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争锋相对/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谭果的确在暂住的度假山庄这边安排了一桌,卢东峻和陶大龙还有金闵哲此刻都站在门口等待着乌博源的到来,投资团的其他人都去了大使馆,不过乌博源和秦煌则被周亦扬先斩后奏的带到了平江郡这边。

三辆车停在了山庄大门口,周亦扬率先下了车,没有看到谭果和秦豫也不奇怪,就目前情况来看谭家比乌家势力大多了,毕竟兵权可都是在谭家手里头抓着呢。

但是从另一方面而言,谭果虽然是谭家小公主,毕竟不在体制内工作,没个正是职位,但是乌博源却不同,他在中组部工作。

这放到古代那就是吏部,而且乌博源也算是个吏部侍郎,虽然是三把手,但是手里头的实权不小。

“乌委员,这位是平江郡郡长卢东峻,这是警卫所警监陶大龙,这位是经济部科长金闵哲。”周亦扬微笑的介绍着迎接的三人,随后再次开口:“卢郡长,这就是华国投资团乌委员,这位是秦先生。”

卢东峻这样的身份根本不够资格被乌博源接见,所以此刻乌博源只是冷傲的看了三人一眼,神色淡漠的点了点头,就径自向着大门口走了进去。

被人无视了,卢东峻三人倒也不敢有什么怨言,几人紧跟着向着大厅走了进去,而此刻,接待的大厅里,谭果正在逗小胖墩喝奶,听到脚步声不由抬起头,“呦,乌少速度挺快的啊,我来尼拉国没多久,乌少都追过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是想当我孩子的爸。”

乌博源那高冷的表情微微一变,谭家果真没一个好东西!关于谭果的传言华国也传的沸沸扬扬,私生活泛滥,闹出了私生子,所以急着找个男人来接手。

一些世家自然是蠢蠢欲动,即使头上的帽子绿了,但是能上谭家的大船,又何必在乎自己是不是被绿了?

但是这绝对不包括心高气傲的乌博源,偏偏谭果这调侃的话就好似乌博源也想要巴结谭家,所以他这个乌家大少也急匆匆的追到尼拉国来了,平白无故的压了乌家一头。

看到乌博源那冷傲的表情微变着,谭果笑着将小胖墩塞到了秦豫怀里,“哈哈,玩笑而已,乌少别当真,我早就看上秦副部了,乌少你是没希望了。”

“谭小姐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乌博源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被谭家压了一头也就罢了,秦豫算个什么东西,她看上秦豫,谁自己没希望,不就是说自己比不上秦豫。

周亦扬看着剑拔弩张的谭果和乌博源,心里头感慨果真是谭家出来的人,三言两语就将乌博源给气的面色铁青。

“看来秦副部和谭小姐是好事将近了,恭喜两位,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以为谭小姐苦尽甘来,即使秦副部如今地位节节高升,却也是糟糠之妻不下堂,只是没有想到是同名同姓而已。”秦煌笑着插过话,看似在打破这紧绷的气氛,其实在诋毁秦豫,也在挑拨秦豫和谭果之间的关系。

但凡有点关系人脉的人都知道秦豫在华国的时候就有个“前女友谭果”,两人关系那叫一个亲密,可是一转眼两年不到的时间,“前女友谭果”意外死亡了,现在这一位虽然同名同姓,但身份却截然不同,谭家小公主,这名头搬出来都能吓死人。

谭果现在这体重还有那微整形后的五官,再加上那一身世家名媛的尊贵高傲气息,别说秦煌和过去的谭果不熟悉,也只是见过几面而已,就算是顾大佑都没办法将两人看成同一个人。

面对乌博源时,谭果那是对等的身份,虽然争锋相对,但也给予对方尊重,但是秦煌一插话,谭果表情陡然冰冷下来,疾言厉色的怒斥着,“秦煌你这是在挑唆吗?我既然和秦副部看对眼了,他的过去谭家早就调查清楚了,不需要不相干的人来置喙,还是说你认为我们谭家人都是眼瞎的?认为我父亲谭骥炎是个蠢的,被秦豫耍的团团转?”

秦煌表情陡然一变,估计没有想到谭果突然就这样发难。

“乌少的朋友还需要多管教管教,祸从口出,今天看在乌少的面子上就算了,再有下一次,别怪我不客气。”谭果冷冷的收回目光,不再看秦煌一眼,这话是对乌博源说的。

乌博源也恼怒的看了一眼表情难堪的秦煌,他算个什么东西?真以为是龙门的当家,就敢在谭家人面前挑拨离间,谭果私生活再泛滥,这也是谭家的人,心机城府一样不会缺的。

卢东峻和金闵哲这才真正的看到了世家名媛的那份尊贵和冷傲,训斥起秦煌来就跟训狗一样,而且到最后谭果话语里都带着杀气,这说明秦煌若是再敢放肆,谭果不介意下狠手让秦煌长点记性。

众人落座,乌博源打量着一旁的秦豫,来尼拉国之前乌博源也详细的看了秦豫的调查资料,这个男人的确是一个劲敌,当然这是相对秦煌而言,到了乌博源这种身份和地位,秦豫再强也不够资格和他为敌。

“谭小姐,农业试点项目对华国而言只是一项投资,但是对尼拉国而言却非同一般。”乌博源态度极其冷傲,看了一眼谭果继续开口:“既然我代表华国负责这一次的合作项目,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处理。”

这明显是在说谭果之前的种种行为都是胡闹,如今乌博源既然来了,自然要拨乱反正,让一切步入正轨。

卢东峻和陶大龙心里头咯噔了一下,他们算是投靠了秦豫,之前秦豫这边有一个谭果,所以行事很方便,但是乌博源一出现就要夺权,而且看起来行事极其强硬。

“是啊,谭小姐毕竟还带着孩子,处理这些杂事不方便也不合适,更何况这一次是两国之间的经济合作。”秦煌也笑着接了一句,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秦豫,他靠着女人上位又有什么用?谭果只是谭家的人而已,她想要介入两国合作项目是名不正言不顺。

周亦扬也无奈的看了一眼谭果,乌博源没有出现,谭果利用谭家的身份可以明着干涉,但是乌博源来了,谭果再想利用谭家的名头来干涉农业试点项目就困难多了。

谭果不在意的笑了笑,“那行,既然乌少愿意劳心劳力,我倒是省事了,不过这个项目既然是我提出来的,不如投资团这边我就当个监督顾问吧,我们谭家也希望这个项目最后能取得成功。”

乌博源眉头一皱,不悦的看着胡搅蛮缠的谭果,看来对付谭家人绝对不能用委婉的手段,否则他们只会得寸进尺。

“抱歉,谭小姐,即使你是谭家人,但是这种两国合作的大型项目,你是没有资格介入的。”乌博源冷冷的拒绝了谭果的提议,她想当这个监督顾问,只可惜没这个资格!“整个投资团除了五个商业代表之外,余下六个工作人员,级别最低也是副ting。”

古代有句老话叫做官大一级压死人,这也是体制内工作的潜规则,下级要完全服从上级的指挥和命令,否则你想这样做,他想那样做,最后还不乱套了,谭果即使是谭家人,但是她也没有资格和权限对投资团指手画脚。

现场再次陷入死寂般的安静,火药味愈加的浓烈,谭果身份并不低于乌博源,可是吃亏就吃亏在她只是世家名媛,而乌博源却是实打实的组织部的委员。

秦豫冷眼看着咄咄逼人的乌博源,桌子下的大手安抚的拍了拍谭果的手,示意她不用和乌博源正面冲突,即使没有了谭果明面上的帮忙,秦豫也有自信可以完全拿下农业试点项目。

“而且我认为秦副部年轻太轻,资历浅,工作经验有限,不足以担任项目小组负责人的重担。”像是没有察觉到气氛的冷凝一般,乌博源慢条斯理的夹了一筷子菜,品尝之后冷冷一笑的开口:“刘继民在经济部工作多年,工作经验丰富,办事更为谨慎细心,之前也和华国有过外贸经济合作,这个负责人应该由刘继民担任更为合适。”

“当然,这也是尼拉国的内务,我只是建议而已,具体决定还是会由尼拉国高层决定。”乌博源最后又补偿了一句,但是他既然开口了,就代表这件事已经是铁板钉钉了,只差最后的行政命令下达通知书了。

“所以我才说我应该担任监督顾问,乌少今天早上才到尼拉国,对这里的人和事都不了解,容易偏听偏信。”谭果倒是半点没有动怒,慢悠悠的从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工作证放到了乌博源的面前。

“虽然是不同的系统,但是从级别上而言乌少你还低了我一级,而且乌少你是去年才胜任的,我虽然年纪轻了几岁,不过套用乌少你刚刚的话,从资历上而言我也算是个老人了,经验更足,看人的眼光也更精准。”

乌博源打开眼前的工作证,当看到上面所写的工作单位和级别之后,乌博源脸黑的堪比锅底,极力压制眼底的火光,这怎么可能!

但是乌博源更清楚谭果不可能在这上面作假,外人肯定没有权限调查,但是乌家如果要查还是能查出来的,所以谭果即使年纪轻轻,却早已经是特调局的一把手,级别甚至高出了自己一级。

“行了,大家吃饭就不谈工作了,省的坏了兴致。”谭果朗声一笑的将自己的工作证给收了起来,敢用级别压自己,就算是大哥在自己这个年纪,他的级别都没有自己的高。

虽然不知道谭果的工作证里面到底写了什么,但是看乌博源难看的表情,再看着谭果那得瑟的模样,周亦扬几人也明白了,谭果只怕根本不是只会吃喝玩乐的世家千金,这位身份还不低,甚至稳稳的压住了高傲的乌博源。

一顿饭除了谭果和小胖墩之外,估计也就秦豫吃的还算多,其他人都是食不知味,乌博源根本没胃口,秦煌表情也不好看,谭果越强,那就代表着秦豫的助力越强。

乌博源和秦煌去度假山庄的房间休息去了,金闵哲终于按耐不住的向着谭果媚笑着,“谭小姐,你到底什么职务?我看乌少当时差一点气的吐血了。”

“你想知道?”谭果眯眼笑着。

一旁金闵哲头点的跟小鸡吃米一般,卢东郡和陶大龙也不由的看向谭果,就连周亦扬都有些的好奇了,周亦扬也算是年轻有为,当然无法和乌博源相提并论的,放眼整个华国,估计也找不到几个人能和乌博源比肩。

但是谭果的身份还高出了乌博源一级,周亦扬知道这绝对非比寻常,他们这些世家,如果后辈不争气的,至多丢到清水部门任个闲职,不可能将纨绔子弟放到重要的位置上,权力越大,担负的责任也就越大,也越容易出事。

乌博源升的如此快,除了乌家关系庞大之外,也是因为乌博源本身工作能力强,否则你将他放到这个位置上,他不能服众,最后也就沦为傀儡了,说不定还会被敌人给利用,最后害了自己的家族。

所以周亦扬是真的好奇谭果到底是什么职务,年轻轻轻能坐到这样的高位,那就必须有相当的实力。

面对几人好奇又期待的目光,谭果一耸肩膀,“抱歉,我在保密部门工作,即使是周大使也没有权限知道我的身份。”

得!说了等于没说!金闵哲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好吧,这种情报部门本身就极其神秘,而且谭小姐职位如此之高,那绝对是重量级的大人物,金闵哲甚至猜测如果不是要打乌博源的脸,估计谭果都不会将工作证拿出来。

脸色阴沉的回到了房间,乌博源拨通了乌家的电话,“柳叔,爷爷休息了吗?”

“原来是大少,老爷子刚刚散步回来,大少您稍等。”乌家的大管家说了几句之后,转身看向走过来的老爷子,“是大少的电话。”

几分钟之后。

“这倒也不奇怪,如今公安这一块是关曜在管,他和谭骥炎是几十年的老交情,不过博源,这也间接说明谭家的小辈们不容小觑。”乌老爷子也愣了一下,之前关于谭果的传言是沸沸扬扬的。

都说谭家小公主私生活泛滥,因为管不了才会被送到国外去了,这样一来也不会在帝京丢谭家的脸,如今知道了谭果的身份,乌老爷子才明白过来,过去大家都不知道谭家还有一个女儿,原来是因为谭果在特殊部门工作,身份需要保密。

“爷爷,谭果估计是想要转到明面上来了。”乌博源气归气,并没有失去理智,谭家过去对谭果的身份如此保密,那肯定是因为工作需要,甚至这个孩子都有可能是因为工作原因以外生下来的。

但是谭家需要谭果转到明面上工作,所以帝京这些世家才知道谭家竟然还有一个小女儿。

“博源,这是对你的一个考验。”乌老爷子语调忽然严肃了几分,“你如果赢了,外人不会认为你如何优秀,但是一旦你输了,外界都会认为我们乌家的接班人连谭家的女儿都赢不了,这对我们乌家影响太大。”

“谭家人果真卑鄙无耻!”乌博源咬牙切齿的开口,这样的局面让谭家立于不败之地,而自己却被架到了火上去烤,只能赢不能输。

而另一边谭果的房间里,窃听到乌博源和乌老爷子的对话,谭果嗤笑一声将耳麦丢在沙发上,对着哄着小胖墩睡觉的秦豫抱怨,“你看看你乌家多么会阴谋化,明明我来尼拉国就是找你的,结果到了乌家嘴里就成了我们谭家厚颜无耻,乌老爷子甚至认为农业试点这个项目就是谭家设下的毒计,引诱乌博源上钩,再败坏他的名誉。”

电话里乌博源和乌老爷子各种阴谋论的分析,最终认为谭家这样做有两个目的,一是为了西5军,然后再拿下尼拉国,彻底保证西部的稳定,而第二个目的自然是算计乌家,难怪之前乌博源很容易的拿到了投资团负责人的头衔,原来是谭家故意放水的。

秦豫给小胖墩肚子上盖上了薄被,看了一眼明明在抱怨,可是却实在幸灾乐祸的谭果,中肯的开口:“乌家的怀疑并没有错,如果这一次你将乌博源给弄垮了,很多中立派应该就会放弃乌家。”

一个家族的强盛不在于现在的老一辈,而是在于后辈接班人,就如今的局面,谭骥炎是如日中天,谭家局面大好,而乌博源的父亲却被谭骥炎压的抬不起头,更因此生了病,早早的办了内推,所以乌家带二代根本无法和谭家相提并论。

而至于第三代,谭家虽然一直没有曝光谭宸谭亦和谭果,但是高层却是知道一些内幕的,就连乌老爷子也知道谭骥炎的长子在部队里工作,而且职务还不低,工作能力也极强。

乌家是文官,不过乌博源这个乌家的继承人也不遑多让,再加上乌家的造势,有些人甚至认为乌家第三辈强过谭家的第三辈,再者谭骥炎行事雷利果决,可以说是眼睛里容不得沙子。

但是一个家族发展多年,私底下肯定有很多见不得人的东西,只是有的家族阴暗面少一点,有的家族则多一点。

乌老爷子当年在分析了谭骥炎的性格之后,“独辟蹊径”从这方面着手,倒是让乌家收拢了不少家族,毕竟他们也害怕谭骥炎一旦上位,日后会清算他们家族,而乌家奉行中庸之道,再者乌家私底下也不算干净。

当然,这一切也是源于乌博源是一个优秀的接班人,如果乌博源连谭家的小女儿都斗不过,那么跟着乌家还有希望吗?

中午休息了一个多小时,谭果提议带着乌博源去安边乡这边看看,“这边是农业试点的地方,我也将平江郡的地理位置发回了国内,由气象、环境、农业多个专家一起分析过了,这里的确适宜种植蔬菜等农作物,也能让国内的老百姓吃上绿色放心蔬菜,农药不会过量,不会乱用激素。”

站在路边眺望着远方,乌博源此时倒是将谭果当成了一个劲敌,别看这是一个小项目,但是如今国内的一个大矛盾就在食品安全这一块,如果谭家将这个项目做成功了,绝对会赢得无数民众的支持和拥戴。

“前期动迁工作如何了?”乌博源也进入了工作状态,和谭果斗那是私底下的,工作必须放在首位。

卢东峻立刻回答起乌博源的相关问题,一行人倒是相谈甚欢,走了十多分钟之后就到了城乡结合部这边,其他十二家的房子已经被推土机给铲平了,远远看去就剩下李茂的养猪场还矗立在这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