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穆千雪:机关算计(四)/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穆千雪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来见谭果,甚至以这样低三下四的姿态,一个失败者的姿态,将自己的最卑微的一面呈现在谭果面前。

咖啡已经凉了,穆千雪喝了一口,苦涩的滋味从口腔蔓延到了心底,其实她很明白为了活命,自己根本不在乎什么尊严什么脸面。

这些年在国外的生活,她如同跳进了大染缸里,过去的矜持也好,高傲也好,都已经消失了,只余下为了生存的不择手段,为了获得权力而游走在众多男人中间,牺牲美色陪他们上床,获得自己想要的一切。

“快走吧,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就在此时,保镖快速的走进了咖啡厅,凛冽的目光有些不安的看了一眼玻璃橱窗外。

即使到了尼拉国,杰克森也没有放弃对穆千雪的追踪,而且这两天暗中盯梢的人似乎变多了,这让保镖立刻警觉起来。

“怎么可能?这里是尼拉国,杰克森敢这么张狂?”穆千雪微微一怔,看了一眼玻璃窗户外的车流,穆千雪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妥,但是她也知道身边的保镖不会无的放矢。

“先离开再说。”保镖强行的拉起穆千雪。

两个小时之后,重新换了一处秘密的住所,保镖安排手下守在了街道上,确定没有任何疏漏之后,这才快步回了这一出隐蔽的农家小院。

客厅里,穆千雪拿着手机,脸色有点的阴沉,“桑达瓦将我的手机拉黑了。”

惹上了杰克森这个变态之后,穆千雪就想到回尼拉国,一来尼拉国是她的大本营,穆千雪在这里还有不少的人脉关系,二来是尼拉国虽然经济发展了,但是还是比较保守,杰克森这个外国人不敢在这里胡作非为。

所以回国之后,穆千雪立刻联络上了桑达瓦,也和他发生了关系,目的不过是想要寻求桑达瓦的庇护,这样一来,时间久了,杰克森对她的兴趣说不定也就消失了。

“这里暂时很安全,我会联络国外的人去查一下情况。”保镖拍了拍穆千雪的肩膀,对于这个雇主,他还是有几分性趣的,更何况这也是他的任务。

两天之后。

收到国外传来的消息,保镖脸色显得格外的阴沉,狠狠的抽了一口烟,保镖看着外面浓稠的夜色,“尼拉国是不能停留了,太危险了。”

穆千雪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抽着烟,此刻穆千雪嘲讽的笑了起来,“果真是人不可貌相,没想到桑达瓦竟然拿我来当做交易的筹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穆千雪狼狈的逃到尼拉国之后,杰克森的确派了手下跟踪过来了,但是毕竟是在异国他乡,杰克森也不敢乱来,他势力再强,那也是黑道生意,也不可能和具有武装力量的桑家正面开火。

谁知道桑达瓦竟然会出卖穆千雪,不但没有给她应有的庇护,反而和杰克森达成了交易,用穆千雪换得一个庇护,桑将军目前的局面越来越危险了,即使桑达瓦没有多少头脑,他也知道桑家要败了。

成王败寇!桑达瓦很清楚一旦失败,自己将会是什么样的下场,所以桑达瓦早早的给自己安排好了退路,他想要尽快叛逃到国外,寻求国外的政治庇护,而杰克森在国外的关系广,两人算是一拍即合,各取所需。

“明天一早就走!”穆千雪冷声开口,尼拉国如今已经非常不安全了,继续留在这里,肯定会被杰克森瓮中捉鳖。

接下来整整五年的时间,穆千雪都在逃亡的路上,她如同下水沟的老鼠一般,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

穆千雪从没有想过杰克森会那么疯狂,穆千雪五年前从尼拉国逃走之后,杰克森彻底怒了,在追捕了穆千雪一年之后,杰克森的耐心终于耗尽了,所以他对穆千雪发起了五百万的悬赏。

亚洲,某个城市的红灯区,这是一个旅游城市,很多国外游客都会来这里游玩,虽然这个国家的经济依旧落后,但是这个城市却显得格外的繁荣。

“linda,这几天你的生意很好啊,赚了不少吧,我看那几个老男人都不舍得离开你呢。”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靠在墙壁上暧昧的笑着,浓妆艳抹的脸上透露出浓郁的风尘气息。

如今的穆千雪和五年前完全不同,她为了躲避杰克森的悬赏,只能选择做了整容,将自己引以为傲的面容整的普通了很多,她现在看起来又几分欧洲的血统,高鼻梁,高颧骨,因为戴了眼瞳,眼睛看起来是浅棕色的。

而穆千雪对外新的身份也是混血儿,而唯一知晓她新身份的那个保镖,也在整容结束之后被穆千雪亲手杀了,因为她不能冒险,只要死人才能真正的保密。

辗转几个国家,耗时一年多,穆千雪终于在这个城市的红灯区定居了,因为她需要钱,同样的,她也需要刺激,需要男人来让她忘记这一切,所以穆千雪只能选择堕落。

当然,不管是杰克森也好,还是那些想要拿到悬赏的人也好,估计没有人会想到那么高傲圣洁的一个女人会成为异国他乡街头的一个妓女。

“我还想存钱去乡下买个房子。”穆千雪咯咯的笑着,她的声音很清脆,带着放荡的堕落味道,黑色的抹胸下露出两个半圆的坚挺,惹得过路的男游客不时的扭头看过来。

“行啊,到时候你就和我一起去我的老家买个房子,然后我们找个老实巴结的男人结婚,再生几个孩子,女人这辈子不就是这样嘛,存了足够的钱,够我们花销,这辈子我也知足了。”

说话的女人笑着回了一句,她家里太穷了,两个弟弟要上学,父母生病要去医院,自己还要活着,所以她能怎么办?女人也只有这一个资本了,好在国外那些男游客出手很阔绰,最多两三年,她就可以存足够的钱了。

穆千雪笑了笑,仰头看着湛蓝的天空,钱那!她真的还有不少,但是都在国外的银行里,穆千雪不敢去娶,因为她害怕再被杰克森那个疯子给找到。

其实有的时候穆千雪甚至想过就这样被杰克森找到又怎么样?左右不会比这样多东西藏的日子再悲惨了,可是穆千雪终究还是选择了继续逃亡,或许是因为丢弃了很多很多,如今,自由她是仅存的东西,穆千雪不敢再将自由丢弃了,否则她真的一无所有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着,连续的下雨冲击了城市的旅游业,穆千雪此刻换掉了那暴露的衣裙,她坐在高级的咖啡厅里,享受着昂贵价格的咖啡和蛋糕。

如果时间倒转回到十年前,穆千雪几乎不敢相信自己会走到这一步,但是如今想想,这十年的时间就好似一场噩梦,而自己依旧是尼拉国受人尊崇的圣女,美丽、高贵、圣洁,被无数年轻而优秀的男人追捧着。

“听说这里可是网红咖啡,而且蛋糕也是源于法国,我们一定要尝尝。”此刻,女人轻笑的声音打断了穆千雪的沉思。

她回头一看,看到了一个普通的女人,看起来三十五六岁,个头也只有一米六左右,身材微胖,脸上有着雀斑,但是笑起来很明亮,这真的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人。

可是让穆千雪注意的却是女人身边的男人,桑日晟!

十年了,十年前桑日晟放弃了尼拉国的一切,以一个新身份被骆明毅带去了华国,穆千雪没有想到会在十年后,会在异国他乡的咖啡厅再次看到穆千雪。

“下午我们哪儿也不去,你想吃就多吃一点,只是别说又要减肥了。”桑日晟的面容并没有太多的变化,男人和女人不同,十年的时间,桑日晟只变得成熟了一些,气息显得更加的沉稳平和,丝毫没有显得苍老。

“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你等着,回国之后我就好好减肥!”女人不满的娇嗔一声,随后拉着桑日晟在不远处坐了下来。

察觉到穆千雪过于专注的目光,桑日晟回头看了一眼,一张陌生的面容,桑日晟又收了目光,听着女人叽叽喳喳的说要点什么咖啡什么蛋糕。

曾经那样高傲的少将军竟然会如同普通男人一样,穆千雪低着头自嘲的笑着,搅拌着面前的咖啡,其实当年她也知道一点桑日晟的消息。

回到华国之后,桑日晟的确低迷了两年多,后来他估计是想开了,桑日晟年幼时喜欢绘画,但是一直没有时间,去了华国倒是闲了下来,有时间重新拿起画笔。

穆千雪后来听说桑日晟去了培训机构当美术老师,再后来似乎任何了一个同样教画画的女老师,再然后穆千雪只顾着逃亡,桑日晟的消息她也不清楚了,如今看起来桑日晟过的还不错。

四十五岁那年,穆千雪在乡下买了一个房子,去的正是当年那个同伴的家乡,同伴在三年前去世了,被一个男游客传染了病,而她并不知道,结婚生了孩子之后,她的身体越来越差,最后去医院检查才知道。

孩子三岁的时候,同伴去世了,而她口中的丈夫的确是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只可惜他要种田又要带孩子,根本照顾不过来,好在穆千雪就住在旁边,所以三岁的小女孩就交给穆千雪来照顾。

穆千雪四十七岁的时候,她没有举办婚礼,就和这个老实的男人住到了一起,一起照顾已经五岁的小女孩,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乡下的生活平淡到似乎是将日子重复着在过……

有的时候,穆千雪会看着外面失神,当年的一切都离她太远太远了,似乎都是上辈子的事情了,其实穆千雪有时候也会很奇怪,自己怎么就甘愿过去这样的生活?

不过她心里也清楚,因为自己累了,因为她清楚的明白不管自己如何努力,谭果永远都是她无法打败的敌人,从一开始她就注定输了,穆千雪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看得透也看的清,她只是在某个瞬间坦然的接受了自己的失败。

夕阳西下,当看到远处那熟悉的一高一矮两个身影时,穆千雪淡淡的笑了,什么样的生活不是一辈子。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在追求梦想,有些人成功了,有些人失败了,而更多的人过着平凡又朴实的生活,一眨眼,一辈子就过去了,她也老了,或许再过十年二十年,她也会埋在身后的山里,一个石碑,一抔黄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