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谭家死敌/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大龙眼疾手快的就冲了过去,要将这个可疑的年轻男人给抓起来,这人肯定是蔡福的手下,只要抓了对方,顺藤摸瓜的查一下,到时候破坏农业试点的罪名蔡福就逃不掉了。

年轻人看着扑过来的陶大龙,心里头慌了一下,将厮打自己的老板娘一把向着陶大龙推了过去,自己向着秦豫这边冲了过来,想要趁乱逃走。

倨傲的目光看着冲过来的年轻男人,秦豫冷冷的勾着薄唇,当胸一脚就踹了过去,砰的一声,年轻男人被踹飞了两米多,砸到了饭店的桌子上,整个人狼狈的摔在地上,痛的半天都没有爬起来。

“老实点!”陶大龙忌惮的看了一眼秦豫,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秦豫虽然和卢东峻、蔡福一样都是西装革履的,但是刚刚这一脚就让陶大龙看出了秦豫的身手,这绝对是个高手。

“啊!”双手被粗暴的反扭到了背后,年轻男人痛的嗷了一嗓子。

陶大龙将人从地上拉了起来,而一旁盛怒的老板娘又泼辣的冲上前来,对着年轻男人的脸就啪啪啪的扇了几巴掌,“你这个小杂种,敢骗老娘的饭店,我呸,老娘这个饭店值二十万呢!”

陶大龙并没有阻止,秦豫也没有开口,蔡福即使着急也没办法,这个时候他恨不能和被抓的年轻男人划清界限。

“怎么回事?闹什么?”收拾妥当的刘继民脸色阴沉的开口,一看到泼辣的老板娘,眼睛里都冒着火,这辈子刘继民都没这样窝囊过。

小组里刘继民的心腹立刻凑上前来将事情的说了一遍,刘继民皱着眉头听完之后,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蔡福,随即冷声对着陶大龙呵斥着,“还不将人放开,既然这个饭店已经被其他人买走了,那么房主是谁我们就和谁谈动迁,当然,你说这个饭店是你买下的,你有合约吗?”

脸上被抽的火辣辣的,年轻男人听到刘继民呵斥陶大龙的话这才反应过来,对啊,自己跑什么啊!这饭店自己拿了十万块钱买下来的,而且也白纸黑字的签了合约,自己真是猪脑子!

陶大龙请示的看了一眼秦豫,见他点了点头,这才松开了年轻人,态度敷衍的开口:“抱歉啊,刚刚你突然逃,我抓罪犯抓的有职业病了,一看到你逃,就当你做贼心虚了。”

年轻男人揉了揉手腕,他能说什么?他就是心虚了这才会逃的。

“饭店我不卖了,钱我还给你。”老板娘梗着脖子嚷了起来,之前意外卖了十万块钱是赚大了,谁知道郡里愿意给二十万,老板娘咚咚咚的跑进房间里,翻箱倒柜的找出一份合约,直接丢到年轻男人面前,“老娘不卖了。”

年轻男人此刻终于恢复了脑子,冷笑一声,“白纸黑字都签名了,你说不卖就不卖吗?签字的时候我可是拍了视频的,现在这饭店是我的,我是不会卖给你们的!”

小夏连忙将丢在一旁的合约捡了起来首先递给了秦豫,合约写的很明白,老板娘以十万的价格自愿将饭店卖给这个年轻男人李涛,甚至强调了因为城乡结合部这片属于郡里的规划范围,所以暂时不能变更土地使用证,但是合约自签字之日起就有法律效力。

“不要闹,闹也没用。”看到还想要撒泼的老板娘,陶大龙厉声一喝,她如果不贪图这十万块,将饭店卖了,就不会有这事,现在饭店在这个李涛的年轻男人手里头,想要动迁那肯定是别指望了。

合约依次传递下来,卢东峻仔细的看了看合约,“签字的只有老板娘,但是这饭店是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老板娘没有权利将饭店卖掉,所以这份合约应该是无效的。”

“哼,你说无效就无效,她收了我的钱,签了字,这个饭店就是我的,你们要是想打官司,我随时奉陪!”年轻男人叫嚷的喊了起来,反正自己占了理,而且一旦真的上法庭了,那就是好几个月的时间。

而且背后再有蔡福推波助澜,估计这场官司不耗上一年的时间都打不完,到时候农业试点项目也不用开展了,全部耗在这上面了。

“卢郡长,农业试点是大项目,容不得半点马虎,这个问题你们平江郡先处理好再说,一旦事情闹大了,到时候项目说不定就要换地方了。”刘继民冷硬着表情阴森森的丢下威胁的话。

一旁蔡福也终于松了一口气,不管如何,使绊子总算是成功了,李涛死咬着饭店不放,他倒要看看卢东峻和陶大龙怎么办?他们前脚动用非法手段,蔡福后脚就能将脏水泼过去。

卢东郡和陶大龙脸色都有些的难看,如果没有蔡福这个毒蛇在暗中盯着,随时准备抓他们的错处,卢东峻和陶大龙也可以用点手段,但是如今只能这样僵持着。

就在此时,饭店门口突然传来了汽车刹车的声音,随着车门的打开,谭果抱着小胖墩从后座下车。

黑压压的人群里看到秦豫,小胖墩立刻咧嘴笑了起来,对着秦豫扑棱着双手,“抱……”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谭果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小胖墩,直接将人当成球一般塞到了秦豫怀里,看了看四周不由笑了起来,“卢郡长,这是干什么呢?”

“谭小姐,你好。”卢东峻虽然诧异谭果的出现,不过还是热情的迎了过来,低声将现场的事情说了一遍。

刘继民只见过谭果一面,那个时候是经济部召开会议,谭果也是抱着孩子和秦豫一起出席的,农业试点项目就是在那个会议上提出来的。

到现在为止刘继民也不清楚这个农业试点项目到底是谭果随口一说,还是华国早就有了这个打算,但是不管是哪一点都说明了谭果的身份非同一般。

“刘副部,谭小姐即使身份尊贵,她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干涉我们平江郡的政务吧?”蔡福低声开口,心里头七上八下的有些的不安,卢东峻能坐稳这个位置靠的就是谭果的私人关系,蔡福是真的怕了。

刘继民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黑瘦的脸上快速的闪过一抹精光,“放心吧,尼拉国可是完全独立的国家,而不是华国的附属国,华国谭家再有权势,也不能明着干涉,违背尼拉国的法律。”

谭果听完卢东峻的话之后,不由笑着看着李涛,“你说这个饭店是你买下来的?”

“对,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李涛不清楚谭果的身份,但是他也知道谭果绝对是个大人物,但是一想到自己占了理,李涛腰杆子又挺直了几分,“我的饭店我不打算卖,给再多的钱我也不会卖!”

谭果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无语的看着戒备提防的李涛,懒洋洋的摇摇头,“我说你是被她给骗了。”

谭果看向一旁的老板娘这才继续开口道:“早在三天之前这一片所有的房子我都买下来了,也都签了合约,而且还去平江郡公证处公证过了,所以这个饭店是归我所有,饭店老板娘可没有权利卖我的地盘。”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是傻眼愣住了,蔡福这边的一个心腹更是惊诧的开口:“这不可能,之前我们才和八户人家签署了动迁合约。”

“对啊,是我让他们签的,三天之前,我一家二十万将这一片都买下来了,不过为了支持平江郡的工作,我和这些店老板都说好了,不管郡里给出什么条件,他们都可以签字,反正每家每户我都贴补二十万了。”

谭果笑嘻嘻的开口,看着目瞪口呆的蔡福几人,无聊的一耸肩膀,“前后也就两百多万而已,我也不差钱,再说李茂的养猪场不也是我私人补偿了二十万,当时蔡司长也在场那,不是说郡里财政紧张,我这也是尽点绵薄之力。”

刘继民的老脸彻底阴沉下来,蔡福脸色也是涨成了猪肝色,他们都小看了这位谭家小公主,平日里只知道这位端着架子,无比高冷,没有想到城府如此之深。

“这是我之前签的合约,卢郡长,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可以向四周的街坊邻居求证。”谭果示意顾大佑将合约复印件递给了众人过目。

半个小时之后,饭店老板娘乐呵呵的将一行人送了出去,早知道已经收了二十万了,自己也就不会再折腾了,不过幸好之前就将饭店给卖了,否则还真的要打官司了。

晚上平江郡原本是要给秦豫一行人接风洗尘的,只可惜秦豫下午的时候直接跟谭果走了,而刘继民这边的人根本没心思吃什么饭,这个接风宴也就不了了之了。

“谭小姐,你这一招釜底抽薪实在太绝了。”度假山庄的餐厅里,金闵哲哈哈大笑着,一想到刘继民那张堪比锅底的老脸,金闵哲就感觉笑的肚子都疼了。

作陪的卢东峻也感激看向谭果,如果不是谭果之前部署好了,动迁动作估计要被无限期的拖延下去。

谭果不在意的一笑,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秦豫,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等秦豫日后上台了,尼拉国的经济发展上来了,那也是帮了自家人。

将满满一小碗剥好的虾子放到了谭果面前,秦豫原本冷硬的表情也跟着柔软下来,谭果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她的用意秦豫都明白。

自己怎么不知道秦豫还有这么温柔体贴的一面?被喂了一把狗粮,金闵哲目光诡异的瞅着秦豫,自己跟在秦副部手底下也工作一年了,每天面对的都是一张生人勿近的阎王脸。

“对了,我听到一些消息,圣女最近和桑日晟走的很近,估计是好事将近了。”金闵哲吃了一口菜汇报着最新的小道消息。

以前的时候,金闵哲还想着秦豫是不是那里不行,否则面对圣女的追求怎么就那么无动于衷呢?

穆千雪要身份有身份,要脸蛋有脸蛋,关键是性情温柔似水,再者女追男隔层纱,金闵哲一度认为秦豫不是小兄弟不行,就是GAY,否则他怎么能把持的住!

不过仔细看看谭家小公主,虽然胖了一点,但是这性格够独特,而且看到谭果指挥着秦豫一会剥虾,一会舀汤的,金闵哲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一物降一物了。

刘继民气都气饱了,晚上直接回了下榻的招待所,此刻,刘继民看都没有看手下让人重新送上来的晚餐,拨通了刘家的电话,“大哥,农业试点项目一定会落在平江郡。”

之前刘家的确是打了小九九,虽然谭果支持卢东峻,但是如果卢东峻工作能力不够,农业试点项目弄的乱七八糟的,即使有了谭果的支持,这个项目肯定也会挪到其他地方进行。

金王室和桑将军目前斗的火热,所以这个地方不可能选在他们俩的地盘上,而这就是刘家真正的目的,金王室和桑将军为了平衡,最后肯定会选择刘家这个中立方。

刘大哥沉思者开口:“平江郡的情况我已经听说了,即使落在平江郡,姓卢的也没有这个本事吃下,而且我听说这一次华国那边派来的代表是乌家,而乌家据说和谭家是不对付,继民,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我知道了大哥,我会将蔡福继续拉拢到我们这边。”刘继民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谭家就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压在他的头顶上,让他不管做什么都被牵制了,如今谭家的死敌来了,也能压压谭果的嚣张气焰。

“嗯,我之前也和金内阁见了一面,桑将军强势,对我们这些世家都没有什么好感,比起和桑将军合作,我们还是选择先和金王室合作。”刘大哥的决定就是整个刘家的决定,也决定了刘家日后的走向。

而且刘大哥本身就在军方工作,刘家想要成为尼拉国的大家族,首要的就掌握真正的力量,可是目前尼拉国大部分的兵力都被桑将军把控着,刘家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只有桑将军倒台了,刘大哥才有机会。

而此刻,正在吃饭的谭果手机响了起来,金闵哲这个话唠也停了下来,可此谭果接起电话,“二哥,正在吃饭……”

“什么?乌博源要过来尼拉国?”谭果脸上的笑容微微变味了,此时不由冷笑起来,“看来乌家想要最后一搏了?”

和尼拉国的合作完全是谭家在把控的,不过尼拉国只是个小国,所以即使有了农业试点这个项目,华国方面也没有其他家族提出反对意见,毕竟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小项目而已。

但是乌家突然横插一脚,这就是公开和谭家撕破脸了,而且也因为谭亦这边的大意,倒是让乌家抓住机会,乌家长子乌博源成为了这一次代表团的负责人。

“行了,二哥,你放心吧,我能应付。”谭果脸上再次恢复了明烈的笑容,只是怎么看那眼中都有杀气在蔓延,“既然是乌家领头的,别和我说商业方面是秦家?”

此刻,抱着小胖墩的秦豫眼神微微一变,一抹冷厉的寒气凝聚在眼底,秦豫和秦家早已经成了生死仇敌,只是在尼拉国的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秦豫还没有站稳脚跟,所以并没有开始对秦家的报复,当然了,秦家也是一个庞然大物。

“秦煌他敢来尼拉国?”谭果勾着嘴角嘲讽冷笑着,这里虽然还不是秦豫的地盘,但是秦家可是一点根基都没有,秦煌敢过来,这说明秦老爷子应该上了乌家的大船了。

“乌博源带了特卫队的人过来了,你自己担心安全,我估计乌博源会选择和桑将军或者金王室合作。”谭亦好不容易调了时间来尼拉国,结果乌博源的事情一出,谭亦又马不停蹄的回去了,看来乌家的人藏的够深,自己身边也出了内奸,否则代表团绝对不会有乌家什么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