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穆千雪:机关算尽(一)/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穆千雪在很小的时候她就相信有一天自己会成为这个国家的第一夫人,她将是所有女孩羡慕嫉妒的对象,她的孩子将会成为这个国家未来的总统阁下。

可是当桑日晟因为种种罪名被桑将军放弃而不得不入狱的时候,穆千雪的希望一点一点的破坏,这个国度的第一夫人不会是一个罪犯的妻子。

通过层层的关卡终于得到了首肯,脸色煞白的穆千雪看起来异常的疲惫,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穆千雪看起来像是瘦了二十多斤,整个人似乎风一吹就能倒,没有了过去的优雅圣洁,如今的穆千雪透露出一股病态的虚弱。

屋子里密不透风,没有窗户,只有天花板上的灯散发出苍白的光亮,墙壁都是特殊的弹性材料,应该是防止被关押的人会自杀。

听到开门声,桑日晟放下手中翻阅的书籍,缓缓的抬头看着进来的穆千雪,冷寂的目光里失去了一个野心家该有的欲望和野心,只有一股死水般的平淡和沉寂。

“你打算怎么做?”穆千雪缓缓的开口,之前的流产让她的身体差了很多,再加上桑将军的败北,穆千雪自己在外面的投资也受到了巨大的波动,这一个月让穆千雪几乎焦头烂额。

看着无动于衷的桑日晟,穆千雪忍不住的尖叫起来,“你难道就这样认命吗?”

在商界,失败了还可以卷土重来、东山再起!但是在政坛上,一旦失败了,那就是永远都无法洗刷的污点,再也不可能爬起来了。

“你如果想要离婚,我可以签字,即使失去了桑家的庇护,你依旧是宗教圣女,你自己有钱也有人。”桑日晟平淡的开口,他不是输不起的人,即使再怎么不愿意,可是输就输了,桑日晟被软禁关押的这段时间里,他已经渐渐的看开了也看透了。

“桑日晟,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这样认输!”穆千雪愤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冷僧入定一般的桑日晟,他如果认命了,那自己该怎么办?难道永远就只有一个虚名,永远都被谭果那个贱人压着,永远都没有出头之日!

自嘲的笑了笑,桑日晟目光再次看向桌子上的原版书籍,沉默片刻之后缓缓道:“你也是个聪明的女人,你也该认清形势,到了现在的地步,我已经输了。”

“不,还没有到这种地步!”穆千雪突然冲上前来,从背后一把抱住了坐在椅子上的桑日晟,穆千雪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狠辣恶毒之色,“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父亲指使你做的,只要你愿意给自己洗清罪名,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平安的出去!”

穆千雪知道即使桑将军现阶段是输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桑将军指使输了一局而已,日后甚至还可能东山再起,毕竟尼拉国的兵权依旧牢牢的掌控在桑将军手里头。

如果赵老和秦豫那边不是有谭家当靠山,如果不是卫威率领的西5军虎视眈眈的环伺在侧,桑将军说不定都会在尼拉国直接发动武力政变。

可是穆千雪更加明白桑将军还有机会,但是被放弃的桑日晟已经彻底输了,她想要将洗清桑日晟身上的罪名,那只能和赵老和秦豫合作,只要桑日晟配合,穆千雪相信秦豫一定会选择扳倒桑将军而放过桑日晟。

这才是最好的办法!桑日晟还年轻,而且桑将军如果倒了,那么桑家的兵权就属于桑日晟了,这样一来日后桑日晟才有翻盘的机会,穆千雪也才有机会。

趴在背后的柔软身躯却像是蠕虫一般让桑日晟感觉到恶心,他平静的表情冷漠了下来,一字一字冰冷的开口:“你让我和秦豫合作来对付父亲?”

“这是我们唯一的办法了,少将军,你难道想要一辈子被这样关押着吗?而且现在父亲还能震慑住秦豫和赵老,但是等到日后,一旦父亲的势力被削弱了,首当其冲会被处死的人一定是你。”穆千雪急切的解释着,声音因为担忧而带着哽咽,她相信在生死面前,没有人会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即使面对的敌人是自己的父亲。

“你不用说了,我是不会同意指控父亲的!”桑日晟嫌恶的将趴在身上的穆千雪给推开,重新打开书籍慢慢的看了起来,不管穆千雪再如何软言软语的劝说,或者是大发雷霆的愤怒,桑日晟都不再开口说一个字。

一个小时之后。

离开了关押桑日晟的秘密场所,穆千雪表情阴冷的骇人,“桑日晟这个没用的男人,这么早竟然就认输了,自己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这样一个窝囊废!”

可是不管穆千雪再如何愤怒,她也无可奈何。

桑家现如今也是乌云密布,桑将军已经连续好几天都没有回来了,选举的失败让桑将军措手不及,好在所有的罪名都被桑日晟这个儿子给顶下来了,桑将军目前要做的就是尽快稳住自己手中的兵权。

而桑家唯独桑达瓦这个纨绔心情很好,一开始出事的时候,桑达瓦也是惊恐不安的,但是随着那些狐朋狗友的劝说,桑达瓦终于转过弯来了,即使桑将军无法上台,尼拉国的兵权也没有失去,这样一来桑家至多和之前一样。

而最重要的是没有了桑日晟这个大哥,桑达瓦就成了桑家唯一的继承人了,这让从没有想过这一点的桑达瓦不由的激动起来,没有一个男人不渴望权力和地位,只是以前桑日晟这个大哥太优秀,桑达瓦生不出任何的心思来,但是现在却完全不同了。

“嫂子,你去看我哥回来了?”这边桑达瓦刚进门就看到穆千雪眉目含愁的坐在沙发上失神,那瘦削的肩膀,那弧度完美的腰线,桑达瓦的眼神不由淫邪的变了变,但是想到穆千雪的身份,桑达瓦还是收敛了眼中的异色。

“嗯,刚回来没多久。”像是被惊吓到了一般,穆千雪声音哽咽着,快速的抬手擦去了眼角的泪珠子,牵强的对着桑达瓦温柔的笑了笑,“你哥状态还好,虽然被关押了没有自由,不过气色看起来还不错。”

“我哥没事就好,嫂子你也不用担心。”或许是一贯胡闹惯了,也或许是此刻的穆千雪娇弱的如同一朵需要呵护的小花,桑达瓦犹豫了几下,手终于搭上了穆千雪的肩膀。

像是没有察觉到桑达瓦的动作,穆千雪强颜欢笑着,随后又低下头似乎在暗自伤神,任由桑达瓦揽着自己的肩膀。

骆明毅身为华国骆家第三代的继承人,骆明毅行事一贯稳重,此刻,骆明毅眉头微微皱着,直到走到了书房门前,这才收敛了脸上的异色敲响了书房的门。

“爷爷,爸,二叔,明栩。”和书房里的骆家人打了招呼之后,骆明毅这才缓缓将尼拉国目前的局势说了一遍,“目前日晟表弟暂时被羁押起来了,还没有正式审讯。”

骆老爷子叹息一声,这段时间因为担心桑日晟这个外孙,骆老爷子像是苍老了好几岁,精神差了不少,“当初我就劝过日晟,只可惜……”

余下的话骆老爷子没有再说,当谭家正式选择站到了秦豫这边的时候,骆老爷子就和桑将军这个女婿通过电话,希望他可以放弃和秦豫为敌,但是桑将军并没有听从骆老爷子的话。

后来确定桑将军是铁了心的要争那个位置,骆老爷子只希望可以将桑日晟这个外孙给说服,但是骆老爷子也知道成功的希望几乎是渺茫的。

这两年多的时间,乌家也曾经找过骆老爷子,想要收拢骆家,毕竟如果桑将军成功上台了,骆家的地位也会跟着提升,但是骆老爷子明确的拒绝了乌家的示好,坚定的站在谭家这边,只是对尼拉国的局势变化,骆家选择了置身事外。

“不管如何,日晟终究是我们骆家的外甥,他身上流着妹妹的血。”骆老二脾气最冲,他当初也怨恨过桑将军,既然谭家选择了支持秦豫,那么桑将军就没有任何胜利的可能性,偏偏这个妹婿执迷不悟,如今出事了,却选择将自己的儿子推出去顶罪。

骆老大看了一眼父亲,又看了一眼脾气暴躁的弟弟,此时斟酌的开口:“我明天有个会议,如果找到机会的话,我会探探谭家的口风,明毅,你把手头的工作交待一下,如果谭家愿意高抬贵手,估计你需要亲自去一趟尼拉国。”

谭骥炎如果不追究桑日晟,那么一切都好说,不过毕竟涉及到了尼拉国,所以还需要骆明毅亲自过去和秦豫商谈,骆家自然希望尽一切可能将桑日晟这个外孙给保下来,不求他大富大贵,至少能求个平安。

一个星期之后。

得知父亲彻底放弃自己之后,桑日晟心里头微微一痛,不过脸色又归为了平静,虽然早就预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了,但是身为孩子,对父亲总抱有一丝的希望,只可惜事实却是残酷的冰冷的。

“桑先生,你真的要?”一旁的工作人员有些同情的看着桑日晟,被桑将军放弃也就罢了,他现在竟然选择了离婚,这样一来,这个曾经意气风范、前途似锦的年轻人真的一无所有了。

将名字签署在离婚协议书上,桑日晟不在意的搁下钢笔,“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工作人员连忙的开口,看了一眼桑日晟就将离婚协议书收了起来,事世果真变化莫测,从人生赢家到人生输家不过短短数月的时间。

穆千雪收到工作人员送过来的离婚协议书时,她是真的有些愣住了,她只以为桑日晟是随口说说而已,毕竟他已经是阶下囚的命运了,如果再失去自己这个妻子,桑日晟更将一无所有。

“夫人,桑先生只是不想连累你。”看着穆千雪失神的模样,工作人员忍不住的开口劝说了两句,如果不是因为深爱,桑先生怎么可能会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婚。

“抱歉,我……我只是没有想到他会……”回过神来的穆千雪连声道歉着,眼角一下子红了起来,悲痛的一把捂住嘴巴,似乎承受不住这样巨大的打击。

五分钟之后,送走了工作人员,穆千雪原本柔弱悲伤的表情瞬间转为了愤怒,砰的一声将桌子上的茶具和果盘都挥到了地上,噼里啪啦的破碎声依旧无法消除穆千雪心头的愤怒和暴躁。

“桑日晟!”穆千雪表情狰狞的扭曲着,他真够狠的,这是想要逼死自己吗?

也许在外人看来桑日晟离婚是为了放穆千雪自由,是为了不连累她,但是穆千雪知道桑日晟根本没这么好心,他不过是逼迫自己离开桑家,让自己无法再享受桑家的庇护!

虽然桑将军目前是处于劣势,但是他毕竟手握着尼拉国的兵权,穆千雪只要还是桑日晟的妻子,那么不管是桑家还是外面,都要给她几分薄面,但是现在一离婚,穆千雪就得不到任何的庇护,甚至会被人认为是狠心薄情的女人,丈夫出事了立刻就选择离婚。

就在此时,穆千雪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穆千雪微微一怔,随即快速的收敛了所有负面的情绪,声音略显得疲惫,“明毅表哥?”

“千雪,是我。”骆明毅已经到达了尼拉国首府,但是在拜访秦豫和谭果之前,骆明毅想亲自见一下穆千雪,毕竟整个桑家,如果真的还有谁为了桑日晟担心的话,那绝对不是野心勃勃的桑将军,也不是拥有了继承权的桑达瓦。

桑日晟结婚的时候骆明毅和骆家人也来了尼拉国参加婚礼,后来他们夫妻俩也回了华国拜访骆老爷子,骆明毅对穆千雪的印象很好,因此飞机抵达了尼拉国首府之后,他会第一个选择联系穆千雪来了解更加详细具体的情况。

一个小时之后,五星级酒店套房。

当看到门外一身白衣,身体消瘦的穆千雪,骆明毅也忍不住的叹息一声,侧身让人进门,“千雪,你也要保重身体。”

“明毅表哥。”穆千雪强撑起笑容,只是那疲倦的面容让她看起来更加的惹人心疼。

穆千雪了解的情况的确更详细,骆明毅听完她的讲述之后,又问了穆千雪一些问题,沉默了片刻后这才缓缓开口:“你是说日晟打算一个人承担下所有的罪名?”

“是,日晟他孝顺,更何况他也说了自己已经折进来了,总不能再将父亲牵扯进来,这样桑家就真的完了。”穆千雪点了点头,似乎不忍心桑日晟就这样被关押,但是又不想连累了桑将军,所以整个人处于矛盾和无奈之中,最终只能红着眼眶无助的看向面前的骆明毅。

骆明毅也很纠结,但凡桑将军这个姑父愿意承担一点罪名,放弃一些权力和利益,那么骆明毅就能将桑日晟捞出来。

但是目前的状况却是桑将军为了日后可以东山再起,所以将所有的罪名都推到了桑日晟身上,尤其是他上个星期的答记者问,更是将一个父亲痛心疾首的一面演的淋漓尽致。

身为父亲,桑将军认为自己没有管教好孩子,让桑日晟犯下了种种罪行,这是他身为父亲的失责,所以他会坚决拥护法律的公平公正,不管法庭如何审判,他都会支持。

不得不说桑将军的演说很成功,博得了不少民众的同情和支持,毕竟桑日晟犯的错不能归结到桑将军身上。

“我会去见一见谭小姐。”骆明毅沉声开口,桑家的情况他已经了解清楚了,还需要看看秦豫这边的决定,但是如果桑日晟一点情报都吐露出来,骆明毅也明白想要将他捞出来不会那么容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