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前往谢家/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了,现在是争吵的时候吗?”谢老沉声一喝,原本还在争论的谢家小辈们此刻都低下了头,不敢在谢老面前放肆。

“长宁,你准备一下去尼拉国的事宜。”谢老再次开口,却是一锤定音的做出了决定,谢家小辈之间会有竞争并不奇怪,可是谢老失望的是他们为了争斗为了掌权却不顾大局。

谢三媳妇还有些不甘,但是被自家男人拉了一下胳膊,却也不敢再开口反驳老爷子的命令,只是依旧嫉恨不甘的瞪了一眼面露喜色的谢长宁。

看着鱼贯而出的谢家小辈们,谢老叹息一声,他有三个儿子,原本长子是最出色的,只可惜当年在婚事上和谢家闹掰了,最终谢老的长子被赶出家门,也断绝了和谢老的父子关系。

有一个优秀的哥哥在上面压着,谢家老二和老三是一点野心都没有,比起出色的大哥,他们俩兄弟就显得平庸多了,谢家内部也算是安定太平。

可是谢家长子被赶出家门之后,剩下两兄弟一下子就看到了希望,两人明争暗斗了二十多年,幸好有谢老爷子在上面压着,否则谢家只怕早就分崩离析了。

谢家俩兄弟争斗了这些年也没有斗出一个结果,他们也看出来了老爷子看不上他们这两个儿子,于是谢家的争斗就从第二代转移到了第三代身上。

谢老二生了三个孩子,长女前几年已经嫁出去了,现在孩子都上幼儿园了,剩下两个儿子,次子谢蕴去年也结婚了,如今就剩下谢长宁一个最小的儿子还没有结婚。

谢老三也有两个儿子,长子也很优秀,和老二家的谢蕴不相上下,但是小儿子却是个纨绔,没少在外面惹是生非,被谢老爷子严厉的批评过好几次,连带的谢家三房在老爷子面前的印象都差了不少。

“好了,喝点参茶吧,儿孙自有儿孙福,你都半截身体入土的人了,你能管得了那么多吗?”谢老夫人笑着将参茶递给了谢老爷子。

自从今年过年的时候,离家三十年的大儿子终于回到谢家了,谢老夫人脸上的笑容就没有下去过,到了她这把年纪,什么钱那权那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一家团圆。

早些年长子因为婚事和家里头闹翻了,有家不能回,谢老夫人没少给谢老爷子脸色看,父子俩人都是一样的脾气,倔了三十年,谁也不肯先低头。

好在年纪都大了,双方各退了一步,谢家长子终于回家了,只是他回来之后也只说照顾老母亲和身体病弱的女儿,对谢家的公司不会插手。

“谢家的基业可不能败在我手里,否则我怎么对得起谢家的列祖列宗!”谢老爷子梗着脖子回了一句,咕噜咕噜将参茶给灌了下去,“都是谢毅这个逆子,当年他如果听我的,我现在还要愁着谢家后继无人吗?”

谢老爷子不甘心的拍着桌子,当年他给长子谢毅联姻的对象是马家的小女儿,别看马家人长的不算太好看,但马家三代都是从军的,骨架大那是正常,性子豪爽那也没毛病呢,毕竟马家孩子都是在部队里摸爬滚打长大的。

谁知道谢毅不喜欢马家女儿,坚决反对不说,还说自己已经有了女朋友,谢老爷子当时根本不相信,直接和马家商量了一下发布了两家的喜讯,连订婚都省了,直接订下了结婚的日子。

毕竟马家的女儿当时在部队工作,回来的时间也不多,谢毅正在公司打拼,也是经常出差,两家也懒得让小辈去磨合感情了,先结婚再恋爱。

反正老一辈都是这样过来的,过去那还是盲婚盲嫁,掀了盖头才知道新娘子长什么模样,现在两孩子虽然接触的少,但至少知道长相啊。

谁知道谢毅真不是骗老爷子,他真有一个秘密女友,只可惜心脏不好,身体病弱,而且还是孤儿,谢毅不想给对方太大的压力,所以才偷偷谈着恋爱,不让女友承受谢家带来的门第压力。

谁知道婚事一公布,谢毅的女朋友当场心脏病就发作了,送到医院抢救了一天一夜,又在重症监护室里躺了三天,人这才醒过来。

谢老夫人没好气的瞪着不甘心的谢老爷子,“谁让你当初连结婚这么大的事都不和小毅商量。”

“那能怪我吗?他说谈恋爱了,老子连个人影子都没有见到,而且他每天下班都回家,也不出去过夜,谁会相信他真谈恋爱了!”谢老爷子愤愤的回了一句,其实将长子赶出家门后,谢老爷子这些年早就后悔了,只是堵着一口气不愿意退让。

当初谢毅亲自去了马家退婚,谁知道当天是马家一个长辈的生日,谢毅将马家女儿约在院子里交谈退婚的事情,但是马家那些小辈不知道啊,只当是未来女婿上门来了。

马家最调皮的小儿子还将手机开了视频偷偷放在院子里,然后一群小辈窝在客厅里通过视频偷看偷听,客厅里除了小辈们,还有马家的长辈都在,嫡系旁系都有,还有马家很亲近的几个世家的老一辈和年轻人。

结果可想而知,谢毅是来退婚的,而且因为女朋友鬼门关前走了一遭,谢毅态度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恶劣,这一下等于是捅了马蜂窝了,马家的面子算是丢尽了,当晚的生日宴也取消了。

得到消息的谢老爷子气的差一点就厥了过去,再一打听,他最看重的儿子竟然就挑了个病秧子女朋友,谢老当场就不同意,事情闹到最后,僵持了半年多,马家女儿重新相亲结婚了,第二年就生了个大胖小子。

而谢毅这边还在和家里头继续僵持着,关键是谢毅女朋友身体太差,心脏不好,自己都活不长,更别说生孩子了,闹来闹去的结果谢老爷子和谢毅断绝父子关系。

到如今已经快三十年过去了,谢毅就一个女儿,而且这个女儿是早产出生的,母亲死在了手术台上,这也是谢毅当年不愿意再回谢家的原因。

如果当年不是谢老将他赶出家门,谢毅的女友不会有那么大的心理压力,而且被断绝了父子关系,谢毅虽然能力很强,但是白手起家并不容易。

他将太多的时间用在创业上,毕竟妻子的心脏问题需要高昂的治疗费,谢毅没有想到自己的忙碌导致了对妻子的忽视,让她将自己恶化的病情隐瞒下来了,甚至怀孕生子,最终自己却没有能活下来。

一想到马家女儿生了三个胖小子,谢老爷子如今想想还是羡慕的要死,如果谢毅听自己这个父亲的话,那三个胖小子就是谢家的孙子。

“少说两句吧,别让小念听到了。”谢老夫人推了谢老爷子一下,其实她多少也有些羡慕马家的多子多孙。

老夫人倒不是不心疼谢思念这个孙女,毕竟她身体弱,心脏也不好,一出生母亲就去世了,但是再心疼谢思念,谢老夫人也明白这个孙女性子太过于娇蛮。

因为心脏不好,谢思念回到谢家的一年时间里,几乎将谢家闹的天翻地覆,偏偏谢家人都还得让着她,一来二去谢思念的性子变得更加跋扈。

谭果到达淮阴省时,是谢老爷子派自己的老管家亲自去机场接的人,尼拉国那边发生了动乱,导致矿业公司暂时停产了,谢老爷子向顾家求援,谭果也就名正言顺的接手这件事。

汽车开了一个多小时就到达了谢家老宅,谁知道车子刚到门口,另一辆车子从里面出来,两辆车一下子就在大门口车头对车头的对上了,老宅年数久远,院门并不宽,只够一辆车通行,所以两辆车就这么堵上了。

“谭小姐,请稍等。”老管家说了一句之后,连忙下车让里面的车子先退回去,毕竟谭果是顾家派来的人,那就是谢家的贵客,于情于理都不能让客人的车子后退让路。

老管家看向驾驶位开车的司机,“小王,将车子先退回去。”

“嗬,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我们谢家的下人而已,你竟然敢让我的车子让路!”就在此时,后座出来一道尖锐的女音,谢思念阴沉的眼神诡谲的看向站在车外的老管家,言语里满是嘲讽之色。

老管家一愣,刚刚就想着让小王将车子倒退回去让路,根本没有注意到后座坐着的竟然是谢思念,“小姐,我是代替老爷去接了贵客回来,还请小姐先让路。”

谢思念心脏不好,谢家上上下下都让着她,老管家也只能陪着笑脸将事情解释了一下,如果是身份一般的客人,谢老爷子也不会让自己的管家亲自去接人。

按理说让谢家的孙子却接人更合适,但谭果代表的是顾家,而谢家和顾家的关系外界并不知道,所以老爷子这才让管家亲自去机场接谭果。

“哼,你个老东西,少拿爷爷来压我,我可不怕!”谢思念骄纵冷笑一声,高昂着下巴,眼神里满是得意之色,“我可是谢家大小姐,我倒要看看什么客人这么尊贵,凭什么让我让路!”

老管家眉头一皱,为难的看着故意刁难的谢思念,明明她心脏不好,该得到谢家人的疼爱,偏偏谢思念性子太跋扈,让人没法子喜欢。

另一边车子里,谭果坐了两小时的飞机,又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子,身体都坐的僵硬了,透过车窗看着还在外面说着什么的老管家,谭果直接推开车门下了车,虽然冷了一点,但是外面的空气清新多了。

“那就是你说的贵客?”谢思念一看就恼怒的叫喊起来,因为天气寒冷,谭果穿的就跟熊没什么两样,白色的高领毛衣,淡蓝色的长裤羽绒服,黑发的长发披散下来正好免除耳朵受冻。

估计是车子里空调开的很高,谭果脸颊红扑扑的,衬的肤色更加的白皙水嫩,再配上又黑又圆的眼睛,看起来像个邻家小妹妹,说她是谢老爷子请来的客人,谢思念怎么看都不相信。

“谭小姐。”老管家连忙走了回来,抱歉的看向下车的谭果,虽然第一眼看到谭果时,老管家也怀疑自己是看错了。

但是谭果身边跟着的那批黑色劲装大汉,一个一个对谭果无比的恭敬,老管家就知道是自己肤浅了,人不可貌相,既然是顾家派来的人,看起来再无害那也绝对是个狠角色。

“无妨,直接进去吧,不要让谢老等久了。”谭果不在意的笑了笑,多走两步路正好活动一下筋骨。

可是就在老管家陪着谭果步行走进院子时,后座的谢思念眼神歹毒的一变,突然的车门猛地向外一推。

谭果眉头倏地一皱,身体迅速的一个后退,右手同时将推开的车门砰一声又大力的反推了回去。

“啊,我的腿!”谢思念吃痛的声音尖利的响了起来,刚刚故意推车门撞谭果时,谢思念也打算下车,左脚刚跨下车,被车门猛地夹上,痛的谢思念叫喊起来。

老管家心里头一惊,看了一眼抱着腿坐在车子后座大叫的谢思念,快速的看了一眼身侧的谭果,却见她已经没有了之前笑眯眯的模样。

冷着脸的谭果身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凌厉的杀气,原本清澈见底的黑眸也覆盖上了冰冷寒霜,此刻的谭果让老管家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黑道教父顾家。

“谢家的待客之道我倒是见识到了。”谭果声音显得冰冷,若是以前,她不会在乎谢思念的突然暗算,这种小手段在谭果眼里不值一提。

但是肚子里揣了个小包子之后,谭果的一举一动就注意了很多,刚刚谭果反应如果慢一点的话,车门直接回撞到谭果的肚子上,这也是谭果脸色如此阴郁的最终原因。

“谭小姐,非常抱歉,小姐年纪小,不懂事……”话说到一半,对上谭果那婴儿肥的白嫩包子脸,老管家说不下去了,因为谭果看起来比谢思念还要小一些。

“你竟然还敢帮着外人?”因为是冬天,裤子也厚,谢思念等到痛意退了下去,还没有找谭果算账,就听到老管家竟然还敢帮着外人,谢思念的火气蹭一下就涌了上来。

而此刻,谢家二房和三房的人也都知道谢思念这个瓷娃娃在大门口出了事,这个时间段,谢家男人都去公司工作了,所以谢家两个媳妇让佣人去通知住在后面的谢老和老夫人,两人连忙赶了过来。

“哎呦,我的小祖宗,你这是怎么了?”看着叫嚷的谢思念,谢三媳妇一脸自己女儿受了欺负的心疼模样,连忙扶住了谢思念,好奇的打量着站在老管家身边的谭果。

谢二媳妇也算是书香门第,虽然和三房明争暗斗了很多年,但却说不出这种恶心巴拉的话,此刻刻薄着板着脸,眉头一皱的看向老管家和谭果,“怎么回事?不知道小姐身体不好,不能受气吗?怎么在自家大门口被人给欺负了。”

谢毅这个长子摆明了不接手谢家的产业,谢思念又是个女孩,而且心脏还不好,更不可能接手公司了,所以谢家二房和三房都想要巴结着谢毅和谢思念,都知道他们父女俩在两个老辈心里头的重量,得到了这父女俩的支持,谢家肯定就归谁了。

“外面风冷,先进去吧。”谭果懒得和谢家两个媳妇多说什么,风一吹,谭果感觉冻得慌,而且飞机餐太难吃,谭果这会儿肚子也饿了。

一看谭果不会追究什么,老管家松了一口气,“谭小姐,这边请,老爷已经等候多时了。”

谢老爷子的客人?谢家两媳妇愣了一下,原本看谭果年纪轻,只当是普通世家的女儿,这样一来她们帮着谢思念挤兑对方也是无伤大雅的事,但这是老爷子的客人,谢家俩媳妇表情一下子难堪了,有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的诡异感。

“你不准走!”从小到大都是别人顺着自己让着自己,这会自己小腿还疼的厉害,谭果竟然就这么走了,谢思念一下子炸了起来,尖着嗓子叫喊着,顾不得腿痛直接挡到了谭果面前,双手张开阻止谭果离开。

“让开!”谭果眼神再次沉了下来,秦豫到现在还是下落不明,谭果其实一直憋着一肚子的火气,但是肚子里有小包子了,谭果也知道不能生气,偏偏谢思念还不怕死的纠缠。

“谭小姐,我们家小姐自小心脏不好,您多包涵。”老管家一看谭果那冰冷的眼神,吓的一个哆嗦,连忙开口解释着,生怕谭果一怒之下一脚将挡在前面的谢思念给踹了出去,那就真的要出人命了。

“谢思念,你给我让开!”谢老子的洪钟般的喝斥声从远处传了过来,顾不得自己年纪一大把了,谢老爷子小跑过来,这可是顾家的人!

而且谢老爷也打听过谭果的情况,别看她年纪小,手上绝对沾染了不少人命,在帝京更是混的风生水起,帝京古家、卫家、徐家都被谭果和秦豫给斗趴下了,武氏集团都不敢掠其锋芒。

据说谭果和顾家少主关系密切,这样的人物,不管是男是女,年纪大还是年纪轻,谢老爷子知道谢家是绝对惹不起的,偏偏谢思念还在这里发大小姐的脾气,这也是谢老爷子无法喜欢这个孙女的原因,太骄纵太胡闹,将大家对她的疼爱任意的挥霍。

“谢老。”谭果敛去了眼底的冷色,平静的喊了一声,看得出她对谢老的尊敬源于他的年纪,是个长辈,而不是因为谢家的家世。

“谭小姐里边请,我这把老骨头是不行了,否则就该亲自去机场迎接谭小姐。”谢老爷子朗声一笑,看得出谭果并不打算计较什么,老爷子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这一位据说还是零失败记录的杀手。

看着谭果那和自己孙女一样大的外表,谢老爷子更加不敢怠慢轻视谭果,谢家的孙子辈里如果有一个像秦豫和谭果这样出色,谢老爷子也不用忧心谢家后继无人了。

谢老爷子亲自接人,而且态度放的这样低,谢家两个媳妇早就蔫了,就连谢思念也不敢再放肆了,只是看向谭果的眼神阴沉的闪烁着歹毒的光芒。

“这难道是某个世家名媛?”同一个念头浮现在谢家两个媳妇的脑海里,此刻两人越想越感觉如此,谭果年纪太轻,和谢思念看起来差不多大,面对老爷子的态度是那么的随意,这绝对是世家千金。

谢家如今也就二房的谢长宁和三房的纨绔少爷谢舫没有结婚了,如果他们能娶到世家名媛,那么谢家还不手到擒来?

两个媳妇对望一眼,眼中都闪烁着算计的光芒和野心,随后也顾不得一旁的谢思念了,两人默契十足的向着厨房方向走了过去。

快到午饭时间了,在客人用餐之前正好可以吃些小点心和茶水,送过去的时候说不定可以打听到对方的身份和来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