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谁更嚣张/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警监,门从里面反锁住了。”一个卫兵大步向着站在电脑前的韩警监小跑了过来,估计谁也没有想到问询室的门竟然被反锁了。

“反锁了?”韩警监愣了一下,问询室的门只能从外面锁起来,而且五分钟之前他才派了几个手下过去教训被抓的谭果和周亦扬从而讨好崔少和赵总。

卫兵也感觉很诡异,此时硬着头皮继续开口:“刚刚听到里面的动静,我想开门谁知道拧不开,所以我从观察室看了一下,进去的五个人都头破血流的倒在地上了。”

而且看问询室的情况都不知道是死是活,最关键门被从里面锁住了,这如果不是抓紧时间救人,流那么多的血也会死人的。

“你继续解锁手机。”对着电脑前的手下丢下一句话,韩警监皱着眉头快步向着问询室方向大步走了过去,脸色显得异常阴沉,他已经公开投靠崔少和赵总了,但是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那么日后还有谁会重用自己。

走廊里已经站了不少人,有人也试着去旋转门锁,可惜也不知道锁芯是怎么被破坏的,愣是没办法打开。

原本问询室这边就是特制的钢结构门,连锁也是特制的,目的是防止犯人从里面逃走,如今却成了一道阻碍,让外面的人没办法进去,最关键的是里面还躺着五个头破血流的卫兵。

一看韩警监过来了,走廊里的人刷刷的就让开了。

此刻,韩警监亲自拧了拧门锁,只听到咔嚓咔嚓声,这让韩警监表情显得更加的难看,阴森开口道:“强行破坏门锁进去需要多长时间。”

“最快也要十五分钟。”一旁卫兵回了一句,看着韩警监阴冷的表情,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身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问询室的门锁都是特制的。

“立刻动手,不惜一切代价将门打开!”韩警监眼神阴霾的骇人,转身直接向着旁边的观察室走了过去。

透过单向玻璃,韩警监能清楚的看到问询室里的情况,他的五个手下倒在地上,头上鲜血直流,地上是散了架的椅子,椅子腿上还有斑驳的血迹。

而谭果和周亦扬是坐在另外两把椅子上,两人表情很是平静,似乎根本不在乎发生了什么事,看着眼前这一幕,韩警监心里头突然咯噔了一下,这两人也太镇定了,难道他们不是普通人?

正向着,观察的门突然被推开了,拿着谭果手机的卫兵快速的跑过来汇报情况,“韩警监,手机开机锁已经被破解了。”

韩警监快速的接过手机,刚想要打开手机查看,叮铃铃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韩警监看到上面的号码不由错愕的愣住了,他虽然看不上卢东峻这个郡长,但是对秦豫这个尼拉国新贵的名字却是如雷贯耳。

“你在哪里?”冷沉的声音不悦的响了起来,秦豫眉头紧蹙着,将开了免提的电话丢在桌子上,然后双手抱着眼眶红红的小胖墩。

第一天晚上小胖墩被谭果丢给秦豫之后,这孩子哭的那叫一个声嘶力竭,嗓子都哭哑了,眼睛也红的跟桃子一样。

而今天晚上察觉到谭果又不见了之后,小胖墩没有哭,像是被母亲丢弃的小兽,让秦豫的心都跟着揪了起来。

小胖墩也不哭,晚上连牛奶也不喝了,就这么瞪大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大门口,呆愣愣的,不吃不喝也不说话,偶尔会惊恐不安的看一眼秦豫,确定他还在这里。

然后继续坐在沙发上看着门口,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那可怜、孤单又哀伤的委屈小模样,秦豫真恨不能将谭果找回来揍一顿,小胖墩也就十个月,有些孩子吃母乳都会吃到一周岁多,有必要现在就断奶吗?

“秦副部,这里是警卫所。”韩警监快速的回答,他可不认为只是同名同姓的人,一想到秦豫的强大和可怕,韩警监不由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陌生男音,小胖墩眼睛里刚刚燃起来的光芒瞬间就熄灭了,耷拉着脑袋,明明困了也饿了,却依旧孤零零的坐在沙发上看着门口,甚至不准人关门。

“她人呢?”秦豫声音陡然阴冷了几分,虽然之前对谭果的不负责任很恼火,但是此刻听到谭果被抓了,秦豫眼神阴厉的骇人,这样突然而来的情绪,连秦豫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韩警监毕竟不愿意得罪秦豫,只能言简意赅的将谭果在餐厅打架斗殴的事情说了一遍,“秦副部,我也是按照规矩办案,不知道这位是秦副部的什么人?”

“按照规定?”秦豫低沉的声音里满是嘲讽之色,谭家小公主是什么身份,她打掉了桑达瓦的两颗牙齿,桑家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桑日晟甚至还主动给谭果道歉。

不过秦豫也明白谭果根本没有标明自己的身份,她是故意被抓的,是想要将事情闹大?可是目的呢,在尼拉国,谭果根本不需要用这样迂回的办法。

“我不管你按照什么规定在办事,我只告诉你一句,如果她蹭掉了一块皮,我让你偿命!”冰冷的声音冷血无情的响了起来,秦豫虽然不知道谭果到底要干什么,但是看着沙发上没了精神的小胖墩,秦豫这威胁的话顺口就说出来了。

观察室里韩警监下意识的抖了一下,明明是隔着手机在通话,但是他却感觉到一股寒气从脚底蔓延到了全身,五月的天气,却让韩警监有种冷到骨子里的感觉。

也不等韩警监回答秦豫啪一声挂断了电话,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小胖墩,秦豫第一次有种无奈的感觉,大手揉了揉小胖墩的脑袋,习惯了他依依呀呀闹腾的模样,突然安静的小胖墩让人心疼。

秦豫将小胖墩抱在怀里,接过顾大佑递过来的奶瓶,沉声开口:“我带你去找谭果,你将牛奶喝了。”

小胖墩原本要将递过来的奶瓶子推开,此刻听到秦豫的话,小胖墩猛地抬起头,黑幽幽的大眼睛纯净无暇的看着秦豫。

“你喝奶,然后我们去找谭果。”秦豫再次重复了一句,将奶嘴凑到了小胖墩的嘴巴边,“什么时候喝完,什么时候就出去。”

“呀呀!”小胖墩一下子来了精神,双手抱着奶瓶子吧唧吧唧的吸了起来,也不知道是饿狠了,还是想要尽快去找谭果,五分钟不到的时间,一瓶牛奶就被喝光了,喝的太快,小胖墩打了个奶嗝,小脑袋在秦豫的胸膛上蹭蹭,然后指着大门口依依呀呀的喊了起来。

秦豫抱着小胖墩起身向门外走了去,知道能出去找人了,小胖墩又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满血复活了,双手抱着秦豫的脖子,小脸蛋软软的贴在他的脸颊和脖子处,对着秦豫依依呀呀的说着什么,不时还愤怒的攥着小拳头挥了挥,看起来像是要找谭果算账一般。

被秦豫挂断了电话,韩警监不敢有半点怨气,这位虽然是新贵,在尼拉国崛起还不到两年的时间,但是行事狠辣凶残,别说韩警监不敢得罪秦豫,就算是尼拉国的一些高层也不敢和秦豫正面冲突,这一位凶残起来真的敢杀人。

快速的拨通了朴道成的电话,韩警监苦哈哈的开口:“总警,被抓的这个女人身份查出来一点了,她应该是秦豫副部的人。”

“什么?”朴道成眉头一皱,怎么这还牵扯到了秦豫,两人级别虽然相当,但是朴道成投靠的是崔家,而秦豫却是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背后还有宗教的支持,在尼拉国也绝对是一个响当当的角色,朴道成也不敢和秦豫直接撕破脸。

“你先别动手,我立刻通知崔少。”朴道成说完之后就挂了电话,拨通了崔明正的手机,这事得处理好,崔家还好一点,赵烈那边可就麻烦了,同为商界的人,秦豫要动起手来,只怕够赵烈喝一壶的。

此时刚回到崔家,崔明正正和崔父和自己大哥坐在客厅里讨论如何利用这件事讨好桑二少,然后趁机将卢东峻拉下来,自己借着势头上位,绝对是一举两得!说到正高兴的时候,崔明正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片刻之后,崔明正眼神一冷,阴阳怪气的开口:“成叔,你尽管动手,下死手也没关系,我之前和桑二少吃过饭,秦豫的野心可不小,甚至想要取代桑家,你既然选择站在我们这边,就没有必要惧怕秦豫,当然了,成叔如果你不想两边都得罪,也可以讲那两个人放了。”

说完之后,崔明正啪一声就挂了电话,看向崔父和大哥,快速的将谭果的身份说了一遍,依旧有些气愤难平,“果真是养不熟的狗,靠着我们崔家爬到了总警的位置,一个秦豫就将他给吓住了。”

“明正,说话注意一点。”崔大哥斥责了一声口无遮拦的弟弟,然后看向一旁沉思的崔父,“爸,秦豫和我们终究不会是一路人,既然已经动手了,就没有必要顾虑那么多。”

韩警监和朴道成忌惮秦豫,但是崔家几人倒不怕,秦豫在尼拉国的风头够劲,只可惜根基太浅,才发展两年不到就想和他们这些大家族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取灭亡。

崔父看的更深远,他清楚秦豫不单单是一个生意人,他如今已经进入了尼拉国的权利层,其中的野心不言而喻,这样一来日后秦豫势必和桑家为敌。

“明正,既然这件事是因你而起,你再去一趟警卫所,事情闹大了也无所谓。”崔父正色的开口,目光里闪烁着算计的光芒,“秦豫的人和卢东峻在一起吃饭,看来这个秦豫所图不小。”

崔明正眼睛一亮,对啊,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一层,冷嗤一声,“难怪我之前动卢东峻的时候,总有一股势力在暗中护着卢东峻,原来他是秦豫的人,哼,自命清高不投靠我们这些世家,最后还不是投靠的秦豫。”

崔大哥也想透彻了,“卢东峻没有靠山,秦豫没有根基,双方倒是一拍即合,父亲,想必秦豫这一年多估计收拢了不少像卢东峻这样的人。”

“那我们要不要告诉桑将军,让桑将军防备着秦豫。”崔明正急切的开口,崔家虽然也想投靠桑将军,但是一直缺少一个好的契机。

平白无故的直接投靠,会让崔家很被动,日后在桑将军面前也丧失了话语权,可是崔家如果立了大功,这样一来投靠桑将军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也不会显得崔家没有风骨。

崔父和崔大哥都笑了起来,明正果真还是太年轻了,现在说了,桑将军至多感谢崔家给出的这个消息,但是如果崔家将事情做的漂漂亮亮的,那意义就不同了。

五分钟之后,崔明正开车直奔警卫所而去,而且为了压住秦豫这边,崔明正还带了崔家的保镖一起赶过去了。

韩警监此刻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的两头蹿,谁知道朴道成的电话直接打过来了,“

韩警监,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什么来路,一切都按照法律法规行事。”

听着电话另一头朴道成的命令,韩警监愣了愣,总警这是要干什么?直接和秦副部撕破脸了?但是想到刚刚朴道成那阴冷的声音,韩警监明白这是逼着自己做出选择。

“继续砸门!”韩警监眼神一狠的下定了决心,墙头草是没有出路的,既然如此,就不要怪自己心狠手辣了。

之前砸门的卫兵看了一眼满脸煞气的韩警监,不是说不砸门了吗?

“你耳朵聋了吗?还是说我的命令没有人听了!”看到卫兵不为所动,韩警监厉声一喝。

“是。”卫兵被吓了一跳,随后继续砰砰的砸起门来。

问询室里再次听到砸门声,身体虚弱的周亦扬不由抬头看向晃动的门,“他们看来是真的要对我们下狠手了。”

“放心吧,该打的也打了,该签字按手印的也按了,一会我们就表明身份。”谭果打了个哈欠,心不在焉的开口,还在担心秦豫那边的小胖墩,这会儿都九点多了,也不知道小胖墩有没有好好喝牛奶然后睡觉。

哐当哐当的一阵猛砸之后,门锁终于经受不住这样的暴力打砸,砰的一声巨响,锁了十多分钟的门终于被踹开了。

“快,快过来。”

“先将人抬出去!”

一群卫兵呼啦一下冲了进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坐在椅子上的谭果和周亦扬,其他人则是快速的将地上头破血流的几个卫兵抬了出去。

韩警监阴郁着表情走了进来,看着半点不害怕的谭果两人,冷笑一声,“这两个暴徒公然袭击卫兵,流血冲突里两个暴徒打伤五人,自己也死了。”

周亦扬脸色倏地的一沉,没有想到他们还敢草菅人命!

“我倒要看看谁敢!”关键时刻还是谭果压得住场子,此刻她倏地站起身来,倨傲的目光扫过全场,最后落在韩警监身上,谭果危险的眯着眼,冷冷一笑,“我看看谁敢动我一下!”

“哼,你们既然敢袭击卫兵,就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今天谁来了也救不了你们!”韩警监已经是豁出去了,他既然想要投靠崔家,想要投靠桑家,今天这两个人必须得死,这是他的投名状!

“还不动手!”韩警监怒喝一声,脚步一个后退,让手下动手,反正现场也是血迹斑斑,五个被打伤的卫兵人事不知的被抬出去了,这些都是人证。

“韩警监好大的威风!”就在危机一刻,周亦扬刚要表明身份,一道低沉的声音冷冷的从问询室的门口响了起来,低沉的嗓音里充满了冰冷的怒意。

秦豫真的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如此胆大包天,之前接到了自己的电话,如今还敢动手,看着问询室里这架势,秦豫脸上的表情显得更为阴沉骇人,自己若是迟来一步,姓韩的就要真的要让手下动手了。

“秦副部?”没有想到秦豫会来的这么快,韩警监心里头咯噔了一下,快速的回头看向秦豫,然后错愕一愣,因为秦豫手里头竟然抱着一个胖墩墩的小孩子。

秦豫大步走了进来,灼人的目光在谭果身上扫了一圈,见到她安然无恙,这才再次将狠辣的目光看向脸色难看的韩警监,“既然要杀人灭口,干脆连我一起杀了。”

韩警监想死的心都有了,他虽然在今晚上铁了心的要投靠崔家,但是他也不敢和秦豫正面冲突,即使秦豫身边只有一个保镖,但是秦豫周身散发出那股骇人的气势,依旧让韩警监心惊胆战。

龙虎豹的威名随着秦豫出现在尼拉国的权利圈子里就广为人知,这个男人凶狠暴虐,在尼拉国这一年多手上就沾了几条人命,更别提那些危险的雇佣任务里,龙虎豹的人还不知道杀过多少人。

“秦副部,这都是误会都是误会。”韩警监陪着笑脸,此时牵强的解释着,“我也只是为了吓唬吓唬这两位,如果我真的要动手,那之前就动手了,也不会等到现在啊。”

秦豫没有再开口,瞄了一眼韩警监就收回了视线,只可惜他这样的不理会更让韩警监的心七上八下的不安着,不明白秦豫刚刚那眼神时什么意思?难道在他眼里自己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谭果看着趴在秦豫肩头上的小胖墩,这孩子气性真够大的,刚刚进门的时候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就抱着秦豫的脖子用屁股对着自己。

秦豫一手安抚的拍了拍小胖墩的后背,然后冷冷的看了谭果一眼,责备的意味不言而喻,“还不回去,你要留在这里过夜吗?”

韩警监张了张嘴想要开口阻止,但是看到秦豫那冰冷的身影,到口的话又被吞回了喉咙,面对秦豫,韩警监真的不敢阻止。

周亦扬虽然将秦豫当成了“情敌”,但是此刻看到秦豫出现,周亦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谭果不出事是最好,否则自己真没办法和谭家交待。

“秦副部这是要公然包庇罪犯吗?”就在韩警监焦急无措时,崔明正的声音嚣张至极的从门口响了起来。

韩警监回头一看,正见崔明正和朴道成一起来了,韩警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不管如何,这事自己一个小小的警监是管不了。

秦豫转过身看向满身嚣张的崔明正,冷冷的勾着薄唇,“当初和我这样说话的人,现在坟头的荒草都一人高了。”

崔明正嚣张那也只是一个纨绔,眼前这位秦副部才是嚣张的祖宗,一开口就是要人命,即使秦豫身上并没有泄露任何杀气,但是在场的人都感觉到了秦豫话语里的重量,这位狠人绝对是言出必行。

崔明正脸色狰狞一变,愤怒的看着面前的秦豫,怒到极点的低吼,“我倒要看看谁敢要我的命!这两个暴徒,公然袭击卫兵,韩警监,你难道眼睛瞎了吗?还不立刻将人抓起来!”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们送的钻石和花花还有月票,谢谢大家,么么哒O(∩_∩)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