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首次断奶/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豫竟然带着谭果和小胖墩再次回到庄园了,而且看这架势竟然是让谭果留宿,卫胜男眼神晦暗了几分,穆千雪对秦豫的爱慕,卫胜男都不曾真正在意过,因为她知道秦豫不会接受穆千雪。

而且之前在华国和秦豫有过短暂的接触,卫胜男一直记得那个冷漠的男人却会无比体贴的给女友剥小核桃,所以卫胜男从一开始就知道穆千雪这样温柔体贴的女人并不是秦豫喜欢的类型。

但是此时看到如同庄园女主人一般的谭家小公主,一股不祥的感觉莫名的浮上心头,“先生,需要给谭小姐准备客房吗?”

“不用给我准备房间。”谭果抢先一步的回答,看着卫胜男一瞬间欣喜的眼神,谭果继续开口:“我就睡主卧,床够大,你给你们家先生准备客房就行了。”

这绝对是典型的鸠占鹊巢!偏偏谭果还是一副理所当然的姿态,浑然不认为自己这样强势会招来秦豫的厌恶。

“抱歉,谭小姐,我们先生有轻微洁癖。”卫胜男语气生硬的回答,第一次有些痛恨这些世家千金。

当年在华国帝京,继母强势,卫胜男艰难的照顾着弟弟卫威长大,那个时候再怎么艰难,卫胜男都没有怨恨过,但是此刻看着霸道张狂的谭果,卫胜男忽然无比厌烦谭果的身世,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她还敢这么嚣张这么霸道吗?

谭果扭头看着肃杀着峻脸,看不出喜怒的秦豫,忽然笑着对他怀抱里的小胖墩开口:“宝贝儿,亲一口。”

小胖墩双手抱着秦豫的脖子,吧唧一口就亲在了他的脸颊上。

“原来秦副部的洁癖也是因人而异啊。”谭果对着卫胜男示威一笑,突然踮起脚,动作迅速的在秦豫另一边的脸颊上也啃了一口。

小胖墩见状抱着对着谭果咯咯的笑着,估计很高兴谭果和自己做了一样的动作,而被两人一左一右各亲了一口的秦豫依旧漠然着老脸,看不出有没有生气。

“走了,宝贝儿,我们去洗澡。”谭果从秦豫怀里将小胖墩抱了回来,高兴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小胖墩立刻吧唧一下回亲在谭果的脸上,母子两人对望一眼哈哈大笑着。

谭果抱着小胖墩向着楼上走了过去,三两步之后忽然回头:“秦副部如果不工作可以帮忙吗?如果不行,随便让人上楼搭把手,这熊孩子一洗澡就跟大闹天空一样,我一个人可搞不定。”

“先生,我去帮忙。”卫胜男快速的回了一句,或许她更不希望看到秦豫和谭果有更多的接触,而且卫胜男也真切的感觉到秦豫对小胖墩的纵容。

秦豫点了点头,等到谭果抱着小胖墩上楼之后,秦豫抬手摸了摸脸颊,那柔软的触感似乎还停留在脸上,秦豫竟然没有感觉到一点厌恶和恶心。

二楼秦豫的卧室,谭果将浴缸里放满了水,试了试水温之后,这才将小胖墩脱光了放到了水里。

“呀呀。”小胖墩兴奋的双手往水里一拍,谭果脸上就被洗澡水给溅湿了。

“你这个熊孩子!”谭果气恼的一抹脸上的水渍,谭果无语的看着兴奋的小胖墩,秦豫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而小胖墩脱了衣服那白嫩嫩的身体就更面团子捏的一样,肉嘟嘟的,胳膊小腿都是一节一节的肉,跟莲藕没什么两样。

卫胜男的确是想要帮忙,只可惜,小胖墩根本不然谭果之外的人碰自己,卫胜男胳膊还没有伸过来,小胖墩抓着湿透的毛巾,吧唧一下就砸到了卫胜男的脸上,毛巾顺着她的脸落到她白色的衬衫上,瞬间就将衬衫湿透了,显露出里面黑色的文胸。

“卫秘书还是让秦副部来帮忙吧。”谭果瞄着卫胜男黑色的文胸暧昧一笑,看不出卫胜男竟然还是个闷骚型的,秦豫这一年多可是艳福不浅那!

卫胜男低头看着湿透的白衬衫,只能起身离开了浴室,关上门依旧能听到浴室里谭果和小胖墩两人依依呀呀的对话说。

谭家小公主真的只是拿先生当挡箭牌吗?卫胜男忽然不确定了,心里头的不安也更甚了几分。

书房里,因为下午的文件被小胖墩给鬼画符了,秦豫不得不重新打印了一份出来,可惜秦豫还没有来得及翻阅文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陌生的号码,但是打的却是他私人的手机。

“秦副部,十万火急,你再不来浴室帮忙,这熊孩子就要水淹你的浴室了。”电话一接通谭果就扯着嗓子喊了起来,还能听到小胖墩咯咯的大笑声,伴随着谭果的斥责声,只可惜谭果威严不够,她越骂小胖墩越是兴奋的大笑着。

秦豫皱着眉头,想到自己的浴室……

一分钟之后。

“你帮我抓着这小混蛋,擦了沐浴露,这小混蛋就跟泥鳅一样滑。”恶狠狠的开口,此时谭果一身的狼狈,衣服湿透了不少,头发也凌乱的散落下来。

浴室就跟水灾现场一样,而泡在浴缸里的小胖墩更兴奋的大笑着,双手双脚啪啪的打着水,被热气熏红了笑脸,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大眼睛都快笑的没缝了。

秦豫不得不将衬衫袖子卷到了手肘处,大手刚抓向小胖墩的胳膊,这熊孩子倒很警觉,身体扑通一下往水里一扑,小脚用力的一蹬,飞溅的水花淋了秦豫一头一脸的。

小胖墩回头一看,乐不可支的大笑着,小手快速的捧着水花向秦豫身上泼了过去,速度快,准头够,秦豫还没来得及反应又被泼了一脸的水。

谭果见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趁着小胖墩大乐的时候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没好气的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你再闹腾下去,就等着着凉生病喝中药吧!”

秦豫抹去脸上的洗澡水,看着笑的露出一口小白牙的小胖墩,什么怒火也都消散了,大手顺势抓着小胖墩的肩膀将人按住了。

抹了沐浴露的小胖墩身上滑腻腻的和泥鳅没个两样,谭果看起来不靠谱,不过经验倒也足,有了秦豫的帮忙,快速的给小胖墩搓着身体。

半个小时之后,小胖墩终于被洗干净了,谭果拿着浴巾将人一把裹了起来,裹成了蚕宝宝状,对着一旁抱着小胖墩的秦豫开口:“到外面去,我去给他将头发擦干。”

换上了黄色小老虎的连体睡衣,小胖墩坐在床上,举着小手扯了扯头上的老虎耳朵,对着杵着腰就跟打了一场硬战的谭果咧嘴一笑。

“秦副部,你将这熊孩子抱走吧,今晚上他和你睡,还有半夜记得喂一遍牛奶就行了。”谭果喘息着,想当初她身体干掉十几个练家子都不在话下,现在给熊孩子洗个澡就累的腰酸背痛喘不过气来。

秦豫也累得够呛,最主要是小孩子的身体太软,他抓着的时候总担心自己力度会太大,而小胖墩这熊孩子又太能折腾,不是泼水就是蹬脚,湿了水的身体又滑溜溜的,直接增加了洗澡的难度系数。

不过此刻看着穿着连体老虎睡衣的小胖墩,粉嘟嘟的小脸,黑黝黝的大眼睛,高举着双手抓着头顶上的老虎耳朵,见到秦豫看过来了,小胖墩咧嘴一笑,秦豫忽然感觉再累也值得了,至于谭果刚刚的话,秦豫根本没当真。

“我去洗澡了。”谭果摇摇头,实在懒得理会这精力旺盛的熊孩子,幸好才学走路,这要是会走路了,谭果想想头都疼了。

看着打开旁边行李箱拿出睡衣的谭果,秦豫眼角抽了抽,最终不得不抱起床上的小胖墩先离开了房间。

卫胜男已经让佣人准备好了客房,床单被套都是干净的,秦豫将小胖墩放在床上,折腾了一天的熊孩子此刻打了个哈欠,身体往被窝里一钻,只露出小脑袋在被子外面,然后滴溜溜瞅着秦豫。

大眼瞪小眼的过了五分钟,小胖墩不解的眨了眨眼,发出含混不清的呀呀声。

秦豫眉头皱了一下,却见小胖墩也皱着眉头,再次重复了一句,虽然听不懂他到底在说什么,但是秦豫明显分辨出小胖墩先后发的是同样的音节。

五分钟之后,小胖墩在被窝里翻了个身,小屁股一拱就要爬起来,可惜秦豫大手往被子上一拍,估计力度大了一点,还没有爬起来的小胖墩吧唧一下被拍了下去。

“呀呀!”小胖墩不满的瞪了一眼秦豫,再次拱起小屁股,秦豫恶趣味的抬手一按,又将人给摁下去了。

小胖墩火大的瞅着秦豫,眨了眨大眼睛,小脖子一伸,然后扯着嗓子干嚎起来,安静的夜晚,声音那叫一个响亮。

心虚的看了一眼房门口,秦豫快速的抱起了小胖墩,“去找你妈妈?”

小胖墩坐在秦豫的怀里,乌黑的大眼睛鄙视的看着秦豫,第三次重复了相同的音节。

拿出手机,在百度上搜索了一下,看到睡前故事四个字,秦豫低头看了看打着哈欠,明显有了睡意的小胖墩,随便搜了个童话故事,低沉的声音略显得呆板的读了起来。

原本闹腾的熊孩子此刻乖巧的靠在秦豫的怀抱里安静的聆听着,故事不算长,三分钟不到就读完了,小胖墩已经耷拉着小脑袋,大眼睛有些呆萌的看着秦豫,小手揪着他的衬衫领子,“mama。”

这一次秦豫倒是听出来了,小胖墩这是要睡觉了所以想要去找谭果,看了一眼时间都过去半个多小时了,谭果绝对洗好澡了。

秦豫抱着睡意朦胧的小胖墩回到主卧室,咔嚓一声,没拧开门锁,秦豫眉头一皱,这个女人竟然将门反锁了?

“咚咚咚。”秦豫没好气的敲了敲门,力气有些大,被惊到的小胖墩抖了一下,睁大眼睛看着秦豫,然后对着紧闭的房门依依呀呀的喊了起来。

十分钟之后,拿到备用钥匙,看到空无一人的主卧室,谭果手机竟然就放在床头柜上,手机下面压着一张字条:谭核桃就麻烦秦副部照顾了,而卧房的窗户也是大开的,谭果明显是溜了。

“谭小姐是不是先走了?”卫胜男低声开口,明显感觉到了秦豫身上那冷怒的寒气,卫胜男看着他怀抱里的小胖墩,“要不今晚上我带着个孩子睡觉。”

“呀呀!”卫胜男的手还没有伸过来,小胖墩愤怒的喊了起来,直接将脸埋在秦豫的肩窝处,屁股对着卫胜男,明显是不要她抱自己。

此刻,顾大佑匆匆的从楼下跑上来,“先生,刚刚已经检查了,没有看到谭小姐出去,庄园也找了一遍,没有找到人。”

秦豫冷眼看着空荡荡的卧房,冷硬的心扉第一次有种心疼的感觉,小胖墩明显是想要睡觉了,但是找不到谭果,这孩子根本就不睡,抱着秦豫的脖子,软软的发出mama的音调。

一个小时之后,嚎啕大哭的小胖墩估计都没有这么惨过,鼻涕泪水糊了一脸,眼睛已经红肿的跟核桃一样,声音也哭哑了,哭两声就打了个哭嗝,窝在秦豫怀里哭的一抖一抖的。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小胖墩哭累了,终于闭着眼睛睡着了,不过即使睡着了,身体也不时的抖一下,看得出真的哭惨了。

秦豫此时侧躺在床上,大手轻轻的拍着小胖墩的胸口,另一只收的食指被小胖墩的小手牢牢的攥在掌心里,找不到谭果,秦豫就成了小胖墩最后的浮木,秦豫若是动一下,小胖墩都能被惊醒。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凌晨一点多,小胖墩再次醒了过来,找不到谭果又嗷嗷的大哭起来,不同于以前的干嚎,哭的那叫一个声嘶力竭,秦豫第一次有种要将谭果给碎尸万段的冲动。

泡好了牛奶,小胖墩哭累了,抱着奶瓶一边哭一边喝,不时的看一眼秦豫,然后哽咽两声,再抱着奶瓶子继续喝牛奶,前后折腾了一个小时在疲倦的睡着了。

等到小胖墩完全睡熟了,此时已经快凌晨三点钟了,秦豫轻轻的给他盖好被子,这才拿着睡衣打算去客房冲个澡,在主卧洗澡担心水声会将好不容易睡着的小胖墩吵醒。

被折腾了一晚上,小胖墩的眼泪和鼻涕都糊到了衬衫上,秦豫也只顾得哄孩子,什么洁癖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刚一出门,秦豫警觉的察觉到楼下客厅有人。

啪嗒一下,打开灯,昏黄的灯光下,看着坐在楼下沙发上的谭果,秦豫眉头一皱,怒火蹭的一下燃烧起来。

盘膝坐在沙发上,谭果瞅了一眼铁青着脸,满眼怒火的秦豫,没好气的开口:“干什么?”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从牙缝里挤出话来,秦豫表情是从未有过的狠辣和愤怒,一想到小胖墩哭了一晚上,即使睡着了都还在哭,睡梦里还不时的抖一下,分明就是因为惊恐而睡的不安稳。

冷眼看着兴师问罪的秦豫,谭果也感觉怒火蹭一下涌了出来,刷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手挥开秦豫抓着自己胳膊的大手,嘲讽冷笑,“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那是我儿子,我不心疼难道就你会心疼。”

谭果吼了一嗓子,冷眼看着秦豫,也懒得和他多说什么,吧唧着拖鞋就要上楼,可惜还没有走两步又被秦豫抓着胳膊给拦下来了。

“你到底在干什么?”秦豫此时也冷静下来了,虽然和谭果才接触,而且她处处表现的很高傲,没事还喜欢挑事,但是秦豫看得出她对小胖墩是真的好,那么今晚上她为什么莫名其妙的丢下小胖墩不管。

谭果小手啪啪的拍在秦豫的胸膛上,“断奶,孩子断奶,不知道吗?”

秦豫楞了一下,根本没有想到这种可能性,也对,如果谭果和小胖墩不出现,秦豫甚至都不知道带孩子会这么困难,简直比在会议桌上和商业对手谈判更劳心劳力。

“去洗澡吧,一身的鼻涕也不嫌恶心。”谭果抽回胳膊,嫌恶的瞪了一眼秦豫,然后吧唧着拖鞋向着楼上走了过去。

被嫌弃的秦豫看了一眼自己已经忍不忍赌的衬衫,再看着上楼的谭果,秦豫第一次有种日了狗的诡异感。

估计还是不放心小胖墩,即使谭果已经回来了,秦豫洗完澡之后再次回到了主卧室,卧房里只有小夜灯微亮的光芒,大床上谭果和小胖墩都已经睡下了,估计是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小胖墩整个人都窝到了谭果的怀里。

静静的看和睡熟的母子两人,折腾了一整夜的秦豫却莫名的有种安心的感觉,他一直以复兴秦王室的辉煌为自己的责任,摈弃了所有的私人感情,但是此刻,秦豫心底忽然生出一股岁月静好的感觉。

第二天,秦豫迟了一个小时起床,刚好外面也下雨,不用去晨跑的秦豫揉了揉眉心,想到昨晚上的一幕,睡在客房的秦豫有种诡异的感觉,这母子两人倒是登堂入室了。

半个小时之后,洗漱之外的秦豫依旧是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面容冷峻,眼神漠然,当走出客房时,秦豫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静悄悄的主卧,想到昨晚上的折腾,估计这两人不睡到中午都不会起来。

楼下,卫胜男和顾大佑早已经起来了,厨房也准备好了早饭,此时两人听到下楼时,同时转身看向走下来的秦豫。

“让厨房备着早饭。”秦豫沉声开口,想到昨晚上谭果说小胖墩要断奶,秦豫犹豫了一下再次开口:“让厨房准备一些孩子吃的辅食,如果有不清楚的就去问一下。”

“是,我知道了。”卫胜男快速的应下话,心却是沉到了谷底,秦素这个母亲即使来秦豫的庄园,得到的也只是一杯茶而已,秦豫不会留她吃饭,也不会多关心一句。

但是此刻听着秦豫特意交待谭果母子的饮食,卫胜男是真的慌了,但是看着面容冷肃,坐在餐桌边开始吃早饭的秦豫,卫胜男知道自己没有任何立场开口询问。

也正是因为她理智她懂得分寸,才会代替罗非鱼成为秦豫的机要秘书,一旦她受到私人感情的影响,卫胜男可以肯定秦豫会毫不留情的让自己离开。

谭果和小胖墩果真都是能睡的,两人睡到秦豫下班时刻才起来,只是此刻,母子两人坐在床上大眼瞪着大眼。

“呀呀!”小胖墩红着眼,愤怒的瞪着谭果,紧绷着小脸,那严肃的小模样,让和他对峙的谭果差一点笑出声来。

“喊什么,那是你爸,虽然渣了一点,但是你断奶,晚上就该折腾他。”谭果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这熊孩子别看平日很闹腾,脾气还真不小,和秦豫一模一样。

小胖墩脖子一扭避开谭果伸过来的手,依旧气鼓鼓着小胖脸。

“呦,还得瑟上了,我偏要摸。”盘膝坐在床上的谭果乐了起来,再次伸手向着小胖墩的脑袋摸了过去。

呀呀!小胖墩愤怒的嗷了一嗓子,身体用力的一侧,结果重心不稳,吧唧一下摔在了床上,惹的谭果幸灾乐祸的大笑起来。

秦豫推开门进来时就看到小胖墩依旧穿着昨晚上的老虎连体睡衣,愤怒的在床上爬着,避开谭果的魔手。

而谭果却仗着大人的优势,故意的紧追不舍,也幸好秦豫的床够大,否则这两人这么闹腾下去早就掉到床下面去了。

“呀呀。”看到秦豫来了,小胖墩抬起头,向着秦豫伸出手,委屈的小模样让秦豫冷硬的表情瞬间软化下来。

三两步走到了床边,秦豫快速的伸出手将摇摇晃晃在床上站起来的小胖墩一把抱到了坏里。

双手紧搂着秦豫的脖子,小胖墩无比委屈的将小脸埋在他颈窝处,用小屁股对着谭果表示自己的抗议和愤怒。

“呦,这是找到靠山了。”谭果哼哼着,看着抱在一起的父子两人,心里头莫名的酸了一下。

一手搂着小胖墩,一手在他的头上安慰的抚摸了两下,秦豫冷眼看着吃醋的谭果,她还真是够闹腾的,自己故意招惹孩子,这会还醋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