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动手抓人/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想到卢郡长你也是个吃软饭的怂货。”带着侮辱的嘲笑声响起,从二楼雅座到了一楼的崔明正讥讽的看着脸色一变的卢东峻。

就是这么一个没背景的东西,害得自己丢了平江郡一把手的位置,也让自己沦为了圈子里的笑话,就算崔明正接手了警监的位置,但是依旧会被崔家的政敌嘲笑他被卢东峻压了一头。

“崔警监,还请你注意自己的身份!”卢东峻眉头倏地一皱,站起身来面容严肃的看向出言不逊的崔明正,从自己上任的那一天开始,崔明正就公开和自己撕破脸,明着暗着和自己作对。

不管是阴谋还是阳谋,卢东峻倒也不怕,只可惜崔明正手段太低劣,而且仗着崔家的地位,最终导致卢东峻的工作无法正常展开,手里头的权利也被架空了。

如果不是他行事谨慎,再加上还有周亦扬这个大学同学在暗中护着,卢东峻只怕早就被崔明正给撸下来了。

一提到身份两个字,崔明正怒火蹭一下冒了出来,一脚踹在桌腿上,力度之大,桌子上的茶杯子都被震翻了。

“卢东峻,叫你一声郡长,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满脸暴戾的怒气,崔明正表情狰狞着,“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敢和我提身份,我是崔家的人,而你他妈的不就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难怪之前一直不谈女朋友,原来是被这个胖子包养了!”

“是不是将人伺候舒服了,所以才爬到郡长的位置了?”崔明正笑容更加的恶劣,此刻终于正色的看了一眼谭果,虽然胖,倒是一身的贵气,不过不管她是什么来路,得罪了桑二少,倒霉的日子在后头。

“只不过你这个靠山只怕不牢固啊,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担心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崔明正同情无比的看了一眼谭果,竟然敢对桑二少动手,真是活腻味了!

卢东峻气的面色铁青,他让崔明正注意身份,并不是指出身和背景,而是让他明白他是平江郡的警监,而不仅仅是崔家的纨绔,也不是那些嚣张跋扈的黑社会分子。

如果想要将农业合作试点争取到平江郡,治安这一块也是一个重点,如今平江郡的警监都跟地痞流氓一样,还有谁愿意让平江郡当农业试点,想到这里,卢东峻脸色愈加的难看。

之前谭果还有些疑惑今天两起车祸到底是针对自己的还是针对周亦扬的,但是此刻看着故意挑事的卢东峻,谭果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敢情还真是冲着自己来的。

自己来尼拉国貌似也就得罪了桑达瓦,估计这是收到了模棱两口的消息,想要教训自己讨好桑达瓦。

一直笑眯眯的谭果抬手拿起茶壶将自己只剩下半杯水的茶杯又斟满了水,看了一眼嚣张到几点的崔明正,突然抬手。

啪一下,连茶杯加上茶水都砸到了崔明正的脸上,谭果声音陡然一冷,“嘴巴既然不干净,我就帮你洗洗。”

嚣张跋扈了一辈子,在圈子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虽然崔明正在身份背景上比不上桑达瓦,那也是崔家的人。

而且面对卢东峻这个顶头上司,崔明正连面子工程都懒得做,想怎么骂就怎么骂,可是今天,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被一个女人泼了一脸的茶水,而且还是连杯子砸过来的,崔明正直接被砸蒙了。

卢东峻也吓了一跳,他忍了崔明正这么久,其实早已经将他恨到骨子里去了,只可惜他没有背景和靠山,虽然顶着郡长的头衔,权利却被架空了,手底下更是连一个像样的班底都没有。

此刻看到一脸狼狈的崔明正,卢东峻真感觉到解气,憋屈了这么久,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了。

“你他妈的敢对我动手!”回过神来的崔明正狰狞的咆哮着,可惜他还没有来得及动粗,卢东峻却已经挡到了谭果的前面。

“崔警监,你要干什么?”卢东峻厉声喝斥着,挡住了抡着拳头的崔明正,不管这个农业试点会不会落在平江郡,就冲着谭果的身份,卢东峻也不可能让他在自己面前吃亏,更别说身为男人保护女人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干什么?”崔明正怒到极点之后狞笑着,抡起的拳头直接向着卢东峻的脸砸了过去,“老子今天不收拾了你,以后我们崔家就不用在尼拉国立足了。”

赵烈一直在二楼旁观着,这是崔明正和卢东峻的私人恩怨,他不适合搀和进来,不过当看到楼下两人动手时,赵烈冷声一笑,打了电话让外面的保镖进来,自己则卷起衬衫袖子慢条斯理的向着楼下走了去。

周亦扬刚进门就看到卢东峻和崔明正激烈的打在了一起,而赵烈刚打算二打一的去帮忙,周亦扬急忙看向站在安全地带的谭果,见她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

原本崔明正和卢东峻是不相上下,赵烈一加入,卢东峻立刻落了下风,周亦扬想到谭果并没有表明身份,此时目光一转,随即快步加入到了战局里。

赵烈的保镖和餐厅的保安差不多是同时赶到,一看到这斗殴的双方,餐厅老板只感觉头皮子一麻,这些都是祖宗,他谁都得罪不起。

“崔少,赵总,有话好好说,哎呦……”老板连忙让保安去拉架,自己也硬着头皮过去将双方隔开,谁知道崔明正一脚就踹了过来,餐厅老板吃痛的喊了一声,却依旧将打红了眼的崔明正给拦住了。

“明正,冷静一点。”赵烈抹去嘴角的血迹,阴狠的目光看了一眼周亦扬和卢东峻,这会儿再动手已经不合适了。

“行,你们三够种!”崔明正冷笑着,直接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成叔,一品楼这边有人不长眼的对我动手了。”

电话另一头正在参加饭局的中年男人手里头筷子吧唧一下掉在了桌子上,“崔少,你不要动怒,我马上过来处理此事,在首府还有这么嚣张妄为的不法分子,这是我工作没有做好!”

“不要废话,赶快派人过来。”崔明正挂了电话,然后得意的对着卢东峻三人竖起了中指,在平江郡卢东峻还有几分脸面,但这里是尼拉国的首府,卢东峻敢对着自己动手,整不死他!

赵烈将崔明正拉到旁边坐了下来,压低声音道:“这事闹大了,倒霉的是卢东峻,倒是你的机会。”

之前崔明正没少暗中下黑手想要将卢东峻给拉下马,偏偏卢东峻行事谨慎小心,崔明正抓不到把柄,只能暂时偃旗息鼓。

崔家那边的给崔明正的态度是,要么一棍子将卢东峻打死,否则就不要出手,否则会显得崔家很无能,连一个小小的郡长都搞不定。

但是今天这事一旦闹大了,影响极其恶劣,崔明正有崔家当靠山,但是卢东峻就惨了,这是铁板钉钉的污点,将他撸下来就容易多了。

“老板,将之前点的菜送到我们包厢里。”周亦扬别看文质彬彬的,真的打起架来,身手倒是极好。

周家是外交世家,周家的子孙大多数都是从事外交,驻扎在国外的占了八成,所以周家的孩子自小都会接受训练,不求身手过人,至少发生危险的时候能够自保。

“妈的,够狂,就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狂到最后!”崔正明恼火的将手里头擦血迹的毛巾砸在了地上,阴沉的盯着直接上楼的谭果三人。

赵烈也受了一点伤,好在只是皮肉伤而已,没什么大碍,“等着吧,这绝对是大过处分,卢东峻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包厢里,卢东峻率先向谭果道歉。“谭小姐,很抱歉,因为我私人的事情连累到了谭小姐。”

卢东峻很清楚崔明正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而且他刚刚打的电话正是首府警卫厅总警朴道成,只怕最多半个小时朴道成肯定要带卫兵过来抓人。

“东峻你也太见外了,我和谭小姐在这里,我倒要看看谁敢抓我们。”周亦扬不在意的一笑,之前谭果不表露身份,周亦扬自然也能表露身份,只好打了一架。

再者刚刚他已经从餐厅老板那里得知之前两次车祸指使的人就是和崔明正在一起的赵烈,对方既然敢冲他们出手,今天这事绝对不可能善了,如果能替卢东峻解决了崔明正这个死对头,日后他在平江郡的工作开展的也会更加顺利。

谭果此刻莞尔一笑,“不,我和你都要被抓。”

周亦扬和卢东峻一愣,随后明白过来,两人诧异的看了一眼谭果。

从接触开始,谭果虽然算平易近人,但是骨子里依旧透露出世家子弟的冷傲尊贵,周亦扬和卢东峻也算是官场上的佼佼者,只是他们却没有想到这一茬,一旦表露身份,双方也只是打了一架,不算是大事,误会解释开了也就没事了。

但是一旦将人抓起来了,这性质就不同了,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到时候尼拉国这边想要平息事态,崔明正绝对就是一个被牺牲的大悲剧。

“赶快吃一点吧,等一会人过来了,估计短时间之内我们就没的吃了。”谭果笑着调侃了一句。

“其实这事交给我出面就行。”斟酌一番后,周亦扬看着谭果低声说了一句,就算要被抓,周亦扬的身份已经够用了,这位可是谭家小公主,真的被抓到警卫所里去了,别到时候出了什么岔子。

谭果盛了一碗山鸡炖的野菌汤,喝了两口,鲜美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开来,倒是让谭果感觉有了食欲,“既然要闹,那肯定是要闹大,卢郡长也可以趁此机会将平江郡的局面打开,培养自己的部下,日后我将农业试点放到平江郡也省下很多麻烦。”

听到这话卢东峻激动的身体都有些颤抖了,没有人知道在崔明正的针对和打压之下,他的处境有多么艰难,周亦扬也只能护着他不出事,不让崔家做的太过分,但是更多的也是无能为力了。

“谭小姐,大恩不言谢,日后有用到我的地方,请尽管开口。”平复了激动的情绪,卢东峻声音嘶哑的开口。

士为知己者死,就冲着今天这份恩情,日后谭果只要不是触犯法律,不是对尼拉国不利,卢东峻绝对会来两肋插刀。

“卢郡长客气了。”谭果不在意的一笑,如果只是为了给周亦扬一个面子,或者是为了教训一下赵烈和崔明正,谭果肯定不会以身犯险。

但是日后的尼拉国将由秦豫来掌控,他的根基终究是太薄弱了,即使日后有了谭家公开的支持,秦豫的基础还是太差了。

一个好的政策制定实施,下面的人不配合,或者是阳奉阴违,或者推三阻四,这对秦豫而言并不是好现象,谭果打算借着谭家的势头开始给秦豫培养班底,卢东峻这些能力强,却没有背景靠山的人是最好的选择。

别看现在只是帮了一个卢东峻,谭果用他当诱饵,日后相信肯定还会有很多人求上门来,虽然是一个长远的计划,谭果也可以一点一点的收拢一批人,到时候这些人将替代金王室和桑将军这边的人,继续维持尼拉国的正常运营。

因为餐厅距离首府闹市区的确有些远,开车过来也要一个小时,朴道成接到崔明正的电话之后,晚饭也不吃了,直接打了电话会警卫所,然后让手下带着人,七八辆车子直奔餐厅而来。

砰一声,包厢的门被踹开了,一批卫兵凶神恶煞的冲了进来,朴道成毕竟也是总警,他的职位论起来比卢东峻还要高上一级,抓人这样的小事肯定不需要朴道成亲自出面,他此刻去了赵烈和崔明正的包厢套近乎去了。

别看朴道成级别最高,可是他和卢东峻的背景差不多,只不过卢东峻不愿意同流合污,而朴道成却成了崔家的走狗,在崔家的支持之下这才一步一步爬到了今天的位置,所以崔明正一个电话打过去了,朴道成就屁颠屁颠的赶过来抓人了。

“就是你们三个闹事,公然殴打国家公职人员!”带队的也是一个警监,是朴道成手底下的二把手,此刻狞笑一声,大手一挥,“将这三个违法分子抓起来带回去接受调查。”

韩警监说完之后,忽然话锋一转,声音陡然提高了几分,“什么?还敢拘捕!快点将三个犯罪分子抓起来!”

看着自导自演的韩警监,谭果忍不住的摇摇头,这演戏的天分真的是顶尖的,周亦扬也冷笑起来,看来为了讨好崔明正,只抓人还不行,在抓之前还要将他们狠揍一顿了。

这边韩警监的话音刚落下,穿着制服的几个卫兵眼中闪烁着恶毒的光芒,直接冲了过去就要对周亦扬和卢东峻下黑手。

“我是平江郡郡长卢东峻,我看你们谁敢动手!”眼瞅着凶神恶煞的卫兵就要扑过来了,卢东峻站起身来厉声一喝,锐利的光芒紧盯着韩警监,“你这是按照规章制度在查案吗?”

平江郡郡长?韩警监愣住了,几个冲过来的卫兵也连忙刹住了脚,这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这要是抓错人了,他们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韩警监目光诡谲的流转着,仔细的看了看卢东峻的长相,虽然他们警卫厅和政务府不算是同一个部门,开会一般也不会在一起,但是韩警监此刻倒是认出卢东峻了,心里头也跟着咯噔了一下,这分明就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原来是卢郡长,刚刚我眼拙没有认出来。”谄媚的笑了笑,韩警监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自然不愿意得罪人,“刚刚我们接到报警电话,还以为是什么不法分子在打架闹事,还请卢郡长多包涵,我先去了解一下情况。”

说完之后,韩警监带着手下退了出来,但却让卫兵守在了包厢门口,自己则是大步向着走廊尽头另一个包厢快步走了过去,难怪刚刚总警让自己来抓人,原来还有这一茬。

而此刻赵烈的包厢里,气氛倒是很是融洽,崔明正和赵烈都挨了打,脸上还有些淤青,朴道成保证的开口:“崔少不用担心,我们暂时不能抓捕卢东峻,但是另外两个动手的人可没有职位的保护。”

“成叔,麻烦你了,只要拿下了卢东峻,我们卢家一定不会亏待你的。”崔明正暗示的开口,卢东峻下去了,自己自然就可以上来了。

朴道成眼睛一亮,一抹野心快速的从眼底一闪而过,要拿下卢东峻并不容易,但是只要抓了他的两个朋友,到时候这两人一招供,脏水往卢东峻身上一泼,想要将卢东峻拉下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想到此,朴道成沉声道:“崔少这话就太见外了,我能有今天都亏了崔内阁的提拔,既然这事归我管辖,我一定会处理好。”

“朴总警你放心,那个女人不但得罪了崔少,他还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只是因为一些隐秘的原因,对方不方便出手。”赵烈补充了一句,相信双重筹码之下,朴道成这个老狐狸肯定会竭尽全力的处理这件事。

在赵烈看来桑家之所以没有对谭果动手,最主要的是因为面子上过不去,桑达瓦这个桑家二少被女人打了,听说还被打掉了两颗牙齿,桑将军如果出面,那就显得太仗势欺人了,也太小题大做了。

所以桑家只会让桑达瓦亲自出手讨回面子,这也算是小辈之间的纠纷,闹大了,即使闹出人命来了,桑将军也可以含混的说一句小孩子太胡闹了。

赵烈也是因为知道了这件事,想要代替桑达瓦出手教训谭果从而讨好桑达瓦,多一个朴道成出来分享成果也无所谓。

赵烈是和桑达瓦有交情,这个人情桑达瓦知道就行,朴道成这边是讨好了桑将军,而且趁机卖个好给朴道成,也算是结下一个善缘,朴道成虽然是个小人,但是正所谓宁可得罪君子,也不得罪小人。

就在此时包厢的门被敲响了,韩警监推开门,看到里面的赵烈和崔明正吓了一跳,原来是这两位少爷在这里,难道会打起来。

“崔少,赵总。”韩警监连忙点头哈腰的打了招呼,随后求助的看向一旁的朴道成,“总警,闹事的另一方是卢东峻郡长,我没权利抓他啊。”

朴道成表情陡然一沉,厉声的训斥了一句,“卢东峻你不用管,涉案的还有另外两个人,按照法律法规办事。”

“是,总警,我知道了,我马上去抓人。”韩警监陪着笑脸,这种层面的事,也不是他一个警监能管的,既然总警下命令了,崔少和赵总也在这里,别说抓两个不相干的人,就算是要抓卢东峻,韩警监也会二话不说的直接动手抓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