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来龙去脉/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宝宝当天晚上是被顾大佑送去医院的,赵老原本还在生气着,接到消息之后,整个人一下子就慌乱了,早年丧子丧妻的阴影一下子席卷而来,赵老不敢想象唯一的女儿如果出事了,他要怎么办?白发人送黑发人素来是人世间最悲苦的事。

医院里,顾大佑向着走廊里的谭果走了过去,“人已经没事了,只是最普通的催情药,药性猛烈了一点,输液之后人已经醒了。”

病房里,赵宝宝如同受惊的小兔子,红着眼眶,一看到顾大佑进门了,也顾不得胳膊上的点滴,从床上一下子跳了下来,小炮弹一般冲到了顾大佑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今晚上的事的确将赵宝宝给吓到了。

顾大佑憨实的脸庞瞬间变色了,身体僵硬的任由赵宝宝抱着,回头求助的看向一旁的谭果,这事要怎么办?

“先将人抱床上去,别冻着了。”谭果干咳一声的开口,好在今天她拦的是自己的车子,否则真的要出事了。

顾大佑表情僵硬的将吓坏了的赵宝宝抱到了床上,按了铃让护士过来重新给她打了点滴,而此刻赵老也终于赶到医院了,眼神满是惊恐和不安之色。

“爸……”靠坐在床上的赵宝宝一看到赵老,眼泪刷的一下流了出来,抱着赵老哇哇的大哭起来,“爸,我再也不离家出走了……”

“好了,不怕不怕,爸爸在这里,宝宝不怕啊!”赵老抱着女儿安抚的拍着她的后背,那个调皮捣蛋的小姑娘如果不是真的害怕了,绝对不会这样嚎啕大哭的。

想到这里,赵老眼神陡然阴狠了几分,目光快速的看了一眼旁边的谭果和顾大佑,宝宝的事情和谭小姐有关系吗?

哭够了,害怕不安的情绪也发泄出来了,赵宝宝这才感觉到不好意思了,抽噎着擦了擦眼泪,随即推开抱着自己的赵老,“爸,我没事了,还有是这个大叔救了我,爸,你要好好感谢人家。”

确定赵宝宝真的没事了,赵老的情绪也冷静下来,理智也回归到了脑海里,不管这件事和谭果有没有关系,此刻赵老站起身来向着顾大佑伸出手,“这一次多谢两位了。”

“赵老可否介意不说话。”面对赵老怀疑的目光,谭果并不生气,这也是人之常情,别看谭果平日里没心没肺的模样,但是小胖墩一生病了,谭果是恨不能病在自己身上,更何况赵老如今只有赵宝宝这个独生女。

毕竟是在赵家长大的,赵宝宝也知道分寸,但是眼瞅着顾大佑要跟着谭果一起出去,赵宝宝立刻不干了,“大叔,你留下来陪我!”

顾大佑脚步一顿,诧异的看了一眼病床上骄纵的赵宝宝,然后木然着表情别过头,之前赵老没有来医院,顾大佑只好陪着受惊的赵宝宝。

但是现在赵老来了,而且管家保镖都在门外,顾大佑自然要履行自己的职责,那就是保护谭果。

“宝宝,不可以没有礼貌,我让刘伯进来。”赵老刚一开口,可是看到赵宝宝哄着眼眶,扁着嘴巴,无比委屈的看着自己,赵老心立刻就软了,只能苦笑的看向谭果,“谭小姐,可以让这位……”

“没事,大佑你先留下来,我就在门外。”谭果明白的笑了笑,赵宝宝这是对救了自己的大佑产生了依赖的情绪。

走廊这边已经被赵老带来的保镖戒严了,谭果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将之前赵宝宝逃家拦了她的车子开始说起,“之前就感觉到宝宝的那个同桌有问题,与其这一次拦下来了,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会再次算计宝宝,我就擅自做主让宝宝跟着他们去了酒吧。”

“不怪你,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赵老说了一句,只是依旧没有打消对谭果和秦豫的怀疑,毕竟赵老目前的地位仅次于总统金民胜,而选举就在两年之后,赵老如果现在倾向秦豫,日后秦豫的道路会顺畅很多,至少弥补了他根基浅的弱点。

“下手的兄弟两人已经被控制了,在酒店里还有桑将军的小儿子,时间很晚了,我就先告辞了。”谭果是身正不怕影子歪,至于后续的调查,谭果自然不会越俎代庖。

病房里,知道顾大佑要离开,赵宝宝又开始耍小姐脾气,骄纵的抓着顾大佑的胳膊不让人走,一旁赵老气的差一点背过气去,顾大佑也就是谭果的保镖,自己女儿死抓着对方不撒手算怎么回事,关键是顾大佑明显是想要离开。

“宝宝你好好休息,明天早再来看你。”谭果笑着打着圆场,“还会带着大佑一起过来。”

赵老只感觉胸口又被一支箭给扎中了,而赵宝宝这才眉开眼笑,“谭果姐,那你要记得来看我啊,我一个人待在医院太无聊了。”

被无视的赵老已经心塞的说不出话来了,都是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他的女儿绝对是小刺猬,太扎心了!

安顿好了赵宝宝等他入睡之后都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看着打着小呼噜睡的无忧无虑的女儿,赵老眉宇之间带着一股沉重的疲惫和茫然,他中年得女,妻子死在产房里,当初那个小猴子一般的小婴儿一转眼就已经这么大了。

“已经很晚了,老爷你也该休息了。”刘伯低声的提醒着,赵老四十五岁的时候有了赵宝宝,一眨眼十八年过去了,赵老也六十三岁了,身体也早不如从前年轻的时候健壮。

“老刘,你说我如果走了,宝宝该怎么办?”赵老握着赵宝宝软绵绵的小手,他还能活几年?宝宝被他娇惯的不谙世事、天真单纯,她的婚事也成了赵老最头疼的问题。

首府那些世家倒很想和赵老联姻,但是赵老心里头清楚他们都是冲着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来而,可是还有两年自己就退休了,一旦自己退下来了,宝宝在丈夫家族中的地位肯定会直线下降。

若是碰到一个忠实厚道的男人倒也罢了,如果是那些翻脸无情的白眼狼,赵宝宝以后的生活肯定很艰难,如果只找一个普通的人家,赵老又担心委屈了女儿,更何况赵宝宝这么骄纵的性格,普通人家估计也养不起。

“老爷,缘分到了自然就不用担心了。”刘伯何尝不是看着赵宝宝长大的,她虽然性子骄纵了一点,但是心地善良,心思也单纯,但凡男方家族复杂了一点,小姐被人卖了估计都还给人数钱。

“老刘,派两个人守在门外,你和我出去,我倒要看看谁吃了雄心豹子胆!”伤感之后,赵老又恢复了工作时的冷厉果决,对赵宝宝动手,那就是触犯了赵老的底线。

汽车离开医院之后又开了半个多小时,最后来到一处隐秘的废旧仓库,此刻仓库里亮着灯,在酒吧绑架赵宝宝的兄弟俩被绳索绑住了手脚丢在冰冷的地上。

这边赵老一出现,负责看守犯人的警卫长快速的迎了过去,将手中兄弟俩人的资料递了过去,“先生,都已经招了。”

兄弟俩出狱之后,一直想要报复赵老,但是他们也明白赵老的身份,别说报复了,估计靠近赵老车子百米之内都会被当场罪犯击毙了。

兄弟俩只能压抑下仇恨,最终将目标盯到了赵宝宝身上,赵宝宝今年刚上大学,虽然出入都有司机和警卫员,但是比起赵老那边的防卫却是松懈了许多。

刀疤大哥于是就在大学旁边的酒吧里当保安,平日里不少大学生都喜欢来这里消耗时间,矮个弟弟则去了旁边五星级酒店当服务员,兄弟俩人也算是守株待兔,只等着抓住机会对赵宝宝下手。

赵老即使娇惯赵宝宝,但是也禁止她出入这些场合,赵宝宝偶尔来一次酒吧,便衣警卫员也是紧随其后,兄弟俩根本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直到今天,刀疤大哥看到赵宝宝和几个年轻人来酒吧了,却一个警卫员都没有带在身边,这也是唯一的机会,刀疤大哥立刻通知了弟弟。

利用工作之便,弟弟偷偷将酒吧的电闸给拉了,刀疤大哥立刻冲过去见喝的醉醺醺的赵宝宝迷晕了过去,同时在她的嘴巴里塞了一颗酒吧里那些混混常用的催情药。

两人也知道一旦赵宝宝失踪,赵老肯定会立刻封锁这个区域,所以两人决定将赵宝宝偷偷送到弟弟工作的五星级酒店。

因为出入酒店的都是贵客,身份非同一般,赵老的人即使要查也不敢大张旗鼓的乱来,这样可以给两人争取足够的时间。

而因为一直蛰伏着想要报复,弟弟在酒店的时候都留心这些世家子弟,今天晚上刚好桑达瓦提前从赵家离开会后,就和两个朋友在酒店里喝酒,因为是高浓度的烈酒,三人都直接醉倒了。

所以兄弟两人决定给将赵宝宝送上桑达瓦的床,让这个桑家的纨绔子弟糟蹋了赵宝宝,逼迫着赵老必须将赵宝宝嫁给桑达瓦,眼睁睁的看着女儿嫁给一个纨绔,兄弟俩想想就兴奋。

而且为了报复,两人还决定将赵宝宝和桑达瓦滚床单的照片都拍下来,然后让赵宝宝身败名裂,也让赵老名声扫地。

“所以一切都是意外?”赵老缓缓的开口,冷眼看着躺在地上人事不知的兄弟俩人,他们老母亲和妹妹的死亡其实和赵老并没有直接的关系,是下面的人矫枉过正,为了政绩这才将他们的母亲和妹妹也抓起来审讯。

然后因为工作疏忽,将两人和兄弟俩在道上的仇家羁押在了一起,最终导致悲剧的发生。

“他们一直处心积虑的想要对小姐下手,而且之前的计划也是这样,今天刚好碰到小姐落单。”这兄弟俩人是警卫长亲自审讯的,以他的工作经验判断,这两人并没有隐瞒什么。

赵老想到谭果之前的提醒,宝宝的同桌那个叫小颖的女孩子绝对是一早就计划好了,甚至平日里就言语怂恿宝宝在生日这天逃家,然后带宝宝去酒吧,从而给这兄弟俩人创造了下手的机会。

“这两人先关押起来,你过去将宝宝的同桌扣押起来。”赵老沉声开口,如果所有的一切都是事先部署好的,这兄弟俩人也只不过是幕后人手中的工具而已。

“老爷,桑家二少只怕嫌疑更大。”刘伯低声开口,这话其实有些逾越了,但是他也是心疼赵宝宝。

整件事里唯一受益的人就是桑达瓦,而且他看起来也是无辜的,只不过在五星级酒店喝醉了,然后就被要报复赵老的兄弟俩人给利用了,但是赵老和谭果之前的判断一样,他第一个怀疑的就是桑达瓦。

“老刘,你明天派人去查一下桑达瓦这段时间的行踪。”赵老眼神冷厉了几分,桑达瓦如果想娶宝宝,即使他是一个纨绔,赵老也不会生气,但是如果他敢动用这样卑鄙的手段,即使他是桑将军的儿子,赵老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赵宝宝出事的消息虽然被封锁了,但是有心人还是查到了一点蛛丝马迹,不过因为是赵家的家务事,其他人也不好深入调查,所以外界知道的就是赵老的仇家对赵宝宝动手,还差一点成功了。

而也消息灵通的人还查到了一点内幕,赵宝宝之所以脱险,是因为她被秦豫的司机兼保镖给救了,所以赵老和秦豫的关系一下子走近了很多。

“妈的,都给他人做嫁衣裳了!”房间里,桑达瓦暴躁的一脚将椅子给踢翻了,原本他的计划天衣无缝,赵老即使查,也只会查到那两个替死鬼兄弟身上。

到时候桑达瓦再派两个人过去将兄弟两给宰了,来一个死无对证,一切都完美了,毕竟赵老那边也只是几个警卫员在看守,而桑达瓦毕竟是桑将军的儿子,他手底下也有四个高手,他们都是当初从尼拉国特种大队退役下来的,身手精湛,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两个人太容易了。

卧房的门突然被敲响了,桑达瓦的火气依旧没有消退,冷声吼了一嗓子,“干什么?”

“达瓦,吃饭了。”轻柔的声音响了起来,穆千雪收回敲门的手,看着开门的桑达瓦,眼底有着不屑之色一闪而过,这么好的机会,他都抓不住,反而让秦豫那边博取了赵老的好感。

“嫂子,走吧。”桑达瓦对穆千雪这个未来的嫂子还是非常尊敬的,偶尔看到桑日晟对穆千雪冷淡,桑达瓦还会生出几分怜惜的感情。

楼下餐厅佣人已经摆好了饭菜,桑将军和桑日晟都没有回来,所以主人也只有桑达瓦和穆千雪两人。

“达瓦,昨晚上没睡好吗?看你气色不太好,一会让厨房炖点补品给你补补。”穆千雪关切的开口,夹了一筷子菜送到了桑达瓦的碗里。

或许是穆千雪秀色可餐,或许是她温柔的声音起到了神奇的作用,桑达瓦的怒火消散了许多,和穆千雪有说有笑的交谈起来。

“嫂子,你想要买地?”桑达瓦诧异了一下,不过并没有多在意,大哥对嫂子有些冷淡,嫂子也该为自己多考虑一下。

“是啊,不过你也知道我手边没什么可以用的人。”穆千雪点了点头,她的资金分为了两部分,一部分暗中和李富合作,即将投资到旅游项目里。

以穆千雪的精明和算计,她自然不可能将鸡蛋放同一个篮子里,所以她打算重新拿一部分资金出来在旅游景区这边购买一些土地,开发成特色的商铺,到时候每年的租金都非常可观。

当然,赚钱也只是一部分原因,穆千雪真正看重的是桑达瓦的人脉关系,他虽然是个纨绔,但毕竟也是桑家二少爷,在首府也有不少的关系,穆千雪打算借着买地的名头和这些人多接触接触,日后成功将桑达瓦的人脉关系握在自己手里头。

这一次桑达瓦之所以会对赵宝宝起了心思,也是因为他身边的两个手下被穆千雪收买了,家里头的佣人也也被穆千雪给收买了,他们各种语言上的暗示和怂恿,桑达瓦才会想要娶赵宝宝,这样一来就等于增加了桑家的势力,最终受益的还是桑日晟,毕竟他才是桑家的继承人,而即使出事了,倒霉的背黑锅的也是桑达瓦,不过在榨干桑达瓦身上的好处之前,穆千雪是不会让他出事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