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411章 开始布局/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411章

李氏集团目前处于一种诡异的平衡状态,李金珠在经过半年多时间的努力,再加上有谭果秦豫暗中的帮忙,李金珠成功的收服了李氏集团不少的高层领导,占据了三分之一的地盘。

金磊这些年也在李氏集团安插了不少人,也掌握了一些股份,所以如果李金珠和金磊联手,即使比李富这个总裁还是弱了一点,但是已经有了相互抗衡的资本。

“麻麻。”这边刚送走了李金珠和卫胜男,谭果正在看文件,就听到软懦懦的声音从门口响了起来。

小胖墩已经可以走稳了,说话也顺溜了,此刻圆嘟嘟的如同球一般咻咻的向着沙发上的谭果跑了过来,双手直接抱住了谭果的腿,然后将脸埋首在谭果的腿上,蠢萌乖巧的让谭果的心似乎都融化了。

“刚刚还哭鼻子。”秦豫脱下黑色的风衣,嘲笑的看着眼睛还红红的儿子。

“你胡suo!”愤怒的反驳着,小胖墩红红着眼眶,气鼓鼓着小脸颊,若不是想要在谭果面前扮一个乖小孩,小胖墩此刻绝对扑过去和秦豫大战三百回合。

“我家宝贝儿这么勇敢怎会怕打针。”谭果将小胖墩抱了起来,看到他红红的眼眶和鼻头,只能压着笑,吧唧一口亲在小胖墩的脸上,“宝贝儿最勇敢了。”

小胖墩双手快速的抱着谭果的脖子,将小胖脸埋在她的颈窝处,大眼睛心虚的忽闪着,害怕打针的那个胆小鬼绝对不是自己。

秦豫看了一眼茶几上一大堆的文件,随后在谭果身边坐了下来,大手毫不客气的在小胖墩挺翘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嫌弃的嘲笑着,“是勇敢了,话都说不利索,倒是敢威胁医生。”

小胖墩猛地回头,气恼的瞪着揭短的秦豫,随后再次趴回谭果的怀里,奶声奶气的和谭果嘀咕着,“麻麻买飞船。”

飞船?谭果看了一眼客厅角落里的几个玩具柜子,玩具汽车到飞机,从火车到轮船,都是应有尽有,“再买没地方放了。”

小胖墩滴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谭果,指了指坐在一旁无比碍眼的秦豫,“飞到太空。”至于乘客是谁不言而喻。

秦豫黑着峻脸瞅着小胖墩,自己的儿子,拿着自己给他的钱,然后想要买一艘飞船将他这个父亲放到太空里去,世界上怎么就有这么欠揍的熊孩子。

“可是你爸爸一个人会寂寞啊。”谭果笑着回了一句,或许不该让小胖墩再看他喜欢的外星人动画片,为了家庭和谐,或许可以选择看《小猪佩奇》。

小胖墩犹豫了一下,又瞅了一眼秦豫,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凑到谭果耳边小声开口:“医生叔叔。”

所以不但不会寂寞,还不怕生病,小胖墩越想越感觉对,从谭果的身上下来,迈着短短的小象腿向着卧房走了过去,片刻之后,小胖墩拖着小拖车回到客厅,拖车上面还有一个红色的储蓄罐,小胖墩的私房钱都放里面了。

将储蓄罐放在茶几上,小胖墩豪气十足的拍了拍胸膛,“买!”

“今晚上你喝牛奶!”秦豫冷笑一声,对付这个吃货的熊孩子,只准喝奶不准吃饭简直不要太奏效。

灿烂的笑容僵硬在小胖墩的脸上,他呆呆的瞪圆着大眼睛,就这么看着秦豫,终于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家里的厨师貌似就是眼前这一位。

半晌之后,似乎知道秦豫这个大魔王是绝对不会心软退步的,小胖墩耷拉着脑袋将茶几上的储蓄罐又放了拖车上,灰溜溜的拉着拖车向着儿童房走了回去。

“不给饭吃绝对是虐待儿童。”看着背影无比灰败的小胖墩,谭果没好气的看了一眼秦豫,这个男人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他今天威胁医生刚打针,他就敢对他打枪。”秦豫一想到当时的场面,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拿出手机将拍下来的视频放给谭果看。

视频画面里,小胖墩一本正经的板着小胖脸,表情无比的严肃,只可惜他带着蓝色的毛线帽子,穿着亮黄色的羽绒服,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个软糯糯的白团子,尤其是配上那黑溜溜的大眼睛,怎么看怎么的蠢萌。

医生和护士似乎都被逗笑了,小胖墩也察觉到板着脸没用,于是奶声奶气的威胁,“麻麻说谁打我,就让于叔叔打枪!”

话说的同时,小胖墩那肥嘟嘟的小爪子还比出了一个开枪的手势。

谭果忍俊不禁的笑倒在秦豫怀里,拿着秦豫的手机刷刷的将视频群发到了谭家所有成员的手机上,有乐子大家一起笑。

“对了,你怎么想起来给小胖墩拍视频。”谭果拿着手机,目光诡谲的瞅着抱着自己的秦豫,“别拿父子情深来忽悠我,你们俩就差成为生死仇敌了。”

秦豫到口的借口又憋了回去,冷峻的老脸难得有了几分心虚之色,“没什么,就是感觉好玩而已。”

所以他绝对不是那种无良的父亲,故意拍下小胖墩出糗的画面给谭果看,等以后这熊孩子长大了,这绝对是最好的威胁证据。

所以秦豫绝对不会让人知道他笔记本电脑里那个命名为父爱的文件夹里,都是小胖墩出糗的照片和视频,尿床尿裤子的,脱光光抱着小黄鸭洗澡的,抱着奶瓶子一脸幸福的喝奶,还有扯着嗓子干嚎的……

半个小时之后。

厨房里,秦豫已经系上了围裙开始准备晚饭,不得不说一个强大冷酷的男人在厨房里的模样绝对比拿枪时更帅,当然,这仅限于儿子都生出来的已婚女人。

小胖墩抱着谭果的腿,然后咻咻的往上爬。

“宝贝儿,我不是树,你也不是猴子。”谭果弯腰将小胖墩抱了起来。

以前秦豫做饭的时候,都是小胖墩最高兴的,一是因为即将可以吃到大餐,这是属于吃货的福利,二是因为秦豫忙着做饭,小胖墩就可以独霸谭果了,没有人和他抢。

但是此刻,谭果不解的看着怀里的熊孩子,只见他聚精会神的看着忙碌的秦豫,眼睛瞪的大大的,不眨眼的看着,秦豫往左,小胖墩跟着往左,秦豫往右,小胖墩眼珠子咻咻的转到了右边。

“秦豫,你说我们儿子长大以后难道想当个厨子?”谭果看着认真又专注的小胖墩,蓦地感觉到心里头薄凉薄凉的,职业无贵贱,谭果并不歧视任何行业。

但是身为要扛起谭家未来的小一辈,小胖墩长大之后如果真去当厨师了?谭果同情的看着正炒菜的秦豫,“真到了那一天,我家上上下下一定会将你给狠狠的揍一顿的。”

拿着锅铲的手顿了一下,秦豫无语的看着幸灾乐祸的谭果,难道不该是揍这个熊孩子吗?

“我爸妈还有大哥二哥肯定会说尊重小胖墩的意愿,他想当厨师也绝对没有人会拦着。”谭果咧嘴笑着,虽然会有些失望,但是小胖墩只要过的高兴,谭家也不会横加干涉。

“至于我。”谭果笑的眼睛都眯起来,语气里满是显摆和得瑟的成分,“你认为我爸妈还有我大哥二哥舍得揍我吗?”

所以舍不得打孩子,舍不得打谭果,秦豫这个孩子他爹自然就成了出气对象。

看着窝在谭果怀里神情极其专注的小胖墩,秦豫转过身将火调小,这才走到谭果身边,然后不客气的拍了拍小胖墩的后脑勺,“他这是在偷师,估计是想着以后学会做饭然后将我丢宇宙飞船上。”

谭果一愣,看了看小胖墩,又看了看脸色不善的秦豫,别过头噗嗤噗嗤的笑了起来,为什么感觉秦豫这猜测挺对呢。

!分隔线!

和华国农业试点项目的合作奠定了两国之间经济合作的基础,尤其是这半年多来项目进展的非常顺利,绿色无污染的蔬菜已经成了华国一些大酒店和连锁餐厅的特色菜。

“这个项目也太大了吧?”周亦扬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手里头的企划案,对比起来农业试点项目根本就是小儿科。

周亦扬抬头看向一旁的谭果,表情是难得的严肃和认真,“你这是要打开两国的国门,彻底带动尼拉国经济的发展,前期投资真的太大了,而且你能确定发展起来的尼拉国能一直和华国保持睦邻友好的国际关系?”

目前尼拉国对华国是非常的友好,那是因为尼拉国的经济军事都非常落后,尼拉国还没有完全摆脱温饱问题,很多方面都需要华国的物资的支持。

至于军事这一块就更简单了,印国虎视眈眈的在一旁,尼拉国如果不是因为华国的庇护,估计就没有今天的安稳,基于这两点原因,尼拉国才会对华国马首是瞻,但是一旦发展起来之后,谁能确保尼拉国的态度会一直不变。

“你这是小看了秦豫?”谭果优雅一笑,身姿慵懒的靠坐在沙发上,指了指文件夹,“只要秦豫取代了金王室,这一切都不成问题。”

“你不要忽悠我,没有这么简单。”周亦扬并不是不相信秦豫,而是这事没这么容易,秦豫也算是尼拉国的新贵,但是目前呼声最高的桑将军,秦豫要取代桑将军这个老牌实力太困难了。

“所以才有这个项目啊,一旦做成功了,秦豫的人气会飙升到极点,以后的事情谁说的清楚呢。”谭果意味深长的开口,清澈如水的目光里却闪烁着骇人的杀机,真到了那一天,那些碍眼的绊脚石自然要踢开。

周亦扬胆战心惊的看着笑得云淡风轻的谭果,这果真是谭家人,杀人不见血的凶残啊。

一个小时之后,周亦扬亲自送谭果离开,此刻汽车里,周亦扬松了一口气,回头看向后座的谭果,“你确定郑老是?”

“是还是不是,等之后就知道了。”谭果没有正面回答,可以说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

乌博源并没有一直留在尼拉国,毕竟项目上了正轨之后,乌博源就回到华国了,而农业试点项目中的重要关口都是乌家的心腹,所以乌博源完全不担心会被谭果抢走功劳。

而秦煌也在乌博源的支持之下成立了一家蔬菜公司,配备了高效能的物流公司,可以保证采摘下来的新鲜蔬菜在三天时间内运往华国的蔬菜公司,然后销往各处。

此刻,华国帝京,一处隐秘的会所。

“乌少,这个季度的财务账单已经出来了。”秦煌当初同意投资,其实也是为了向乌博源示好,从而抱上乌家的大腿,避免被顾家打压的危险局面。

但是这半年来,虽然蔬菜公司运营的很好,但是总体来说一直是在亏本的,毕竟运输成本太大,从尼拉国走水路到华国之后,是直接通过空运来运输的。

虽然各大酒店和连锁餐厅是供不应求,但毕竟只是蔬菜,价格比普通蔬菜也就提高了百分之三十,这样一来,秦煌这边一直都在亏损中。

“放心吧,等到明年,肉类和鱼类做起来之后,应该就不会亏损了。”乌博源自然也清楚这个状况,但是哪有项目一开始就是赚钱的,更何况做这个项目,乌博源真正的目的却是为了改变国内蔬菜食品安全的问题,这是一项关系民计民生的大事,谁做好了,那就是金闪闪的政绩。

乌博源想要上位,目前缺少的就是拿得出的好成绩,而和尼拉国的农业合作正是最近的渠道,这也是当初乌家宁可暴露潜伏的几个钉子,也要将项目从谭家手里头抢走的原因,钱根本不是大问题,最重要的是名声。

就在这是,乌博源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到上面加密的短信,乌博源愣了一下,随后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谭果这是要干什么?

“乌少,出什么事了?”秦煌明显察觉到乌博源的表情不对,平日里,乌博源都不会将情绪外露,但是此刻的乌博源似乎看到了什么震惊的消息,脸色都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