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尘埃落定(完结)/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谭亦回到谭家时,才算是真正的团聚,秦豫在厨房里忙着炖汤,让人诧异的时,原本闻到食物的味道就想呕吐的沈书意竟然一点孕吐的反应都没有。

这让秦豫在谭家的地位咻一下上升了许多,尤其是谭宸这个大哥看向秦豫的目光终于温和了几分。

“秦豫的厨艺征服的不单单是你的胃,还征服了我们全家?”谭亦刚回卧室冲了个澡,一边擦着头发,俊美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因为家里头暖气十足,谭亦只穿了一件米色的V领毛衣,浅灰色休闲裤,即使是穿着拖鞋,但是丝毫不减他周身那股子优雅尊贵的气息,说他是世家贵公子真的半点不夸张。

“小舅舅。”小胖墩奶声奶气的喊着,无比乖巧的腻歪在谭亦的怀里,也幸好秦豫在厨房里忙碌,否则看到小胖墩这熊孩子现在这么乖巧,秦豫这个当爹的绝对会气吐血。

修长如玉的手指轻抚着小胖墩的头,谭亦抱着他坐在谭宸身边,看了一眼厨房方向,薄唇处的笑容显得意味深长,“我还以为大哥要将人揍到不能自理。”

“二哥,你别唯恐天下不乱。”谭果啃着草莓,没好气的瞅了一眼调侃的谭亦,其实昨天大哥回来的时候,谭果那心都是七上八下的,她是真担心谭宸下狠手揍人。

“得,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现在只会向着秦豫那臭小子了。”谭亦朗声一笑,眉目俊美如画,但是那笑容怎么看都显得危险。

一旁面瘫着脸的谭宸也放下手里头正在翻阅的育儿手册,幽深的黑眸定定的看着谭果,虽然谭宸是接受了秦豫的存在,也接受了他们从小宝贝大的妹妹被秦豫给抢走了,但是知道归知道,情感上,谭宸其实也无法真正的坦然接受。

“二哥,你幼稚不幼稚啊?”谭果彻底无语的瞪着挑拨离间的谭亦,起身直接挪到两人中间坐了下来,然后一左一右的挽着两人的胳膊,“如果你们和秦豫打架,我保管站在你们身边。”

谭宸冷峻的面容这才稍微的软和了一点,谭亦也跟着笑了起来,答案虽然差强人意,不过至少证明了他们在小糖果的心里头比秦豫那臭小子更重要。

小胖墩看了看谭果,又看了看一旁的谭宸,然后傻傻的咧嘴笑着,“麻麻,不回去。”

“行,不回去,小胖墩就留在家里头。”谭亦笑着抱紧了怀里的小胖墩,虽然从五官上依稀有秦豫的模样了,但是就冲着小胖墩这么亲近谭家人,谭亦也感觉这个小外甥太懂事了。

谭家的饭桌上倒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不管是随意交谈,还是谈论工作都无所谓,谭骥炎此刻看着喂着小胖墩吃饭的谭亦,目光深沉了几分。

“爸,我暂时还不想结婚。”谭亦头也不抬的开口,堵住了谭骥炎原本打算说的话,其实谭亦没有说的是他这辈子并不打算结婚。

有了小胖墩这个外甥,小侄子也快要出生了,更何况谭果和沈书意都还年轻,到时候谭家肯定会多好几个小孩子,谭亦感觉自己结婚或者不结婚并没有差别。

一旁谭宸眉头倏地一皱,不赞同的看了一眼谭亦,不过并没有说什么。

倒是一旁谭果将白色柔嫩的虾肉蘸着醋吃下去之后,这才笑着开口:“二哥,别说的这么武断,担心到时候你想要结婚了,我未来的嫂子却打算单身一辈子,到时候就有你着急的。”

“四十岁之前随你便。”谭骥炎沉声的丢下一句话,等到了四十岁,他敢不结婚,谭骥炎都敢将人药晕了送进新房。

闻言,谭果幸灾乐祸的闷笑着,谭宸也不再冷着脸,给一旁的沈书意舀着汤,其实真哥哥谭家最开通的人绝对是童瞳。

作为母亲,童瞳并不希望谭亦孤身一辈子,但如果这是他的选择,而且谭亦甘之如饴,童瞳也不会强行阻拦。

当然了,如果谭骥炎真的下了铁命令,童瞳也保持中立,反正小亦这模样看起来太年轻,说二十五六岁一点都不夸张,更何况现在流行老少配,说不定日后小亦就找了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当媳妇。

晚上九点钟,谭果在屋子里哄着小胖墩睡觉,沈书意因为大着肚子也早早的去休息了,此刻客厅里,谭家几个男人难得能聚到一起。

“我听谭果说你打算先退一步,两年后的选举让赵崇之先上位。”谭骥炎威严的声音打破了客厅里的平静,窗户外又飘雪了雪花,屋子里暖气充足,再加上淡淡的茶香味,这绝对是谭家男人们一年里难得悠闲和放松的时间。

“谭叔,其实我也想过回到帝京。”秦豫说出了之前的念头,他并不是事业心为重的男人,而且秦豫也明显看出谭果和小胖墩对谭家的依恋,所以为了他们俩,秦豫并不介意放弃尼拉国的一切,回到华国当一个普通的商人。

秦豫此言一出,谭骥炎倒没什么反应,毕竟到了他这样的地位,天大的事情,谭骥炎都会冷静对待,更何况秦豫说的并不算多大的事。

谭宸依旧面瘫着峻脸,谭亦似笑非笑的喝着茶,不过眸光却柔和了不少,一个男人愿意放弃事业而选择照顾女方的心情,虽然谭亦并不相信爱情,但这至少说明秦豫对谭果的重视。

“这个念头你也就想想吧。”谭亦轻笑着,就目前的局势而言,秦豫不可能从尼拉国抽身而出的,虽然说即使是桑将军上台,他也会和华国交好,但是就军事战略地位而言,将秦豫推上去,对华国方面更加有利。

“西5军和尼拉国结成统一战线,这对震慑印国将具有决定性的作用。”谭宸也沉声说了一句,从军事战略地位而言,尼拉国的位置太重要了,虽然对华国而言,尼拉国不过是弹丸之地,但这却是华国的一道天然屏障,进可攻、退可守。

尤其是卫恩已经开始培养卫威接手西5军,至多五年的时间,谭家对西5军将是绝对的掌控权,但是如果尼拉国的局势有变,那么即使掌控了西5军,也失去了意义。

秦豫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他更明白一旦自己接手了尼拉国,那工作的时间会大大的增加,而和谭果相处的时间就会变得极少。

“这是谭家人身上的责任,小糖果会明白的。”谭亦拍了拍秦豫的肩膀,身为谭家人,他们在享受了家族带来的荣誉和地位之后,同样要肩负起属于自己的责任。

曾经谭宸和谭亦这么努力,就是想要让谭果无忧无虑的生活,偏偏这个丫头看上了秦豫,又一脚踩入到了尼拉国的漩涡里,或许有些事就是命中注定的,谭果也逃不开她的宿命。

等几个男人结束交谈之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卧房里留着小夜灯,谭果抱着枕头呼呼的睡着,晦暗的灯光之下,她沉睡的面容显得更加的宁静而柔和。

“说完了?”即使秦豫的动作再轻,谭果依旧敏锐的察觉到了,依旧闭着眼含混不清的嘀咕了一句,“快点睡觉吧,明天还要去买年货。”

等秦豫洗漱完上床之后,谭果直接丢开了怀抱里的枕头,一个侧身就滚到了秦豫的怀里,自动的寻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然后继续睡觉。

秦豫冷厉的表情不由的柔软下来,长臂抱住怀抱里的谭果,低头在她的脸上落下一吻,这才低声道:“你想过留在这里吗?”

谭果哄小胖墩睡觉,等他睡着了,自己的睡意也来了,此刻听到秦豫的话,谭果艰难的睁开眼皮子,睡意朦胧的瞅着他,“傻了吧,当初我去S省就是因为我爸嫌弃我在家吃白饭,整天除了吃就是睡,你确定要将我丢这里?”

对一个死宅而言,吃吃喝喝喝睡睡就是人生最高目标,谭果撑起身体,笑着在秦豫的薄唇上啃了一口,“你会管我睡到中午不起来吗?你会在意我不修边幅吗?我不上班不工作不赚钱吗?而且我还不会做家务,还喜欢瞎闹腾……”

说着说着谭果思维越来越清晰,呆愣愣的看着眼中含着笑意的秦豫,双手倏地搂住他的脖子,恶狠狠的威胁,“谭家出品,概不退还,秦豫,你现在后悔也迟了。”

以前还不知道自己有这么缺点那,谭果忽然感觉不管是谭骥炎这个父亲,还是谭宸和谭亦两个哥哥之所以这么快原谅了秦豫,说不定就是因为他们早就知道自己这破性子,估计也就秦豫会喜欢,不会嫌弃了。

秦豫紧搂着闹腾的谭果,低沉的声音里透露出从未有过的坚定之色,“我不会后悔,这辈子下辈子都不会后悔。”

这一生,秦豫认为认识了谭果是他最大的幸运,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那些小缺点就不会是任何问题,当你不爱一个人的时候,她的优点都会让你厌烦,人和人之间的缘分素来就是如此,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爱上了,从青丝到白头。

尼拉国的人都知道秦豫在年底前就结束了手头的工作,然后去了华国帝京,这也等于是秦豫的身份在谭家过了明路,桑将军这边就显得忧心忡忡了,相对而言金王室倒好一点。

毕竟秦豫根基浅,他要上位这将是他最大的弱点,要想压制住桑将军这个强敌,秦豫必须选择和金王室合作,与其桑将军上位将金王室的人清剿一空,金王室肯定愿意和秦豫合作。

“父亲,金民胜私底下和赵老达成了协议,他们都会全力支持秦豫。”桑日晟低声开口,秦豫没有出现之前,桑将军可以说已经掌控了尼拉国的局面,但是如今,桑日晟越来越有种危机感。

“放心吧,秦豫的根底终究是太浅了,两年的时间,即使金民胜和赵老全力培养秦豫,他的根基还是太浅了,更何况秦豫要获得选票,他拿得出手的成就不过是蔬菜项目和旅游项目。”

桑将军老神在在的开口,眼中有着冰冷的寒光一闪而过,和自己斗,秦豫还是太年轻了,如果是十年之后,秦豫绝对有一战之力,但是两年之后,秦豫只会惨败而归。

旅游项目虽然是秦豫主导的,但是乌博源也拿到了三成的自主权,而且旅游项目的主战场毕竟是尼拉国,桑将军有绝对的优势,否则金民胜和赵老私下达成协议,这么机密的事情,桑将军为什么能在第一时间就收到消息,不过是因为他的人脉关系遍布整个尼拉国。

至于秦豫依仗的蔬菜项目,那里面的人明面上是秦豫的人,可是背地里都是桑将军的人,必要的时候他绝对会给秦豫来一个釜底抽薪,让秦豫名声扫地,从而失去选举权。

!分隔线!

两年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这两年多,尼拉国的经济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蔬菜项目发展的越来越好,已经从之前的平江郡扩展到了五个郡,快速、直接、猛烈冲击了华国的蔬菜肉类市场。

谭骥炎紧随其后的出台了扶持农业项目的相关政策,将蔬菜肉类的价格提升上来了,保障了农民的利益,当然,随着菜价的上升,乌家也在背后开始各种放暗箭诋毁谭骥炎。

毕竟物价的提升也等于人民的购买能力在下降,可是在食品安全越来越不安全的今天,人们宁可多花一点钱,也愿意吃到绿色放心的蔬菜,而且某种程度上,食物的浪费也得到了遏制。

距离尼拉国的选举只有半个月的时间,尼拉国的气氛显得空前的紧张,整个高层都是人心惶惶。

“少将军,谭果真的要在今年九月份嫁给秦豫了?”穆千雪柔声的开口,一年前她已经和桑日晟结婚了,但是婚后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幸福美满。

也或许是因为得不到爱情,穆千雪就想得到更多的权利,所以她也从圣女的高台上走了下来,打着桑日晟夫人的名义活跃在尼拉国的政界,不断的收买人心,不断的扩展自己手里头的权利。

“是,消息已经证实了。”桑日晟冷漠的看着面前故作温柔的穆千雪,以前的她至少还有那份圣洁和空灵,如今的穆千雪在桑日晟眼中不过是一个积极名利和地位的女人,那份美丽也被算计和城府所取代,所以两人即使结婚了,却没有一点的夫妻感情,说到底不过是相敬如冰、各取所需。

“看来秦豫是想要做最后的一搏!”穆千雪声音冰冷了几分,一抹复杂之色从眼底一闪而过,对秦豫的暗恋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转为了求而不得的仇恨。

而自己婚姻生活的不幸福,穆千雪更加嫉妒如今的谭果,那个女人贵为谭家小公主,身份高人一等,而秦豫对谭果更是宠爱有加,尼拉国高层谁不知道秦豫对谭果的宠爱程度,那简直到了让人不可思议的地步。

除非是必要的官方应酬,否则秦豫绝对会准时回家做饭,只要能抽出时间,就一定会陪着谭果外出旅游,衣服首饰只要是最新款的,秦豫不差钱,绝对会都会买下来任由谭果来选,不喜欢的就压箱底。

原本这样的生活该是自己的!穆千雪微微愣神,但是很快就收回了思绪,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秦豫已经是桑家的敌人,就是她穆千雪的敌人。

这半个多月的变故在尼拉国堪称数百年来最大的一出戏,高氵朝迭起,先是李氏集团被举报发生了贪污事件,不少高层利用职务之便在旅游项目里侵吞大量财产,这也导致李氏集团的股票大幅度下跌。

然后李金珠联合金磊发起了商界的政变,李富因为车祸昏迷住院,目前一直在重症监护室里,而李开明这个养子却被爆料在外面和人合作开皮包公司,套取李氏集团的投资资金。

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李金珠成功的拿下了李氏集团的所属权,坐上了总裁的位置,商界的人都知道李富车祸之所以调查不出任何原因,看起来就是一场意外,但实际上肯定是秦豫指挥龙虎豹的手下暗中操控的。

可惜警卫所这边查不到任何的证据,桑将军即使派出了自己的精锐部下,却也查不到蛛丝马迹,至于舆论上的指控,秦豫如今已经代替了李昌基成为了经济部的一把手,桑桑军掌控着一半的舆论力量,秦豫掌握着另一边,所以这件事最终不了了之,李氏易主。

当然桑将军的反扑也随即而来,先是一些人开始攻讦秦豫的部下,从卢东峻开始,到其他秦豫的心腹都成了被攻讦的对象,有些甚至被上面停止调查,一时之间,尼拉国是风声鹤唳。

紧随其后的是,桑将军打算在蔬菜项目上狠狠的将死秦豫,为此他宁可暴露之前所有安插在蔬菜项目里的人,也要将秦豫打败。

“父亲,已经都安排好了,华国那边有乌少出面,一旦这些绿色无污染的蔬菜被爆料是依靠农药和激素长成的,所有的检测也都是弄虚作假,秦豫的名声就完全毁了。”桑日晟缓缓开口,神色是莫名的紧张和不安,这是桑家和秦豫之间决定胜负的一战。

蔬菜项目明面上是在秦豫的操控之下,但是秦豫之前安排的那些人都是穆千雪事先收买过来的人,而且为了谨慎起见,这两年多,不管是穆千雪还是桑将军都没有联系过这些人一次,目的就是为了麻痹秦豫,从而来一个釜底抽薪。

喷洒农药的画面,大量使用激素的场面,包括一些农药和激素进货的单子,下面负责人的签名,还有质监部门那些弄虚作假的质量检测,甚至还有一些人收受贿赂的画面,这些证据一旦曝光出来,桑日晟知道秦豫肯定会毁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当大量的负面报道开始在华国和尼拉国的网络上流传开来时,绿色蔬菜一点不绿色不健康的消息就如同长了翅膀一样,大量的证据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甚至包括一些记者去尼拉国蔬菜基地的暗中调查。

甚至还有一些人为了举报秦豫,但是私底下都被秦豫给迫害了,有些人被关押了,有些人被龙虎豹给秘密处死了,真真假假的消息几乎让人眼花缭乱。

秦豫在尼拉国的名声有损,而蔬菜项目是谭家主导的,这对谭家甚至也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尤其是乌家不顾一切的推动事态的发展。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三天之后,事情来了巨大的反转,桑日晟陷害秦豫的种种证据也跟着曝光了,视频和录音证据都是齐全,之前那些陷害秦豫的证据都是假的……

“这不可能!”桑日晟脸色煞白的跌坐在沙发上,呆愣的看着汇报情况的秘书,整个人都处于震惊之中,为什么会这样?

一旁桑将军脸色阴沉的骇人,目光里几乎喷出火来,“秦豫!”

到了此时此刻,桑将军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以为那些被自己收买过来的人,其实根本都还是秦豫的人,这不过是秦豫的计中计而已!但是桑将军却中计了,虽然如今被牵扯进来的人是桑日晟,可这是他的儿子!

“那个贱人!”桑日晟猛地站起身来,风一般的冲出了桑将军的办公室。

半个小时之后,汽车飞驰的回到了桑家别墅,因为速度太快,刹车不及之下,汽车车头直接撞到了抬价上,桑日晟阴冷着表情快速的打开车门下了车。

“老公,你这是怎么了?”听到外面巨大的撞击声,穆千雪疑惑的走了出来,她第一次看到桑日晟的脸色如此的阴狠可怕。

“贱人!”怒吼着,桑日晟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穆千雪的脸上人,不解气之下,一脚将人狠狠的踢倒在地,对着摔在地上的穆千雪愤怒的嘶吼着,“为了秦豫,你竟然如此牺牲,现在你高兴了吧?你果真骗到我了,但是穆千雪,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穆千雪被打的蒙住了,她根本不明白桑日晟在说什么,她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医生说要静养,所以穆千雪一直留在家里头,而且为了减少辐射,她也不再用手机和电脑,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的情况。

当桑将军回到家时,医生刚刚离开,穆千雪流产了,此刻还躺在床上昏迷着,桑日晟脸色依旧阴冷的骇人,更多的还是一种颓败和无力。

“算了,我们还没有失败。”桑将军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虽然日晟被牵扯进来了,但是桑将军已经打算舍弃这个继承人,只要日晟将所有的罪责一个人抗下,那么自己竞选的成功性也远远高过秦豫。

其实桑将军和桑日晟都明白,不是穆千雪帮着秦豫,她只是也被秦豫给算计了,当初秦夫人被送过国外疗养,她将手底下最后的一批人交给了秦豫,穆千雪以为自己抓住了这些人的把柄,成功的将他们收服了,其实从一开始这就是秦豫的一个局,如今让桑家的大好局面功亏一篑。

如果说桑日晟是最倒霉的,他已经被撤销一切职务,因为桑将军的关系,他虽然没有被正式抓捕,却也被关押起来,不过为了桑家,桑日晟知道自己必须背负一切的罪名,这样桑家才有翻盘的可能,只有桑将军上位了,桑日晟才能洗清身上的罪名,然后东山再起。

而远在华国帝京,乌家的气氛也显得紧绷,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这样的反转,或许说乌家也没有想到桑将军竟然斗不过根基浅薄的秦豫,从而牵累了乌家,之前乌家那样泼谭骥炎的脏水,如今也到了乌家自食其果的时候了。

尼拉国的选举在六月炽热的阳光下结束了,桑将军这个从未真正尝到过失败的男人,此刻脸色阴郁的跌坐在椅子上,而此刻所有人都在祝贺成功上位的赵老。

“秦豫将所有人都骗过去了。”桑将军缓缓的开口,声音嘶哑,他的一切都在针对秦豫,最后秦豫的名声的确有损,但是桑将军也将桑日晟这个儿子给赔进去了,可是桑将军根本没有想到秦豫、金王室、赵老三人合作,但是真正推上位的人却是赵老,桑将军从一开始的目标就错了。

谭果并没有理会尼拉国的风云变幻,她是一个很懒的人,所以这些烦心事让秦豫这个大男人去处理就好了,当然,此刻谭果表情也很是无赖。

“秦墨,你到底要不要去幼稚园?”谭果还真不知道小胖墩竟然还遗传了自己逃学的本事。

已经四岁的小胖墩此刻抬起头,那一张酷酷的小脸遗传了秦豫和谭果的优点,虽然五官更像秦豫,但是那大大的眼睛,白嫩嫩的肌肤绝对是遗传谭果。

“幼稚园报名要求带户口本,我是麻麻你未婚生下的孩子,所以不能上户口,也不能去幼稚园。”小胖墩条理分明的说完之后,低头继续拼着手里头的太阳能战车,不时看一眼图纸,表情要对认真就有多认真。

至于上幼稚园什么的,别以为大魔王的计谋自己不知道,将自己送去幼稚园了,他就可以整天霸占着麻麻,办公室的休息间里还新买了那么大一张床,小胖墩不屑的哼了哼。

“好吧,等秦豫晚上回来你和他去说。”谭果已经放弃和小胖墩讨论上学的问题了,因为这个熊孩子绝对和秦豫一样固执。

片刻之后,谭果忽然开口:“那你就十月去幼稚园吧,反正我那个时候结婚!”

小胖墩安装车轮的手顿了一下,然后如同没听到一般继续手头的工作,早在一个星期之前,他已经将麻麻的身份证和户口簿都给偷走了,所以想结婚,大魔王就等着吧……

这一天是劳累的一天,即使早已经部署好了一切,但是没有到尘埃落地的那一刻,秦豫也无法真正的放松下来,好在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华灯初上,远远的透过客厅的窗户看着屋子里的谭果和小胖墩时,一身的疲劳就消失殆尽了,秦豫原本冷傲的峻脸也柔软下来,现在赵老已经上台了,到下一次选举还有四年的时间,这四年自己可以好好陪着谭果。

当然了,一想到九月的婚礼,秦豫冷漠的凤眸里也染上了幸福的暖色,大步向着屋子走了过去……

------题外话------

全文差不多结束了,后面或许还有一两个小番外,么么哒,谢谢亲爱的们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