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母子相处/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豫被注射了特殊的药剂,全身的力量减弱到像是大病初愈的人,也就能生活基本自理,运动量稍微大一点就眼前发黑,更别说逃出去了。

“秦先生,该用午餐了。”卧房的门被敲响了,穆叁沉声开口,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坐在窗户边的男人。

要算计秦豫并不太难,因为最开始的时候秦豫就知道穆千雪对他没有恶意,所以秦豫才放心大胆的来见穆千雪,从而被软禁了失去自由。

秦豫目光冰冷的看着落地玻璃窗外的天空,时间已经过去六天了,秦豫已经有六天没有开口说话,不过倒没有拒绝正常的饮食,只是他一直将其他人当成了空气,甚至包括他的母亲秦素。

没有得到秦豫的回答,穆叁也不奇怪,他们都知道秦豫行事狠辣冷血,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秦豫真的那么狠,当天秦豫昏厥前的一刻,那一枪差一点要了穆千雪的命。

秦豫真的没有手下留情,一枪直接对准了穆千雪的心脏,幸好穆千雪昏厥时她脖子上佩戴的宝石坠子刚好滑到心脏处,子弹先是射中了吊坠,然后才射进了她的身体。

射到宝石坠子后子弹速速不但减弱了,方向也有些偏离,穆千雪这才捡回了一条命,但是毕竟伤到了心脏,没有半年的调养,身体都恢复不过来。

得不到秦豫的半点回应,穆叁转身出了房间向着楼下走了过去。

客厅里看着穆叁一个人下楼,秦素目光晦暗了几分,如果有可能,她也不希望和多年不见的儿子变成这样僵硬的局面,可是秦豫对谭果的在乎早就超出了秦素的预估。

“夫人,我马上把饭菜给先生送上去。”穆叁低声开口,看着脸色苍白的秦素,不由劝慰道:“先生性情冷漠,唯一在乎的只有谭果,等大主教那边准备好了就没事了。”

“我知道。”秦素温雅一笑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楼上,“你扶我上楼,我和小豫一起吃饭。”

穆叁让佣人准备了两人分量的饭菜,这才搀扶着秦素一步一步艰难的走上了楼梯。

当年被秦老爷子下了慢性毒药,沉积了二十多年的毒素早已经将秦素的身体机能破坏了,左腿被截肢也只是开始,右腿也已经开始水肿溃烂,即使用了最好的药物和最科学的治疗方案,也只是暂缓右腿被截肢的时间。

每走上一级台阶,腿部就传来钻心般的刺痛,等秦素走到二楼,呼吸已经有些的急促,脸色愈加的苍白,额头更是一层冷汗,但是为了见到儿子,再大的痛苦秦素也会隐忍下来。

佣人将菜肴摆放在桌子上,然后恭敬的退了出去,穆叁搀扶着秦素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随后将毯子盖在她的腿上。

“你下去吃饭吧。”秦素柔声的开口,温柔的目光看向坐在床边,浑身散发出冷漠气息的秦豫,“小豫,陪我吃点东西吧。”

穆叁并没有离开,只是选择退让到了角落里站好,或许是穆千雪差一点被秦豫一枪毙命了,所以穆叁是真的不敢放任秦素和秦豫单独相处,即使这是一对母子。

听到秦素的声音,秦豫缓缓的转过头,冰冷的目光如同看陌生人一般看着身形瘦弱的秦素,如果说他对秦素这个母亲还有一点情感,但是在她算计了自己之后,这一点情感就已经消失殆尽了。

“小豫,我的生命很快就会走到尽头,我只希望在离开人世之间和你好好相处。”秦豫冰冷的目光如同利刃,秦素笑的很是包容很是慈爱,只是依旧能看出她笑容里的苦涩和难受,没有一个母亲愿意被儿子用这样冷漠的眼神注视着,秦素甚至希望秦豫的眼中有怨恨,这样至少说明他还在乎。

“你要将我关到你去世吗?”低沉的嗓音里充满了嘲讽,似乎知道怎么才会让秦素更加痛苦,所以秦豫毫不客气的继续开口:“还是说你打算在死之前将我也杀了,刚好可以给你陪葬!”

似乎没有没有想到秦豫竟然会这样说话,秦素的脸刷的一下苍白到了极点,身体大受打击的颤抖着,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冷血无情的秦豫,明明他的五官遗传了自己,可是他的性情却是如此的冷酷。

看到秦素备受打击的痛苦表情,秦豫冷硬的心没有任何的波动,他表情漠然的拿起了筷子,开始吃起午餐来。

半晌之后,秦豫再次开口:“你既然对我有着深深的愧疚和亏欠,为什么要拆撒我和谭果。”

秦豫可以肯定如果不是自己性情偏激、行事狠辣,如果不是自己对谭果的在乎人尽皆知,他们说不定真的会对谭果下杀手。

“小豫,我知道我没有权利干涉你选择伴侣。”或许是秦豫愿意开口和自己交谈,秦素脸上不由露出了温柔的笑意,轻柔的声音悦耳的响了起来,“可是小豫,你有自己的责任,而谭果并不适合你。”

“因为谭果贪财?贪图名利?”秦豫勾着薄唇嘲讽的冷笑,外界对谭果的传言并不好听,都认为她是抱上了自己的金大腿,然后心机深沉的将自己名下的产业都过渡到了她的名下。

秦豫不会去解释什么,那些人算什么东西,他们还够不资格让自己去解释什么,再者谭果是什么样的人,自己知道就好。

可是秦豫看着面色苍白的秦素,这是他的母亲,却也和外人那样肤浅的给谭果下了定义,甚至不惜一切代价的要破坏自己和谭果,秦豫峻脸上的笑容愈加的嘲讽。

“小豫,你会成为这个国家的统治者,你的妻子将是这个国家的第一夫人,谭果无法胜任这个角色。”秦素不得不再次重申。

谭果一旦成为了尼拉国的第一夫人,那么她的一切都会被外界所关注,谭果的出生,她的学历,她的人品道德,这些都会是民众关注的焦点。

如果尼拉国一直在秦王室的统治之下,秦豫这个国王还可以任性的娶自己爱的女人,但是现在却不同,秦豫的王者之路充满了血腥和荆棘,他要得到民众的支持,要得到很多尼拉国大家族的支持。

这样一来第一夫人就显得极其重要,谭果只会成为秦豫身上的污点,是敌人攻讦秦豫的突破口,秦素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看着语重心长的秦素,秦豫冷笑的放下筷子,峻冷的脸庞上满是嘲讽的冷意,锐利的眼神逼迫的看了过来。

“你凭什么认为我要为了尼拉国牺牲自己的感情?我是没得吃了还是没得穿了?还是你认为自己的儿子只能靠你的施舍才能活下来,没有了龙虎豹,我秦豫只能去大街上乞讨?”

对秦王室也好,尼拉国也罢,秦豫并没有任何的感情,他或许是天性薄凉而冷血,这一生他只在乎一个人,那就是谭果。

所以如果让秦豫来选择,一边是尼拉国的国王,一边是谭果,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就算谭果不是帝京谭家的女儿,就算没有龙虎豹,秦豫凭借自己的本事依旧可以让谭果衣食无忧。

看着沉默的秦素,秦豫再次冷笑:“所以你们凭什么给我下决定?凭什么认为我一定会放弃谭果而选择名利地位和财富?你们不是认为谭果贪图财富,认为她品格不良配不上我吗?可是你们给我做出的选择却正是你们所不耻的,这不是当了婊子还要立贞节牌坊?”

秦豫的话刺耳难听、针针见血,所有人都认为他会选择成为尼拉国的国王,应该抛弃满身污点,一无是处的谭果,可是他们的所作所为又代表着什么。

一时之间,秦素和站在一旁的穆叁都沉默了,因为在他们看来秦豫肯定会选择成为尼拉国的国王,这虽然是一个小国家,但终究也是一个国家,这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巅峰。

“所以你们不用想了,如果和谭果分开,或者谭果有任何意外,后果你们不会想知道的。”说完之后,秦豫起身再次走向了落地窗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拒绝和任何人再交谈。

说是午餐,其实从头至尾秦素身体病弱的秦素只喝了半碗汤,吃了几口菜而已,而秦豫对谭果势在必得的决心,也让秦素的脸色愈加的苍白,她甚至动摇了,这么多年她亏欠了这个儿子,难道真的要从母子变为生死仇敌吗?

而就在此时卧房外传来了脚步声,一直守着穆千雪的小叶此刻有些急切的敲了敲门,得到允许之后,小叶推开门,一眼就看到桌子上并没有动几筷子的午餐,然后就看到坐在椅子上身影冷漠而疏离的秦豫。

这一瞬间,小叶眼中有着冷色一闪而过,她对秦豫这个未来的国王很尊敬,但是她更加尊敬爱戴的却是穆千雪这个圣女,日后尼拉国的第一夫人。

所以当秦豫冷血无情的对穆千雪开枪,枪口对准的还是她的心脏,小叶对秦豫的不满达到了顶点,也正是因为如此,穆叁才会让小叶去照顾穆千雪,而自己留在别墅里。

“夫人。”小叶快速的走了进来对着秦素恭敬的行礼之后,这才继续开口,声音特意提高了几分,“刚刚收到的消息,谭果已经订了今天晚上的飞回华国帝京的飞机票。”

说完之后,小叶脸上露出莫名的痛快之色,他这么在乎谭果,为了谭果差一点枪杀了圣女,可是最终结果呢?谭果在得到了黑色圆石矿脉的坐标之后,根本没有派人来寻找秦豫,如今甚至要回到华国了。

听到这个消息,秦素忍不住的叹息一声,目光担忧的看向不发一言的秦豫,谭果会做出这样的选择,秦素一点都不奇怪,毕竟她和小豫在一起为的也只是钱财和权利而已。

“你们先下去吧。”秦素回头看了一眼穆叁和小叶,终究不愿意让秦豫在日后的部下面前丢脸。

小叶原本以为能看到秦豫暴怒的模样,但是从始至终秦豫都是那么的冷漠,这让小叶不满的垮了脸,还想要说什么刺激秦豫,却被一旁穆叁眼神严厉的制止了。

“夫人,我和小叶就在门口,有什么需要您请叫我们。”穆叁还是不太放心,但是他也知道接下来的话题自己和小叶都适合留下,所以只能暂时退到门外。

随着卧房的门再次被关上,屋子里只剩下秦素和秦豫母子两人,秦素静静的看着坐在一旁沉默的儿子,“小豫,你该知道这就是谭果的选择,在你和地位权力面前,她选择了后者。”

“你们如果不用黑色圆石矿脉当要挟,谭果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秦豫冷笑一声,并不为这样的消息所动。

此时,秦豫目光悠远的看着玻璃窗户外的天空,黑色圆石矿脉有多重要秦豫知道,但是他更加相信自己和谭果之间的感情,只是不知道这一次谭果有什么计划。

“真正的感情是不会被任何外物所斩断。”秦素无奈的看着偏执的秦豫,都到了这种地步了,他依旧选择维护谭果,秦素都忍不住想是不是谭果给她的儿子下了什么药,否则小豫为什么会对谭果如此死心塌地。

明明所有人都知道谭果是为了钱和权利,偏偏只有小豫不在乎这一切,一如既往的维护谭果相信谭果。

“不,你错了,任何感情都会被外因所影响,所以要维系一段感情,那就要斩断所有不利的影响,遇神杀神、遇佛诸佛!”秦豫冷狞一笑,不为外物所影响的感情那只是在电视电影里,人活在现实里,怎么可能不会被影响。

但是对秦豫而言,任何影响他和谭果之间的外因,都会被斩断,这样才是真正的维系这段感情。

秦素从来不知道秦豫口才如此之好,她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她的儿子似乎有着只属于自己的一套感情理论,根本不接受外界的影响。

想到这里,秦素心里头再次坚定了要让秦豫忘掉谭果的念头,“可是小豫,谭果终究是选择放弃你了,她离开尼拉国,而且带着黑色圆石矿脉的坐标走的,她在华国的地位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日后只要谭果不违法乱纪,那么就没有人敢在华国动她分毫。”

“风帆海运、新锐科技,甚至包括新能源集团,这些都是谭果的产业,她会成为华国商界的女强人,背后又有顾家和关曜部长,谭果已经拥有了她想要拥有的一切,她会逐渐的淡忘你开始属于她的全新生活。”

秦素并不是看不起谭果,一个女人能在一年时间里获得这一切,这说明谭果身上的确有她独有的能力和特质,否则自己的儿子不会心甘情愿的将所有的产业双手奉上。

只可惜从一个母亲的角度而言,秦素不会喜欢这样的儿媳妇,从一个国家而言,谭果更没有资格成为第一夫人。

秦豫凤眸之中光芒一闪而过,或许这就是谭果的计谋,她整整六天按兵不动,现在又决定回到华国,谭果应该是打算麻痹敌人,谋定而后动。

不管秦素如何的劝,之后秦豫不在开口,当天晚上八点,穆叁将笔记本电脑送到了秦豫的卧房里,然后打开了机场这边的监控。

谭果拖着行李箱出现在了安检口,然后排队过了安检,然后去了登机口,九点十五分,谭果上了飞机,十分钟之后飞机起飞。

“先生,谭小姐应该不会再回尼拉国,我们也安排了人在帝京,后续的视频会再次送给先生。”穆叁说完之后合上了笔记本屏幕退出了卧房。

而同一时间,尼拉国最大的神庙,此刻后面的卧房里,穆千雪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她的命虽然被救回来了,但是被子弹伤到了心脉,短时间里穆千雪必须卧床休息。

“他看了监控视频了?”看着推门进来的穆叁,穆千雪声音虚弱的开口。

“是,只不过先生并没有动怒。”穆叁点了点头,他忽然发现自己是真的看不透秦豫,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这样的监控视频,或许都会愤怒,可是秦豫从始至终就如同冰山一般,一点情绪波动都捕捉不到。

小叶将花瓶里的鲜花给换了下来,此刻听到穆叁的话忍不住的开口:“先生他是不撞南墙不回头,谭果那个女人分明就放弃先生了。”

将刚插上的香槟色玫瑰花放在床头柜上,小叶眉头皱了皱,“不过谭果会不会是假意离开的?想要借此迷惑我们的视线?”

“不会。”穆叁肯定的回答,“我们在帝京也安排了人,谭果一旦脱离了监控视线,我们就会收到消息,而且她想要完全掌握R5型太阳能,想要名利双收,她绝对不可能再回到尼拉国。”

之前穆千雪和谭果说的很明白,她和秦豫分手离开尼拉国,一旦谭果反悔的话,穆千雪就会将R5型太阳能研究的资料和黑色圆石的矿脉坐标交给M国,这样一来,谭果目前拥有的财富名利和地位都会消失。

为了维系自己所掌握的一切,穆叁认为谭果不会再回尼拉国,也不会来找秦豫,至少在三五年的时间里都不会,除非到了那一天,谭果已经完全掌控了R5型太阳能的一切研究,即使穆千雪将资料给了M国,但是因为滞后了好几年,M国那边不可能再撼动谭果在能源界的地位了。

“不管谭果会不会回来,都派人密切盯着她的一举一动。”穆千雪声音虚弱的开口,原本以为谭果的放弃会让秦豫暴怒,甚至也放弃这段感情,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即使谭果做的这么绝,秦豫依旧不放弃谭果。

“圣女,你好好休息,大主教那边很快就好了,到时候只要王忘记一切,谭果再想要挽回都无用了。”小叶心疼的看着脸色苍白的穆千雪,原本王自己放弃谭果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事到如今只能走最后一步了。

穆千雪叹息一声,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一旦接受了大主教的仪式洗礼,她清楚的明白秦豫在忘记谭果的同时,也等于被剥夺了所有的感情,他将成为尼拉国最伟大的国王,但同时也将是最冷漠最无情的王者。

柳叶胡同,谭家大宅。

“爸,你怎么不上班去啊?”谭果脸皮僵硬的笑着,对上谭骥炎那严肃的脸庞,谭果只感觉头皮一麻,关键时刻秦豫怎么就不在呢,自己只能可怜巴巴的面对老爸所有的怒火。

“你打算怎么办?”谭骥炎叹息一声,看着坐在床上,白白嫩嫩的小女儿,一想到她肚子里竟然还揣着一个小包子,谭骥炎突然也感觉秦豫那臭小子怎么不在,否则他就能狠狠的揍他一顿,也不用将这股无名怒火就这样硬生生的憋着。

谭果无辜的眨巴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瞅着谭骥炎,厚脸皮的赔着笑容,“我也不知道啊,当未婚妈妈呗,反正老爸你也不会缺了我和我儿子的吃穿。”

谭骥炎无语的看着还敢耍嘴皮子的谭果,从小到大谭果最为乖巧,总是宅在家里头,谭骥炎都担心这丫头日后嫁不出去,现在好了,连婚礼都没有办,孩子都有了。

最关键的是孩子他爹目前还被扣押在尼拉国,一个弄不好就是国际纠纷,谈个恋爱都能弄到天翻地覆的程度,谭骥炎第一次感觉自己的确是老了。

在床边坐了下来,谭骥炎大手宠溺的拍了拍谭果的脑袋,终究是他放在手心里宝贝大的女儿,“我之前和小宸、小亦已经商量过了,你目前的这个身份只能消失,再出现你就是帝京谭家的女儿。”

谭果眨了眨眼,快速的思考着,“爸,你是说让我这个身份以死亡告终,这样一来尼拉国那边势必会放松对秦豫的监管,而且一旦我这个身份死掉了,韩子方和M国那边也不会再怀疑什么,那么之前M国潜伏到我们这里的情报人员依旧会被保留下来。”

谭果的身份不能暴露,其实最重要的就是因为韩子方这边,谭果已经得到了韩子方和M国的信任,这几十年来M国潜伏到华国的大部分情报人员都是通过风帆海运这条线路的,如今谭果已经接手了这条线路。

所以她一旦被爆出帝京谭家的身份,M国的人就算是脑子进水了,他们也不敢再启用这些间谍了,只会将所有的间谍都废掉,重新安排新的人员以更加隐秘的方式重新潜伏到华国来。

“是,韩子方之前让你去尼拉国探查黑色圆石的研究,这就是一个切入点。”谭骥炎沉声开口,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也是最安全的。

一旦谭果为了韩子方窃取黑色圆石的研究资料而“牺牲”,那么M国这边不但会走入到误区,会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研究假的黑色圆石,会认为这个黑色圆石和热武器的研究有关。

而且谭果的假死会让M国更加相信风帆海运这条线路的安全,那么他们也会坚定的认为之前潜入到华国的那些情报人员都是安全的,身份都没有暴露。

“我明白了,我会再去一趟尼拉国。”谭果用力的点了点头,眼中闪烁着熠熠的光芒,等这个假身份告终之后,自己就是帝京谭家的小女儿,到时候秦豫就是谭家的女婿,她倒要看看哪个不长眼的敢和自己抢男人!

或许有了干劲,谭果在柳叶胡同吃了午饭之后,就直接回到新能源集团了,也重新出现在了穆千雪派过来监视她的情报人员的视线里。

远在尼拉国,穆叁听到手下的汇报,此刻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明明之前都已经安排好了,谁也没有想到谭果下了飞机之后竟然就离奇的失踪了,他所有的手下都找不到谭果的下落。

这让穆叁也忍不住的担心谭果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计划,她难道真的打算重新回到尼拉国,好在消失了十多个小时之后,谭果再次出现了,而且还去了新能源集团。

“继续在暗中盯梢,注意安全,不要让谭果察觉到了,还有不要让谭果再次离开你们的视线,密切注意谭果的肢体动作,别让替身代替了原主。”穆叁认真的叮嘱着远在帝京的手下。

谭果必定不是普通女人,这可是有零失败记录的杀手,她如果真的要失踪,或许会和在机场一样,一晃眼就消失了,甚至可能用替身代替自己出现在帝京,而本身再次回到尼拉国,所以必须小心再小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