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孩子他爸/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崔家的覆灭已经是必然的事,周亦扬被电棍击伤的伤做不了假,而且还有两份签字、摁了手印的口供,谭果和周亦扬这么一闹腾,崔家倒了,桑将军一脉损失了一个强有力的手下。

当然,卢东峻是因祸得福了,如今谁都知道他和周亦扬是同学,还得到了谭果的青睐,崔明正的被抓,平江郡内部有了一次大洗牌,所以崔家有关的人员纷纷被调查被撤走,卢东峻也彻底摆脱了被架空的尴尬地位,成为了平江郡名副其实的郡长。

浑然不管外面的风云变幻,谭果正在庄园里哄着气鼓鼓着脸颊的小胖墩,“宝贝儿……”

哼!坐在厚厚地毯上的小胖墩傲娇的将头一扭,两只小象腿向着左边挪了挪,侧对着谭果,粗粗的小肥爪子继续翻着手里头的婴幼儿绘本,一本正经的翻看着,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真识字一般。

“谭核桃,你被秦豫惯几天了,小脾气蹭蹭的见涨啊!”谭果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无比幼稚的再次蹲到了小胖墩的正面,软乎乎的包子脸厚颜无耻的凑到了小胖墩的面前,“谭核桃,看书还不如看妈妈呢。”

“呀呀!”小胖墩虎着小脸,胖爪子毫不客气的将凑过来的脸给推到一旁,头一扭,屁股一挪,再次换了个方向,低头继续看书。

至于这个丢下自己不要的女人,小胖墩气鼓鼓的绷着小脸,黑幽幽的大眼睛里没有了往日里的闹腾和欢喜,看起来还真有几分严肃的模样。

“谭核桃,那我走了?”看着气性大的熊孩子,谭果无耻的站起身来,声音拖的悠长,“既然有人不想要妈妈了,那我只好走了……”

小胖墩低着头,原本是不在意的,但是听到脚步声时,猛地抬起头,看到谭果真的转身要走了,那黑亮的大眼睛一下子就盛满了委屈的泪水。

谭果原本只是逗小胖墩,谁知道一回头就看到小胖墩扁着小嘴,泪珠子啪嗒啪嗒从眼眶里滚落下来,偏偏这孩子却倔强的不哭出声来,就这么泪汪汪的看着谭果。

“好吧,好吧,儿子,我错了,我错了。”谭果心一下子就软了,平日里逗归逗,但是小胖墩真的很少会掉金豆子,这熊孩子像极了他的小名,跟个核桃似的,硬蹦蹦的。

平日里摔了碰了,也不会哭,至多闹腾的时候会扯着嗓子干嚎,但是谭果这两天为了让小胖墩彻底断奶,有意疏远了他,让小胖墩一下子从硬核桃变成了软包子。

谭果坐在地上抱着小胖墩,亲了亲他沾了泪水的脸蛋,然后额头抵着小胖墩的额头,“宝贝儿,不哭了,给你讲故事。”

“哼哼!”小胖墩虽然心里头很受用谭果的亲昵,可是一想到谭果刚刚竟然还想丢下自己走,小胖墩哽咽两声,傲娇十足的昂着头,根本不理会谭果的示好。

“下午陪你玩玩具,晚上和你一起睡。”谭果再次割地赔款,额头抵着小胖墩的额头,笑着开口道:“中午让秦豫给你做鸡蛋羹吃,再放点虾仁,我告诉你秦豫厨艺可好了,那鸡蛋羹滑嫩嫩的,特别香……”

十分钟之后,小胖墩心情终于放晴了,窝在谭果怀里咯咯的笑着,然后将丢在地毯上的故事书拿起来丢给谭果。

“行,给你讲故事。”谭果笑着应下,她声音原本就软糯好听,说起故事时,语调时声情并茂,再加上手上的动作,逗的小胖墩咯咯的笑着,大眼睛里泛着光芒一眼,盯着书上的图案,甚至聪明的在一页说完之后给谭果翻页。

秦豫中午回来时就发现客厅大变样了,原本纯木质的桌椅家具的边角都被包了起来,而且茶几和沙发也被挪了地方,将靠落地窗这边空出了十几个平米,而地上则铺上了厚厚的地毯。

此刻,谭果正抱着小胖墩坐在地上看书,也不知道说到了什么地方,母子两人咯咯的笑着,阳光从落地窗斜斜的照射进来,母子两人沐浴在阳光之下,看起来无比的和谐而美好。

“呦,秦副部下班回来了。”听到门口的声音,谭果扭过头看了一眼,然后懒散的抬起手摆了摆算是打招呼了。

窝在谭果怀抱里的小胖墩有样学样的举起胖爪子挥了挥,然后又窝到了谭果怀里,指着面前的绘本让谭果继续读故事。

“宝贝儿,等一下。”谭果吧唧一下亲了一口小胖墩,然后看向脱下西装,面容依旧冷肃威严的秦豫,“中午小胖墩想要吃鸡蛋羹,带虾仁的那种,不过这熊孩子不吃葱,所以就不要放了。”

“呀呀。”小胖墩也跟着附和着。

将西装和公事包都丢在沙发上,秦豫转过头看着不远处一大一小两人,他们鸠占鹊巢也就罢了,竟然还得寸进尺的点餐了,不过对上小胖墩那黑幽幽的大眼睛,秦豫心软了一下,“让厨师做。”

“厨师做的不好吃啊,听说秦副部厨艺堪比五星级大厨哎。”谭果抱着小胖墩急忙起身追了过来,估计是腿被小胖墩坐的麻了,起来的又急,谭果身体猛地一个踉跄直接向着秦豫方向倒了过去。

眼瞳瞬间紧缩,秦豫一把将跌过来的母子两人给抱在了怀里,浑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危险,被秦豫和谭果当成馅夹在中间的小胖墩此时咯咯的大笑起来,肥嘟嘟的小身体在两人怀里蹦跶着,似乎还想来第二次。

秦豫抱紧差一点摔倒的两人,对着谭果就吼了起来,“你就不能稳重一点吗?”

嘻哈哈的小胖墩被吼的一愣,笑容僵硬在白嫩的小脸上,无辜纯洁的大眼睛不解的看着铁青着脸发火的秦豫。

而同样被吼的谭果也抬起头,瞪圆一双同样大的眼睛,无辜的表情里充满了不可置信,似乎根本不明白秦豫为什么要发火。

看着这一模一样的母子两人,一样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一样黑幽幽的大眼睛,甚至是一模一样的眼神和表情,秦豫发现再多的怒火也发泄不出来。

“你吼我?”谭果垮了脸,声音都显得低迷起来,随后又猛地抬头,眼睛里写满了不满和抗议,“你竟然吼我!”

“呀呀!”小胖墩估计也反应过来了,对着面色铁青的秦豫也吼了起来,小拳头毫不客气的招呼到了秦豫的脸上,虎着小脸愤怒的瞪着秦豫,似乎他再敢骂谭果一句,他的铁拳就不客气了。

“宝贝儿,做得好,揍他!”看到小胖墩给自己出气,谭果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欢喜不已的抱着在他的脸颊上吧唧一下亲了一口。

“咿咿呀呀!”得到鼓舞的小胖墩顿时兴奋起来了,双手抱着谭果的脖子,胖嘟嘟的小脸亲密的蹭着谭果的脸颊,母子两人咯咯的笑着。

被无视的秦豫无语的看着闹腾起来的母子两人,尤其是看到屁股对着自己的小胖墩,顿时有种说不出来的心塞和酸涩,这两天晚上,这小胖墩哭闹的时候是谁在哄着他?甚至连工作的时候都将人抱在怀里。

可是结果呢?这在他心里头估计谭果永远都是第一位,不管之前谭果多么恶劣的抛下了他,只要谭果稍微一示好,这熊孩子立刻屁颠屁颠的投靠到了谭果的怀抱里,将自己忘到了九霄云外。

“我们想吃虾仁蒸蛋。”闹腾之后,谭果笑眯眯的看着秦豫,将小胖墩当成吉祥物一般塞到了他怀里,“小胖墩也想吃,对吧。”

估计是已经熟悉了秦豫的气息,而且秦豫个头高,被他抱起来的时候视野更好,小胖墩双手扶着秦豫的肩膀,咧嘴笑着露出一口小白牙,好像刚刚用小铁拳砸秦豫的人根本不是他一般。

“我去做。”秦豫终究还是屈服了,将小胖墩又重新塞回了谭果的怀抱,看着喜笑颜开的母子两人,秦豫认命的卷起衬衫袖子向着厨房走了过去,身后自然跟着两个小尾巴。

秦豫的庄园分为三部分,主楼这边自然是秦豫的私人住所,保镖还有顾大佑、卫胜男他们则是住在右边,庄园的佣人则是住在左边,那边也是庄园的库房。

秦豫这边一楼后面也有厨房,不过秦豫工作太忙,这一年多他根本没有下过厨,都是厨师将每日三餐做好之后放到餐桌上,自己再从厨房后门离开。

等秦豫吃过饭之后,佣人会按时间过来收拾,弄完之后再离开,平日里主楼这边基本不会有外人在。

“先生?”大厨还在热火朝天的忙,看到秦豫过来了诧异的一愣,抬头快速的向着墙壁上的挂钟看了过去,十一点五十,还没有到先生用餐的时间。

“将虾仁蛋羹的材料准备好。”秦豫沉声开口,看着厨师继续道:“将菜送过去,剩下的我来做。”

两个厨师呆傻的愣住了,秦豫为人有多龟毛庄园上上下下都知道的,平日里除了打扫的两个佣人和两个厨师,外人是严令禁止进入到主楼的。

之前还有几个女佣存了心思,想要借着打扫的机会抱上金大腿,到如今两个厨师都不敢想那几个别有用心的女佣的下场。

在大厨看来秦豫行事狠辣,为人冷血无情,这样的男人就该是天生的王者,高高站在远端,如今看到秦豫竟然卷着袖子要下厨,厨师第一感觉就是厨房会不会被烧毁了。

但是秦豫积威已久,他的命令没有人敢质疑,一个厨师继续手中的炒菜工作,另一个厨师则快速的打开保鲜柜将虾仁蒸蛋的食材都拿了出来。

五分钟之后,两个厨师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厨房,秦豫开始忙碌起来,谭果抱着小胖墩亦步亦趋的跟在秦豫后面,两人都伸长脖子仔细的瞅着。

虽然很嫌弃这母子两人碍事,不过好在厨房空间够大,而且秦豫也只是做一道蛋羹而已,也就睁只眼闭着眼,纵容这两个小尾巴跟在自己身后。

崔家的事件之后,目光短浅的人只看到了崔家的倒霉,看到了华国谭家的强大和可怕,但是老谋深算的一些人则将注意力放到了秦豫的身上。

如今尼拉国上上下下都知道谭家小公主带着儿子住到了秦豫的庄园,而且两人还同进同出,这是不是说谭家小公主看上了秦豫,所以打算联姻华国谭家,这样一来,尼拉国的局势就真的要变了。

金王室着急,桑将军着急,但是最着急不安的却是穆千雪,她一开始坚定的认为秦豫不可能为了权势而委曲求全,他不可能娶谭家的小公主,而且还是个带了拖油瓶,私生活泛滥的女人。

但现实狠狠的打了穆千雪一巴掌,为了权势和地位,秦豫真的可能出卖自己的婚姻。

此刻,车子里,看着表情焦躁不安的穆千雪,秦素冰凉的手轻轻的握住了穆千雪放在膝盖上的手,温柔的声音带着慈爱和关心,“千雪,放心吧,传言不可信,小豫是我的儿子,虽然我没有和相处多久,但是我知道小豫的性格,他是不会为了权势去娶谭家小公主的。”

“夫人,我知道。”穆千雪苦涩的笑了起来,看着车窗外越来越近的庄园,绝美倾城的脸上写满了落寞,“但是秦副部并不接受我,所以一点风吹草动,我就变得不安起来。”

“傻孩子,这就是爱情啊,你爱上了,自然不可能无动于衷。”秦素脸上笑容加深了几分,她是看着千雪这孩子长大的,从最开始的时候她也将千雪当成了自己的儿媳妇。

而且这些年,秦素也是看着穆千雪为了秦豫如何在努力,所以不管如何,她是不会让小豫辜负千雪这个孩子的。

秦素的车子到达时,卫胜男和顾大佑已经迎接出来了,从情面上这位是先生的母亲,从利益上而言,秦豫能有今天的地位,能爬的这么快,也少不了宗教的支持。

“打扰你们用餐了吧,不用招呼我们。”秦素微笑着,面容和蔼、气息温婉,“千雪推我进去就可以了。”

“夫人,里边请。”卫胜男点了点头,将秦素四人送到门口之后就没有进去了。

而此刻,看着亲密如同母子的秦素和穆千雪,卫胜男想到刚刚厨师和自己说的先生竟然亲自去了厨房,甚至打算做鸡蛋羹,卫胜男有一瞬间呆滞,难道就因为是同名同姓,所以先生对这位谭家的小公主才会如此纵容吗?

不过想到穆千雪,卫胜男一耸肩膀,罢了,自己是没有半点机会,这些尼拉国的圣女同样也是如此,估计没有人会想到先生愿意给一个女人亲自下厨。

因为是吃饭的时间段,餐桌上已经摆了四菜一汤,水果也切好了放在一旁,而此刻并没有看到人,而厨房里却有声音传了出来。

“还没有熟吗?这都十分钟了,不是说很快就能出锅?”谭果眼巴巴的看着冒着热气的蒸锅,吸了吸鼻子,一股淡淡的香味已经通过热气散发了出来。

“呀呀!”小胖墩更馋,伸长了脖子,小手直接向着蒸锅伸了过去。

秦豫眼明手快的一把抓住了小胖墩的手,凤眸瞪了一眼谭果,沉声责备,“知道什么叫做言传身教吗?”

谭果抱着小胖墩,斜睨着批斗自己的秦豫,“说不定是遗传了孩子他爸呢。”

秦豫愣了一下,谭果和小胖墩太自来熟了,那自然而然的态度就好像他们是一家人一般,短短几天的时间,秦豫也习惯了谭果和小胖墩的存在,直到此刻,秦豫才陡然想起来小胖墩是有父亲的,有一天谭果会带着小胖墩离开。

一瞬间,秦豫凤眸阴冷了几分,转过目光看向冒着热气的蒸锅,最开始的时候他也认为谭果就是传言里私生活泛滥的世家千金,甚至还玩出了人命。

但是短暂的接触之后,秦豫明白这个看起来其貌不扬,甚至身体有些胖还有些虚弱的女人,其实狡诈如狐,性情豁然通达,那么她看上的男人,甚至在没有结婚就愿意给他生下孩子,那个男人绝对优秀出色,也就说说有一天他们一家三口会团圆。

谭果嘴角笑容加深了几分,看着表情有些难看的秦豫,该,真是活该!就该醋死他!

穆千雪走到厨房门口就看到了让她心碎的画面,秦豫背对着门口站在灶台前,衬衫袖子被卷到手肘处,系着黑色的围裙,修长挺拔的身影看起来格外的温暖居家。

谭家小公主抱着孩子站在她身侧,小孩子依依呀呀的说着什么,小手指着蒸锅,而秦豫则拍了一下小胖墩的手,阻止声低沉悦耳,如同一个父亲一般,这一刻嫉妒让穆千雪扭曲了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