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秦豫失踪/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既然从刘琉那里得不到黑色圆石的消息,谭果就知道穆千雪终究会再次出现,只是谭果不清楚穆千雪会开出什么样的条件。

想到穆千雪对秦豫的执着,谭果神色带着几分冷凝之色,此刻,她动作轻缓的搅拌着咖啡,目光随意的看向落地橱窗外,从来到尼拉国,不管是去哪里,都是江妮娜这个陆一卫的大校陪同,说白也是监视。

“谭小姐。”一道轻柔的声音响起,按照约定时间而来的穆千雪依旧带着小叶和穆叁这两个随从,只是此刻两人并没有过来,而是直接向着咖啡厅柜台后的老板走了过去。

片刻之后,老板和侍应生将咖啡厅清场了,看到这一幕谭果莞尔一笑的喝了一口咖啡,估计是咖啡已经凉掉了,入口是一股子苦涩味。

“你直接说吧,什么条件?”谭果平静的开口,看着五官柔美的穆千雪,只感觉膈应的慌,若不是谭家良好的教养,谭果绝对能将手中的咖啡泼穆千雪一头一脸的。

不同于之前面对秦豫时的卑微,穆千雪笑着看向谭果,虽然她并没有任何挑衅的意思,但是她眉宇之间明显有种春风得意。

“离开秦先生,我告诉你黑色圆石矿的坐标。”穆千雪将一张照片放到了谭果面前,照片很暗,是一个不算太大的矿洞,昏黄色的矿灯照亮了大约十平方米左右的山壁,可以清楚的看见山壁裸露出来的岩石,黑黝黝的岩石闪烁着光泽,正是黑色圆石的原矿。

一张昏暗的矿洞照片,谭果就算本事再大也没有办法找出矿场所在地,毕竟很多矿场都是深埋在地下,尤其是结合华国西部和尼拉国这边的地形,山势险峻、地广人稀,一个深埋在地下的矿藏,如果没有详细的坐标,想要找到矿脉所在地不亚于大海捞针。

谭果放下照片,再次看向势在必得的穆千雪,那种想泼她一头一脸咖啡的冲动就更强烈了,为了不让交谈提前结束,谭果咕噜咕噜将半杯冷咖啡一口灌了下去。

看到谭果如此粗鲁的动作,穆千雪眼中的笑意更深了,她知道谭果心动了,轻灵的声音悦耳的响了起来,“谭小姐,你应该已经知道黑色圆石的价值,R5型太阳能的研究,黑色圆石就是关键,而我知道矿场所在地,这不仅仅是一笔无法估量的财富,更能让你成为名利双收。”

谭果猛地抬起头,“新能源集团是你们在背后资金支持的?不对,更确切的来说是瞿博士夫妻是你们的人?”

否则刘琉给瞿博士夫妻拍摄的照片里刚好有黑色圆石,新能源集团这些年一直致力于太阳能的研发,这样一来就说得通了。

“是也不是,我们的确暗中支持瞿博士夫妻的研究,但是我们并不是新能源集团的股东,想必这一点谭小姐你也清楚,你对新能源集团是绝对控股权。”说到这里时,穆千雪目光里多了一抹嫉妒,不过这么情绪很快就消散了,过往种种都会成为云烟,将来才是最重要的。

一百多年前,因为尼拉国的政变,秦王室不得不将子孙送离了尼拉国,到如今只有秦豫这一个嫡系男丁存活下来。

但是秦王室也清楚,想要重新夺得尼拉国的争权并不容易,别看洪将军和金王室的人现在都在拉拢大主教,那是因为大主教历来不参与到争权的争夺里。

一旦宗教想要将秦豫推上王位,洪将军甚至可能和金王室的人联合起来,所以秦王室的人为了日后给秦豫这边争取到更多的助力,才会投资了瞿博士的太阳能研究。

只要这项研究成功了,秦王室就等于垄断了太阳能的应有和研发,到时候以此为条件,秦王室绝对能得到华国的支持,这样一来秦豫重新夺回王位,秦王室重新掌控尼拉国就不是难题了。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在M国新能源集团股份被秦豫全部买下来时,穆千雪这边并没有阻止的原因,可是穆千雪他们也没有想到秦豫竟然也将新能源集团转给了谭果,等他们察觉到时已经来不及了。

“用黑色圆石的矿场让我和秦豫分手?”谭果云淡风轻的开口,面色平静,似乎真的在思考一样,其实内里却已经烧起了一把火,谭果甚至忍不住想她要是挟持了穆千雪,说不定他们也愿意用矿场坐标来换回穆千雪这个圣女。

实在不行,让秦豫先回到尼拉国,等他继承了王位,尼拉国都是秦豫的,更别说一个矿场了!

“是,这是我唯一的条件,谭小姐你如果愿意分手,我会将矿场的坐标交给你,如果你拒绝。”穆千雪神色冷厉了几分,看着谭果一字一字的开口:“我会将黑色圆石的矿场连同R5型太阳能研究的资料都交给M国!”

“谭小姐,你也不用想拿我当人质,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一旦我有了危险,所有的资料都会交给M国,我赌得起,而你赌不起。”穆千雪平静的补充了一句,然后低头慢条斯理的吃起蛋糕来,味道很精美,但是穆千雪并不认为有多好吃,她不明白谭果怎么能这么能吃,而秦豫却也一直纵容着谭果,甚至亲自给她下厨,还去学中式糕点的做法。

被戳中了软肋,谭果表情狰狞了一下,自己就不该将咖啡给一口喝掉,就该泼穆千雪一头一脸的。

“穆小姐,恕我直言,即使你将R5型太阳能的资料和黑色圆石矿交给了M国,对我而言也就是损失了一笔钱而已。”谭果平淡的开口,虽然她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让穆千雪将这一切交给M国。

穆千雪笑着摇摇头,放下岔子,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这才笑着开口:“谭小姐,你在乎钱,也在乎名利地位,你和顾家关系密切,顾家背后是华国关曜关部,这也就等于你的靠山是关部,一旦R5型太阳能的研究资料和黑色圆石矿场被M国掌控,我想关部必定会迁怒于你。”

“而且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你在华国也就无法立足了,即使你逃到国外去了,能保下一条性命,可是你将一无所有,龙虎豹保全一旦被我们收回,谭小姐,你愿意和秦总过着拮据的生活吗?连喝一杯咖啡的钱都没有,而且没有了顾家和关部的庇护,我们要对付你太容易了。”

谭果突然发现即使穆千雪不知道自己帝京谭家的身份,她也精准的抓住了自己的弱点,而且在尼拉国,谭果有信心能抓住穆千雪,但是她没本事将穆千雪挟持出国,更重要的是谭果明白穆千雪真的敢鱼死网破,而自己的确赌不起。

“给我一天时间考虑。”谭果正色的开口,烦躁的厉害,而她真正烦躁的是穆千雪的后手,即使自己答应分手了,只要自己从穆千雪这里拿到矿场所在地的坐标,谭果不介意当个食言而肥的小人,分手了也能复合啊?

谭果能想到这些,穆千雪肯定也能想到,她必定已经你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所以谭果真的暴躁的厉害,事情早已经脱离了她的掌控,她需要冷静一下,好好的思考。

“可以,谭小姐请自便。”穆千雪神色一派的轻松和淡定,因为她知道谭果最终会做出自己想要的决定。

看着起身离开走出几米远的谭果,穆千雪突然提高音量再次开口:“谭小姐,这个世界上,你有钱有权了,那么你就可以找到无数个你想要的男人,而你一旦失去了一切财富和地位,贫贱夫妻百事哀,再浓烈的感情也会被生活磨平,最终成为一对怨偶。”

背对着穆千雪的谭果大步向着门口走了出去,即使听到了她最后的话,谭果脚步都没有停顿一下,此刻谭果暴躁的离开,她就像是一个炸药桶一般,随时都能被点燃然后爆起来。

一回到酒店房间,谭果将鞋子一蹬就坐到了沙发上,拿起一旁的羊毛毯盖在了腿上,此时秦豫还没有回来,谭果烦躁的抓了抓头,想起穆千雪的要挟就更加的恼火。

秦豫此刻脸色也不太好,他来尼拉国的主要目的是陪谭果,也是为了寻找黑色圆石的详细情况,对于秦王室,秦豫没有什么看法,上百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秦王室的辉煌也好,身为皇室的尊严也罢,这些秦豫都没有感触了。

当初在帝京的时候,如果龙虎豹的手下没有背叛没有将他药晕了送到了穆千雪那边,秦豫或许会对秦王室有一点好感,可是对性情冷漠薄情的秦豫而言,龙虎豹的背叛就代表了他对秦王室的态度。

“这里埋葬的是秦王室的先祖,当年的战乱和政变虽然导致了王室离开一百多年了。”大主教声音温和的响了起来,他看向秦豫的目光充满了敬畏和激动,中断了上百年的辉煌即将在王的身上再次重现。

秦王室的陵墓是重新修建的,不算恢弘,不过很有历史的沧桑感,此刻秦豫看了一眼神情激动的大主教,冰冷的声音漠然的响了起来,“不需要说的那么冠冕堂皇,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他们不过是失败者而已!”

情绪激昂的大主教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秦豫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如此冷漠无情的批判先祖,这让大主教着实愣住了,而此时秦豫已经转身离开了。

“王!”大主教连声开口,快速的向着离开的秦豫追了过去,一面忙不迭的解释着,“王,当年是大将军他们背叛了王室,是他们狼子野心,而王室先祖太宽容和善了,这才让他们窃取了国权。”

听着背后的喊声,秦豫嘲讽的勾起嘴角,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历史的变迁谁都抵挡不住,只是有些人依旧活在过去的荣光里,不愿意接受现实而已!如今的尼拉国,秦王室已经是尘封的历史,现如今的尼拉国属于金氏王室!

秦豫回到酒店就看到谭果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样,蔫蔫的坐在沙发上,下巴抵在抱枕上,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看到秦豫回来了,谭果掀起眼皮瞅了一眼,然后又蔫蔫的继续发呆。

“怎么了?”不管面对外人有多么冰冷,看到谭果的时候,秦豫的表情不自觉的就温柔下来,大手揉了揉谭果的脑袋。

“没事。”谭果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自发的蹭到了秦豫的怀抱里靠着,抬头瞅了他一眼,哼哼唧唧的将穆千雪的威胁说了一遍,“我当时就想泼她一头一脸的咖啡,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秦豫哭笑不得的看着无比委屈的谭果,长臂抱紧了他的身体,“既然他们想要让我回到尼拉国,那么这矿场就属于我,我的自然就是你的。”

对秦豫炎穆千雪的要挟根本不足为惧,就算谭果不答应分手,秦豫也有办法从穆千雪那里拿到矿场的坐标。

“我担心他们有后招。”谭果闷闷的开口,这也是她最担心的一点,而且莫名的,谭果总有种不安的感觉,这也是她情绪抱怨的根源所在。

穆千雪他们不管有什么后招,秦豫相信只要他们有求于自己,那么自己这边就立于不败之地。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或许穆千雪也料到了谭果会将难题推给秦豫,所以通过江妮娜知道秦豫要见自己,穆千雪同意了,只是条件是秦豫一个人过去。

“不行,我一定要过去,大不了我们不要矿脉了,直接打道回府!”谭果恨恨的开口,一脸的醋意,“让你一个人过去,哼,她还真够不要脸的!”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看着暴躁的谭果,秦豫失笑的摇了摇头,她虽然说的斩钉截铁,可是秦豫明白黑色圆石矿脉对华国的重要性,谭果不可能为了私人感情而罔顾大局。

或许从知道谭果身份的时候,秦豫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谭果永远不可能是那种不管不顾的小女人,在她心里民族大义绝对高于私人感情。

“我保证不会有事的。”秦豫双手按在谭果的肩膀上,沉声的保证着,黑色的凤眸认真而专注的看向谭果,“他们需要的是一个王,而不是一个傀儡,所以不用担心我的安全。”

如果穆千雪他们真的要对秦豫做什么,上一次在帝京的时候,秦豫大意被迷晕了,那个时候就是最好的机会,既然当时穆千雪不敢做什么,那么现在他们同样不敢。

谭果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踮着脚,猛地啃在了秦豫的薄唇上,像是发泄心里头的不安一般。

秦豫抱紧着谭果,峻冷的脸庞上有着宠溺和温情,他以为谭果对感情是被动的,此刻才知道原来她也会这样吃醋,也会这样的惶恐不安。

“你记得保护自己的节操,还有如果他们敢扣留我,我一定会将你救出来的。”谭果仰着头看着秦豫一字一字认真的,如果真到了那一步,她会不惜一切代价带走秦豫,“我送你下去。”

“不用,外面冷,你留在这里,还有外面那些特勤人员留一半保护你。”秦豫不用问也知道谭果肯定会让所有人跟过去保护自己,但是对秦豫而言,他更担心的是谭果的安全,虽然穆千雪他们忌惮自己,所以不敢对谭果下手,但是为了以防万一,秦豫还是希望谭果注意安全。

“你不出事我就是安全的,放心吧,我会留下两个人的,剩下的人都跟你走。”谭果摇摇头拒绝了,即使这里是尼拉国,但是谭果要走还没有人能留下她。

看着坚持的谭果,秦豫只能妥协。

片刻之后,站在窗口,谭果静静的看着来接秦豫的车子离开了,莫名的,心头一痛,不安的感觉再次席卷而来,这一刻,目送着远去的车子,谭果眼神冷厉了几分,如果尼拉国真的敢扣押秦豫,谭果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将秦豫带走,即使因此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汽车在路上开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向着一间山间的庄园开了过去,这是一幢有些年代的房子,墙壁的砖石上可以看出岁月的痕迹,而此刻,穆千雪正站在大门口等待着,看到下车的秦豫,她立刻笑着迎接上来。

“王,欢迎您的归来。”穆千雪恭敬的给秦豫鞠躬行礼,一旁的小叶和穆叁神色更加的恭敬肃穆。

只可惜相对于他们的热情,秦豫神色漠然,眼神冷淡的扫过三人径自的向着大门口走了过去。

客厅里的暖气扑面而来,此刻,秦豫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壁炉边的一道清瘦身影,她坐在椅子上,腿上盖着灰色的毯子,手里捧着一本书静静的看着,炉火掩映之下,一切看起来那么的怡然又安宁。

这是?饶是秦豫一贯冷静,此时看到那侧脸时,秦豫忽然感觉心跳加快,连呼吸都下意识的屏住了。

“小豫。”听到脚步声,女人瘦骨嶙峋的手将书籍合上了,回过头,面带着浅淡的微笑,眼神宠溺而温柔,再次重复的喊了一句,“小豫。”

秦豫对母亲的印象很淡薄,他懂事的时候就跟着秦老爷子在S省,而他记忆里秦母是被海葬的,再加上秦豫生性凉薄,所以他对母亲的怀念也就是每年忌日去庙里上一炷香,或者去海边洒下一捧花。

秦豫从没有想过他的母亲还活着,但是此刻,即使没有任何的记忆,秦豫也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他的母亲,那个被秦老爷子下了药被毒害的母亲。

“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小豫你长大了。”秦素温柔的笑着,冰凉的手握住了秦豫的手。

手被握住的一瞬间,有些洁癖不喜和人肢体接触的秦豫第一反应就是甩开对方的手,可是他却什么都没有做,任由那冰凉的手抓住了自己的手。

“你没有死?”片刻的震惊之后,秦豫沉声开口,整个人似乎又恢复到了一贯冷峻疏离的状态,即使面对死而复生的母亲,依旧带着戒备和冷漠。

或许是知道秦豫的性格,女人依旧在笑着,目光静静的打量着秦豫,好似要将这么多年亏欠的光阴都看回来一般。

“我一直想过再见到我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场景,该说些什么,该做些什么,可是我设想过无数的场景,直到此刻,我才知道是我对不起你。”秦素温柔的道歉着,这是一个真正温柔的女人,沧桑的岁月虽然带走了她漂亮的容颜,甚至比起同龄的贵妇,秦素看起来更加的苍老。

她的黑发至少已经白了一半,就这么随意在脑后挽了一个发髻,黑发之中是一根根斑驳的白发,秦素很瘦,脸颊上几乎看不到肉了,肤色更是一种病态的苍白,笑起来眼角都是叠加的皱纹。

但是不管如何的苍老,她的气息却依旧是那么的温婉那么的优雅,笑起来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安然恬适。

“你没有对不起我。”秦豫冷淡的回了一句,将手从秦素的手中抽了回来,看着她那瘦的只剩下骨头的手腕,似乎轻轻一碰都能折断,秦豫眉头下意识的皱了一下。

就在此时,穆千雪端着托盘走了过来,她动作轻缓的将茶杯和茶壶放在了圆桌上,给秦豫倒了一杯红茶,随后又将白色瓷碟里递给了秦素,“夫人,该吃药了。”

秦豫微微一怔,目光看向不大的瓷碟,上面零零种种竟然是八九颗不同的药丸。

而秦素似乎早已经习惯了,一手捻起两颗药丸喝着水吞下,然后又开始吞服,分了四次将所有的药丸都吃了,对上一旁秦豫的目光,秦素温柔一笑,“不用担心,都是老毛病了,吃了这么多年药,我都习惯了。”

秦豫没有开口,此刻目光不由的看向秦素的下肢,谭果之前就说过秦豫的手太冷,按照医理那是因为血液循环不畅通导致的,所以秦豫四肢冰冷不说,肤色也略显得苍白。

而此时,秦豫看向秦素,她的脸苍白到不见一点的血色,即使得到了最好的照顾却也是如此的清瘦,这让秦豫不由的怀疑她的身体是不是病的很严重。

“我记得小时候你可调皮了,没有想到长大了性子倒是越来越沉闷了。”秦素笑着打破了安静,侧过头看向不远处的茶几。

还不得她有所动作,守候在一旁的穆千雪快速的将茶几上的相簿拿了过来,厚厚的好几本,都是秦豫的照片,他从小到大的照片都在这里,虽然是被偷拍的。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药物似乎有安眠的作用,两个多小时之后,直到秦素在穆千雪的搀扶之下站起身来,秦豫这才确定她的腿出了问题,虽然是落地的半身呢绒长裙,但是她起身的一瞬间,秦豫发现她的左腿被截肢了,从膝盖之下安装的就是假肢。

秦素回一楼的卧房休息了,秦豫就这么坐在椅子上,看着燃烧的壁炉失神着,他从没有想过自己的母亲还活着,但是这么多年竟然从没有来找过自己。

穆千雪安顿好了秦素这才再次回到了客厅,看了一眼面容肃杀峻冷的秦豫,穆千雪依旧爱恋的移不开眼,这个男人是天生的王者,那么的冷傲那么的尊贵。

“夫人当年发现不对劲时已经太迟了,后来虽然经过了长期的治疗,但是慢性毒素已经破坏了夫人的身体,八年前夫人的左腿开始水肿然后溃烂,最后只能选择截肢。”

穆千雪说到这里,眼中聚集着对秦老爷子的痛恨和仇视,可惜秦豫就是无动于衷的冷漠,这让穆千雪在失望的同时也有些的不安,秦豫太冷静了,冷静到似乎知道自己母亲还活着,他也是这般的冷血无情。

“这些年我们请了最好的医生,虽然将病情控制住了,但是夫人的右腿又开始水肿了,医生诊断最多三年的时间,右腿或许也保不住了。”

秦豫自始至终都看着燃烧的壁炉,沉默许久之后,这才将目光看向穆千雪,“黑色圆石的矿脉在什么地方?”

这是秦豫说的第三句话,他问的不是秦母的病情,也没有问她当年为什么不将自己带走,秦豫问的竟然是黑色圆石,这让穆千雪总是温柔的表情变得难堪起来。

“难道在您的心里,夫人没有谭果重要吗?”声音略显得嘶哑,穆千雪只感觉眼眶酸涩的发热,她知道秦豫并不在意自己,可是她没有想到在秦豫眼中,谭果就那么重要!

“是。”一个字简短利落就是秦豫的回答,在他的生命里没有谁会比谭果更加重要,对于母亲的出现,秦豫是震惊的,或许是他天性凉薄,一个幼年就没有记忆的母亲,一个是他爱如生命的女人,不需要选择就有了答案。

穆千雪别过头将眼角的泪水逼回了眼眶,泪水朦胧里,她的眼中有着狠辣之色一闪而过,既然如此,一切只能按照大主教说的来办了。

“黑色圆石是当年秦王室的一个秘密,请和我来。”穆千雪平复了情绪,此刻深深的看了一眼秦豫站起身来向着客厅的南边走了过去。

秦豫没有丝毫犹豫的跟了过去,虽然进入庄园的时候秦豫就发现这里有电磁干扰设备,联络器已经无法和外界联系了,不过秦豫并不在意,也没有担心自己的安全。

通道的尽头是一间书房,穆千雪打开了灯,光亮之下,秦豫跟着走进了门,就在他进入的一瞬间,书房的门突然自动的关上了,而几乎在同时,天花板的通风口上突然喷发出无色的气体。

警觉之下,秦豫倏地转身想要开门,只可惜看起来是普通的木头门却是特殊的材料制成的,而穆千雪的抵抗力似乎更差,闻到气体之后,短短十秒钟不到的时间人就已经昏厥在地了。

秦豫屏住了呼吸,拿出了手枪,砰砰砰的子弹射击声响起,不单单门是特制的,连窗户也是防弹的,这让秦豫瞬间阴冷下了表情,他知道自己无法离开,看着地上的穆千雪,秦豫在昏厥之前,一枪冷冷的射向了她的胸口,他从来不是善男信女!

秦豫失踪了,暗中保护秦豫的特勤人员在距离庄园上千米的地方就被阻隔了下来,而联络器也无法联络上,这让保护秦豫的特勤人员有些的不安。

就这样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几人在谭果的命令之下,宁可暴露自身,也要确保秦豫的安全,只可惜等他们冲到庄园里时,却已经是人去楼空。

而庄园一面是临着山的,一个小时的时间足够里面的人离开,等谭果甩开江妮娜等人赶到时,特勤人员已经将庄园的外围搜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里面的房间门和锁都是特制的,一时半会的根本打不开。

“小姐。”一个特勤人员快速的迎了过来,面带愧疚之色,不管如何终究是他们任务失败将人弄丢了。

“快走,里面有炸弹!”就在此时联络器里传来了一声喊声,原本还在庄园里搜查的几个特勤人员快速的冲了出来。

等到众人退到了安全区域,砰的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黑色的蘑菇云冲上云霄,巨大的爆炸威力将整个庄园都吞没了。

谭果静静的看着燃烧起来的庄园,神色一片冷然,他们带走了秦豫,甚至还将最后的线索都给炸没了,果真是好手段。

“小姐,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一个特勤人员低声对谭果开口,庄园太大,他们还没有完全检查完,不过他们相信秦豫肯定已经被转移走了,但这里是尼拉国,想要寻找秦豫的下落太困难了。

“我们回去。”最后看了一眼燃烧的火光,谭果转过身向着不远处的车子走了过去,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她心底的不安终于变成了现实,秦豫失踪了!

等谭果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暮色了,而暗中一直监视她的江妮娜也跟着消失了,谭果知道这是穆千雪的安排,旨在告诉谭果,她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或者说不管谭果如何寻找,在尼拉国,她凭着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找到秦豫的。

空荡荡的酒店套房里,因为秦豫的消失,一切显得那么的空寂,谭果将空调开到最大,暖气扑面而来,可是她的心底却是一片死寂般的荒凉,这种惊慌失措后的不安,让谭果感觉很陌生。

扑通一声倒在大床上,谭果睁着大眼睛看着白色天花板上的水晶灯,明亮的光线刺眼的照射到了眼底,谭果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直到眼睛累了这才闭上了眼,原本烦躁的心也跟着冷静下来。

门铃的声音传来的那一瞬间,谭果猛地从床上一跃而起,甚至连鞋子都忘记穿了。

“小姐,您好,这是您的晚餐。”推着餐车的侍应生礼貌的开口,将推车送到了房间里,然后又礼貌的退了出去。

谭果揉了揉眉心,冷眼看着客厅里的餐车,视线最后落在餐车中的一张米黄色的信笺上,谭果快速的打开,上面是一组数据,不用去查证谭果也知道这必定是黑色圆石矿脉的坐标,穆千雪这是间接的履行之前的协议,自己和秦豫分开,她将矿脉的坐标告诉自己。

卫星电话接通之后,谭果声音平静的让人感觉到不安,“二哥,这个坐标你查一下,派人过去,应该就是黑色圆石的所在地。”

在华国西部和尼拉国的中间是连绵起伏的山脉,这里气候恶劣,到了九月就开始下雪,这里可以说是一片荒无人烟的地方,谁也没有想到这山脉下面会隐藏着一条可以改变能源界的矿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