜明白自己要负责的对象只有秦豫一人。

秦豫并不确定江妮娜是谁派来的人,但是不管是谁,秦豫只要一个结果,此刻秦豫冰冷的目光看向被抓起来的啤酒肚男,“这样一个以权谋私的败类,会有什么样的处罚?我记得尼拉国的法律非常的森严,当然,如果江大校一时查不到证据的话,我可以派人搜集一下。”

龙虎豹保全有叛徒,所以这一次秦豫并没有带任何人过来,即使罗非鱼和顾大佑也留在了帝京,这样一来,别人或许以为秦豫会孤立无援,可是谭亦却已经将尼拉国这边的特勤人员消息交给了谭果。

这样一来,外人意外是秦豫下达的命令,却是谭家这边开始的行动,不管如何,秦豫是绝对不会放过眼前这个恶心人的啤酒肚男,不管他是真好色也好,还是被人当抢使了也罢,既然敢打谭果的注意,秦豫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江妮娜眉头皱了一下,她没有想到秦豫会揪着这事不放,但是一想到上面的命令,江妮娜没有任何的迟疑,“还请秦总裁放心,只要证据确凿,他会接受法律的裁决!”

嗤笑一声,秦豫明显看不上江妮娜的做法,这明显是拖字诀,证据确凿,调查就需要时间,而秦豫要做的就是立威,让人知道即使在尼拉国,谁敢犯到谭果的头上,他也不会放过对方。

“秦总裁,这边请,我会护送两位去酒店。”见秦豫没有再纠缠这件事,江妮娜也转移了话题,不过她也会调查清楚啤酒肚男到底是被谁指使了。

有了卫兵开道,秦豫和谭果畅通无阻的离开了机场,机场外整齐划一的停了几辆越野车,谭果若有所思的瞄了一眼不远处的大厦,随后微微用力拉了一下秦豫的手。

“其实我这个人最讨厌等待。”站在车子前,秦豫突然开口,目光阴森诡谲的看向被两个卫兵押住的啤酒肚男,峻冷的脸上露出了阴狠的笑容,一字一字的开口:“我更喜欢有仇现场就报!”

江妮娜不明白的看着表情阴冷的秦豫,不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可是当砰的一声枪声响起时,江妮娜明白的就太迟了。

押着啤酒肚男的两个卫兵惊恐的瞪大了眼睛,脸上是飞溅到的鲜血,温热的,顺着他们的额头和脸颊上流了下来。

而原本站在中间的啤酒肚男刺客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眉心处被开了一个血口子,鲜血汩汩的流淌下来,一枪毙命。

“杀人了!”

“有埋伏!”

短暂的沉默之后,现场突然之间就乱了,这种之在电视电影上看到过的画面,这一次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啤酒肚男被狙击手一枪毙命了。

“不要乱!”江妮娜第一个冷静下来,厉声喝斥着,倏地转过头看向一旁嘴角勾着残酷笑容的秦豫,顿时明白过来,是他安排的人!

因为江妮娜的特殊身份,也因为秦豫龙虎豹总裁的身份也曝光了,再加上桑日晟的人也赶到了现场,所以虽然排了一队人去调查啤酒肚男被杀一事,不过秦豫和谭果却特事特办的可以暂时离开现场去酒店休息,当然了,必要时候他们也要接受一下问询。

尼拉国最好的酒店也无法和华国还有M国这些发达国家相提并论,不过有一点好的就是,这些顶级的酒店套房,有钱都无法入住,必须具有相当的身份。

所以对有洁癖的秦豫而言倒很满意,这个房间至少半年都没有住人了,但是每天都有服务员打扫,所以很干净。

“龙虎豹的人或许有一部分是穆千雪那边的人。”秦豫将切好的橙子放在碟子里递给了谭果。

当年他在秦家的时候,也渐渐的感觉到了秦老爷子的身上的一些不对劲的地方,紧接着就是一次暗杀,秦豫正是在那一次暗杀行动里失踪的,而救他的人正是龙虎豹的总教官,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

老人并没有说过尼拉国,也没有说起过秦豫真正的身份,他只说他的命是秦豫母亲救下来的,他曾经想以龙虎豹保全做为报恩的代价,将龙虎豹送给秦豫的母亲,但是却被她拒绝了。

“义父说我的母亲希望我当一个普通人,在秦家健健康康的长大,义父确定了我在秦家可以生活的很好,也就没有再出现过了。”秦豫慢慢的和谭果说起当初的事情。

直到秦豫那一次被暗杀,义父才带了人将秦豫接走了,而那个时候,这个老人已经是风烛残年,经历过太多生死危机,他的身体已经垮了,原本是想在死亡之前见见秦豫,没有想到会意外救了秦豫。

“不到半年的时间,义父就死了,我就留在了岛上接受训练,好在龙虎豹的管理很森严,不管是外围的人员,甚至包括十二星座的人都不知道岛上的位置,他们接受的都是网络上的命令,义父留给我的几个副手都很忠心,我用了三年的时间完全接手了龙虎豹。”

秦豫一共失踪了六年,他用了三年时间接受了龙虎豹,也将自己训练出来了,剩下的三年之间,秦豫走出了幕后,彻底融入到了龙虎豹,将所有的人都收服了,其中就有十二星座和暗中保护他的影卫。

“他们是有心算无心,你肯定防不胜防。”谭果吃了一口橙子,很没有同情心的安慰了秦豫一句,然后拍了拍他肩膀,“不是还有我吗?你看你要杀人,我的人立刻就到位了。”

秦豫眉头一皱的看了看自己的肩膀,黑色的西装,白嫩的小手,但是抛开谭果手指间那黄色的橙汁就更好了。

一看秦豫满脸嫌弃的将西装脱了下来,谭果乐不可支的大笑起来,“我都没法想象你当年是怎么接受训练的?当初大哥训练我们的时候,啧啧,那个泥坑多脏那,说卧倒,我们就啪啪啪的倒下去了,泥水四溅,嘴巴里都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