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见面打斗/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352章

谭果两个字对秦豫而言就如同一个陌生的名字,并没有激起他任何的情绪,此时秦豫回头看向站在大厅里的穆千雪,“我知道了。”

低沉冷漠的声音响起,秦豫迈步继续向着楼上书房走了过去,冰冷的峻脸上有着嘲讽之色一闪而过,穆千雪的打算秦豫知道,他此时故意提前谭果的名字,不过是担心自己对谭果依旧怀有旧情。

秦豫并不在乎谭果的死或者活,但是同样的,他也不会为了尼拉国就一定要娶穆千雪,即使和穆千雪结婚能让秦豫更加迅速的掌控尼拉国的权利,但是对秦豫而言他不屑利用女人来达成目的,更何况秦豫有着绝对的信心,没有穆千雪的帮忙,他依旧可以完成这一切。

大厅里,穆千雪目光复杂的看着上楼的那道伟岸的身影,一时之间心头满是复杂,秦豫对谭果的无视让穆千雪欢喜,但即使如此,秦豫对穆千雪依旧冷漠排斥。

第二天一早,秦豫就让佣人帮忙收拾行李打算搬出去,“衣服不用收拾,我自己来。”

“是,秦先生。”佣人声音毕恭毕敬的响了起来,秦豫周身那股威严的气势让人有股不寒而栗的紧张感,唯恐自己做错了什么。

等佣人收拾了简单的行李之后,秦豫打开衣橱收拾自己的衣服,此刻,脑海里有着一道记忆一闪而过,秦豫有些失神的看着柜子里折叠整齐的衣服。

“秦总裁,你坐着,今天我来收拾衣服!”记忆里,谭果的五官都有些的模糊不清了,不过声音秦豫却记得很清楚,软糯糯的,异常的好听。

谭果虽然宅也有些的懒,但还不至于邋遢,只是她不喜欢收拾,不擅长家务,柜子里的衣服被谭果搬到了床上,有她的也有秦豫的,原本衣服在柜子里是整整齐齐的,被丢到床上之后又乱了。

五分钟之后,行李箱里是一堆不整齐的衣服,谭果还显摆的对秦豫表功,“看吧,我就说我能行,我都活了二十五年了,难道这点小事做不好,我只是不喜欢做而已。”

秦豫鄙视的看着得瑟的谭果,有些强迫症的秦总裁终于受不了的将那些叠的乱七八糟的衣服重新丢到了床上,修长的大手变魔术一般重新折叠起来。

平坦、整齐,四四方方的衣服看起来就像是从服装店里刚买回来的一样,再对比谭果那乱糟糟的叠衣服手法,高低立现。

“秦总裁,你难道不知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吗?”记忆里谭果哇哇叫的抗议起来,整个人耍赖的扑到了秦豫的背上,抱着他的脖子受不了的直嚷嚷,“哪有男人做家事这么仔细的。”

“小豫。”门口的喊声让秦豫从回忆里走了出来,他表情漠然的将衣橱里叠的整齐的衣服拿了出来,然后整整齐齐的放到了行李箱里。

那黑白的记忆里,秦豫记得因为谭果的闹腾,行李箱里的衣服最后依旧是乱糟糟的摆放着,套用谭果那无敌的理论:等到了酒店还是要拿出来,现在叠整齐了就是浪费。

这话她说的无比理直气壮,秦豫此刻回想起来都感觉有些的奇怪,他竟然能容忍这么一个懒散的女人和自己住在一起,似乎并没有什么排斥。

“小豫,你真的要搬出去吗?”秦素再次的开口,有些悲伤的看着表情冷漠的秦豫,这是她的儿子,可是在小豫的眼中,自己不过是一个叫做母亲的陌生人。

“是。”简短的一个字就是秦豫的回答,他动作有条不紊的将所有的衣服都放到了行李箱里,整整齐齐是秦豫一贯的风格。

秦素苍白的目光看着不近人情的秦豫,却也知道无法更改他的决定,但是想到穆千雪,秦素忍不住的开口:“小豫,千雪这些年一直在等你,她……”

“我不会娶她的,所以她可以重新挑选结婚对象。”将行李箱啪的一声合上,秦豫冰冷的目光看向秦素,冷漠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如果你记得自己是我的母亲,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到第二遍!”

所有劝解的话都被堵在了喉咙里,秦素知道自己如果再开口的话,她和秦豫之间这一点微薄的母子感情或许都会被斩断。

半个小时之后,秦豫坐上车子离开了别墅,秦素和穆千雪站在门口目送着远去的车子,两人的眼中都有些莫名的不安,但是想到谭果已经死了,这一点不安又被压了下去。

一晃三天的时间过去了,鸿丰矿业暴乱的事情已经彻底平息了,同样的,谭果死亡的消息也再次被确认了,只可惜谭果究竟是如何死的,这一点依旧查不到,所有的线索都被抹除干净了。

罗非鱼和顾大佑震惊的看着坐在大厅里发号施令的男人,两个人脑子都是嗡嗡的乱成了一团,之前龙虎豹的人都已经离开华国帝京了,罗非鱼和顾大佑则是留在新能源集团帮忙,所以他们的消息并不灵通。

当知道谭果死亡消息的时候,罗非鱼第一反应就是谣言,谭果怎么可能会死?还不等罗非鱼开始调查,他接到了秦豫的电话,从秦豫口中再次得到了谭果死亡的消息。

罗非鱼和顾大佑来到了尼拉国,入住了秦豫目前居住的庄园,但是看着一切正常的秦豫,如果不是非常肯定眼前这个男人真是如假包换的秦总裁,罗非鱼是真的要认为秦豫被人掉包了。

“先生,谭小姐真的?”实在受不了秦豫此刻的冷漠,他专注的工作着,对着一旁的手下下达着一条一条的命令,似乎谭果的死亡只是最寻常不过的事情,一贯冷静的罗非鱼终于受不了的开口。

被打断了工作,秦豫眉头倏地一皱,抬起头,锐利的目光冰冷的看着罗非鱼,“你的冷静呢?还是说你要以下犯上?”

谭果死了,秦豫这个正主都不在意,罗非鱼这个手下竟然用质问的口气询问自己,秦豫莫名的感觉到一股怒火蹭一下在胸口燃烧起来,谭果是生是死都是自己的人,罗非鱼他有什么资格来质问自己?

“先生!”秦豫的冷漠太不正常了,罗非鱼暴躁的抹了一把脸,此时也顾不得以下犯上了,目光锐利的看向秦豫,“谭果死了,先生你就一点不在乎?”

“出去,自己去刑堂领取惩罚!”冰冷的声音冷酷无情的响了起来,秦豫目光再次看向手头的文件,那股莫名的烦躁感觉似乎更加强烈了。

谭果死了,按理说自己这个男朋友的确该调查清楚谭果的死因,也该给她讨回一个公道,但是目前秦豫在尼拉国并没有太大的势力,而他也不想去利用穆千雪手中的力量,所以关于谭果的死,秦豫只会放在心里,等有一天他会给谭果讨回一个公道。

罗非鱼怔怔的看着冷血无情的秦豫,眼前这个男人他很熟悉,在遇到谭果之前,秦豫一直都是这样的状态,冷血而强大,不容任何人质疑他的决定,但是遇到谭果之后……

尼拉国一间普通的超市,店老板今天重新招聘了一个小姑娘当店员,尼拉国的经济并不算太好,超市里的顾客也不多。

此刻老板正在看着新闻,鸿丰矿业的事情高层已经平息下来了,但是对民众而言依旧是一件大新闻,而此刻,电视里说的正是因为暴乱而引起的关于提高工人权益的提议。

尼拉国高层之中有人提议借鉴华国的养老保障制度,以后所有的企业都要给工人购买养老保险,这样退休之后,他们即使不劳动也有退休金可以领取,保障他们的老年生活。

“老板,八点钟了,我下班了。”说话的小姑娘低着头,声音怯弱的说了一声,将最后一瓶水果罐头摆放在了货架上。

“行了,你去后面休息吧。”店老板头也不抬的开口,注意力依旧放在电视播报的新闻上。

这个提议来的如此突然,难道是秦豫已经开始行动了?此刻,超市后面一间不足十平米的小屋子里,谭果坐在床上,皱着眉头思考着,如果秦豫能发号施令,这个混蛋怎么还不来找自己?

谭果气恼的虎着脸,不过当目光看到自己的小腹,谭果原本恼火的表情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右手习惯的摸了摸肚子,“宝贝儿,我们不告诉秦豫你的消息,我倒要看看这个大混蛋什么时候才知道你的存在。”

谭果的死讯传出去之后,穆千雪那边的警惕的确放松了一些,谭果已经将所有特勤人员都派了出去,要寻找秦豫的下落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可是昨天谭果就收到消息,龙虎豹的精锐力量除了还在出任务的,十二星座队伍里就有八支队伍已经回到尼拉国了,而且罗非鱼和顾大佑也离开帝京来到这里了,这说明秦豫已经在召集召集的部下了。

但是他却一直没有联系谭果,这让谭果隐约的有种不安的感觉,但是想到秦豫,这股不安瞬间就消散了,谭果相信不管发生什么事,秦豫都不会离开自己的。

这边谭果正乱七八糟的想着,联络器突然响了起来,自从谭果再次潜伏下来,谭宸又将于磊这支队伍派了过来保护谭果的安全,毕竟她肚子里如今还揣着一个小包子。

“小姐,已经知道秦总裁的下落了。”联络器里,于磊的声音激动的响了起来,秦豫失踪之后,虽然谭果他们都相信秦豫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依旧找不到秦豫,总是让人不放心。

“真的?”倏地一下站起身来,谭果表情激动起来,“秦豫在什么地方?我马上过来?他受伤了吗?现在还是被软禁了吗?”

接二连三的问题问出来之后,谭果才陡然发现自己并不是真的那么镇定自若,她也在不安也在担心,只是这股情绪被强大的理智和自制力给压了下去。

“庄园四周有龙虎豹的精锐力量,安防很严格,不过从目前观察的情况来看,秦总裁似乎没有被限制自由。”于磊说到这里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秦总裁如果安全了,他为什么不联系小姐,龙虎豹肯定也有秦总裁信任的手下,要传递消息出来并不困难。

一个多小时之后。

天完全的暗黑下来,此刻,黑暗里,谭果和于磊的身影完美的隐匿在夜色之下,远远的看着灯火明亮的庄园,谭果心里头咯噔了一下,不过声音依旧很冷静,“情况如何?”

“目测至少有五十人的队伍在庄园里,每隔三分钟就有一支队伍在巡逻,四周都有监控探头,围墙和大门口还有最新的红外感应系统。”于磊快速的回答着,要潜入进去并不容易。

“于队你带人在外面接应,我亲自进去。”谭果拿起地上的背包,将头上的黑色面罩拉了下来,安防如此严格,其他人进去很有可能会惊动对方,谭果这才打算亲自走一趟,更何况她也想要见见秦豫。

想到谭果的身手,于磊点了点头,即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谭果的身手比自己更强,如果谭果进去都能被发现,那么其他人就更会被发现。

秦豫不喜欢屋子里有外人,所以他住的这个楼层并没有其他人在,谭果顺利的攀上了二楼,从二楼尽头的窗口一跃进入到了走廊里,身影无声无息的向着书房的方向走了过去,那里亮着灯,秦豫最有可能是出现在书房里。

有人!秦豫倏地抬起头,在门口的一瞬间,秦豫关掉了书房的灯,黑暗之中,谭果的身影一顿,凌厉的拳风袭击而来,谭果瞬间抬脚踢了过去,反手将书房的门关上了。

黑暗里,俩道身影快速的过了几十招,谭果借着空隙的时间身体凌空一个后翻,对着冲过来的秦豫恼火的吼了起来,“秦豫,你竟然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刷的一下扯下了黑色面罩,谭果瞪大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恶狠狠的瞅着站在面前的秦豫,这个大混蛋,床单都滚了,孩子都有了,他竟然认不出自己的身形。

“是你?”秦豫微微一愣,他没有想到会看到死而复生的谭果,但是想到之前谭果的死讯,秦豫眼神陡然一狠,突然一拳向着谭果的腹部砸了过去。

太过于震惊之下,谭果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或者说她根本没有想过秦豫会对自己出手,重重的一拳砸在小腹处,谭果身体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双手捂住了腹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