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以死相逼/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豫虽然对穆千雪言辞犀利,不过并没有将她赶出庄园,或许是看在秦素这个母亲的面子上,只不过今天秦豫已经撕下了穆千雪所有的伪装,也等于杜绝了穆千雪想嫁给秦豫的心思。

“圣女,他怎么能这样?”小叶声音嘶哑的开口,愤怒的看着向着大门外走去的秦豫,一想到刚刚秦豫那冷血无情的话,小叶顾不得肩膀上的伤口,一把抓住穆千雪的胳膊,心疼的开口:“圣女,我们走吧,你不要再委屈自己了。”

穆千雪并没有说什么,冰冷着一张脸,任谁都无法看透她此刻内心深处的情绪波动,穆千雪一直以为秦豫的前女友已死,又有秦素这个长辈在上面压着,自己的身份也能给秦豫带来诸多的便利,所以秦豫妻子的身份非自己莫属。

但是穆千雪从没有想到自己在秦豫心中的印象如此的差,而且自己那些小手段他早已经看透了,如今更是冷酷无情的撕破自己的伪装,如此的直白赤裸,让穆千雪几乎无地自容。

客厅沙发上,穆叁正坐在沙发上,任由莫医生给自己处理胳膊上的烫伤,此刻,穆叁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穆千雪,担忧之色从眼底一闪而过。

或许圣女从一开始就错了,秦副部这样的男人,强大冷酷、城府极深,这样的男人不会喜欢一个女人在自己面前惺惺作态,那些手段也好,算计也罢,秦副部或许从始至终都知道,他只是懒得去过问,可是这不代表他会被圣女蒙骗。

“从一开始我就错了。”沉默许久之后,穆千雪缓缓的开口,眼中是坚定的寒光一闪而过,说完这句话之后,穆千雪不再开口转身向着秦素的房间走了进去。

小叶不明白的皱着眉头,却也不敢去打扰穆千雪,只好等莫医生处理好了穆叁胳膊上的烫伤之后,这才坐在穆叁身边,“圣女是不是打算放弃了?”

从最开始的时候,小叶就不喜欢秦豫,当初还是在华国,看着秦豫对谭果那样的掏心掏肺,对穆千雪却是冷面相待,甚至好几次伤到了穆千雪,小叶那个时候虽然不喜秦豫,认为他配不上圣洁高贵的穆千雪,不过小叶也知道经过仪式洗礼之后,一切都将会不同。

只可惜想象是美好的,现实却截然不同,而如今看着秦豫为了华国谭家的背景,宁可要一个骄纵跋扈的胖女人,也不要美丽善良的穆千雪,小也再次为穆千雪感觉到不值。

“我们都小看了秦副部。”穆叁平静的开口,胳膊上火辣辣的痛让穆叁也清楚的明白,是他们太自以为是,小看了秦豫,小看了谭家的小公主,在他们眼里,自己和圣女的诸多动作只怕就如同跳梁小丑一般可笑。

这一年多圣女挡下了许多想要爬床的女人,那些手段和算计,穆叁此时想想才明白过来秦豫只怕都看在眼里,他不点破,不过是不屑,也刚好利用圣女来挡下这些不必要的麻烦。

这一刻,穆叁心里头一凉,他想到了一年多之前被他们间接害死的“谭果”,想到在经历仪式之前,秦豫对“谭果”的在意,穆叁忽然害怕如果有一天,秦豫逐渐恢复了,那么他们这些人只怕都不得善终。

不管庄园里穆千雪等人是什么样的想法,此时,庭院里,傍晚金色的阳光柔和的透过树叶的缝隙洒落下来,晚风阵阵带来一阵凉爽,树荫下,谭果正在教小胖墩走路,而不远处则是四个黑色劲装的男人。

听到脚步声,小胖墩一抬头就看到迎着阳光走过来的秦豫,立刻咧嘴笑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向着秦豫的方向走了过去。

谭果见状也松开手,任由小胖墩自己去走,左右是在草地上,摔倒了也不会太痛。

“呀呀。”小胖墩兴奋的说着,两只手高高的举起保持着身体的平衡,可是走了不到两米远,脚下一个踉跄,身体猛地向前摔了过去。

秦豫大长腿一迈,三两步就跨了过来,刚好将差一点摔倒的小胖墩给抱在了怀里。

被抱住了,小胖墩小手搭在秦豫的肩膀上咯咯大笑着,似乎很喜欢这样刺激的动作,偏偏每一次和谭果这样玩的时候,屁股都会被谭果狠狠的揍几下。

此刻感觉到秦豫的纵容,小胖墩毫不吝啬自己的笑容,吧唧一下亲在了秦豫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满是口水的印迹。

亲完人之后,小胖墩转过身看着站在不远处的谭果,咯咯的笑着,再次摇摇晃晃的走了回去。

看着高举着双手做投降状走过来的儿子,那肥嘟嘟的小身体摇晃着如同小胖鸭一般,奶白色的小脸上是傻了吧唧的笑容,口水顺着嘴角流淌下来,谭果也跟着笑了起来。

眼瞅着就要到谭果面前了,小胖墩脚步迈的更大更快,果真三秒钟不到,吧唧一下,整个人向前再次摔了过去,一把扑倒了蹲在地上的谭果。

“咿咿呀呀……”成功的跌在谭果的身上,小胖墩兴奋的大笑着,小手揪着地上的碧绿的草叶,然后一个使坏丢到了谭果的头上。

“臭小子!”谭果气恼的一瞪眼,毫不客气的在小胖墩的屁股上招呼了两巴掌,这个熊孩子越长大就越熊了,而且使劲的闹腾!

谭果忍不住想起自己的小时候,当初柳叶胡同就自己最乖了,每天吃吃睡睡,就没见过自己这么乖巧好照顾的小婴儿。

再看着怀抱里的小胖墩,谭果下意识的看向站在一旁的秦豫,据说秦豫婴儿时期也是这样板着一张酷酷的峻脸,不苟言笑,看起来就像个小老头,根本没有小婴儿的闹腾和顽皮。

可是为什么小胖墩却是个歇不住的熊孩子?脾气又臭又硬,还有洁癖,还能吃,还闹腾,谭果忽然感觉养个孩子真累,养个熊孩子就更累了。

小胖墩估计也扑腾累了,整个人直接窝在谭果怀里不动了,谭果发现自己要不是天生就力气大,估计都抱不住这个吃的太胖,秤砣一样的熊孩子。

“既然秦副部回来了,那就当面和你道一声别,我和小胖墩就不打扰了。”谭果抱着小胖墩站起身来,笑眯眯的对着秦豫说了一句,然后低头对着小胖墩开口:“宝贝儿,和秦副部说拜拜。”

小胖墩眨巴着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听到谭果的话,举着肥嘟嘟的小胳膊小爪子对着秦豫左右摇晃了两下,一副没心没肺的傻笑模样。

秦豫原本松缓的心情因为谭果这话倏地一下乌云密布,看着笑嘻嘻的母子两人,秦豫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烦躁和恼火,她要走是她的事,偏偏秦豫就是感觉不痛快。

“谭小姐难道不等事情说清楚了再走?”冷沉的声音冰寒的响了起来,秦豫语调不善,乍一听像是要扣押谭果。

不过谭果下午在别墅闹了一通,虽然说小叶和穆叁受伤了也是罪有应得,但是秦素毕竟是秦豫的母亲,她坐在轮椅上从台阶上滚了下去,额头脸颊都受伤了,腿也受伤了,秦豫要是用这个理由扣押谭果也合情合理。

谭果眉梢一挑,清润的黑眸就这么对上了秦豫冷厉的凤眸。

这一瞬间,秦豫脑海里有着亮光一闪而过,一股说不出来的熟悉感觉让秦豫如同被雷劈中了一般傻愣在了原地。

“怎么?秦副部这是要给圣女讨回公道吗?”像是没有察觉到秦豫的失神,谭果轻笑着开口,掂了掂怀里的小胖墩,然后将他塞到了秦豫的怀里,“既然秦副部盛情挽留,那我和小胖墩再住两天吧。”

习惯了谭果这个不靠谱的妈随时将自己当成垃圾一般丢来丢去的,也习惯了秦豫身上的气息,虽然不是软乎乎的,但是男人结实健硕的体魄,还有那淡淡的烟草味,小胖墩同样很喜欢。

“走吧,于队,还要麻烦你去将汽车后备箱里的行李箱再拖出来。”谭果率先迈开了步子。

“大小姐客气了。”于磊沉声应了一句,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秦豫,随后快步向着不远处的汽车走了过去。

当秦豫抱着小胖墩和谭果再次进门时,小叶脸色显得异常的难看。

尤其看到小胖墩趴在秦豫的肩膀上,和走在后面的谭果闹腾着,不时发出咯咯的欢笑声,而秦豫为了防止小胖墩这样乱蹦跶会扭到腰,一手是抱着小胖墩,另一只手则护在他的腰背处,小叶被眼前这一幕刺激的情绪失控,对着秦豫愤怒的吼了起来。

“为什么?难道我们圣女还不够好吗?为了你付出的还不够多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圣女?”小叶歇斯底里的吼着,扭曲的脸上满是忿恨和不甘,“之前为了一个无父无母的杀手,现在又为了这个女人,我们圣女究竟哪里不如她们了!”

“穆千雪凭什么和我比?”谭果冷哼一声,快步上前和秦豫并肩站着,冷傲的看着叫嚣的小叶,“她算什么身份,给我提鞋都不配!”

“小叶!”穆叁厉声制止了小叶,就算圣女要放弃秦副部,但是也不可能这样直接撕破脸,更别提眼前这一位还是谭家小公主,下午的事情穆叁并不认为就结束了,如今他们都该夹着尾巴做人,偏偏小叶脾气太暴。

对上谭果高高在上的倨傲表情,再看着秦豫那冰冷骇人的脸庞,小叶身体瑟缩了一下,那股子质问两人的勇气消失之后,小叶这才感觉到了害怕。

“别看我现在胖,那是因为哺乳期,明白不?等我瘦下来了,你家圣女那点姿色还不够看。”谭果笑着补充一句,随后握着小胖墩的手抖了两下,“对吧,宝贝儿,妈妈是不是最漂亮的。”

“呀呀。”小胖墩卖力的点着头,那狗腿十足的谄媚动作,也不知道他是真听懂了还是根本没听懂。

听到谭果这话,秦豫愣了一下,此刻正色的打量着谭果,这才发现她的五官并不丑,眼睛很大,鼻梁笔直挺立,粉色的唇瓣勾着笑容,肤色更是白皙的看不到任何的毛孔和瑕疵。

如同谭果自己说的一样,她如果不胖,即使不到穆千雪这样倾国倾城,但是绝对不会丑,也正是因为谭果的肥胖,再加上她那私生活泛滥的作风,才让人忽视了谭果真正的长相。

穆千雪是在秦素醒来之后离开的庄园,不过她只将穆叁带走了,将小叶留下来照顾秦素,也将之前照顾秦素的一个护工送了过来,看起来她似乎真的打算放弃秦豫了。

只可惜穆千雪的离开,谭果根本不在意,秦豫知道之后也不曾在意。

“秦副部,夫人说没胃口。”护工此刻面带难色的走向了餐桌边,秦素腿受伤了,只能卧床休息,再加上她身体不适,晚餐吃的清淡,基本都是吃各种营养粥然后配上三四样小菜。

只可惜穆千雪的离开让秦素心情很差,尤其当秦素知道秦豫为了谭果这个外人,不单单赶走了穆千雪,甚至连她这个母亲都不在意,下午回来之后甚至没有进房间看她一眼。

饶是秦素对秦豫这个儿子一直很宽容很愧疚,但是寒了心之后,秦素闹起了绝食,不管小叶怎么劝,穆千雪也打了电话过来,秦素依旧躺在床上,不吃药不喝水也不吃饭。

秦豫眉头皱了一下,穆千雪那些哄人的手段,秦豫看不上眼,之前他一直放任穆千雪,不过是借着她的手阻挡那些想要爬床和想要联姻的女人,当然,秦素这边也是一方面。

谭果看了一眼秦豫,并没有开口说什么,依旧哄着怀里的小胖墩吃着粥,难怪书意嫂子之前说有一个开通的婆婆是夫妻生活幸福的保障,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两个家族的事。

以前谭果没心没肺的,从来不曾想过这些,她在柳叶胡同长大,从某种方面来说也等于是在象牙塔里长大,那些勾心斗角的算计,那些家长里短的计较,谭果从没有接触过。

但是此时,听着护工说秦素在绝食,谭果忍不住想如果自己背后不是有谭家这个庞然大物在,只怕今天就不是绝食了,而是将自己扫地出门。

秦豫犹豫了片刻,终究是放下筷子站起身向着客房方向走了过去,护工也连忙跟了过去。

谭果放下勺子,看着秦豫依旧挺拔的背影,不管如何,那终极是他的母亲,可是对谭果而言,秦素他们却是她的仇敌,甚至是不死不休的地步,只不过谭果一直没有发作、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呀呀?”小胖墩拉了拉谭果的胳膊,催促的看着面前的小碗,粥只吃了一小半,小胖墩也尝试过自己拿勺子,可惜勺子是拿稳了,但是一点粥也舀不上来,无法自力更生的小胖墩只好眼巴巴的瞅着谭果。

隐匿住眼底刻骨的仇恨,谭果笑着亲了一口小胖墩的脸,这才拿着勺子继续喂食。

客房里,小叶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秦素靠在床头,额头上包着纱布,脸颊上是一大片的擦伤,有些地方已经破了皮,而且还红肿起来,配上秦素苍白病弱的脸庞,让她看起来比往日更加的病态苍老。

“你既然不愿意娶千雪,那我活着也没意思了,不如就这样死了干净。”看着秦豫,秦素一字一字开口,语调冰冷,看得出她对秦豫这个儿子似乎真的寒了心,否则不会以死相逼。

“即使我婚后过的不幸福,你也要用自己的命逼我娶穆千雪那个女人?”秦豫冷声反问,眼神显得冰冷而疏离,他忍不住想起谭果和小胖墩相处时的情形,虽然谭果看起来很不靠谱,但是她眼中对小胖墩的感情却是显而易见的。

秦豫甚至可以想象如果小胖墩长大之后,他即使看上了一个女乞丐,甚至看上一个男人,只要他过的性福,那是他想要的生活,谭果一定不会阻止的,秦豫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有这种念头,但是他就是如此的肯定。

秦素愣了一下,但是一想到穆千雪的好,再想到自己腿上和脸上的疼痛,秦素硬下心来开口:“是,这是我活着的唯一念头,如果没有了这个期盼,我拖着病弱的身体痛苦的活着还不如死了痛快。”

更何况秦素相信,只要秦豫愿意接纳穆千雪,那么他日后的夫妻生活一定会很幸福,千雪那么漂亮,那么善良,温柔又体贴,是小豫太过于固执,他封闭了自己的内心,所以才看不到千雪的好。

至于外面的谭果,抛开长相和那个父不详的孩子,就冲着谭果的性格,秦素攥紧了手坚持着,自己并没有错,那样骄纵跋扈的千金小姐根本不适合小豫,自己身为母亲,怎么能看着小豫为了事业和前途就赔上自己的婚姻,那是一辈子的幸福。

“我很抱歉,如果您坚持这样做,我无能为力。”秦豫声音冷淡的开口,眼中对秦素最后一点的感情也消失殆尽了,此刻冷漠的转过身向着门外走了去。

病床上,秦素呆愣着看着就这样转身离开的秦豫,原本以死相逼时,秦素还是愧疚的是自责的,但是此刻,秦豫如此冷血的选择,让秦素愤怒起来,这股怒火是对秦豫也是对外面的谭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