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身份暴露/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叫嚣的崔明正,秦豫就跟看白痴一样,满脸的嘲讽和不屑,希望一会等知道了谭果和周亦扬的身份,崔明正还能这么嚣张。

“秦副部,还请不要干涉我们办案。”朴道成自然不会像崔明正这样冲动,虽然他是铁了心投靠崔家和桑家,和秦豫自然成了敌人,但是秦豫毕竟也是新兴党的核心领导者,而且还在经济部任职,朴道成要对付秦豫也要名正言顺,才不会落人话柄。

“行了,朴总警你不用说了。”秦豫冷声打断了朴道成那冠冕堂皇的话,看向一旁的谭果,“你玩够了吗?”

她要闹腾是她的事,别害得小胖墩不安宁,晚上连牛奶都不喝了,就这么坐在沙发上看着大门口,那委屈可怜的小模样,让秦豫都跟着心疼。

“他们那里还有我之前的口供,拿回来我们就回去。”谭果故意的提了一句,小手拍了拍小胖墩挺翘的小屁股,这脾气真够大的,除了进门的时候看自己一眼,到现在都是用屁股对着自己,而且乖巧无比的趴在秦豫肩膀上。

谭果的确存了让小胖墩和秦豫多接触的心思,但是真的看到这一幕了,莫名的又有些吃醋。

一听到口供两个字,朴道成眼神晦暗了几分,口供就是铁证,目的自然是要将卢东峻拉下台来,口供肯定不能交给秦豫,否则一旦被他撕毁了,那之前的忙碌都成了无用功了。

想到此,朴道成对着一旁的韩警监开口:“小韩你去将口供拿过来,不管是什么人,只要触犯了我们尼拉国的法律法规,我们绝对不能姑息。”

韩警监会意的点了点头,“是,总警,我马上就过去拿。”

三分钟之后,韩警监虽然拿了两份口供过来了,但这明显是复印件,原件他特意锁在了自己的抽屉里。

“秦副部。”朴道成无奈的叹息一声,将复印件递给了秦豫,“秦副部,你看这两人已经承认了最新,按照规定必须将他们暂时收押。”

秦豫冷眼看着虚伪无比的朴道成,一开始秦豫还认为是崔明正这个纨绔太蠢,但是现在看着同样被耍的团团转的朴道成,秦豫忽然明白原来是谭果这个女人太奸诈。

“什么口供?那都是你们逼着我们签字摁手印的。”谭果突然开口,快步一个上前,一把将口供给抢了过来,然后折叠了两下塞到了秦豫的西装口袋里,“走吧,我们回去吧。”

“还想走?进来这里你还想走出去?”崔明正张狂一笑,高傲的昂着下巴,鄙视的看着似乎搞不清局面的谭果,“你是白痴吗?今天别说是秦豫来了,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带不走你!”

“谭小姐,我感觉你最好还是送我去一下医院。”一直站在一旁当壁画的周亦扬不得不开口插了一句,自己可是被电棍打了好几次,这会周亦扬只感觉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身上直冒冷汗,他已经撑不住了。

呃……谭果抱歉的看着连嘴唇都发白的周亦扬,心虚的笑了笑,“你放心,马上就送你去医院。”

“哼,你今天就算要死也死在这里!想拿受伤当借口逃走,你这点手段还太嫩了。”崔明正得瑟冷笑着,挑衅的看着抱着小胖墩的秦豫,“秦副部,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你也没这个本事管,你再他妈的在这里唧唧歪歪的,担心老子连你一起抓了!到时候你怀里这个小杂种只怕就没奶喝了!”

听到小杂种这三个字,秦豫和谭果眼神陡然一变,两人几乎是同时出脚,崔明正只感觉腹部剧烈一痛,身体直接被踹飞了出去,砰一声撞到身后的墙壁上,然后掉在了地上,太痛之下,崔明正佝偻着身体,双手捂住腹部,苍白的脸痛苦的扭曲在了一起。

“崔少!”朴道成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脸色大变的冲到了墙边,而此刻崔明正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来了,脸上都是冷汗。

“回去!”秦豫再次责备的瞪了一眼谭果,这才抱着小胖墩大步向着门外走了去,若不是她胡来,小胖墩怎么会被人骂。

谭果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好吧,自己果真失宠了!想当初在帝京的时候,秦豫还一本正经的说不要孩子,对一个占有欲极强的变态男人而言,秦豫一度认为有了孩子之后,谭果的注意力和关心都会给了孩子。

但是此刻,谭果感觉原来失宠的人是自己,现在秦豫可宝贝小胖墩了,至于自己这个小胖墩的娘,那纯粹是碍眼的存在,谭果甚至感觉如果不是因为沾了小胖墩墩的光,秦豫说不定直接将自己扫地出门了。

朴道成和韩警监都担心被踢伤的崔明正,而这些卫兵也不敢拦秦豫,但是也不敢放他们就这么走了,正犹豫里,听到朴道成突然阴冷的开口:“让他们走!”

秦豫几人这才顺利的出了警卫所,而周亦扬果真是扛不住了,坐到副驾驶位置上,人就软了下来,顾大佑发动汽车直奔首府第一医院而去。

“你竟然……让他们走了……”崔明正痛到极点也怒到极点,仇恨的眼神狰狞的盯着放任的朴道成,若不是腹部太痛,动一下都痛的厉害,崔明正绝对会给朴道成一巴掌,他们崔家养的一条狗竟然还敢背叛主人!

“崔少,如果只是打架斗殴,这罪名还是太轻了,但是他们袭警又逃走,这样才能将事情闹大。”朴道成低声解释着,既然要做就该狠到底,而且这样一闹甚至能将秦豫给牵扯进来,这两个罪犯为什么敢袭警之后逃走?不就是背后有人撑腰,而为虎作伥的人不就是秦副部。

崔明正愣了一下,原本难看的表情这才舒缓下来,从牙缝里挤出话来,“送我去医院,老子这一次要弄死他们!”

第二天早晨,首府的早报和新闻电视台就将消息播放出来了,平江郡郡长卢东峻罔顾法律法规,竟然找人围殴平江郡警监崔明正,而且打人的两个暴徒在警卫所里依旧嚣张无比,甚至还将五个卫兵给打伤了,最后扬长而去。

画面上有餐厅的照片,桌椅碗碟都砸了一地,也有问询室里血迹斑斑的照片,地上都是殷红的鲜血,染了血的椅子腿还是放大的高清照片。

新闻报道里还有医院的现场采访照片,五个卫兵都是重伤,头破血流,鼻青脸肿,有两个还在重症监护室里抢救。

当然,崔明正的照片也出现了,只不过放的是他的病历,腹腔出血,幸好送医及时,否则都会有生命危险。

卢东峻在第一时间就被停职接受组织的调查,所有工作暂时由副郡长接手,至于打人的两个罪大恶极的两个暴徒,首府高层这边也下达了命令,让朴道成亲自负责调查。

“胆子够大啊,还敢和我住同一家医院。”躺在病床上,崔明正狰狞冷笑着,早上新闻里播放的病历一点都没有作假,一想到自己竟然被秦豫给踢成了重伤,崔明正就恨不能立刻将秦豫给抓起来。

“估计是仗着有秦副部撑腰,所以有恃无恐。”赵烈将手里头的水果放到病房角落的桌子上,昨晚上知道谭果和周亦扬离开之后,赵烈立刻利用商界的人脉关系开始制造舆论,将事态扩大。

而崔家也同样如此,否则早间新闻和报纸不会同时报道这一件事,当然了,初步的报道只是针对打人的两个暴徒,然后将卢东峻给拉下台,随着深入调查,整件事最终将会指向一个幕后黑手,而这个人正是秦豫。

早上十点钟,首府这边有不少人来医院探望受伤住院的崔明正,有些是因为和崔家的私交,有些则是相关部门派来慰问的,毕竟这件事突然闹了出来,声势如此之大,相关部门总要调查,也要安抚“受害者”。

“感谢各位,都是这小子平日里工作没有做好,这才有了今天这一劫,吃一堑长一智,明正以后你也要收敛收敛自己的脾气,和上级领导好好相处。”崔父打着官腔,说是在斥责崔明正,但是在场这些都是人精,谁都知道这不过是崔家布置的局,目的就是要将卢东峻拉下台。

“崔叔叔,我刚刚上来的时候看到打伤明正的暴徒好像也在医院里。”赵烈抓住时机说了一句,因为早上的新闻和报纸都没有曝光谭果和周亦扬的模样,所以赵烈说这话正合适。

朴道成此刻也在病房里,毕竟他负责调查这一次的案件,做戏做全套,朴道成肯定要来医院这边取证,此时听到赵烈的话,朴道成严肃着表情开口:“果真胆大妄为,竟然还敢来医院,我看他们是想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请各位放心,我立刻就带人去抓罪犯逐步归案!”

病房里的众人看着出去的朴道成,都忍不住的叹息一声,虽然他们都知道这一切都是崔家的阴谋,但是卢东峻的人也太蠢了,竟然会这么配合。

崔明正肚子上那淤青的痕迹做不了假,更别说还有五个重伤的卫兵,卢东峻明明行事很谨慎小心,这一次怎么如此大意的被崔家给算计到了。

病房里,周亦扬经过一晚上已经缓过来了,此刻,大使馆的人也过来了,他们早上接到周亦扬的电话这才知道他住院,只是周亦扬并没有多说什么,大使馆的人也不好在电话里多询问,只好来医院这边了解情况。

“亦扬,你这是?”吕馆长皱着眉头开口,周亦扬虽然年轻,但是毕竟是周家嫡系,行事老练,工作能力也强,而且并不会依仗周家的背景,平日里和同事相处也很谦恭,吕馆长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才会让周亦扬受伤。

就在这是,病房的门突然被敲响了,谭果走了进来,手里头还拎着厨师煲了几个小时的人参老鸡汤,给周亦扬补身体,也算是谭果的歉意,毕竟昨晚上周亦扬的确挨了好几电棍。

至于小胖墩,因为是医院,所以秦豫将小胖墩留在了车子里。

一看到谭果来了,吕馆长也顾不得询问周亦扬了,立刻向着谭果迎了过去,“谭小姐,没有想到把你也惊动了。”

“吕馆长,昨晚上是周大使也是代我受过。”谭果回了一句,抱歉的看着靠坐在床上的周亦扬,将食盒放在床头柜上,“刚煲好的烫,趁热喝……”

谭果的话还没有说完,病房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给踹开了,一群荷枪实弹的卫兵突然冲了进来,而吕馆长几个大使馆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却都已经被卫兵给控制住了。

“崔内阁,那两个暴徒就是打伤崔警监的凶手,也是暴力袭击五个卫兵,导致五人重伤的凶手。”韩警监瞄了一眼病房,虽然看到了吕馆长几人,但都是生面孔,崔警监也没有在意,他诧异的是谭果竟然也站在病床前,这倒是巧了,正好将两人一起抓捕归案。

朴道成陪同崔父还有其他几个部门来慰问的相关领导一起走到了病房门口,看到床上躺着的周亦扬和站在床边拎着食盒的谭果,崔父眉头皱了一下,没有想到会是两个年轻人。

谭果到达尼拉国的时候,虽然尼拉国这边也在富丽宫举行了欢迎会,但出席的都是尼拉国各个家族的嫡系后辈,目的自然是想要和华国谭家联姻。

所以崔父虽然知道谭果这号人,但是他还真没见过谭果,崔明正虽然是平江郡的警监,但根子上还是个纨绔,而且崔父知道这个小儿子的尿性,他绝对不会愿意娶一个带了拖油瓶的女胖子,即使崔家拍马都赶不上华国谭家的权势,但是崔父也不敢高攀,他更担心崔明正过去了会适得其反,到时候不能和谭家交好,反而会因为他的脾气而成了仇人。

至于一起过来的其他人,他们身份都不够,自然没有资格参加富丽宫的宴会,因此也不认识谭果,此时听到韩警监的话,也都顺着门口瞄了一眼,这两个年轻人估计第卢东峻的朋友吧,只可惜被卷入到了崔家的阴谋里,下半辈子估计就要在牢房里待着了。

“还不将两个暴徒拷起来!”朴道成威严的发号施令,毕竟这些人里,他是警卫厅的总警,也是负责调查这一次案件的负责人,他自然有资格开口下命令。

吕馆长几个大使馆的人根本没明白发生什么事了,此刻看到几个卫兵凶神恶煞的要去抓捕谭果和周亦扬,吕馆长心里头咯噔了一下,怒火蹭一下冒了出来,“我倒要看看谁敢动手!”

突然的喝斥声让站在门口的崔父几人都是一愣,病房里因为挤满了人,所以刚刚他们都没有注意被卫兵控制在角落里的吕馆长几人,此刻听到他的怒喝声,崔父和朴道成几人不由侧目看了过去。

“闭嘴!”看守的卫兵对着吕馆长斥责了一声,手里头的枪托随即就要向着吕馆长的额头砸过去。

“住手!”崔父毕竟已经做到了内阁,虽然他负责的是最没有实权的教育这一块,但是他身份毕竟摆在这里,崔父和大使馆打交道的并不多,但是有些重要场合也会出席,自然也认识吕馆长。

吕馆长此刻铁青着脸,直接推开面前的卫兵走了出来,愤怒的目光扫了一圈,“我倒是不知道我们华国大使犯了什么罪,竟然出动崔内阁带领警卫厅的卫兵来抓人!”

崔父和朴道成等人都是愣住了,看了看床上的周亦扬和一旁的谭果,估计都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即使周大使真的犯了什么罪,他也有外交豁免权,而且什么证据都没有,崔内阁你也没有权利抓人。”吕馆长冷着脸拿出手机,直接将电话打到了尼拉国的外交部那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