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终于亲了/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午用餐回来之后,小胖墩在车上就睡着了,此刻别墅客厅里,谭亦动作优雅的泡着茶,看着下楼的谭果,俊美的脸上勾起淡淡的笑容,“中午吃的油腻,正好喝点茶。”

“二哥,我怎么不知道你在首府还有这样一套别墅。”谭果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打量着客厅四周。

典型的中式装修风格,看起来舒适典雅,摆设的都是珍品,一看都是精心布置的,花了时间和心思,没三五个月的时间绝对弄不出来,所以二哥是早就准备好了这幢别墅,毕竟连儿童房都有。

谭亦优雅一笑,目光宠溺的看着面前的谭果,“房子是早些年置办的,一直闲置着,去年小胖墩出生之后才让人装修的,和我说说你是怎么打算的?”

“二哥。”谭果也不喝茶了,如同小时候一般腻在谭亦的身边,抱着他的胳膊,头枕在谭亦的肩膀上,“我也没想过该怎么办,顺其自然呗,虽然我有些怨恨,但我也知道这不是秦豫的错。”

谁也没有想到尼拉国还有这样古老又诡异的仪式,不过谭亦查了不少的资料,上百年前秦王室还存在的时候,尼拉国那个时候没有大主教和圣女,有的只是国师而已。

国师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精通玄学占卜,如今的宗教正是当年国师一脉传承下来的,会一些诡异玄学也并不奇怪,就是到如今,华国也有很多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奇异事件。

秦豫并没有失忆,他更像是被人洗脑了一般,淡忘了和谭果之间的感情,虽然这有些的玄乎和诡异,但是谭亦根据这一年多的调查再加上秦王室的一些秘闻,只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谭亦安慰的拍了拍谭果的头,“秦豫母亲还有穆千雪并不知道你谭家的身份,这说明在经历宗教仪式的时候,秦豫下意识的保护了你的身份,这样推断,他应该还会恢复过来。”

更何况今天在医院和秦豫打了一架,那个时候谭亦也感觉出秦豫动手的时候会无意识的收敛力度,而且秦豫对谭果根本不像陌生人,一个有洁癖的男人是不可能细心的照顾小胖墩的。

所以种种的迹象表明,秦豫虽然缺失了感情,但是他对谭果还有本能的记忆,这样一来秦豫恢复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不管秦豫如何,明天开始训练。”谭亦端着青瓷茶杯优雅无比的品着茶,一旁谭果傻眼的愣了愣,随后扯着嗓子干嚎起来。

“二哥,六月的天会热死人的!”谭果嗷嗷叫的抗议着,似乎又回到当年被大哥还有二哥联手双打的悲催局面。

谭果天性懒散,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小时候训练那也是被逼的没法子,谭宸那张面瘫脸的确有震慑力,而且谭果总想着等自己身手练出来了,大哥二哥也不会再管着自己了。

如今一朝回到解放前,谭果低头看着身上软绵绵肥嘟嘟的肉肉,可怜巴巴的瞅着谭亦,“二哥,我小胖墩都有了,中年发福那是正常……好吧,好吧,我明天开始就训练,千万别把大哥招来,嫂子肚子里都揣着娃了,我可不想被爸妈给念死。”

谭亦的别墅算是闹中取静,地点在首府中心地段,旁边就是森林公园,隔两条街就是商业中心,当初谭亦买的下别墅的时候简直是白菜价,如今这边房价倒是飙升了许多,关键是地段太好,就拿几十套别墅供不应求。

一大早,六点半被谭亦叫起来,谭果呆愣愣的坐在床上,揉了揉眼睛,整个人都没有清醒,咬牙切齿的开口:“二哥,你够狠,早晚有一天会天降一个嫂子收拾你!”

“先去旁边的公园跑步,回来吃了早饭休息之后再接受常规训练。”谭亦笑眯眯的开口,即使穿着睡衣,但是那俊美的脸配上优雅尊贵的气息,这就是一个才睡醒的王子殿下。

十五分钟之后。

换上了穿棉的运动服,谭果将头发盘在了脑后,认命的向着公园方向跑了过去,首府这边没什么人会选择晨跑,普通人没这个时间和精力,而那些有身份的只会去健身馆,这也是地位的象征。

一个小时之后,谭果整个人就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身体太虚弱之下,突然开始训练谭果感觉都有些吃不消。

“哪里来的胖妞?”此刻,几个小混混站在公园门口疑惑的看了一眼粗喘着向着门口走过来的谭果,就跟看动物园里的动物一般,好奇的打量着谭果。

“滚!”谭果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果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想当年自己的身手,秦豫都不是对手,现在跑了一小时竟然就扛不住了,几个混混都成了威胁,谭果越想越是暴躁。

“妈的,人长的又胖又蠢,脾气倒是很大。”带头的混混冷笑一声,原本是嫌弃谭果的身材,但是此刻仔细一看这才发现谭果皮肤极好,奶白色的脸颊泛着运动后的红晕,脸上挂着汗珠,乌黑的大眼睛眨巴着,看的带头的混混心里一荡漾,只感觉热血蹭蹭的向着腹部涌了过去。

“老大,你不是说肖莉找了个有钱的男人,这几天憋的慌吗?我看这女人长的还不错,虽然胖了点,但是抱起来更有感觉啊。”旁边几个混混淫邪的笑了起来,他们都没正经的工作,平日里靠父母养着,但是家里都不富裕,也没多少钱花,自然没能力出去找女人发泄。

首府这边治安又严,到了晚上除了那些夜店之外,大街上也看不到什么女人,现在时间还早,又不是周六周日,公园这边基本没人过来,如果将这个女人拖到公园的树丛里去乐呵乐呵,想必也没人知道。

三四个混混一听这话一个一个呼吸都粗重了几分,看向谭果的目光充满了色欲,尤其谭果才运动完,身上的运动T恤都被汗水湿透了,再加上小胖墩才断奶,胸脯更是饱满高挺。

带头的混混瞄了一眼四周,不远处的马路上倒是有上班的人,但是公园门口这边是高耸的树木,如果不仔细看,还真没有人会注意到这里。

“小心一点。”带头的混混对着旁边三个手下使了个眼色,既然默契的点了点头,突然向着喘着粗气的谭果扑了过去,想要用武力将她制服了然后拖到公园里去。

打了个手势让暗中保护自己的于磊几人不用出来,谭果看到扑过来的四个混混,随即握着拳头迎了过去。

原本以为会手到擒来,谁知道谭果竟然还敢反抗,关键是谭果虽然力竭,但是四个混混依旧讨不到任何的好处。

“妈的,老子他妈的废了你!”带头混混看着被谭果一脚踹出去的手下,眼神陡然一狠,右手掌心里赫然多了一把锋利的小刀,小刀十厘米不到,握在掌心里出手,绝对是阴人下黑手的好手段。

谭果眯着眼,一手抓住了混混的右胳膊,左手化掌劈了下来,混混吃痛的啊了一声,掌心里的小刀啪一声掉地上了。

“滚!”谭果没好气的骂了一句,四个混混也知道踢到铁板了,连滚带爬的跑走了。

谭果呼吸更为的急促,拍了拍起伏的胸口,难道二哥说要训练自己,这破身体,打几个混混都吃力了。

就在此时,汽车刹车声刺耳的响了起来,谭果抬头一看,却见一辆熟悉的黑色汽车停在了公园门口,随着驾驶位车门的打开,看到下车的秦豫,谭果诧异的眨了眨眼,“你怎么在这里?”

“你这是逞什么强?”秦豫脸色阴沉的难看,尤其是看到谭果此刻喘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再加上看到掉在地上的小刀,秦豫发现怒火怎么都克制不住,“你不知道让保镖出来吗?就你这样一身肥肉,到时候没打跑歹徒自己先挨了几刀!”

秦豫在尼拉国毕竟也经营了这么长的时间,再加上谭亦并不打算隐瞒住所,所以秦豫很容易就知道了谭果住的别墅。

因为怀疑小胖墩的身份,秦豫几乎是一夜没有睡,他仔细的翻看着自己在华国的所有资料,其中记录最多的自然是秦豫和“谭果”之间的感情。

当初在华国的时候,秦豫将旗下所有的公司都转到了谭果的名下,房产和固定资产也都给了谭果,除了龙虎豹不适合之外,秦豫发现自己几乎是身无分文,而且根据调查资料显示,自己对谭果的感情深厚的让人都怀疑,典型的不爱江山爱美人。

翻阅着这些资料,秦豫都感觉自己是在看爱情小说,他怎么可能会这样爱一个女人?为什么如今回忆起来,却如同寡淡的白开水,一点感情都没有,秦豫也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一夜没睡之下,一大早秦豫开车到了别墅外,刚好看到谭果去公园里晨跑,秦豫的车子就停在不远处。

几个混混出现时,秦豫原本不打算出现的,他知道谭果身边有保镖,谁知道保镖没有出现,谭果竟然自己迎敌。

“搭把手。”谭果喘息着向着秦豫伸出手来,她发现秦豫的脾气倒是越来越坏了,以前是高冷,最多毒舌一点,现在动不动就铁青着脸发脾气,还敢吼自己。

谭果的手上汗津津的,秦豫却是没有半点的嫌弃一把握着谭果的手将人扶住了,看着她连呼吸都不稳,表情愈加的难看,“我送你回去。”

“你特意过来找我,我们不出去约个会?”谭果歪着头顽劣的笑着,看着秦豫那臭臭的老脸,随后又笑了起来,“得,我知道你是工作狂,我还得回去锻炼减肥,约会是甭指望了。”

谭果住在秦豫那里的时候,差不多是睡到中午才起来,吃起饭来也是风卷残云,秦豫也没看出她有减肥的打算,现在大清早的就出来晨跑,秦豫自然而然想到谭果的改变是因为那位和她极其亲近的易二爷。

“你要是不想减,现在也挺好。”沉默半晌之后,秦豫平静的开口,虽然看起来胖嘟嘟的,但是一点都不丑,不过体能倒是太差了,运动一个小时就喘不过气来。

谭果脚步一顿,傻愣愣的看着秦豫,几乎以为自己是幻听了,“你说我这样不丑?”

谭果忍不住的一把按下秦豫的肩膀,然后额头抵上了秦豫的额头,“没发热啊,怎么就说胡话了!”

自己这身材?谭果对着镜子看的时候都是一脸不忍直视的感觉,秦豫竟然不嫌弃!难道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想到这里,谭果突然暧昧的笑了起来,故意用厚实的肩膀撞了撞身侧的秦豫,“我说就我这熊样,你能下得了口?一点不嫌弃?”

看着笑着极其顽劣的谭果,秦豫不用去验小胖墩的DNA,他也知道谭果绝对就是自己那个传闻里已经意外死去的前女友,那么小胖墩真的是自己的儿子吗?

一时之间,秦豫心里头情绪激烈的翻滚着,但是片刻之后,所有的一切又平静下来,秦豫忽然发现他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多出来的儿子。

但是看着身侧的谭果,看着她那笑眯眯的模样,阳光照射之下,谭果周身洋溢着明烈的气息,秦豫忽然发现这样也不错。

他不知道怎么当一个父亲,但是他发现接受谭果这个女朋友却是一点障碍都没有,她似乎就该留在自己身边,这样叽叽喳喳的闹腾着。

五分钟不到就到了别墅门口,秦豫停下脚步看着脸上都是汗水的谭果,大手忽然伸了过来,轻柔的抚摸着谭果的脸,在她诧异又好奇的目光里,秦豫突然低下头,吧唧一口亲在了谭果的唇上。

“不管你什么样,我都不介意。”低沉的嗓音悦耳动听,看着傻眼的谭果,秦豫忽然感觉心情极度愉快,薄唇轻轻的勾起一抹上扬的弧度,“我去上班了,中午过来做饭,你去锻炼。”

说完之后,秦豫终于掐了一把谭果软乎乎的脸蛋,这才转身离开。

自己竟然被秦豫给啃了?他不是没感情记忆了?他不是有洁癖?自己这么胖,还满身的臭汗,秦豫竟然也能下口?谭果看着那渐渐走远的颀长身影,忽然笑了起来,随后如同孩子一般向着别墅跑了过去。

“二哥,二哥。”兴奋的大叫着,谭果一把向着站在门口的谭亦扑了过去,无尾熊一般将谭亦抱住了,“二哥,秦豫那混蛋竟然亲了我,哈哈,我就知道他即使没了感情记忆也不会忘了我。”

谭亦抱着打了鸡血一般的谭果,看着她脸上那明烈的笑容,说不出来的心塞和无语,自己宝贝的妹妹被秦豫那臭小子给啃了,偏偏被啃的小丫头还高兴的语无伦次。

“行了行了,快去洗澡。”谭亦拍了拍谭果的后背,滑腻腻的,果真是被汗水给湿透了,一想到秦豫那严重的洁癖,他还真能下得了口,谭亦无语的看着湛蓝的天空。

“二哥,我去洗澡了,哈哈,秦豫那混蛋绝对逃不出我的五指山。”谭果心情是真的很好,对着谭亦眯眼一笑,随后乐淘淘的向着别墅走了进去。

而此刻,回到汽车里,秦豫坐在驾驶位上并没有发动汽车,想到刚刚那一吻,想到呆愣住的谭果,秦豫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他终于相信昨晚上资料上所写的一切了,自己当初或许真的很爱谭果,甚至到了疯狂的地步。

不过想到自己那寡淡的回忆,秦豫原本愉悦的表情陡然之间狠戾下来,他知道自己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一瞬间,秦豫眼神变得极为冰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