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残酷真相/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谭宸和谭亦俩兄弟还没有回来,不过今晚上也算是一个小团聚,晚饭是秦豫准备的,不得不说在精湛的厨艺在某种程度上给秦豫增加了不少分数,至少晚餐吃的好,谭骥炎那紧绷肃杀的表情也软和了几分。

“和我去书房。”谭骥炎站起身来,丢下一句话之后就转身向着书房方向走了过去。

小胖墩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明明是个软萌萌的小团子,可是此刻那幸灾乐祸的小眼神是那么的明显。

秦豫立刻起身跟在了谭骥炎的身后,谭果倒是想要跟过去,可惜书房的门从里面给反锁住了,谭果垮着脸,将耳朵贴到了房门上,可惜什么都听不到,书房是谭骥炎工作的地方,即使实在家里,书房从门到窗户甚至天花板、墙壁都是特殊材料。

书房内气氛显得很是紧绷而严肃,明显没有刚刚餐桌上的和谐,谭骥炎动作优雅的煮着茶,明明是那么严肃威严的中年男人,可是此刻煮茶的动作却行云如水般的优雅。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淡淡的茶香味蔓延开来,谭骥炎给秦豫倒了一杯茶,这才沉声开口:“当初谭果回来的时候,我是打算让谭果放弃肚子里的孩子,小亦当时给谭果检查了,她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好,甚至可以说是很危险,但是我尊重谭果的决定。”

秦豫身体猛地绷紧,关于小胖墩出生的事,谭果从来不曾谈起过,因为涉及到谭家,秦豫也不敢派龙虎豹的手下去调查,当然他也清楚以谭家的保密手段,也不可能被外界查出来什么。

“谭果当时出了什么事?”秦豫声音紧绷的有些颤抖,他总感觉谭果当时身体胖的不太正常,她太虚弱了,完全不是因为生孩子导致的肥胖。

谭骥炎锐利的目光冰冷的看着面前的秦豫,一字一字如同刀子一般扎到了他的心里,“谭果怀的是双胞胎,当时检查之后,另一个婴儿已经很危险了,将两个孩子都拿掉才是最安全的。”

那是一个两难的抉择,尤其是对一个父亲而言,可是谭骥炎在悲痛之后,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谭果这个女儿,至于那未出生的两个小婴儿,谭骥炎只能将这份深沉的痛压到心底。

但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体状况之后,谭果却不同意,她固执的听不进去任何人的劝说,执意要生下孩子。

那段时间,谭骥炎这个父亲暴怒了,谭宸这个面瘫大哥同样震怒,谭亦一日一日的劝说着,可惜谁也撼动不了谭果的决定,她依旧要生下孩子,即使可能一尸三命。

“我……”声音嘶哑着,秦豫猛地抬起头看着天花板,白亮的灯光异常的刺眼,秦豫终于明白为什么谭果和自己之间似乎总有一种隔阂,为什么她常常会看着小胖墩,眼中却流露出那么痛苦的神色,秦豫从来不知道他还有另一个孩子。

谭骥炎端起一杯茶,淡淡的茶香带着茶叶特有的苦涩之味,“小亦亲自给谭果调理身体,喝了不少的中药和药膳,只不过那个孩子在出生的时候没有挺过来,谭果生下了小胖墩,她一度失去了心跳,是小亦将谭果从死神手里抢回来的。”

秦豫沉痛的闭上了眼,他依旧记得在在谭果诈死离开尼拉国之前,她曾经偷偷潜入到了自己的书房,那个时候秦豫对谭果动手了,他曾经一脚踢到了谭果的肚子。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谭骥炎大手摁在了秦豫的肩膀上,看着他压抑着痛苦的脸庞,谭骥炎沉声开口:“从书房出去之后,我希望你记得你曾经伤害过我的女儿,我希望糖果的余生不再有痛苦,秦豫,你能做到吗?”

“我会的!”三个字,重如千斤,这是秦豫对谭骥炎的保证,也是他对谭果的承诺,他会用后面所有的时间来宠爱谭果,不再让她受一点苦,她会快乐幸福的过完一生。

谭宸是在第二天下午两点到的,家里没有人,“你去房间休息一下,谭果他们出去买年货了。”谭宸依旧面瘫着峻脸,但是明显能感觉到他声音里的关切。

“放心吧,我没事,只是坐车久了有点疲惫而已。”沈书意笑着握着谭宸略带着老茧的大手,她明白自从谭果九死一生的生下小胖墩之后,当知道自己怀孕了,谭宸的心理就有些不对劲了。

或许是谭果当时的危险吓到了这个强大而内敛的男人,所以连带着自己有了孩子,谭宸这个面对枪林弹雨都不曾有任何畏惧的男人,第一次感觉到了不安和害怕。

好几次沈书意半夜醒来,她都发现谭宸并没有睡觉,他就那么失神的盯着自己微微凸起的肚子,眉头紧锁,似乎总担心会发生意外。

看着沈书意眉目如画的脸庞,谭宸点了点头,幽深的凤眸稍微轻松了几分,长臂却依旧固执的揽着她的腰,似乎这一段的距离都担心沈书意会摔倒。

半个小时之后,看着躺在床上已经安稳睡着的人,谭宸动作轻缓的离开了房间,此刻坐在客厅沙发上,谭宸不由的闭上眼,冰冷的峻脸上神色有些恍惚。

这么多年,他面对果很多次危险,他的身上也有很多的伤疤,若不是谭亦医术精湛,每年都给谭宸这个大哥悉心的调理身体,谭宸的身体绝对会存下不少的暗伤。

但是不管每一次的任务是多么的凶险,谭宸都不曾害怕过动摇过,他也曾经因为重伤在手术台上抢救,但是面对自己的死亡,谭宸唯一放不下的是卧房里的爱人,是他的家人。

可是当谭果生死不知的躺在手术台上,当护士满手鲜血的跑出手术室,然后又咚咚的跑回去,当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十个小时……

谭宸站在手术室外,看着那亮起的红灯,第一次,谭宸是那么的害怕,那是他从小宝贝的呵护的妹妹,那么软软小小的孩子,是他看着她一点一点的长大,可是如今谭果却生死不知的在里面抢救。

那一刻,谭宸第一次痛恨秦豫,即使秦豫和谭果真的分手了,谭宸都能理智的对待这件事,可是如今,谭宸真的庆幸秦豫并不在他的面前,否则他会亲手杀了他。

最后,谭果挺过来了,小胖墩身体健康,可是另一个孩子才出生,甚至没有来得及哭一声就停止了呼吸。

当听到院子外的停车声时,谭宸从回忆里收回思绪,他睁开眼,迈着整齐的步伐向着大门口走去。

“大哥?”刚进院子就看到走出来的谭宸,谭果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立刻咚咚咚的跑了过去,高兴的扑到了谭宸的怀里,“大哥,我还以为你要到晚上才能回家呢,书意嫂子呢?”

沈书意坏了孩子,都六个多月了,再加上后期反应很严重,吃什么吐什么,谭果都担心的厉害,所以也不清楚谭宸到家的准确时间。

抱住如同孩子一般扑在自己怀里的妹妹,谭宸面瘫的峻脸不由的柔软下来,一手揽着谭果的肩膀,一手亲昵的抚摸着她的头,“小意有点晕车,刚刚睡着了。”

“舅舅……”小胖墩扑棱着从秦豫的怀里挣扎的下来了,迈着小短腿向着谭宸扑了过来,白嫩嫩的小胖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奶声奶气的喊着,“舅舅。”

看着谭宸一把抱起小胖墩,谭果站在一旁醋味十足的哼哼着,“大哥,你有了小胖墩都不喜欢我了,等嫂子再生下小宝宝,我估计就排到最后面去了。”

从理智上,谭果当然知道妻子和孩子应该是最重要的,应该是排在谭宸心里最前面的两个位置,但是从小到大都被谭宸这个大哥当成宝贝一般呵护着,偶尔的时候谭果总是有种酸涩的醋味。

“你就闹腾吧,自己都要当姑姑了。”童瞳无奈的瞅着苦着小脸的谭果,这丫头还真是越长越回去了,都学会和小孩子争风吃醋了。

“妈,你不明白这种失落感,因为我爸这么多年来心里头最重要的就是你,我都怀疑我爸不曾一次的想要将大哥和二哥给丢垃圾桶。”谭果调侃的笑了起来,想当年,每一次看到谭骥炎盯着家里头的垃圾桶时,小小的谭果总有种不安的感觉,就担心自己从幼稚园回来了,大哥和二哥就不见了。

“外面风冷,带着小胖墩先进去。”谭宸将糊了自己一脸口水的小胖墩重新放到了谭果的怀里,这才正色的看向站在一旁的秦豫。

“嗯,那大哥你一会儿就回来,我还有好多话和你说呢。”谭果点了点头,乖巧的抱着小胖墩进屋了,她也清楚谭宸心里头还有心结,如果不解决,那么大哥永远都不可能将秦豫当成一家人。

出了院子后,谭宸径自向着巷子尽头走了过去,秦豫跟在谭宸的身后,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开了,巷子尽头有一颗百年的古树,即使在冬天,枝叶也是遮天蔽日的浓密,这里刚好背了风,倒不会感觉到寒冷。

谭宸很少抽烟,尤其是家里有了小胖墩之后,他就更不会抽烟了,如今沈书意又有了孩子,谭宸几乎将香烟给戒掉了,只不过他从事的毕竟是高危险的工作,偶尔的时候谭宸也会借着烟草来提神。

此刻,谭宸自己点燃了一支烟,白色的烟雾喷吐出来,他峻冷的面瘫脸似乎都变得模糊起来,只是那一双锐利的黑眸却更家冰冷,嗜血的透露出骇人的杀气。

秦豫静静的站在一旁,从昨晚知道谭果不曾说出口的真相之后,秦豫一夜没有睡,内心深处一直有股无法言说的悲痛在啃噬着他的灵魂。

半个小时之后,谭宸终究没有开口和秦豫说一个字,在抽调了几根香烟之后,谭宸走到巷子里吹了几分钟的冷风,直到身上浓郁的烟味散去之后,他大步向着家的方向走了去。

客厅里,谭果正在和小胖墩收拾着刚刚从商场买回来的一大堆的年货,偏偏小胖墩是个帮倒忙的。

“小笨蛋,你再弄几下,这个中国结就成死结了。”谭果毫不客气的从小胖墩手里头将大红的中国结给抢了回来,下面的红色流苏都快被打成死结了。

“别别别,这个别拿,我怕了你了,这是用来摆放干果和糖果,招待客人的,不是你的玩具……”

小胖墩咯咯的笑着,肥嘟嘟的小胖手更加用力的转动着手里头的果盒,气的谭果在他的脑袋上敲了一下,将一个大大的储钱罐塞到了小胖墩的怀里,“拿着这个,这可是你的储钱罐,过年的时候记得要红包。”

“新年好!过年好!”小胖墩奶声奶气的说了一句,双手握在一起拜了拜。

“对,就这样,不错啊,不过在商场看到布偶人拜年,你就学会了。”谭果被小胖墩这拜年的姿势给逗乐了,这熊孩子虽然会折腾,但是智商绝对是顶呱呱的,这一点肯定遗传了自己,想当年她就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考试那叫一个容易。

进门的谭宸看着这逗乐的母子两人,眼中的阴翳也一点一点的散去,如果这是谭果想要的幸福,他这个当大哥的是不会阻止的,这也是给秦豫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他再敢伤害谭果,伤害小胖墩的话,谭宸宁可让谭果被催眠失去记忆,他也不会放过秦豫的。

接收到谭宸那冰冷目光里的含义,秦豫点了点头,他会用他的生命来保护面前的两人。

“大哥,你回来的正好,快将这熊孩子给抱走,只会添乱。”谭果回给门口两个男人一个甜美的笑容,然后无比嫌弃的将小胖墩丢给谭宸这个舅舅,反正大哥也快当父亲了,现在正好多学习学习。

等谭宸带着小胖墩离开了,谭果这才对着秦豫眨了眨眼睛,“没事吧,我大哥没揍你吧?”

“没有,大哥很好。”秦豫回了一句,开始帮谭果整理着买回来的年货,这一刻,他突然生出一种念头,为什么要在尼拉国耗费时间,或许自己该留在这里,陪着谭果和小胖墩。

------题外话------

亲爱的们,新年快乐啊!明天或许是最后一章节了,写了这么久,感觉该写的都已经写到了,也许还有亲认为很拖拉,那估计是颜的性格就有点墨迹,有时候喜欢将东西写细了,么么哒……新年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