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穆千雪:机关算尽(二)/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骆明毅的到来谭果和秦豫并不奇怪,不管如何桑日晟毕竟也是骆家的外孙,身上流着一半骆家的血液,更何况骆家一直坚定的站在谭家这一边。

“秦部长,谭小姐。”骆明毅仔细打量了一眼面前两人。

谭果看起来并没有世家名媛的那种骄纵和跋扈气息,她穿着家居服,脸上带着浅笑,清澈的眉眼里一片纯净和透彻,不染半点尘埃,干净的让骆明毅都怀疑这些年谭家难道是将她养在城堡里,否则怎么会有这样干净的一双眼。

相对于谭果的随和,站在她身边的秦豫气势却极强,冰冷的凤眸,峻冷的脸庞上透露出疏离漠然的气息,一看就是不易亲近的性格。

“骆少,请坐。”邀请骆明毅进门后,秦豫看向一旁的谭果,“半个小时后我和你去接秦墨。”

对于不愿意上学的小胖墩,秦豫二话不说的将人塞到了后座的儿童座椅上,然后汽车直奔幼稚园而去,对付熊孩子根本不需要讲理,武力镇压最方便快捷。

“我先过去吧。”谭果微微有点的担心,虽然现在才下午两点,但是一想到小胖墩竟然从早上哭到下午,中午饭都没吃,谭果还是打算先过去将人接回来。

“他故意的!”一看谭果那不舍的表情,秦豫黑眸里寒光闪烁,小胖墩那点伎俩说白了就是苦肉计,只要谭果能狠下心来,小胖墩绝对不会再故技重施,偏偏谭果心软了。

谭果无语的看着一脸寒霜的秦豫,没好气的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她难道不知道那熊孩子是故意的,但是即使知道,谭果也还是会担心那。

“行了,你去招待客人,我先走了。”将秦豫往屋子里推了进去,谭果大步出了门,这父子两人上辈子绝对有仇,所以这辈子才会天天黑着脸面对彼此,夹在中间的谭果都有些无奈了。

果真就不该要熊孩子!明显感觉到小胖墩才是谭果心里头最重要的那一个,秦豫周身的气势显得更加冰冷骇人,此刻大步向着坐在沙发上的骆明毅走了过去。

传言不是说这夫妻两人无比恩爱吗?为什么现在秦豫的脸色看起来就更是刚刚见到了生死仇敌一般,脸黑的都可以刮下一层锅灰了,“秦部长,关于桑日晟的事情,不知道……”

“如果骆家愿意,或者桑日晟同意,我可以让他去华国生活。”秦豫沉声开口,桑日晟如今已经被桑将军放弃了,等于是一颗废棋,不管是谭骥炎还是秦豫都愿意给骆家一个面子。

“多谢。”骆明毅眼中一喜,虽然去了华国就代表桑日晟已经失去了在尼拉国的一切,但至少能保住这一条命,当一个衣食无忧的普通人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不过从桑家继承人的位置突然变成必须隐姓埋名生活的普通人,这样巨大的落差,骆明毅也不清楚桑日晟能不能接受。

“先去见一见桑日晟,其他的事再说。”秦豫雷厉风行的站起身来,明显一副赶时间的急切模样。

骆明毅愣了一下,倒是没有想到秦豫行事如此干脆利落,一点都不拖泥带水,不过他也急着去见桑日晟,自然跟着起身。

半个小时之后。

即使是秦豫亲自前来,他和骆明毅也是通过了层层的检查,“秦部长,这边走,桑先生这个时间段应该在看书。”

更确切的来说从被关押之后,桑日晟并没有提出其他要求,他唯一的要求或许就是阅读,所以在请示了上面之后,工作人员搬来了许多书籍,而每天除了吃饭睡觉,桑日晟基本都在阅读,似乎外面的风风雨雨根本影响不到他分毫。

听到开门声,背对着门看书的桑日晟有些诧异,到了如今,已经很少有人会来这里看他了,将手中的书合上了,桑日晟回头一看,微微一愣之后眼中倒是染上了几分喜色,“表哥。”

经历了这一次的波折,连亲生父亲都选择放弃自己了,桑日晟没有想到骆明毅会来尼拉国,而且还是还和秦豫一起过来,桑日晟平静的眼中生出感激,多少已经猜到骆明毅来的原因了。

“瘦了一点。”骆明毅大步上前,安抚的一笑,用力的拍了拍骆明毅的肩膀,至少精神还不错,这么说来日晟很有可能愿意和自己回华国。

用了五分钟的时间,骆明毅对着桑日晟说出了自己的来意,“我这边已经和秦部长说好了,你只要放弃尼拉国的一切,就能和我回华国了。”

之前穆千雪也来劝过桑日晟,想将他救出去,但是代价却是让桑日晟和秦豫合作,将罪名推到桑将军头上。

但是此刻骆明毅并没有提出什么额外的条件,这说明秦豫并不需要自己反水,而且桑日晟也明白比起华国谭家,骆家真的微不足道,所以秦豫真的如此大度的放过自己了?

“我只有一个条件。”安静里,秦豫忽然开口,目光看向骆明毅和桑日晟,“私底下的操作只能是桑家动手。”

秦豫的意思很明确,从明面上而言桑日晟必须得接受法律的制裁,他想要去华国,那只能是暗箱操作,让外界以为桑日晟还在服刑,而这些都需要桑将军亲自动手安排。

当然,倒不是秦豫想要趁机拿捏桑将军违法犯罪的证据,他只不过不想让桑将军拿捏到自己违法的证据,毕竟桑将军连桑日晟这个儿子都能放弃,如果秦豫暗中操作将桑日晟放走了,桑将军说不定会借此对付秦豫。

“这是当然。”骆明毅抢先一步回答,秦豫的这个要求合情合理,他能做到置之不理就已经是天大的人情了,其他的事肯定需要桑将军来完成,相信身为父亲,他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儿子去死。

看着神色明显轻松的骆明毅,秦豫嘲讽的勾起嘴角,桑将军真的愿意吗?

一旁桑日晟眼神也晦暗的沉了沉,因为他也无法确定父亲会不会为了自己冒险一次,他已经被放弃一次了,说不定第二次也是同样的结果。

当天晚上,桑将军已经得知了骆明毅的到来,他也清楚骆家的目的是为了救桑日晟,但是桑将军多少有些的不安。

“爸,哥他会不会和秦豫合作?”桑达瓦焦躁不安的在书房里来回走动着,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变化。

如果大哥为了自由真的反咬父亲一口,再有秦豫在暗中推波助澜,一旦父亲垮台了,大哥平安出来了,大哥肯定会接手桑家的一切,那自己怎么办?又成为那个一无所有的纨绔子弟?可是已经尝过权利的滋味了,桑达瓦怎么愿意放手!

“冷静一点,你大哥不是这种人!”桑将军声音严厉的怒斥了一声,如果日晟真的要反口,那他就不会独自承担下一切的罪名。

但是即使很相信,但是桑将军依旧不敢赌那唯一的可能性,因为他已经输不起了!想到这里,桑将军眼神狠辣了几分,希望这个儿子不要让他失望,否则他真的要大义灭亲了。

“是。”被骂的桑达瓦低着头,可是眼神却诡谲的闪烁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如果前面是死路一条,大哥真的能慷慨赴死吗?

大哥之前没有反口,谁知道他能一直坚持不反口呢?如果大哥动摇了呢,如果大哥畏惧了呢,桑达瓦不想赌!

从书房离开之后,桑达瓦看到走廊尽头卧房里的灯还亮着,不由快步的走了过去,卧房里,穆千雪正在收拾行李,“嫂子,你要走?”

听到背后的声音,穆千雪被吓了一跳,将手中的衣服放在了床上,回过头苦涩的笑了笑,“虽然我没有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但是你大哥已经要离婚了,我也不方便继续住在这里。”

桑达瓦最近对穆千雪生出了几分不该有的心思,如果说以前他是无比崇拜和敬畏桑日晟这个大哥,但是神话被打破之后,桑达瓦发现桑日晟也就是个普通人,不对,甚至比普通人还不如,因为他现在已经是阶下囚了,即使侥幸不被判处死刑,他也会在监狱里待很久。

如此一来,这么漂亮温柔的嫂子,自己身为弟弟也可以代为照顾,想到这里,桑日晟眸光淫邪了几分,一把抓住穆千雪的手,“千雪,现在桑家由我做主,你就住下来,我倒要看看谁敢对你不恭敬!”

“达瓦,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住在这里名不正言不顺的,而且我也要为你的名声着想。”穆千雪感激一笑,但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将手从桑达瓦的手中抽了出来,“我虽然搬出去了,但是你也可以经常来看我这个嫂子啊。”

桑达瓦原本还想要劝说的话也就咽了回去,是啊,如果继续留在家里,虽然佣人不敢嚼舌根,但是桑家毕竟还是桑将军做主,桑达瓦还真不敢乱来,如果到了外面,那还不是自己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

“那好,嫂子,你今晚上就收拾行李,明天我亲自送你过去。”桑达瓦心情极好的开口,因为时间太晚了,所以在穆千雪这里待了半个多小时,占够了便宜,这才回去睡觉了。

等着桑达瓦离开之后,穆千雪眼神阴冷了下来,一个没出息的纨绔而已,也敢占自己的便宜!如果不是为了依靠桑家的力量来震慑那些人,穆千雪又怎么会和桑达瓦勾勾缠缠,想到这里,穆千雪对秦豫和谭果的恨意又更深了几分。

桑将军并不想亲自出面将桑日晟这个儿子捞出来,这属于暗箱操作,自己一旦做了,那势必会留下痕迹,日后若是秦豫抓着这一点来攻讦自己,局面会对自己很不利。

可是在骆明毅的施压之下,桑将军又不能拒绝,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施救,那么还有谁敢跟着桑将军打江山,一个泯灭了亲情人性的上位者,是不可能有手下追随效忠的。

“我让出第七师的控制权。”最终,桑将军还是选择了救下桑日晟,但是却也开出了条件,交出他管辖的第七师,而这个所谓的暗箱操作将由桑将军、赵老和秦豫三人共同完成,而且当场抹除所有的痕迹。

“我同意。”已经取代了金民胜的位置,如今的赵老身上多了一抹杀伐果决的威严和锐利,桑将军之所以是一个强敌,就是因为他握有尼拉国的兵权。

一个月之后。

“桑日晟”经过内部审判,被判刑二十年,关押在秘密场所,而真正的桑日晟已经改名换姓,跟着骆明毅搭上了飞机离开了尼拉国,从此之后,他失去了权利和地位,但是却换得了自由和安宁。

戴着墨镜,站在机场外,穆千雪仰头看着飞机掠过湛蓝的天空,最终消失在了天际,此刻,穆千雪已经恢复了自由之身,只可惜这一切并不是她想要的,曾经她以为嫁给桑日晟,日后她将会成为尼拉国的第一夫人,可惜失败来的太快……

虽然失去了桑日晟妻子的地位,但是因为桑达瓦的维护,桑将军也需要宗教势力的支持,穆千雪在尼拉国依旧是风生水起,据说她的生意已经做到了国外,和不少国外的政要和富商有了暧昧关系。

四年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穆千雪此刻坐在飞机上,随着飞机的降落,看着越来越接近的地面,衣着华贵的穆千雪眼中却是一片荒芜。

四年在商界的打拼,穆千雪已经不知道自己的入幕之宾有多少,她依靠着美色和手腕游走在众多男人的身边,她国外的账户里已经有了很多人几辈子都赚不到的财富。

半个小时之后,“夫人,暗中有人在跟踪我们。”随行的保镖快速的开口,一手轻佻的在穆千雪的腰上摸了一把。

“是杰克森的人?”穆千雪脸色异常的难看,她从没有想到自己会招惹那样一个疯子,原以为好聚好散,谁知道杰克森就是一个变态,而且还是一个强大、精明、疯狂的变态!

穆千雪一直认为自己很聪明,她可以将男人玩弄在鼓掌之间,唯一的败北就是在秦豫身上,但是一想到疯狂嗜血的杰克森,穆千雪恨不能让时间倒转回去,她绝对不会插手中东的石油生意。

“有可能是。”保镖的手色情的在穆千雪的腰上抚摸着,他并不担心穆千雪会愤怒,因为她招惹了一个可怕的疯子,而她的生命安全只有自己能保障,所以这个聪明的女人会知道如何选择。

“先甩开后面盯梢的人!”虽然很反感保镖对自己的猥亵,但是穆千雪没有办法反抗,因为这个男人曾经是国际上有名的雇佣兵,他强大的身手,对危险的敏锐和警觉,好几次都救了穆千雪的性命。

更何况这一次招惹到一个可怕的变态,穆千雪就更加需要保镖的保护,为此即使被占了便宜,她也不会说什么,在生命面前,什么都是可以放弃的。

就在此时,一道清脆的笑声软糯糯的响了起来,熟悉的声音,让穆千雪忍不住的回头看了过去,首府机场熙攘的人群里,穆千雪一眼就认出了秦豫。

时隔四年,秦豫像是没有任何的改变,伟岸的身影,笔挺的黑色西装,峻冷的眉宇依旧带着冷漠的寒气,似乎拿面前的女人没有办法,秦豫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看起来很是无奈。

“秦豫,我真的没事,就有点晕机而已,放心吧,你小儿子乖乖在我肚子里。”谭果大咧咧的笑着,看着秦豫眉头皱的更深了,不由踮起脚凑到他耳边低声开口:“你那点避孕措施都已经被我识破,你上一次买的套套,是我让于队特意放到货架上的,咳咳,都是被针扎过的。”

如果在家里头扎,秦豫肯定会发现谭果动过这些TT,所以谭果干脆从源头上着手,秦豫买回来的没开封的TT,其实都已经被做了手脚,所以除了小胖墩之外,秦豫即将在八个月之后迎来第二个熊孩子。

“回去!”从牙缝里挤出话来,秦豫一把揽过谭果的肩膀,看似无比粗暴的动作,其实力度却很轻微。

伴随着谭果愉快的笑声,两人渐渐的远离了,暗中保护谭果和秦豫的人也跟着离开了。

“别看了,那都是高手,随便出来一个,我只怕都应付不了。”保镖低声对着穆千雪说了一句,他早就敏锐的察觉到那一男一女非同一般,暗中至少有八个随扈保护在侧,而且都是真正的高手。

穆千雪眼神阴冷的骇人,四年了,谭果一点都没有变化,笑容依旧明亮而璀璨,那种幸福的笑容,还有秦豫无比宠溺的眼神,都让穆千雪嫉妒的发狂,甚至比四年前更家的嫉妒!

------题外话------

估计下一本还是会开现代文,应该写谭亦的,不过大家也知道现在和谐很严重,很多高干因素是不准写的,大家多多包涵那,么么哒……会尽快开新文的,大家表着急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