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上天宠儿/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谭果并没有反抗,任由秦素的手下持枪挟持了自己和小胖墩,汽车飞驰在夜色之中,黑暗里,于磊等人也迅速追踪了过来,若不是谭果有足够自保的能力,于磊早就出手将人击毙了。

汽车停在了不远处的一家连锁酒店地下停车场,这里应该是秦素的产业,谭果抱着小胖墩下车之后,直接被送到了酒店顶楼的一间套房,走廊外面站着四个看守。

“呀呀?”小胖墩诧异的看着陌生的酒店,眨巴着黑溜溜的眼睛,似乎不明白怎么从热闹的订婚现场来到了这里。

“没事儿,我们等着吧。”谭果笑着将小胖墩放了下来,茶几上还有小孩子的玩具和绘本,旁边的桌子上还放着水果,秦夫人似乎并不打算对自己怎么样。

而暗中保护谭果的于磊也同时一时间抵达了酒店,其中两人直接去了酒店对面的大厦,占据了最有利的地形,架起了狙击枪,如果发生了危险,两人可以第一时间击毙敌人。

至于剩下的几人则是潜伏到了谭果所在的顶楼,随时应付突发状况,确保谭果和小胖墩的安全。

大堂这边发现了谭果的失踪,秦豫阴沉着峻脸,冷眼看着被人推过来秦素,这是他的母亲,秦豫不能将人怎么样,但是她已经对谭果出手,秦豫也不会再姑息。

“小豫。”坐在轮椅上的秦素看了一眼四周,因为时间已经到了,在场的宾客纷纷向着舞台前靠了过去,大家也停止了交谈,等待司仪上场主持订婚仪式。

“你想干什么?”秦豫冷声开口。

“小豫,只要你去向千雪求婚,她一定不会嫁给桑日晟的,小豫,算我求你了,你不能这样毁了千雪一辈子的幸福。”秦素温柔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如果有可能,她也不想走到这一步。

但是她做不到看着穆千雪这样为秦豫牺牲,如果她只是嫁给桑日晟,然后忘记秦豫,好好和桑日晟过日子,秦素也不会做出这样极端的事。

但是今天和穆千雪的交谈,知道她要替秦豫在桑家打探消息,秦素几乎被愧疚的情绪淹没,之前秦素只是有这个念头,事先部署了,并没有付诸实践,此刻才真正的下定决心逼迫秦豫,“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千雪去送死。”

此刻音乐声响了起来,随着雷鸣般的掌声响起,身着白色礼服的穆千雪挽着桑日晟的胳膊,一步一步向着舞台走了过去。

眼瞅着时间不多了,秦素神情急切,“小豫,如果你不答应,我不知道会不会做出伤害谭小姐和她孩子的事来。”

秦豫冷笑一声,嘲讽的看着全心全意为穆千雪打算的秦素,“你动了秦王室最隐秘的这部分人,难道你就不担心他们被外人察觉到从而有危险?”

穆千雪在答应桑日晟的求婚之后,自己私下里和秦素见面的时候,还有照顾秦素的佣人,都会隐晦的暗示穆千雪日后的危险处境,她甚至会因此丢了性命。

所以秦素才不得不调动暗中的手下,最终还是绑走了谭果和小胖墩从而胁迫秦豫,这些人平日里藏的深,穆千雪都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但是这一次一动,穆千雪这边顺藤摸瓜的就会查到这些人。

“我也是没有办法。”秦素何尝不知道会有这样的危险,但是她总不能看着千雪牺牲自己的幸福,看着她潜伏在桑家打探消息,最后害死自己。

“小豫,没有时间了,如果你再不出面,我真的要动手了。”眼看着已经到了要交换订婚戒指的时候了,秦素不得不催促秦豫赶快行动。

只可惜不管秦素如何催促,秦豫依旧神色冷漠,“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我会送你去国外的疗养院,那边气候好,医生的技术也好。”

秦素一愣,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容冰冷的秦豫,“你要送我走?你要软禁我?”

“在你暴露出最后的这部分人之后,你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秦豫冷冷的回了一句,嘲讽的目光看着舞台上已经开始交换戒指的穆千雪,她的如意算盘打的倒是挺好。

秦豫并不在乎秦素手里头掌握的那部分人,如果他真的在意,真的想要收服他们,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秦豫早就将人从秦素手中要走了。

但是他不在乎,不代表可以看着穆千雪将这些人给弄走,所以穆千雪想要顺藤摸瓜的找到这些人不过是妄想,在秦素这边一有动静之后,秦豫就已经安排妥当了。

秦素脸色刷的一下苍白,没有了这部分人,秦素就等于是一个病弱的老人,她根本不可能反抗秦豫,而且龙虎豹也早就在一年前被秦豫完全收服了,之前秦素能调动龙虎豹的人背叛秦豫,不过是因为秦豫没有有任何防备,这才让秦素和穆千雪钻了空子。

随着戒指的交换,现场气氛热烈到了极点,音乐声再次响起,宾客们再次端起酒杯交谈起来,不时向着穆千雪和桑日晟这一对新人祝福着。

此刻休息的间隙了,穆千雪听到手下的汇报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走过来的桑日晟温婉一笑,“少将军,我这边又得到了两个名字,顺着这两人继续查下去,相信会查出更多的人。”

秦素的这批人隐藏的极深,除了秦素之外,即使穆千雪都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但是这一次她要绑架谭果和小胖墩,就不得不动用这些人的力量。

听到穆千雪说出来的两个名字,桑日晟诧异的一愣,说实话,他都没有想到这两人会是秦素的手下,其中一个还是桑家的死忠,谁能想到对方会是潜伏如此之深的内奸。

“你确定吗?”桑日晟看了一眼不远处站在角落里的秦豫,隐隐的,有种不安的感觉,秦豫难道会任由穆千雪这样算计吗?将属于他的势力给挖走?

顺着桑日晟的目光看了过去,穆千雪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得意之色,隐匿在得意之后是求而不得的恨意,“我半个多月之前就开始部署了,不会出差错的。”

其实确切的来说从很早之前穆千雪就觊觎秦素的这股势力,她清楚的明白只有握在自己掌心里的东西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只不过那个时候穆千雪还奢望着嫁给秦豫,所以即使有了这个念头,即使暗中也部署了一下,但是并没有付诸实践。

不过秦豫的冷血无情让穆千雪下定了决心,这才利用秦素对自己的疼爱和愧疚之情,最终利用订婚典礼当导火索,从而查清楚秦素最隐秘也是最精锐的这部分人。

入夜,酒店。

小胖墩已经睡着了,谭果看着坐在沙发上看文件的秦豫,“真的决定将你妈送走?”

将手头的文件放到茶几上,秦豫长臂揽住谭果的肩膀,低沉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冷漠绝情,“这是最好的选择,否则她早晚会被穆千雪给利用了。”

更何况秦素对谭果和小胖墩下手了,她之前再怎么维护穆千雪,秦豫都不会在意,可是她不该触犯到自己的底线,即使她是自己的母亲也不行。

谭果靠在秦豫的肩膀上,小手握住了他的手,“以后有时间我们可以去国外探望。”

如果说秦豫对秦素这个母亲的做法显得冷血无情,谭果这个未来儿媳妇也不是心硬的,她做不到对秦素奉承巴结,“我是不是很自私?”此刻想想,谭果有些的内疚,“那毕竟是你的母亲。”

“不是你的问题。”秦豫回了一句,他知道谭果的性子,如果母亲对谭果友善一点,谭果必定会将她当成长辈一般尊敬。

只可惜秦素从一开始就厌恶谭果,认为她破坏了秦豫和穆千雪的感情。

第二天下午,秦素被送到国外疗养的消息还是传到了穆千雪这边,只不过她此刻她已经懒得理会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秦素了,她手里头最后的势力已经暴露了,穆千雪要抓紧时间将这些隐藏极深的人找出来。

!分隔线!

半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只是天气一下子从炎热的夏天过渡到了冬季,小胖墩一如既往的胖,穿上羽绒服之后立刻变成了圆球。

谭果是真的瘦了下来,像是被真扎了的气球,半年的时间咻一下瘦到了九十来斤,让周亦扬每一次看到谭果之后,对秦豫都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只怪自己当初放弃太早。

“你们两个女强人也太敬业了吧?”谭果看了一眼窗户外淅沥的大雨,冬天原本就冷了,一下雨更加寒气逼人,这种天气,谭果只想将空调开的足足的,然后窝在房间里不出来。

“下辈子我投胎的时候一定看准了再投。”李金珠脱下了驼色的毛呢大衣,露出姣好的身材,即使气温已经到了零下四度,李金珠也只穿了一件羊毛衫,然后套了一件大衣,典型的美丽冻人。

卫胜男将手里头的文件夹递给了一旁的谭果,只可惜对天天要照顾熊孩子的死宅而言,好不容易将小胖墩丢给秦豫了,谭果才不要看文件,“你们直接说我听着。”

“懒死你得了!”李金珠鄙视的看着窝在沙发上抱着抱枕的谭果,接触半年多了,李金珠是真正的认识到了谭果有多么的懒散,要不是还要带孩子,估计这个女人都能宅家里半年不出门。

“有本事你也找个男人愿意养着你啊。”谭果得瑟的笑了起来,穿着居家棉袄,又暖和又轻便,不像李金珠和卫胜男这两个职业女性,为了面子,大冬天的准时起来上班不说,还要穿着得体,毛呢大衣穿着倒是漂亮,可惜不保暖啊。

李金珠狠狠的鄙视了一眼谭果,一坐下来就感觉到肚子上的肉肉堆起来了,不由嫉妒的瞅着谭果,“你丫的是怎么瘦下来的?”

想当初这就是一个胖子啊,胖到五官都快看不见了,结果半年的时间,眼瞅着谭果刷刷的瘦了下来,关键是她还吃的那么多,

一想到秦豫那厨艺,李金珠第一次发现人比人真的能气死人,这个女人儿子聪明,找的男人优秀强大,自己家世好长得好,关键还吃不胖。

卫胜男同样怨念的看了一眼谭果,她一直也以为自己是吃不胖的体质,但是和卢东峻恋爱之后,心情好了,食欲自然也就好了,夏天的时间还没感觉,冬天一到,得,体重咻咻的飙升。

“李氏集团这边我们已经掌握了三分之一股份,再加上金磊手里头的股份。”为了不气死自己,李金珠直接将话题转到了工作上。

“再想收拢剩下的人太困难了吧?”谭果明白的点了点头,李氏集团毕竟是李富的天下,他有着一批死忠部下,半年多的时间,李金珠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非常不容易,但是再想继续下去几乎是寸步难行了。

李金珠和卫胜男的表情都凝重了几分,差不多已经是走到死胡同了,除非李富愿意放手,否则不管怎么努力,李金珠都不可能成为李氏集团最大的股东。

“商人逐利,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弄垮李氏集团,到时候那些人就会自动抛售李氏的股票。”谭果笑眯眯的开口,半年多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当初农业试点项目被乌博源摘了桃子,现在也到了清算的时候了。

李金珠和卫胜男瞅了一眼谭果,莫名的感觉到了一股杀气,可是定睛一看,谭果依旧是那一张养尊处优的娃娃脸,保养的极好,奶白色的脸上连个粗毛孔都看不见,黑曜石一般的大眼睛,笑起来的时候甜美如同邻家妹妹。

这让李金珠再次忍不住的嫉妒,同样都是女人,自己也不过大谭果几岁而已,可是眼瞅着自己一年比一年老,她却是越过越年轻。

“看吧看吧,反正我家秦副部今天不在,没人会吃醋。”谭果得瑟的笑着,看到别人整天为了工作各种忙碌加班,自己这样吃吃睡睡,简直不要太幸福。

“你就得意吧,等你四十岁的时候,你和秦副部出去,保管外人以为他带了女儿。”李金珠没好气的刺了一句,这个女人绝对是上天的宠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