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嚣张谭果/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行了,行了,别说了,你先和我一起坐。”桑达瓦有些不耐烦的开口,之前机场不给自己面子调换一个头等舱的座位,感觉丢了面子的桑达瓦正憋着一肚子的火气,此时也懒得听女伴唧唧歪歪。

“谢谢桑少。”女伴这才露出笑容,亲昵的坐在桑达瓦的身边,将他的胳膊抱在丰满的胸口处磨蹭着,发出一阵阵让人面红耳赤的低吟声。

手臂上的柔软触感让桑达瓦一阵心神荡漾,原本憋屈的怒火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强势无比的搂过女人的肩膀,大手轻佻的在她挺翘的胸部抓了一把,“你这个小妖精,是不是想要尝试一下空姐制服诱惑?”

女人挑逗的笑着,估计凑到桑达瓦耳边说着什么,猩红的小舌头还舔了舔他的耳垂,诱惑的意味无需多说。

空姐很快将奶粉泡好了送了过来,小胖墩一看到吃的过来了,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兴奋的在座椅上扑棱着。

“宝贝儿,你再吃就真的成胖墩了。”谭果无比感慨的看着抱着奶瓶子吧唧吧唧吸起来的小胖墩,余光扫了一眼隔壁的座位的桑达瓦,没有想到还没到尼拉国就碰到了桑家的人了。

不过在脸部做了伪装易容之后,谭果相信一般熟悉的人都认不出自己来,尤其是她现在的身段,最多算是一个灵活的胖子。

“桑少,要不我们让那个女人将头等舱的座位让给我们。”听到小孩子含混不清的咿呀声,女伴眼睛一亮,这不是现成的座位吗?

桑达瓦回头一看,有些嫌恶的看着座椅上那么厚实的一大坨,女人胖成这样还叫女人吗?那腰围那胳膊,白花花的一片看着就够恶心的。

“桑少。”女伴撒娇的摇晃着桑达瓦的胳膊,压低声音道:“晚上回酒店,我随便桑少你处理,什么姿势都可以。”

“就依你了,小妖精。”桑达瓦淫邪一笑,摸了摸女伴的脸,这才叫来了空姐,估计实在不愿意自降身价和一个胖子说话,“你和那边母子两人说一声,头等舱的这两个座位我要了,随便她开价。”

机场归金王室管辖,桑达瓦不敢乱来,毕竟今时不同往日,可是他毕竟是桑家的小少爷,在尼拉国要钱有钱,要权有权,想要个头等舱的座位还不是手到擒来。

空姐知道桑达瓦的身份,自然不敢怠慢桑家的小少爷,此时向着喂奶的谭果走了过去,低声将事情说了一遍,“女士,其实经济舱和头等舱也没什么区别,而且桑少爷愿意用金钱补偿。”

“不换,我家宝贝儿喜欢坐宽敞的座位。”谭果冷笑一声的拒绝,转过头,气场全开的看向桑达瓦,“我不差这一点钱,所以这位先生你还是省省吧。”

桑达瓦原本是懒得和一个胖女人交谈,这才叫了空姐,此刻听到这挑衅的话,桑达瓦只感觉怒火蹭一下燃烧了起来,嫌恶的看向谭果,刚想要开口,却微微错愕的愣住了。

谭果是真的胖,从背影看绝对是个体重超过一百五十斤的胖妞,那腰身跟水桶没啥子区别了,可是当看到谭果脸的时候,并不是桑达瓦想象中的恶心。

谭果的皮肤很白,整张脸看起来圆嘟嘟的可爱,雪白的肌肤柔嫩的看不到一点毛孔,因为很健康,脸颊还透出淡淡的粉色红晕。

黑黝黝的大眼睛如同最漂亮的星辰,熠熠的闪烁着光芒,再加上谭果此刻剪着齐耳的内扣短发,衬着脸更圆了,再加上那盛气凌人的气势,桑达瓦第一次发现原来胖子也可以这样可爱,那脸圆润的让他有种掐一下的冲动。

“你这个死胖子,你知道我们是谁吗?”女伴只当桑达瓦厌恶面前这个胖女人,此刻高昂着声音叫骂起来,眉眼里满是得意之色,“哼,女人活成你这样,要是我早就死了,猪都没有你吃得多!”

小胖墩正吧唧吧唧的喝着牛奶,此刻听到女人尖利着嗓音对谭果叫骂着,那凶神恶煞的模样,让小胖墩大眼睛圆溜溜的一瞪,手中的奶瓶子吧唧一下向着女人的脸砸了过去。

估计谁也没有想到这才一周岁小胖墩竟然会动手,而且力度还这么大,扔的还这么准!

女人只感觉脸被砸的一痛,飞溅出来的牛奶从她的额头、眼睛上滴落下来,滑过她的嘴角,落在黑色的低胸裙子上,这一幕怎么看都有些像岛国的小电影画面。

“咿呀!”小胖墩扶着谭果的肩膀站起身来,愤怒的瞪着桑达瓦和他的女伴。

可是当看到落在椅子上的奶瓶子时,小胖墩傻眼的愣住了,低头看着自己空空的双手,再看着不远处的奶瓶子,口粮没有了,小胖墩一下子蔫了,可怜巴巴的瞅着谭果,呀呀的叫唤起来。

“没事,等下飞机了再给你买个新的,那个脏了。”习惯了小胖墩活泼的模样,看到他可怜巴巴的熊样,谭果扑哧一下笑了起来。

呀呀!丢了口粮还被谭果嘲笑,小胖墩一下子恼了起来,抱着谭果的脖子抗议起来,用他六颗小白牙磨着谭果的脸,顺便糊了她一脸的口水。

“好了好了,我不笑了。”谭果安抚的拍了拍小胖墩的后背,这熊孩子还生气,他可遗传了秦豫的洁癖,这奶瓶即使捡回来了,小胖墩也根本不会再用。

“你们这对贱人!”被奶瓶子砸懵的女人终于反应过来,一抹脸上的奶水,不由尖叫起来,顺手抓起座椅上掉落的奶瓶子,用力的向着谭果和小胖墩砸了过来。

如果说谭果以前是真的好脾气,不触犯到她的底线,谭果基本不会和人动怒,当然,这也是因为她实在太懒,懒得和人争吵和人动手。

可是如今,小胖墩就是谭果的逆鳞,看到那砸过来的奶瓶子,谭果原本笑眯眯的表情陡然一变,阴冷的杀气自眼底迸发而出。

谭果右手猛地一挥,精准的拦住了砸过来的奶瓶,因为力度不小,奶瓶子直接被挡了回去,砰一声砸到了女人的脸上。

小胖墩虽然继承了谭果的天生神力,可毕竟也就一岁大,力气再大也有限度,但是怒起来的谭果力气却大的惊人。

女人就感觉眼前影子一闪而过,鼻子瞬间传来一股子剧痛,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睛里滚落下来,而殷红的鼻血也顺着鼻腔流淌下来,足可以知道谭果这一砸力气有多大。

“啊!我要杀了你们这对贱人!”手一摸,指尖都是鲜血,女人脸色大变的叫喊起来,还从没有受过这样大的屈辱,此刻泼妇一般向着谭果扑了过去。

倏地一下站起身来,谭果将小胖墩挡在身后的座椅上,看着扑过来的女人毫不客气的一脚踹了过去,这一脚谭果依旧用了五成的力量。

而此刻,刚从舱门走进来的几人就感觉一道人影突然飞了过来,警觉之下,为首的男人本能的一脚踢了过去,将飞过来的人形物体再次踹开了。

接连挨了两脚,而且力度都很大,女人砰一声砸在座椅上,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这是?”顾大佑呆愣愣的看着一旁被自己踢飞出去的女人。

女人躺在地上,鼻子眼睛红肿起来,鼻血淅淅沥沥的流淌下来,糊了她一脸的,更重要的是女人的脸上、衣服上还有可疑的白色水迹,这让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会忍不住的想歪。

事发突然,桑达瓦根本没反应过来,等他回过神来时自己的女伴已经人事不知的昏厥在地上,而且看起来异常的狼狈不堪。

“清理干净!”冰冷的声音漠然的响起,看着座椅上飞溅的白色水迹,秦豫眉头倏地一皱,表情显得格外的嫌恶。

“我说秦副部,你这洁癖果真是越来越严重了。”站在秦豫身边的是一个青年,看着眼前的一幕,嘴角勾起幸灾乐祸的笑容。

“我马上清理。”空姐忙不迭的开口,之前机场就说了这一趟飞机的头等舱上有几位重要的大人物,让自己一定要小心接待,谁知道飞机还没有起飞就出了这样大的麻烦事,地上还昏着一个。

看着自己的奶瓶子被空姐捡起来还送过来了,小胖墩嫌恶的一瞪眼,头一扭,脏了,不要了!

“这个不要了。”谭果从震惊里回过神来,神色冷淡的说了一句,将小胖墩重新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秦副部,你瞅瞅,这孩子嫌弃的表情和你一模一样那。”像是发现了新大陆,金闵哲大笑着,兴奋的看着座椅上白嫩嫩的小胖子,这胖的就跟面团子捏的一样,关键是那一双黑亮的大眼睛,实在是太可爱了,不过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小胖墩的五官其实非常的俊朗帅气,长大之后只要瘦下来,绝对是个帅哥。

不过当金闵哲瞄到一旁的谭果时,得,当妈的也这么胖,估计这孩子长大了也瘦不了多少,不过金闵哲发现这母子两人虽然胖,却半点不丑,五官都很好看,果真是丑不丑,关键看气质。

“你们!”桑达瓦愤怒的看着面前的几人,自己的女伴就这样被打晕了,而且还是这么狼狈的晕了。

“呦,原来是桑少爷啊,没有想到这么巧啊,你也回首府啊。”金闵哲像是才看见桑达瓦一般,此时双手环着胸口,笑眯眯的揶揄着,“怎么,地上昏倒的这位是桑少爷的女朋友,啧啧,这品味,桑少爷果真是强人!”

其实桑达瓦喜欢美女,他的女伴自然就没有丑的,但是地上这位被奶瓶子将鼻子都砸肿了,鼻孔里还在流鼻血,脸上还有奶水,再加上还在痛苦的昏迷中,脸上的表情也因为痛苦而扭曲成了一团,所以怎么看怎么的丑。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偏偏桑达瓦却不敢对金闵哲怎么样,这位虽然在金家的地位不怎么样,但靠着自己的本身,如今在尼拉国的警卫所工作,最关键的是金闵哲是新兴党的重要成员,桑达瓦即使再气也不敢对他动手。

憋屈着怒火,桑达瓦猛地将仇恨的目光看向一旁的谭果和小胖墩,眼神狠戾的骇人,“你最好现在就滚下飞机,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尼拉国的首府论起来也是桑家的大本营,这里不过是尼拉国的一个经济大省,桑达瓦在这里不敢放肆,但是等到了自己的地盘上,他绝对会让这对母子好看!

“桑少爷,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拿女人和孩子出气,你还算是男人骂?”虽然金闵哲不知道自己来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小胖墩的奶瓶都掉地上了,怎么看都是桑达瓦在仗势欺人。

“怎么,这是金先生的老婆和孩子吗?所以你这么维护他们!”桑达瓦冷笑着,阴森森的目光依旧落在谭果和小胖墩的身上,此刻越看谭果,越感觉这个胖女人还真不算丑,这么白嫩的肌肤,摸起来一定很舒服。

“嘴巴放干净一点。”谭果突然站起身来,她个头不高,但是身体够宽,冷眼看着吃柿子找软的捏的桑达瓦,冷冷一笑,“不想和地上这个一样,你最好闭嘴,否则我不介意再弄晕一个。”

金闵哲和桑达瓦都傻眼的愣住了,他们两算是死对头,平日里见到了自然是各种针对对方,但是两人身份毕竟非同一般,他们没有想到谭果这个胖女人竟然还敢这么叫嚣的放狠话,看起来比他们还要狂。

“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你敢这样和我说话!”桑达瓦气的吼了起来,女伴丢脸不说,被金闵哲压一头也不说,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胖女人竟然也敢对自己放话,桑达瓦阴狠着眼神,“信不信老子将你儿子从飞机上丢下……”

桑达瓦的话还没有说完,因为谭果的拳头已经狠狠的砸到了他的脸上,力度之大,桑达瓦这个男人直接被一拳头干翻在了地上,扑哧一声咳出一嘴巴的血唾沫,血水之中还有两颗白牙。

“你再说啊!”谭果声音冰冷的骇人,毫不客气的一脚再次桑达瓦的胸口上,“我儿子也是你能骂的?就算你父亲桑坤在这里,他也不敢和我这样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