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一家三口/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谭果将小胖墩丢给了秦豫,刚走出书房,卫胜男就拎着谭果之前放在客厅里的袋子走到了二楼,顾大佑则是紧随其后,看到谭果时,两人表情都有些的诡异。

不说顾大佑跟随秦豫好几年,就算是卫胜男只在秦豫身边一年左右的时间,但是她也清楚秦豫性格的冷漠,对待秦素这个母亲,秦豫依旧是漠视的态度。

而穆千雪这位宗教圣女,不管她如何放下身段,秦豫对她的态度更为冷漠,甚至到了无视的程度,在尼拉国的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秦豫能走到今天的位置,不单单是依靠强大的手段,同样也缺少不了血腥的黑暗手段。

尼拉国那些和秦豫作对的人,轻则是被龙虎豹的手下威胁,重则是致命的危险,有几个强敌甚至是身败名裂,最后丢了性命,秦豫用铁血狠辣的手段镇压住了不少蠢蠢欲动的敌人。

但是这样一个冷漠无情的男人,偏偏对面前这个胖女人如此的纵容,抛开飞机上发生的种种不说,秦豫的书房除非是得到他的允许,任何人禁止进入,但是眼前这个女人偏偏就进去了,甚至完好无损的出来了,难道就是因为她是华国谭家的小公主?

“秦副部的卧室是哪一间?”接过卫胜男手里头的袋子,谭果询问的看向一旁的顾大佑。

“右边第三间。”顾大佑依旧是那种憨实的性格,这也是为什么当初秦豫和罗非鱼都知道谭果真正的身份,却没有告知顾大佑的原因,否则谭果的身份就隐瞒不住了,。

偏偏唯一知道这一切的罗非鱼因为当初谭果“死讯”,失望之下离开了尼拉国去了国外,所以谭果的身份也就阴差阳错的瞒了下来。

谭果直接进了秦豫的卧房换上要参加宴会的礼服,而此时书房里,小胖墩坐在秦豫的腿上,小手抓着眼前的钢笔,小胳膊一动,呼啦一下文件上多了一道长长的黑线。

小胖墩眼睛一亮,然后握着钢笔刷刷的鬼画符,秦豫刚从回忆里收回思绪,就听到小胖墩高兴的咿呀声,而自己刚看的文件已经毁了。

“呀呀。”小胖墩扭过头,熠熠着光芒的大眼睛邀功似的看向秦豫,然后又呼啦一下在文件上重重的画了几条线。

看着怀抱里这泛着奶香味的小胖墩,秦豫发现自己冷硬的心莫名的柔软下来,或许是因为这一双眼睛,和记忆深处那一声眼睛实在太相似了。

秦豫一手抱着小胖墩的腰,剩下的一只手犹豫了一下,最终轻轻的抚上小胖墩的脸蛋,柔软细滑的触感让秦豫的心像是被羽毛给撩拨了一般,再冷硬的心扉此时也软化下来了。

“呀呀。”察觉到脸颊上抚摸的大手,小胖墩乐悠悠的咿呀了两声,丢掉了钢笔,小短手一下子抓住了秦豫的大手,不过秦豫的手太大,小胖墩的五指只能攥住了他一根手指头。

“副部,还有一个小时宴会就要开始了。”卫胜男敲响了书房的门,得到允许之后,卫胜男和顾大佑推门走进了书房,一眼就看到秦豫怀抱里的小胖墩,而此刻,虽然秦豫冷着脸,但是他们却感觉到秦豫身上的冷意消散了几分。

“我知道了。”秦豫看了一眼被毁的文件,也懒得管了,又看着怀抱里的小胖墩,此刻倒是明白谭果来的用意了,她拒绝了所有男伴的邀请,这是打算和自己一起出席今晚上的宴会,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吗?

或者说她并不想和这些人联姻,所以才挑中了自己,秦豫微微眯着凤眸,一抹危险的寒光自眼底一闪而过,被人当成利用的工具,这还是生平第一次,秦豫勾着薄唇冷笑,她这是依仗着华国谭家的身份,所以才敢如此的肆无忌惮。

谭果虽然换上了黑色的一字肩礼服,只不过身为一个胖子,再华美的礼服穿在身上都显得有些臃肿,尤其是谭果的个头并不高,好在她皮肤很好,眼睛又大,世家底蕴造就的尊贵气质,让谭果倒也不至于难看。

相对而言,换上了黑色西装的秦豫则显得峻美多了,修长挺拔的身子,冷峻完美的五官,再加上周身那霸道的王者气场,秦豫就这么站在走廊里,就耀眼的让人无法直视。

“副部,真的要和谭小姐一起去富丽宫吗?”卫胜男低声询问,她并不笨,谭果之前突然出现,让卫胜男有些摸不清头脑。

不过此刻她已经想明白了,谭小姐这是打算利用副部当挡箭牌,这样一来,不管是桑日晟还是周亦扬,他们不敢责怪身份尊贵的谭果,那么自然而然就会迁怒到秦豫身上,这对秦豫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

“无妨。”低沉的声音冷漠的响起,秦豫在换衣服的时候的确想过直接离开将谭果丢下,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最终还是打算和谭果一起出席宴会,即使被当成公敌又如何?秦豫冷傲的目光里充满了自信,那些人他还不放在眼里。

“呀呀!”看到谭果从卧房里走出来,小胖墩立刻挥舞着手臂,在秦豫的怀抱里挣扎着想要扑过去。

看着灯光之下的秦豫,谭果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秦豫和以前几乎没什么两样,只是看起来更加的冷漠疏离,不过想到秦豫竟然一而再的纵然自己和小胖墩,谭果心底的怨气莫名的就消散了两三分。

“果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谭果声音轻佻的响了起来,色眯眯的目光放肆的打量着面前的秦豫,笑的愈加的暧昧,“我都有些心动了,看来选择秦副部当我的男伴果真是正确的。”

看到谭果用如此轻贱的语调来形容秦豫,好似他是货架上待价而沽的商品,卫胜男表情难看了几分,愤怒的目光盯着谭果。

秦豫冷声一笑,居高临下的看着挑衅自己的谭果,一手抱着小胖墩,另一只手臂突然伸了过去,一把揽住谭果的肩膀,猛地将人拉到了自己的怀抱里,压低声音嘲讽道:“我这个挡箭牌这么好用,谭小姐也该知足了。”

“咿呀。”被夹在两人中间,像是新奇的体验,小胖墩兴奋的手舞足蹈着,双手依旧搂着秦豫的脖子,却扭过头吧唧一下亲在了谭果的脸上,即使是要出席宴会,谭果依旧是素面朝天,脸上并没有任何的化妆品,所以即使被小胖墩亲到了也没关系。

“挡箭牌?”谭果怔了一下,猛地抬起眼,黑长的睫毛如同小扇子一般眨动了两下,那清澈如水的大眼睛里闪烁着顽劣的光芒,此刻谭果不由一笑,一手顺势的搭在了秦豫的肩膀上,亲密的凑到他的耳边。

“没有想到秦副部你也有自作多情的时候,我穿了礼服抱着儿子不方便,所以才会借秦副部你用一下,你真的想太多了。”谭果声音软糯糯的在秦豫耳边响起,像是情人之间的低喃。感觉到秦豫身体僵硬了瞬间,谭果笑着继续道:“我谭家小公主的身份,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何必找秦副部这样的阎王脸,半夜醒过来我都怕吓到自己,更何况秦副部的洁癖好像很严重,啧啧,我可不想和秦副部滚床单之前还各种消毒。”

秦豫黑着老脸,不知道是因为自己会错意了,还是因为谭果的口无遮拦,只不过看着眼前这张挑衅的包子脸,秦豫突然有种狠狠掐一把她脸的冲动。

“呀呀!”似乎感觉到自己被冷落了,小胖墩不满的看着亲密凑到一起说话的秦豫和谭果,胖手搂着秦豫,另一只手搂着谭果,然后一个用力,吧唧一下,三人的脑袋撞到了一起。

谭果和秦豫被撞的一愣,倒是小胖墩感觉很好玩咯咯的笑了起来,还想再来一次,只可惜谭果已经迅速的后退了一步,秦豫也站直了身体,让使坏的小胖墩可怜巴巴的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满这两人竟然这么不配合。

“时间差不多了,秦副部,我们走吧。”谭果已然恢复了惯有的高傲姿态,对着秦豫颐指气使的说了一声,率先迈开步子向着楼梯走了过去,这理所当然的姿态好似秦豫真的是她临时征用的保姆一般。

秦豫眯着眼危险的瞅着先走一步的谭果,她这是笃定了自己不会讲她儿子怎么样吗?秦豫看了看怀抱里挣扎着要追赶谭果的小胖墩,如果换成其他的孩子,秦豫发现自己或许也不会对一个话都不会说的小孩子怎么样,但是他绝对不会抱着,铁定了会将人放地上。

“呀呀呀!”看着已经走远的谭果,小胖墩催促的拍了拍秦豫的肩膀,小脸上写满了焦急之色。

或许这母子两人吃定了自己!看着纠结着脸的小胖墩,秦豫认命的迈开了步子,大长腿一迈开,三两下就追到了踩着高跟鞋走在前面的谭果。

小胖墩此时又兴奋的嗷嗷叫了起来,身体向着谭果这边倾了过来,秦豫不得不搂紧这熊孩子,防止他挣扎的幅度太大会伤到腰。

“又流口水了。”谭果拿出手提包里的毛巾,三两下将小胖墩嘴角的口水擦干净,出牙齿的时候太会流口水了,看着秦豫肩膀上的几滴水渍,谭果忽然笑了起来,“秦副部,你的洁癖呢?”

秦豫冷哼一声,加快了脚步,他其实也发现了,虽然被小胖墩糊了一脸的口水,他竟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嫌恶。

顾大佑已经等候在车旁,看到秦豫过来了,快速的将后座的车门打开,此刻,看着抱着孩子的秦豫,顾大佑眼神有一瞬间的恍惚,如果谭小姐没有死,说不定先生也有孩子了,那才是一家三口。

但是这样的念头只是在脑海里一闪就过去了,顾大佑知道自己脑袋不算灵光,当年谭果的死,秦豫不愿意多说,罗非鱼也是三两句话就一带而过,后来罗非鱼走了,顾大佑依旧选择留了下来,他的命是先生救的,只要先生需要,顾大佑就不会离开。

至于谭果,想到这一年多秦豫的不近女色,不管穆千雪如何示好,秦豫对他依旧不假颜色,顾大佑就打心底认为秦豫喜欢的人依旧是谭果,即使对方已经死了。

富丽宫此刻已经是灯火辉煌,尼拉国高层的大人物们今天都出席了,尤其是家里有到了年纪的后辈都被带来出席今天的宴会。

“听说是个又胖又丑的女人,还带着个拖油瓶,真不知道我爷爷怎么想的。”角落里,一个年轻男人不屑的嗤笑一声,以自己的身份在尼拉国什么样的世家名媛娶不到,有必要去讨好一个破烂货吗?

“这话你也就在我这里说说,你没看到桑日晟都已经来了。”站在年轻男人身边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看起来要成熟多了,看了一眼楼下,低声道:“那可是华国谭家的小公主,别说带着个儿子,就算是两儿子,冲着谭家的身份,今晚上所有人都会前仆后继的讨好她。”

“反正我是没兴趣。”年轻男人不甘心的哼了一声,可是却也知道华国谭家的身份太过于贵重,这些抱怨的话他也就敢私底下说说而已,真的传出去了,那绝对是祸从口出。

旁边的男人不由笑了起来,安慰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你也就是充个数而已,我们家的身份对方绝对看不上。”

周亦扬虽然只是驻尼拉国的大使,但是周家的地位决定了他比今天宴会上许多人的身份都要贵重,他一出现就吸引了现场不少人的目光。

“周大使。”桑日晟笑着迎了过来,向着周亦扬伸出手,“欢迎周大使的到来。”

“少将军客气了。”周亦扬温和一笑,俊朗的脸庞上露出让人如沐春风般的笑意,丝毫没有周家子弟的傲气,反而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温和儒雅感。

两人一番寒暄之后就各自散开了,今天这场宴会是为了欢迎谭家小公主的到来,同样的,也是他们交际的大好机会。

七点二十分,当知道谭果已经来了,在场的人都停止了寒暄,周亦扬和桑日晟更是向着大门口迎接了过去,一个代表的是华国的身份,一个代表的是尼拉国。

“圣女,他们也太势力了。”角落里,小叶不满的嘀咕一声,不就是华国谭家的小公主嘛,这些人有必要如此捧着对方。

原本穆千雪是尼拉国宴会的主角,可是谭果的出现却直接剥夺了穆千雪身上的这份尊贵,小叶这才有些不甘心的抱怨。

“人之常情罢了。”穆千雪不在意的一笑,她在意的只有一个人,其他男人都入不了她的眼。

小叶收回目光,此时忽然暧昧一笑的开口:“不过圣女可以放心,秦副部绝对不是这样肤浅的男人。”

听到这话穆千雪不由笑了起来,脸上露出几分小女孩的娇羞和幸福之感,那个男人永远不会和其他男人一样见异思迁,他即使现在没有接受自己,但是最终他会成为尼拉国的总统阁下,而自己将是和他并肩站立的第一夫人。

可是就在此时,当看到出现在门口的秦豫,小叶脸上的笑容一僵,穆千雪表情也跟着一变。

“呀呀。”看到明亮的大厅,秦豫怀里的小胖墩兴奋的四处看着,不过即使如此,他依旧记得一旁的谭果,只要谭果落后了一两步,小胖墩就会急着拍着秦豫的肩膀,除非他停下来,或者谭果加快脚步赶上来。

站在大门口迎接谭果的周亦扬和桑日晟表情都僵硬住了,之前他们都递了邀请函,只可惜谭果拒绝了和他们一起出席宴会的邀请,所有人都以为谭果会独自出现,谁也没有想到秦豫会突兀的出现在这里,怀里还抱着小胖墩。

秦豫虽然抱着孩子,可是丝毫不减弱他周身那强盛的气场,看着表情诡谲变化的两人,秦豫忽然笑着开口:“没有想到周大使和少将军亲自来迎接我们。”

此言一出,周亦扬和桑日晟的表情变得更加的难看,秦豫这是在宣誓主权?还是说他真的入了谭家的眼?

对周亦扬而言,他希望自己和能谭家联姻,这样自己的仕途才会更加顺利,甚至可以攀爬到自己不敢想象的高度,但是有了谭家的保驾护航,一切皆有可能,而前提是他能娶谭家的女儿。

对桑日晟而言这更是最坏的局面,秦豫如今风头强盛,新兴党在尼拉国的名声与日俱增,秦豫的野心大家心知肚明,只可恨大主教和圣女都选择站在秦豫这边,不过桑日晟认为秦豫的根基还是太浅了。

但是如果秦豫得到了华国谭家的支持,那局面会立刻发生巨变,桑日晟可以肯定,只要谭家介入到了尼拉国的事务中,最终胜利的人只会是秦豫。

“大家自便,不用特意招呼我和秦副部。”站在秦豫身边,谭果高傲的说了一句,诧异的瞄了一眼秦豫,他竟然还会借谭家的势?

想到这里,谭果一笑,一手亲密的挽着秦豫的胳膊,“我们去那边坐吧,小胖墩该喝奶了。”

所有人就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家三口向着不远处的沙发走了过去,大家都有些的蒙圈,之前大家还猜推测谭家小公主会青睐谁,是周大使还是少将军,谁知道半路杀出秦豫这个不速之客,关键是怎么看秦豫已经得手了。

“秦副部真的不考虑一下,如果我们结婚了,想必在场这些人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你上位啊。”谭果笑着开口,从包里拿出了奶瓶和奶粉。

坐在秦豫腿上的小胖墩一看到奶瓶,立刻兴奋起来,挣扎着从秦豫的腿上下来,扶着沙发走到了谭果身边,然后睁大眼睛瞅着谭果手里头的奶瓶和奶粉,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我对你没性趣。”秦豫已经敏锐的察觉到谭果的出现绝非是偶尔,但是如同他说的一样,他对她没有任何的兴趣,不管她是有什么目的。

谭果勾着嘴角笑了起来,一旁侍应生已经将合适温度的开水送了过来,谭果将开水倒到奶瓶里,然后摇晃着,淡淡的奶香味弥漫开来。

“秦副部借用一下你的手。”谭果忽然开口,也不等秦豫回答,直接将奶瓶倒扣过来,挤了一滴牛奶在秦豫的手背上,“烫吗?”

秦豫看了看自己手背上的牛奶,又抬头看了一眼谭果,却见她和小胖墩都睁大眼睛盯着自己,秦豫眼角狠狠的抽了一下,“不烫。”

“呀呀。”听到回答的小胖墩眼睛一亮,一把抱住奶瓶然后吧唧吧唧的喝了起来,那满足的姿态让谭果的表情也跟着柔软下来,摸了摸儿子的头,将他抱坐在沙发上,“喝慢一点,别呛着。”

谭果将目光从小胖墩身上转移到拿着纸巾擦掉手背上牛奶的秦豫身上,懒懒的靠坐在沙发上,笑的愈加的挑衅,“秦副部想过拒绝我的后果吗?或许你在尼拉国的大好局面会立刻消失。”

“你威胁我?”倏地抬起头,秦豫眼中迸发出凌厉的凶光,不得不说谭果的确有这个能力,但是秦豫绝对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