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顾大佑:保镖大叔的生活(二)/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宝宝苦着脸坐上了车子,隔着车窗玻璃,她明显能感觉到顾大佑脸上的冰冷,还不等她降下车窗说句话,顾大佑手一挥,司机连忙发动了汽车离开了。

“小姐,去学校吗?”副驾驶位置上的警卫员回头问了一句。

赵宝宝性子骄纵,从小到大没少干逃学的事,赵老也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也不指望她光耀门楣了,所以只要小姐高兴,不上学就不上学吧,不学坏就行。

去年的选举之后赵老上位了,如今工作更忙了,家里头只有佣人,赵宝宝也没有地方可去,想到态度疏离的顾大佑,赵宝宝心情失落的开口:“就去学校吧。”

汽车转了个弯直奔首府国立大学而去,虽然这会已经是早上九点半了,不过一看车子的车牌,门卫立刻就放行了。

“咦,宝宝你来了,还以为今天你又翘课了。”教室里已经坐满了人,一看到赵宝宝出现,不少女生都站起身来,满脸笑意的打着招呼,言语之间透露着巴结和谄媚。

“没,早上起来迟了。”下意识里,赵宝宝并不想让同学知道顾大佑的存在,更不想让人知道自己被顾大佑给赶走了。

因为赵宝宝的身份,所以大家都习惯围着赵宝宝转,话题也都是她感兴趣的,赵宝宝也乐意和大家交谈,但是今天不管大家谈论什么话题,赵宝宝都打不起精神,目光呆愣的看着窗户外,不知道大叔现在在做什么。

“你听说了,管理系的系花竟然没答应黄枫的追求。”老师还没有来,女生凑一块就八卦了,更何况管理系的梅学姐可是学校的一大传奇。

“你也知道啊,我听说梅学姐竟然选择了邵靖安,你说姓邵的不管长相还是家境、学识都比不上黄枫,梅学姐怎么会选择他当男朋友?”

“这绝对是我们学校的第九大未解之谜。”旁边的女生都叽叽喳喳的附和起来。

梅学姐能力丝毫不亚于任何一个男生,漂亮、大方、干练,而且对学妹学弟也非常热情,大家都猜想梅学姐最会花落谁家,只是谁都没想到对方竟然会选择一个凤凰男。

赵宝宝原本没兴趣听大家说话,此刻却突然来了精神,圆溜溜的大眼睛里熠熠的闪烁着好奇的光芒,“梅学姐条件那么好,邵学长怎么就答应了呢?邵学长不会感觉门不当、户不对吗?”

一听到这话,旁边几个女生都错愕一愣,一个一个表情纠结的看着天真无邪的赵宝宝。

其中一个女生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拍了拍赵宝宝的肩膀,“这还有什么不乐意的?能和梅学姐谈恋爱,估计邵学长做梦都会笑醒了。”

邵学长上辈子一定拯救全人类了,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运气被梅学姐看上。

“宝宝,你家境好你不知道,娶了梅学姐,邵学长至少少奋斗二十年。”所以大家找对象的时候不都是想要找经济条件好的,外貌性格都是次要的,她们这么照顾赵宝宝,不也是因为她的家世。

这年头人都是现实的,更何况能考进国立大学,不是学习好智商高的,就是家境极好不缺钱的,这些年轻人都跟人精一般,圆滑、世故、精明,女生都冲着高富帅去的,男生都想找白富美。

“是这样吗?”赵宝宝小声的嘀咕着,可是为什么大叔对自己却是不假颜色,一点都不会巴结自己,甚至还赶自己走?自己家世也好啊,大叔也能少奋斗二十年。

看着赵宝宝一脸为情所困的模样,左边女生拉了拉她胳膊低声开口:“宝宝,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小脸刷一下红透了,看到赵宝宝这羞赧的模样,几个女生都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随后一个一个都七嘴八舌的询问起来。

“宝宝,对方是什么人?”

“你们怎么认识的啊?是不是特别浪漫?”

“哪天有空,宝宝你一定要将对方带来和我们认识一下,我们也给你把把关。”

虽然大家嘴上都在调侃赵宝宝,可是眼底深处却有着羡慕嫉妒恨的复杂情绪,赵宝宝不就是会投胎,否则这些好男人哪里能轮到赵宝宝来挑?

不过再嫉妒也只能放在心里,大家都指望能打进赵宝宝的圈子,到时候多认识几个世家子弟,说不定自己的春天也就到了。

被大家一起哄,赵宝宝红着脸推搡着身边的人,“我才不要你们把关呢,保镖大叔又不是坏人。”

或许是有雏鸟情节,十八岁生日那晚的遇险,让赵宝宝对顾大佑产生了依赖之情,在顾大佑身边她就感觉到安全,而这种安全感和父亲赵老所给予的完全不同。

父亲的爱是无比的宽容和宠溺,但是总缺少了一点什么,尤其是赵老年纪也不小了,赵宝宝知道终究有一天父亲会离自己而去,从此之后,就留下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在这个世界上。

一想到这些,赵宝宝内心就无比的恐慌和不安,但是如今这种不安因为顾大佑的出现一点一点的消失了,可是顾大佑的冷淡态度,让赵宝宝在失落的同时也感觉到一点小气愤,可是又管不住自己的脚,咚咚咚的往秦豫的官邸跑。

知道赵宝宝喜欢的竟然是一个保镖,几个女生对望一眼之后,大家又叽叽喳喳的给赵宝宝出谋划策,她如果真的找了个保镖当男朋友那就好玩了,天之骄女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找了个五大三粗的男人。

“宝宝,实在不行的话,你就生米煮成熟饭,来个先上车后补票。”旁边嫉妒赵宝宝家世的女生佯装玩笑的说了一句。

其他几人一听这话,呆滞一愣,立刻转移了话题,“宝宝,你别听她瞎说,感情的事可不能勉强。”

“对啊,宝宝,你这么可爱,对方一定会喜欢你的,你可不能走歪路,否则就算真的成了,感情也会破裂。”

赵宝宝如果真的给对方下药了,一旦出了什么事,赵家不会对赵宝宝怎么样,但是她们这些瞎出主意的肯定会被赵家迁怒,她们就算内心深处再怎么嫉妒赵宝宝,也不敢暗中使坏。

赵宝宝离开之后,顾大佑只感觉松了一口气,他实在没精力去应付这种千金小姐,还是个喜欢耍小性子,思想一点都不成熟的小姑娘。

“头,你真的不考虑考虑?”一旁的手下忍不住的开口,这可是赵老独生女,娶了赵宝宝那绝对是人生赢家,这辈子都不用再奋斗了,也不用再过刀口舔血的生活,日后自己的孩子也能赢在起跑线上。

再者赵宝宝长相甜美,娇俏可爱,怎么看都是上好的人选,最关键的是赵小姐对头那是死心塌地,这一年多大家都看在眼里。

“别瞎说,头的事是我们能搀和的吗?”另一个手下忍不住的斥责了一句,赵小姐虽然很好,但是她的天真浪漫绝对不适合他们这些人。

而且赵小姐这么年轻,又是小孩子心性,说不定只是一时兴起,再说赵老也不可能答应这桩婚事。

“没事都去巡逻。”顾大佑冷声开口,虽然他性格依旧老实,但是跟在秦豫身边多年,顾大佑身上也有了一股子的威严,冷眼一扫,几个八卦的手下立刻灰溜溜的去执行巡逻任务了。

想到赵宝宝,顾大佑头痛的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下,最终迈步向着不远处的主宅走了过去,客厅里,谭果正在翻阅着资料,听到脚步声不由回头看了过去。

“夫人。”顾大佑苦着脸,一脸的为难之色,但是想到了天天来报道的赵宝宝,顾大佑还是忍不住的开口:“夫人,我能回岛上去吗?目前这边很安全。”

顾大佑也知道赵宝宝的身份,知道赵老和秦豫之间的合作关系,所以他不可能让谭果禁止赵宝宝上门,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离开,让赵宝宝找不到人,时间长了,她的兴趣就没有了,自然也不会再缠着自己。

“大佑,你没想过结婚吗?”谭果放下文件好奇的开口。

虽然自己和秦豫都没有和赵老正式交谈过,但是赵老会放任赵宝宝来这里,就说明赵老对这件事是认可的,至少不是反对态度。

顾大佑摇了摇头,老实的回答,“我不想结婚。”

龙虎豹并没有合适的人选,而外面的女人顾大佑也不放心,顾大佑知道不少秦豫和谭果的秘密,如果自己真的结婚了,那么这些秘密肯定还要继续隐藏。

顾大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藏着秘密和一个女人同床共枕的生活,与其这么麻烦,还不如不结婚,反正先生和夫人还有小少爷都是自己的家人。

“宝宝你真的不考虑?”其实谭果还挺看好赵宝宝和顾大佑的,大佑性子古板无趣,刚好配上活泼好动的赵宝宝,也算是互补。

赵老那边其实也仔细的斟酌过,与其选择那些世家,让赵宝宝成为联姻的工具,还不如选择顾大佑这样背景简单的,至少他会全心全意的对待赵宝宝。

日后即使自己下位了,以秦豫目前的地位和身份,顾大佑的前途不会差,赵宝宝也可以衣食无忧的过一辈子,身为父亲,赵老唯一的心愿就是赵宝宝可以平安幸福。

“我们不合适。”顾大佑想也不想的就否定了,不管从哪方面看,顾大佑都不认为自己和赵宝宝合适。

谭果明白的点了点头,思虑片刻之后开口:“这样吧,你暂时也不用回岛上,我会和赵老那边谈一谈。”

一年的期限是赵老和谭果交谈的结果,这一年里,顾大佑继续留在尼拉国,如果一年之后他还是不接受赵宝宝,赵老会出面阻止赵宝宝纠缠顾大佑。

当赵宝宝知道这个结果的时候,兴奋的眼睛都冒光了,“爸,你说真的?大叔真的愿意和我试着交往一年?”

看着如此高兴的女儿,赵老只感觉无比的心塞,但是也不忍心揭穿事实,只好点了点头,“对,一年的试用期,我的女儿可不是谁都能追求的,一年之后,如果你们不合适就分开。”

这一年对顾大佑而言如同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他答应赵老的请求,并没有拆穿这个试用期的谎言,每一次看到赵宝宝那满脸幸福的笑容,顾大佑总感觉有些于心不忍。

顾大佑从秦豫和谭果的保镖渐渐的变成了赵宝宝的保镖,接送她放学,陪她去逛街吃饭,偶尔还会出去旅游,顾大佑将赵宝宝当成了自己的任务,而这个任务期限是一年的时间。

或许是跟在古板又保守的顾大佑身边,赵宝宝虽然性子依旧活泼,但是很多不良的习惯都被纠正过来了,她不再逃学,上课也很认真,甚至还找了一份兼职的工作。

因为顾大佑只会将食物做熟,考虑过结婚后的生活,赵宝宝甚至还去报了厨艺班,那一个月的时间里,赵宝宝受伤都是做饭造成的细小伤口,可是她却甘之如饴,依旧幸福的跟着老师学做饭,虽然做出来的食物都倒进了垃圾桶里。

也因为顾大佑的身份,赵宝宝还跟着他锻炼身体,学习最基本的防身术,从每天喜欢睡懒觉懒丫头,变成了每天都会晨跑的勤奋宝宝。

一年的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赵宝宝幸福且快乐着,顾大佑也渐渐习惯了赵宝宝的纠缠,手机里都是她的电话和信息,屏保也被换成了赵宝宝最喜欢的哈士奇照片……

“你是说我们并没有交往?”真相的到来让赵宝宝猝不及防,她呆愣愣的看着面前的顾大佑,这一年里所有的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到了脑海里,可是此刻有人却告诉她,这一切都是虚假的,是自己一厢情愿。

习惯了满脸笑容的赵宝宝,此刻看着她呆愣的模样,顾大佑只感觉心里头抽痛了一下,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是,赵老答应过我,让我陪你一年,然后……”

“不要说了!”赵宝宝尖叫着打断了顾大佑的话,泪水扑朔的滚落下来,她蹲下身,双手用力的抱住自己,似乎这样才能不受到伤害。

最后的最后,顾大佑终究还是离开了尼拉国回到岛上去当龙虎豹的教官,赵宝宝病弱的躺在床上,目光呆滞的看着天花板,苍白的脸上失去了往日的笑容。

“爸爸,我没事,我就是有点累。”赵宝宝牵强的笑着,眼中如同死灰一般黯淡冷寂。

“你好好休息,爸爸一会再来看你。”赵老心疼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儿,这一瞬间,他真的后悔答应让顾大佑离开,可是强扭的瓜不甜,赵老再宠爱女儿他也清楚感情的事勉强不来。

远在岛上,顾大佑依旧每天都会收到关于赵宝宝的消息,她病了,她苍白的躺在床上,病愈之后那单薄的身影似乎被风都能吹散……

顾大佑并不知道关于赵宝宝的消息是谁发给自己的,但是在犹豫许久之后,他终究没有将这个陌生的号码拉进黑名单。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手机里依旧能收到赵宝宝的信息,一个月之后,赵宝宝似乎从悲伤里走了出来,她又恢复了以前的生活,每天按时去学校,跟在教授后面认真学习,有空余的时间还会给赵老做饭,她的厨艺也从黑暗料理渐渐变成了可以端上桌的菜肴。

半年会后,顾大佑的手机再没有收到这个号码发过来的消息和照片,顾大佑沉默了一晚上,第二天依旧开始了日常训练任务。

远在尼拉国首府。

“果果姐,这个办法真的行得通吗?”赵宝宝有些不安的嘀咕,当知道这一年的甜蜜都是一个任务,一个谎言之后,赵宝宝感觉心都碎了,那一刻,她甚至感觉活着都没意思。

好在听了谭果的支招,赵宝宝这才恢复了斗志,毕竟连秦先生那么可怕的男人,果果姐都能搞定,怎么看大叔都比秦先生好攻克。

谭果笑着摸了摸赵宝宝的头,“放心吧,大佑脑子梗,他转不过弯来,距离产生美,而且你以前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子,大佑自然不会对你有男女之情,等明年我将大佑调回来,你就远着他,保管大佑会想通的。”

大半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段时间里,顾大佑因为工作的关系也回来了首府三趟,间接的也知道了赵宝宝的消息,她早已经恢复过来了,如今绝对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听说已经拿到了交换生的名额,明年就能去华国上研究生了。

又到了年底,外面雪花飞舞,气温骤降到了零下七八度,好在屋子里有暖气,依旧温暖如同春天。

“这一次回来就别走了,这边还有不少事。”秦豫放下文件沉声开口,顾大佑是他最信任的手下,而且跟在秦豫身边也不少年了,有些事秦豫也习惯交给顾大佑去做。

“是。”顾大佑点了点头,赵宝宝已经放开了,不会再如同尾巴一样跟在他身后,顾大佑自然也没必要躲到岛上去。

向秦豫汇报完工作之后,顾大佑转身离开了书房,刚下楼就看见客厅的门被推开了,裹的如同熊一般的身影走了进来,一刹那,一个低头一个抬头,四目相对。

“咦,大叔,你回来过年了?”赵宝宝声音清脆,笑着和顾大佑打了一声招呼,随后就收回目光,直奔沙发上的谭果而去,“果果姐,我真不想去外面上学,我舍不得你。”

“别闹腾了,我已经和家里说了,等你去了帝京会有人罩着你的,放心吧,你就和在这里一样。”谭果笑着看着闹腾的赵宝宝,正因为是去华国,是谭家的地盘,赵老才放心,否则宝宝就甭指望出国留学了。

顾大佑没有想到时隔一年自己会和赵宝宝这样相见,他更没有想到赵宝宝如今只将自己当成了一个陌生人,那么随意的打了一声招呼就完事了。

一时之间,顾大佑心里头五味杂陈着,说不出来的感觉搅合在一起,看了一眼完全忽视自己存在的赵宝宝,顾大佑向着外面走了去,脚步莫名的有些沉重和失落。

“果果姐,大叔刚刚的眼神很不对劲啊。”等到顾大佑终于离开了,赵宝宝立刻原形毕露,兴奋的嗷嗷叫,距离产生美果真一点不错。

“小点声,大佑耳力好得很。”看着兴奋的不知道如何是好的赵宝宝,谭果无比庆幸赵老不在这里,否则真的会伤心死,宝贝大的女儿就这么被外面的野男人给拐走了,太心塞了。

年底这一个多月正好是寒家,赵老工作忙,赵宝宝自然每天都到谭果这里来报道,可是和之前不同,她不会再缠着顾大佑,只将他当成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大叔,麻烦你今天送我回去了。”眼瞅着要到吃饭时间段了,以前赵宝宝都会留下来吃晚饭,可是今天赵宝宝表情明显看起来不对劲,似乎有些急切的想离开。

而且顾大佑明显发现以前素面朝天的赵宝宝竟然化了淡妆,甚至还戴了首饰,衣服也是精心挑选的,让赵宝宝看起来格外的漂亮。

汽车开了半路上,后座的赵宝宝忽然开口:“大叔,麻烦右转,我今天和朋友约好了吃晚饭。”

顾大佑迟疑了一下将汽车右转,十多分钟之后,汽车停在一家高档的西餐厅门口,随着赵宝宝下车,等候在一旁的一个年轻男人快速的迎了过来。

“宝宝,你来了。”年轻男人笑着开口,给了赵宝宝一个热情的拥抱,“外面很冷,我们快进去吧。”

顾大佑将后座的车门关上,目送着赵宝宝头也不回的进了餐厅,心里头一下子像是空了一般,直到寒风吹来,顾大佑这才回过神来。

后来顾大佑知道了不少消息,这个年轻男人也是世家子弟,正在追求赵宝宝,听说他包下了整间西餐厅和赵宝宝共进晚餐。

听说他买下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送到了赵宝宝的学校,太多太多浪漫的举动,别说赵宝宝这样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就算是那些职场打拼的女性,也会被这样的手段所迷惑。

顾大佑也不知道因为什么而调查了这个追求赵宝宝的男人,结果可以说不好不坏,这个年轻的男人的确很优秀,但是在遇到赵宝宝之前,他曾经有一个初恋女友,感情一直很好,在遇到赵宝宝的一个月之后,男人突然和初恋提出了分手,这说明他看上的是赵宝宝的家世。

追求赵宝宝的过程里,男人还设计了几场偶遇和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码,顾大佑相信这些手段,赵宝宝不清楚,但是赵老肯定都知道,可是他为什么没有制止?

“你问我这个?”身为顾大佑的好友,罗非鱼似笑非笑的看着脸色有些暗沉的顾大佑,这才笑着解释:“很正常那,冲着赵小姐来的男人,九成九都是冲着赵老去的,这就是世家联姻。”

“可是他在制造偶遇和巧合。”顾大佑眉头紧锁的开口,一个动机不纯的男人,而且如此有心计有城府,一旦赵老下台之后,赵宝宝没有了利用价值,他还会对赵宝宝这么好吗?他能轻易的甩掉初恋女友,即使结婚了,也能婚后出轨。

罗非鱼安抚的拍了拍顾大佑的肩膀,“这事要着急也该是赵老着急,赵老既然不阻止,这说明赵老已经认可了,再说赵老也会安排好的,他不可能亏待赵小姐这个女儿,你以为谁都和先生一样。”

当初秦豫一眼相中了谭果,那绝对不牵扯到任何利益,纯粹只是因为谭果这个人,但是像秦豫这样的人极少,都说结婚是两个家族的事,绝对不是两个人的感情。

“要真放心不下,大佑,你就自己上那。”罗非鱼笑着揶揄了一声,大佑就是转不过弯来,放心不下赵小姐,那就自己给她幸福。

顾大佑依旧转不过弯来,但是看着那个心机不纯的男人不断的制造意外和巧合来博取赵宝宝的好感,顾大佑的心情越来越差,表情也越来越严肃,所有人都认为这挺正常,可是只有顾大佑感觉不妥。

“大叔,你说我第一次被方兆救了是他设计的?那些混混是他找的?”赵宝宝眨巴着大眼睛,笑着看着表情严肃的顾大佑,“大叔,你想太多了,我爸爸已经见过方兆了,而且他已经决定年后和我一起去华国,等我大学毕业我们就结婚了。”

看着满脸幸福的赵宝宝,顾大佑烦躁的厉害,明明那个男人居心不良,为什么大家都不反对!

不过顾大佑并没有放弃,虽然之前他找不到证据,但是他相信只要自己盯着,一旦方兆再动手,他就一定能抓到他的把柄。

果真一个星期之后,当知道方兆要制造意外算计赵宝宝来一个酒后乱性,将生米煮成熟饭时,顾大佑是真的暴怒了,赵宝宝虽然性子骄纵了一点,但她心地善良,只是个没心机的小姑娘而已。

入夜,看着顾大佑行动了,罗非鱼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果真是关心则乱,大佑也未免太小看赵老了,不过这一次真的是生米煮成熟饭了,不过姜还是老的辣,赵老为了套牢大佑这个女婿,也真的下血本了,都不顾赵小姐的清白了。

第二天中午,看着如同白团子一般躺在自己怀里的赵宝宝,顾大佑脑子嗡嗡的乱响,明明是自己来阻止方兆对赵宝宝动手,为什么最后自己会中招,甚至和她……

“大叔,你怎么在这里?”苏醒的赵宝宝愣了一下之后,脸色刷的一下苍白起来,泪珠子刷刷的滚落下来,“为什么会这样?我都和方兆说好了,我们年后要订婚结婚了……”

赵宝宝嚎啕大哭着,根本不相信顾大佑的说法,“大叔,你不要说了,是我对不起方兆,都是我的错!”

一团混乱里,顾大佑都没有理清思绪,赵宝宝就逃走了,直接从尼拉国跑到了华国。

老实人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认死理,不管顾大佑之前是什么想法,但是他和赵宝宝OOXX之后,在顾大佑的心里赵宝宝就是自己的责任。

赵宝宝离开一个星期之后,书房。

“先生,我想去华国一趟。”顾大佑这一个星期过的有些浑浑噩噩,他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是不管如何他都要履行自己的责任。

“将手头工作交接一下就去吧。”秦豫依旧峻冷着一张脸,而顾大佑思绪也混乱,否则他或许会发现秦豫眼中的同情之色。

等到顾大佑花了半年多的时间等到赵宝宝的点头同意,两人又恢复了之前的相处,很温馨很甜蜜,赵宝宝还是和以前那样像个没长大的小姑娘,爱闹娇气不讲理。

可是顾大佑却发现自己甘之如饴,或许是因为她是自己的责任,或许是因为她年纪比自己小了很多,身为男人就该包容女人。

但是不管如何,走出这一步之后,顾大佑发现一切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复杂和麻烦,赵宝宝是一个可爱的小媳妇……

------题外话------

谭二哥的新坑开了,没有收藏的亲麻烦去收藏啊,么么哒,暂时手机APP没上,只能去电脑版收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