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遭遇车祸/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午时分,对于要减肥的谭果而言,不单单要运动,而且饮食也得控制,所以看着桌子上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再看着自己面前那一小碗香菇瘦肉粥外加蔬菜沙拉,谭果的脸和蔬菜一样绿。

“哥,我要吃肉!”谭果可怜巴巴的瞅着坐在一旁的谭亦,对于一个吃货而言,忌口什么的简直比挨一刀更难熬。

“不行,你身体要调理过来,必须得忌口。”谭亦在某些方面是绝对的坚持,小时候谭果就喜欢暴饮暴食,而且还吃不胖。

再加上那个时候谭果也就三五岁,仰着头,奶白色的小脸,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抱着食物不撒手,委屈的跟什么似的,即使谭骥炎和谭宸这两个面瘫都让步了,反正也吃不胖,而且身体也健康,这孩子喜欢吃就给她吃吧。

也就谭亦这个二哥平日里不管怎么娇惯宠溺谭果,在原则面前却是半点不让步,谭果在怀孕期和哺乳期的时候饮食就没控制,一直在进补,不过那个时候没办法,谭果身体必须要补。

但是现在谭果得吃药膳调理身体,必须要忌口,谭果再怎么哀求,谭亦也不会心软,这丫头平日里就懒散,没个定性,要减肥要训练必须得谭亦强制压着。

“我不吃了!”小性子上来了,谭果气恼的转身就离开了餐桌,一面走一面在暗自期待,二哥说不定一会就心软了。

可惜谭果都走到大门口外了,谭亦也没有将人叫住,而是将泡好的牛奶递给了小胖墩,让他抱着奶瓶喝牛奶,谭亦自己拿起筷子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二哥太可恨了!摸着饿憋的肚子,谭果有气无力的踢着脚底下的石头,她也知道二哥是为了自己好,但是不给吃肉也太狠了,最多少吃一点那。

谭果摸了摸口袋,得,钱包手机都没有,难道真回去吃粥和蔬菜沙拉?

就在此时,一辆黑色汽车忽然停在了谭果的面前,随着驾驶位车窗的降落,露出秦豫那还带着淤青痕迹的峻脸。

“你怎么来了?”正愁着没饭吃,看到秦豫之后,谭果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快速的绕过车头将副驾驶位置的车门打开,厚脸皮的对着秦豫笑着开口:“秦副部,中午我请客,瑶池什么尽管点。”

秦豫幽深的凤眸看着笑得眼睛都没缝的谭果,视线如同雷达一般将谭果扫了一遍,灰色T恤,黑色运动裤,她全身上下有钱吗?

被秦豫这过于犀利的目光打量着,谭果笑容一僵,刚要开口,秦豫却已经发动汽车了,这让谭果莫名的有种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憋屈感。

这边谭果前脚上了秦豫的车子走了,后脚谭亦这边就收到了消息,毕竟谭果如今体力不行,于磊他们一直都在暗中保护她。

“不用管了,暗中盯着就行。”谭亦莞尔一笑,拿过毛巾擦拭着小胖墩嘴角的奶渍。

“呀呀!”小胖墩小手向着桌子上的菜肴扑棱着,黑黝黝的大眼睛都快冒绿光了,嘴角口水吧唧一下就滴落下来,看得出这也是个小吃货,绝对是谭果亲生的。

“等长大了才行。”谭亦笑着揉了揉小胖墩的脑袋,小时候谭果也这样,不过那丫头可坏多了,不给吃,自己就学着偷吃。

首府这边五星级的餐厅很多,秦豫这个工作狂,很多时候午餐晚餐都是靠外面解决的,今天他带谭果去的就是秦豫经常吃的一家餐厅,餐厅不算奢华,但是胜在干净,而且大厨厨艺很好,口味偏清淡。

浑然不在意自己全身上下一毛钱都没有,谭果刷刷刷的就点了五个菜,三荤两素外加两盅野菌汤。

“你有钱付账?”秦豫似笑非笑的看着坐对面的谭果。

“不是还有秦副部你在这里吗?”有吃的了,谭果心情极好,懒散的靠在椅子上,“大不了我肉偿那。”

见过厚脸皮的,估计都没见过谭果这般脸皮厚的,秦豫看着耍无赖的谭果,没有了特意装出来的高傲,眼前的谭果和调查资料里自己那个“意外死亡”的前女友性格倒是越想越像了。

秦豫之前特意询问过顾大佑,顾大佑性子憨直,秦豫一询问他什么都说出来了,此刻看着面前的谭果,除了身材太胖之外,五官也有细微的不同,但是性格是真的相似,而且笑起来的模样,还有她面对自己的态度,秦豫想到小胖墩,心境莫名的沉重了几分,多了几分愧疚。

看到秦豫一瞬间黑沉冷硬下来的老脸,谭果眉头一皱,有些泄气的开口:“行了行了,知道秦副部看不上我这样的胖姑娘,我有自知之明,别垮着脸,一会还吃饭呢。”

对着一张善心悦目的峻脸,那是秀色可餐!对着一张阎王脸,谭果连吃饭的兴致都没有了。

知道谭果误会了,秦豫眉头一皱,大手忽然伸了过去握住了谭果的手,“我没资格嫌弃你,是我丢失了一些记忆。”

谭果一愣,心情瞬间又好了,斜睨着道歉的秦豫,“放心吧,我没忘就行。”所以即使他忘记了,但是自己会将人找回来。

上菜的速度很快,谭果胃口大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饿死鬼投胎,夹菜的速度那是咻咻的,倒是秦豫吃的优雅多了。

“你倒是吃啊。”谭果瞅了一眼秦豫,一年多不见,自己倒是胖成了两倍,秦豫却瘦了不少,原本面容就显得冷,这么一瘦,五官更加立体深刻,好看归好看,但看起来更加的疏离冷硬。

“易先生规定了你的饮食?”秦豫何其精明,谭果那懒散的性子,今天一早却去公园晨跑,中午还饿着肚子在路上溜达,这明显是要减肥所以被控制了饮食。

想到自家二哥,谭果放下筷子,无比同情的看了一眼秦豫,论起坑人,没有谁能强过二哥,“我要减肥锻炼身体,还要吃药膳调理,所以必须忌口。”

秦豫看着桌子上已经被吃掉一半的菜肴,再看了一眼谭果,沉声道:“下不为例!”

谭果身体太虚了,蹲一会站起来眼前都发黑,而之前她可是零失败记录的杀手,身手绝对是顶尖的,按照顾大佑的说法,龙虎豹那些手下就没一个是谭果的对手。

“我知道啊,否则你以为二哥为什么不阻止我出来?”谭果回了一句,“二哥舍不得对我下狠手啊,但是我这破身体必须要调,所以这个恶人只有你来做的,也就是说很长一段时间,秦副部,我会恨你恨到咬牙切齿!”

秦豫夹菜的手僵住了,谭果口中的二哥自然就是秦豫认为的易二爷,只是这到底是亲的还是干的?当然了,这些都不重要,秦豫看着胖嘟嘟的谭果,忽然有种前途黑暗的感觉,易二爷果真够狠,杀人不见血!

对一个吃货而言,谁不准她吃东西,那绝对是谭果的生死仇敌!弄不死也要折腾死对方!谭亦自然不愿意和谭果生分了,秦豫就掉坑里了,当然,如果他不在意谭果的身体,随便她吃吃喝喝倒也能化解,可关键是秦豫能这么干吗?

“我认栽!”从牙缝里挤出话来,秦豫只能认了。

“你就不问问那是不是我亲二哥?”谭果好奇的开口,秦豫也太冷静了,他难道就不吃醋?之前在医院里还打了一架呢,怎么现在就一点都不在意了,那个醋坛子秦豫变了?

想到谭亦和谭果之间的亲密程度,秦豫只感觉喝了一大缸子老陈醋,而且对秦豫而言,不管是亲二哥还是认的干二哥,他都会吃醋。

谭果明白过来,随后扑哧一笑,肥嘟嘟的手指头指着秦豫,“秦副部你果真够变态,不过我喜欢!”

笑过之后,谭果不厚道的再次开口:“估计你也忘记了,我还有一群发小,很铁的那种,我生小胖墩的时候,他们轮流充当孩子他爹陪我去检查,而且我关叔和顾叔说了,不能让小胖墩成为单亲孩子,所以小胖墩现在三个户口。”

一个落在谭家,一个落在关家,还有一个落在顾家,人家孩子都一个爹,小胖墩在柳叶胡同一圈的干爹。

秦豫的老脸此刻是彻底黑了,即使并没有找回过去的记忆,但是一想到谭果身边还有那么多心怀不轨的男人,秦豫抓着筷子的手用力的收紧了几分,那股子暴躁和怒火蹭蹭的涌了上来。

吃的太多,谭果感觉肚子是三层肉了,踩着秦豫的影子在树荫下散步消食,“对了,秦副部,农业试点这边你打算怎么办?”

其实秦豫之前猜测是对,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关系,谭果身为华国谭家小公主怎么可能来尼拉国,还劳心劳力的给他拉来农业试点的项目。

“经济部这边会成立一个小组专门负责这件事,我会成为组长。”秦豫沉声开口,早上的会议已经说明了一切,秦豫想要掌控这个小组是绝对不可能的,凤眸里闪过一抹算计的精光,“我打算从平江郡入手,拿下平江郡就等于拿下了农业试点项目。”

“曲线救国?”谭果眯眼一笑的点了点头,知道了秦豫的打算,经济部这边秦豫无法介入,卢东峻那边出手更方便一点,也易于操作,不过平江郡的局面只怕也太乐观,“要不我们去一趟平江郡?”

之前谭果也有这个打算的,但是谭亦突然出现打乱了谭果的计划,不过谭果没有想到秦豫早就怀疑自己的身份,然后自然而然的就这么相处了,所以谭果打算带着小胖墩跟着秦豫一起去平江郡。

“我先送你回去。”秦豫沉声开口,即使去平江郡那也是一场硬战要打,而且谭果和小胖墩都过去,秦豫自然不可能去住分配的宿舍,房子肯定要先准备好。

“不用,我先送你去上班,然后你让大佑开车再送我回别墅。”谭果笑着摇摇头,别墅外面有人在暗中盯着,那些人没有恶意,只不过想要知道自己的行踪。

秦豫要想成为小组的组长,还得靠谭果来撑腰,送秦豫去上班刚好亮亮相,也省的那些人再试探秦豫或者找秦豫的麻烦。

经济部大楼,中午一点二十五分,还有五分钟就是上班时间,此刻大门口这边人很多,都是午休结束回来工作的。

一辆黑色的汽车忽然停在了路边,大门口的几人见状纷纷让出了一条道来,秦豫即使根底浅,但他毕竟也是个副部,只比李昌基和刘继民差一点,而且背后还有龙虎豹保全,又有宗教这边的支持,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一般人还真不敢和秦豫对着来。

随着车门的打开,秦豫走下车,大门口的几个工作人员纷纷热情的打着招呼,“秦副部,您也会去吃饭了啊。”

“秦副部,下午好。”

秦豫冷淡的点了点头算是招呼了,而等候在一旁的顾大佑则坐上了驾驶位,打算送谭果回别墅。

“等一下。”就在众人打算让秦豫先一步进门时,忽然传来一道软糯的声音,副驾驶的车门打开了,谭果笑眯眯的下了车。

虽然在场的七八个人都没有见过谭果,但是农业试点的消息闹的沸沸扬扬的,谭果的名头也算是打响了,尤其是一看她那体型,又和秦豫同一车,身份自然不需要多说。

谭果依旧端着高傲的姿态,看都不看四周的人径自向着秦豫走了过去,然后亲密的给他整了整领带,随后踮着脚凑到秦豫耳边说两句悄悄话。

“那我先回去了,秦副部你好好工作。”谭果笑着开口,然后吧唧一下亲在了秦豫的脸上,宣告了对秦豫归属权之后,谭果如同高傲的胖孔雀一般重新回到了车上。

顾大佑发动汽车离开了,秦豫也大步向着门口走了进去,此刻,门口的七八人对望一眼,嗬,谭家小公主这作风可真够豪迈的,大庭广众之下就亲上了,看来传闻一点不错,这一位肯定是看上秦副部了。

想到此几人也快步走进大楼,只是一回到办公室之后立刻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自己的上头,虽然秦豫是靠男色上位的,但是有了谭家小公主这个靠山,农业试点小组总负责人的位置绝对是秦豫的囊中之物。

相对谭果和秦豫这边的进展良好,平江郡这边局面看起来风平浪静的,其实私底下却是波涛汹涌,崔明正这个平江郡的警监被谭果给弄下去了,崔家也倒霉被收拾了,平江郡这一块崔家的人都被清算了,即使留下来的也都是无关重要的小角色。

但是秦豫的根基的确太弱了,所以平江郡这些空出来的位置迅速被桑将军还有金王室包括其他一些大家族的人代替了,当然了,为了给谭果的面子,崔明正依旧是一把手,而且也没有人会像崔明正那样明着和他干,可是背地里就不确定了。

“卢郡长,我这也是没办法啊,财政这一块实在是没钱了,缺口太大。”平江郡例行的会议上,此刻诉苦水的中年男人满脸的无奈,“我才接手这个位置不到半个月,账目刚查清楚,已经都亏空了。”

以前崔家掌控着平江郡几个重要的位置,负责财政这一块的正是崔家的人,如今接手的蔡福看起来就是个老好人,但却是滑不溜手的,谁找到他要钱他就和谁倒苦水,反正黑锅都被前一任给背了。

“各个部门再想想办法,农业试点虽然选择在我们平江郡,但是我们的农田都是人工作业,想要引进机械设备的话,道路这一块首先就要修。”卢东峻面色带着几分疲惫之色,却也拿在座的这些人没办法,他心里头也清楚这些人就等着自己束手无策,最后不得不将农业试点的大饼给丢出去。

“我这边最多只能挤出一百万。”蔡福倒也不敢一点不给卢东峻面子,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如今卢东峻被谭小姐青睐,得罪了他那就等于得罪了谭小姐。

一百万听起来不少,其实不过是杯水车薪,而且农业试点这一块的前期投资远远不止百万,卢东峻初步估测第一期没个两三千万都不行。

“陶警监,你那边的动迁工作完成的怎么样了?”卢东峻也不在纠结钱的问题,这也是他怎么纠结都解决不了的。

陶警监接替的正是崔明正的位置,只是不同于蔡福的圆滑,陶大龙看起来对卢东峻的抵触很大,只不过碍于其他方面的因素,对警卫所的工作一直都是消极怠工。

“已经完成了一大半,不过还有几户人家不愿意搬迁。”陶警监冷淡淡的丢出一句话就是他所有的解释,至于剩下的几户人家是不愿意搬迁,还是动员工作没有做到位,又或者是有心人暗中指使的,这就说不清楚了。

会议在一个小时之后结束,回到办公室里,卢东峻只感觉一股莫大的疲惫席卷而来,以前被崔明正架空了手中的权利,他这个郡长就等于是个摆设,每一次会议他提出来的建议根本没有人去贯彻执行。

如今好不容易借着势头起来了,但是卢东峻发现自己依旧是举步维艰,想要开展任何动作都非常的困难,大家都消极怠工,明着没有人违背自己的命令,背地里却没有人去努力,到如今连动迁动作都没有完成,更别提农业试点的第一期基础建设,而且财政这一块一点资金都拿不出来,一百万不过是杯水车薪。

“郡长,您喝点茶,休息一下,工作也要一步一步的来。”身为卢东峻的秘书小夏将泡茶的茶杯放到了办公桌上。

当初因为性子太耿直,小夏在秘书处这边备受排挤,而且他资质浅,工作不到两年,却像是踢皮球一般被调到了卢东峻这个郡长手底下工作,外人看起来小夏是一步登天了,实际上不过是将小夏给冷藏了,卢东峻这个郡长都要做冷板凳,更别提郡长的秘书了。

揉了揉眉心,卢东峻苦笑着,“你说我想做点实事怎么就那么难呢?”

有了谭果这股东风,卢东峻的面子倒是有了,可实际工作还是一点进展都没有,没有自己的班底,手底下那些人都是明着一套背着一套。

“要不让谭小姐那边帮帮忙?”小夏提议的开口,他也清楚卢东峻能扳倒崔明正完全是靠谭果的震慑力,如今打不开局面,只能求助外力。

卢东峻何尝没想过,但是谭小姐帮了自己一次,那下一次怎么办?下下次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让谭小姐帮忙。

“算了,先不想这些了,小夏,你准备一下,把合同带着,下午我们继续去做动员工作,争取让农户都清楚政策,到时候签署协议。”卢东峻目前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谭果和秦豫打算去平江郡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如同秦豫之前的判断,小组已经成立了,秦豫是组长,但是下面的组员被桑将军还有金王室两边的人给瓜分了,没有谁愿意放弃这么大的政绩。

卢东峻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坐在车子上,他带着小夏亲自去下面做宣传工作,农业试点的项目的确非常好,但是下面的老百姓不相信会有这么好的项目,更准确来说不相信这么赚钱的事会掉自己头上。

下面的宣传效果实在太差了,卢东峻这才打算亲自走一趟,直接和农户接触,他是打算带着郡里的所有领导一起下去的,但是刚刚小夏打了电话,时间是约在九点钟,可是其他人都还没有到现场,看得出他们打算阳奉阴违。

“卢郡长,你不用来接我们,你现在在哪里?我和秦副部直接过来。”谭果阴恻恻的笑着,瞌睡来了正好有人送枕头,要整治平江郡总要有个突破口,这不,机会已经来了。

卢东峻一愣,随后报出了自己所在的地址,农业试点会选择平江郡下面的三个乡进行,他还有十分钟就到了。

此刻,安边乡的道路上,已经站了三四十号人,都是三个乡的领导们,知道郡里的大人物都要下来,三个乡上上下下管事的人都来了,但是距离决定时间就差几分钟了,偏偏一辆车都没有看到,一个大领导都没有过来。

“朴乡长,你说是不是有假啊?我这几天都在琢磨这件事,总感觉有点儿不敢相信,跟做梦一样。”一旁黑瘦的老头低声说了一句,他们乡农田还算肥沃,只不过也就是个温饱而已,而且还要看老天爷愿不愿意给口饭吃。

“这事我也打听了,可惜上头也说不准,只说有这个意向,谁知道呢,等着吧,看看今天有没有人过来。”朴乡长也不清楚啊,这小道消息传的风风雨雨的,但是谁也没个准信,他还有几分关系,拜托了人去打听,偏偏有的说是有的说否,脑袋瓜子都大了。

八点五十八分,当一辆车子出现在视野里,等候了半个多小时的中人们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难道郡里真的有大领导下来了,这么说之前的消息是对的?

随着汽车的停下,小夏打开门,卢东峻刚一下车就对上一张张淳朴激动的脸庞,而除了三个乡的人之外,郡里其他人一个都没有来,昨天还答应好好的,看来今天就放了卢东峻的鸽子。

“大家好,我是卢东峻。”不管其他人,卢东峻这边刚介绍了自己,现场众多老乡们神情更为激动起来,这绝对是他们见的最大的领导了。

众人拥簇着卢东峻先去屋子里休息,泡茶的端水果的,三个乡的乡长都进了办公室,而其他人则在外面等候着。

“小夏把我们的宣传手册拿给我,你去打个电话看看他们到哪里了。”卢东峻冷冷的开口,他们只怕根本不知道谭小姐和秦副部也要来这里,现在都躲出去了,等之后就有他们后悔的。

卢东峻亲自给三位乡长讲述着这一次农业试点的项目,而小夏则走到另一间办公室里开始打电话。

“抱歉啊,夏秘书,今天有个联合演习,警卫所这边都出去参加演习了……”接电话的人敷衍的找了个借口,总不能明着说放卢东峻这个郡长的鸽子。

至于其他几个部门都是各式各样的借口,什么突然发生了紧急事件被耽搁了,等处理完了就来,要不就是去郡道那边汇报工作去了,反正借口都是现编的。

汽车嘎吱一声在急刹声里停了下来,幸好秦豫的车子是进口的好车,否则只怕要发生连环交通事故了。

“怎么回事?”急刹车的时候,秦豫第一时间就抱住了一旁的谭果和小胖墩,好在顾大佑开车稳当,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刚路口一辆车突然冲了过来,撞到了前面的三轮车。”顾大佑也吓了一跳,三轮车和他的车子都是直行的,右边路口突然冲出来一辆车,直接撞到了三轮车的车尾上,将三轮车给撞翻了。

而且撞翻了三轮车之后,蓝色越野车竟然都没有停车,方向盘一打就开过来了,好在顾大佑刹车及时给避让开了,否则就要和蓝色越野车迎头撞一起了。

“妈的,你们怎么回事?不知道将车让开吗?”即使发生了这样的险情,蓝色越野车的司机还是没有下来,只是将车窗玻璃降下来了,开车的司机对着顾大佑这边就骂了起来,“快点将车给挪开,耽搁了事,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下车去看看。”谭果看了一眼半点没有受到惊吓的小胖墩,这熊孩子胆子贼大了,刚刚突然急刹车,谭果都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看到谭果秦豫和顾大佑、卫胜男都下车了,蓝色越野车的司机眉头一皱,气恼的打开车门冲了下来,直奔秦豫的车子而来,指着几人就破口大骂,“你们他妈的耳朵聋了吗?让你们将车子挪开,挡在路中间找死啊?”

顾大佑刚刚为了避开危险,方向盘急转,汽车横在马路上,蓝色越野车想要走只能等秦豫的车子让开。

秦豫看了一眼蓝色越野车的车牌,四个六,一看这车牌就不是普通人能开的,再看车子的型号,再加上这个司机那嚣张跋扈的态度,明明就是个开车的,那官威比秦豫这个副部都要强三分。

“先去看看三轮车司机。”秦豫根本没有理会叫嚣的司机,对着顾大佑说了一句,三轮车已经翻了,里面的蔬菜还有一塑料桶的鱼都撒在了路中间,好在只是撞到了三轮车的车尾,司机腿上虽然血糊糊的,不过看起来只是皮肉伤。

顾大佑点了点头从汽车后备箱里拿出了药箱快速的向着三轮车司机走了过去,“老哥你没事吧,别起来,我先给你看看伤口。”

龙虎豹的人都是刀山火海走出来的,处理基本的外伤还是没问题的,顾大佑小心给司机老哥检查了一下,还好就腿上被划伤了,一道十多厘米长的血口子,鲜血淋漓的看起来有些触目。

“没事没事。”老哥笑容牵强的回了一句,满眼心疼的看着地上的鱼和蔬菜,此时顾不得腿上的伤口,连忙爬起来将塑料桶给扶正了,将地上洒落的鱼给抓了起来放到了塑料桶里,可惜水都洒出来了,没有了水,只怕这些鱼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而且好多鱼都被三轮车给压死了。

“你们他妈的没听到老子的话吗?”越野车司机见秦豫和谭果根本不理会自己,只感觉被轻视了,暴怒的吼了一嗓子,一脚揣在了秦豫汽车的车门上,嚣张至极的开口:“知道老子是谁吗?耽搁了老子的事情,让你们去警卫所住住!”

“违反交通规则,撞伤了人,你还想逃走?”秦豫冷声开口,看着司机那快要指到自己鼻头的手指头,眉头一皱,大手倏地抓住了对方的手指,用力的一个反扭,顿时杀猪般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松开,松开,你他妈的给老子松开!”越野车司机痛的连声惨叫,食指被秦豫掰的快断了,再也没有了刚刚的嚣张跋扈。

三轮车老哥看了一眼叫喊的司机,愣了一下,随即对着一旁的顾大佑开口:“这位先生,你还是快让同伴助手吧,这位刘彪子,一般人得罪不起的。”

“老哥,他是什么人?”过来帮忙捡菜捡鱼的卫胜男看了一眼,随后低声问道:“我看这车子车牌不一般。”

三轮车老哥也算是个生意人,所以知道的多一点,此时压低声音道:“这位上面有人,虽然是个司机,不过听说他表哥是郡里警卫所的警监,而且听说刘彪子和地方上那些人关系也非同一般。”

卫胜男明白的点了点头,不但上面有人,和地方上的势力也有关系,难怪行事这么嚣张,让顾大佑帮忙收拾着蔬菜和鱼,卫胜男拿出手机走到一旁快速的拨了个电话出去。

几分钟之后,秦豫已经松开了刘彪子的手,此刻嫌弃的拿出手帕擦了才手,洁癖又发作了。

而小胖墩此时兴奋的向着秦豫扑了过来,估计是看到秦豫出手教训人,那眼睛都冒光了,扑棱着小手和小脚,长大之后绝对是个好战分子。

“副部。”看到抱着手指头走回越野车似乎要打电话叫人来的刘彪子,卫胜男低声道:“已经查清楚了,卢郡长今天带人去下面的三个乡做宣传,但是除了卢郡长其他人都没有过来,平江郡刘警监说是参加卫所联合演习去了,其实是去赌博了,赌的不是钱而是洋酒和香烟,估计越野车上就是刘警监要的东西。”

尼拉国比较落后,奢侈品也少,所以有些事只能私底下进行,这些人赌的都是烟和酒,价格不菲,关键是不好弄,比起赌钱更刺激,但是这样烟酒也都是非法渠道弄来的,不能名目张大的放着,估计是寻了个隐秘的地方,需要的时候就让自己的手下去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