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色字头上一把刀/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啊~快活啊

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啊~爱情啊

反正有大把愚妄

来啊~流浪啊

反正有大把方向

来啊~造作啊

反正有大把风光”

流芳阁内,传出悠悠吟唱声,这女音犹如出谷黄莺般清脆,更如同潺潺溪水般舒缓。

宽敞而铺着红绸的台子上,红衣舞娘轻纱遮面,透过那薄纱,仿佛能看到她轻扬起的嘴角,却又不能完全看清她的容颜,但见那一双丹凤美目顾盼流转,带着若有若无的引诱。

一身火红衣裙不算保守,但也称不上露骨,上衣与下裙之间隔开一道小小的缝隙,露出一截细若水蛇的腰肢。她随着琴师弹奏的丝竹之声而舞动,时而身姿轻盈若红蝶,时而柔媚无骨慵懒如猫,举手投足间尽是道不清的妖娆,让台下众人看直了眼。

随着一曲结束,她裙摆一扫,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度,最后,半卧在台上,以手支额,丹凤美目扫过在场的众人。

同一时,空气中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与叫好声。

台下众人只看得见她的妖娆魅色,却看不透她那双凤眼底下的清冷寒光。

忽有清风拂过她脸上的薄纱,在快要撩起来时,风却又静止了,那薄纱又落了下去,直看得人心痒难耐,恨不得上去直接扯下她那面纱,一睹容颜。

颜天真的目光在人群中游移,看似漫不经心。

今日的目标,应该出现了吧?

下一刻,空气中响起女子的朗笑声,“各位客官,这位是咱们流芳阁新来的头牌,红莲,乃是清倌,咱们老规矩啊,价高者得,诸位也看到她的风采了,底价三千两。”

老鸨的话一出,坐席上的众人当即沸腾了,争先恐后地议价。

“这般妙人,三千两岂不廉价?本大爷出五千两!”

“六千两!”

“八千两!”

就在众人竞价时,忽然一道清朗又高昂的男声响起,“三万两。”

空气顿时寂静。

说话的男子正是一名蓝衣公子,眉宇间尽是风流多情,似乎嫌自己的行为还不够张扬,又补充了一句,“黄金。”

空气中一阵倒吸冷气声。

青楼竞价默认是白银,他出的却是黄金。

三万两白银买清倌一夜已是奢侈,他扔的却是黄金,可见财大气粗。

颜天真瞅了他一眼,目光含笑,看似是眉目传情,其实是得逞的笑意。

目标出现。

蓝衣公子与她对视,同样温润一笑。

老鸨从三万两黄金当中回过神,当即道:“不愧是杨大公子,在场想必无人出价比你高了,既然如此,那么我们的红莲姑娘便归了您了!”

事情的发展,如同颜天真预料那般顺利。

谁会知道这杨家大公子看似风流倜傥仪表堂堂,实则……是个衣冠禽兽呢。

表里不一,见色起意,说的大概就是他了。

颜天真被婢女们送入一间雅致的屋子内,空气中燃着焚香的味道,清淡好闻。

等了片刻,屋外响起了脚步声,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那杨大公子踏入屋内。

颜天真望着他,见他步步走近,到了她面前,伸手朝她的面纱探去。

颜天真任由他揭开了自己的面纱,唇角噙笑。

杨大公子看清她容颜的那一刻,目光之中浮现的并不是惊艳,而是惊讶。

“怎……怎么是你!”

当今陛下最宠爱的歌姬,怎么来这流芳阁里做头牌!

“公子莫惊,且听我说。”颜天真起了身,冲他道,“杨公子,我一直盼着人来救我呢,方才在人群中看到你的那一刻,当真是看到救星了。”

杨霖闻言,目光中的讶色褪去,很快恢复了镇静,“此话何解?颜姑娘乃是陛下身边的红人,莫非还遇到了什么麻烦事?”

“是陛下身边的红人又如何?到底只不过是个无名无分的歌姬罢了,皇后娘娘看我甚是讨厌,把我弄到这地方来让人糟蹋,陛下根本不知我困在此处,我实在脱不开身。”颜天真说到这儿,目光中泛上丝丝凄楚,“杨公子,我认得您,翩翩君子温润如玉,能被你买下来,总比被那些脑满肠肥看着就恶心的客人买去强多了。”

说到这儿,她又垂下了头,“若是公子嫌弃我,那么天真也不勉强公子。”

杨霖望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眯了眯眼。

原来是被皇后弄到这儿来的。

想想也是,这颜天真虽然只是一介歌姬,但美貌实在过于招摇。

两个月前,陛下不知从哪儿把这个女子带回了宫,此女生了一副千娇百媚的好皮囊,能歌善舞,宫中没有任何一个歌姬嗓子比她好,也无任何一个舞娘舞姿比她美,关于她,宫中流传着这么一句话:一笑倾城颜天真。

太过得宠,就成了风口浪尖上的人,那些娘娘们自然都针对她,终究皇后还是设法瞒着陛下把她弄出来了。

杨霖眸中精光闪烁。

曾经远远地看了一眼这颜天真,听她说话像是被羽毛挠过心田,此刻听着她带着哭腔的话语,只觉得让人骨头发酥,恨不得将她压在身下,尽情怜爱。

这颜天真,当真是个尤物。

“颜姑娘,莫要伤心,我带你离开此处。”杨霖颇有风度地开口。

颜天真抬头,神色动容,“公子此话当真?”

杨霖淡淡一笑,“我不说谎。”

“公子……”颜天真迈出一步,伸手环上他的脖颈,将头埋在他颈间,“多谢公子。”

杨霖怔了怔,随即笑道:“颜姑娘……”

话还没说完,顿时哽住。

喉咙间传来的刺痛感令他瞪大了眼。

下一刻,埋头在他颈间的颜天真抬起了头,那雪白的齿间竟叼着一块薄如蝉翼的刀片,刀锋上还有丝丝血迹。

“你……”杨霖抬手指着她,指尖都在颤抖,脖颈上的血痕不深不浅,却在迅速变黑。

颜天真将刀片吐了,双手环胸,悠然道:“色字头上一把刀,听过么?杨大公子,论武功,你不知比我强了多少,你可曾想过有一日命丧我手?”

“你!”杨霖抬手,想朝她打出一掌,却发现使不上劲。

那刀片是淬了毒的。

“你们杨家最近太猖狂了,陛下虽然年少,也不容你们总想压他一头,令尊仗着自己是元老,为老不尊,而你仗着家中势力,竟敢调戏郡主,要你一命,算是给你们杨家一个惩戒,你若是不服,就到阴曹地府,和阎王爷哭诉去吧。”

杨霖恨极,还想说话,终究还是两眼一翻,高大的身躯轰然倒塌。

颜天真看也不看他一眼,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向门口。

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却见门外站着一人。

身形修长笔直,一袭浅紫锦衣,双肩上雕饰两朵粉紫并蒂莲,如此粉嫩的衣裳,穿在他身上却不显得娘气,反而是一种秀气。

他不过才十七八的年纪,还是个少年,肤色白皙温润,相貌用俊俏二字不足以形容,他的俊美中,有一点儿阴柔,可他那双黑如墨玉的瞳孔却冰冷而深邃,使得他看起来凌厉而不好靠近。

颜天真当即行了一礼,“陛下。”

这个肤白貌美的少年,别看他穿紫带粉还带花,唇红齿白人人夸,他却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不过十七岁的少年,手中就不知沾了多少鲜血,他的许多手段,连见惯了血腥的她都会觉得汗颜。

她与这位少年君主的奇遇,还得从两个月前说起了。

那是她初来这个世界的时候。

上一世,她是混迹娱乐圈的女星身兼情报特工的双重身份,在一次任务中壮烈牺牲,醒来,竟然借着别人的身体而活。

她不知如今这个身躯原本是什么身份,只知道,醒来的那一瞬间是在青楼,老鸨子带着龟奴闯入她的屋子,骂骂咧咧。

“臭丫头,老娘花了那么多银两买下你,你却不给老娘挣钱,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她反应过来自己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方,当时自然是开溜,趁着老鸨一不留神跑出了屋子,老鸨吼了一声,冒出十几个人捉拿她,她被逼到了二楼的窗口处,灵光一闪,拍开了窗户。

“跳啊!你不怕缺胳膊断腿的,你就跳啊!”

老鸨冷笑着,显然是觉得她没胆子跳。

可她有胆子跳,她可不是弱不禁风的女子,别说是二楼,三四楼也是敢于挑战的。

于是,她朝下纵身一跃!

但没有想到的是,跃下的那一瞬间,街道上一匹骏马疾驰而过,她不偏不倚,砸到了马上的少年。

两人摔在一起,那少年摔得鼻青脸肿,看她的眼神像是要把她凌迟。

她当时就想着,没准是得罪哪个贵族家的少爷了。

于是,她连连道歉。

“对不住啊对不住,姐姐不是故意的,姐姐本来想跳楼,是你自个儿骑马飞过来的,姐也没看清啊,你的脸好脏,姐姐帮你擦擦。”

她说着,就拿起袖子给那少年擦脸。

少年原本还一脸杀气腾腾,忽然就安静了,望着她,目光像是在追忆什么。

“阿姐……”

但他只是愣了一瞬,很快回过了神,将她推开,“你不是阿姐。”

“你刚才唤我阿姐?莫非我与你姐姐很像?那你就更不能怪我了啊,看在我与令姐长得像的份上,你就别跟我计较此事了,说实话,你长得也好像我家弟弟,不如你我义结金兰,从此,我拿你当亲弟看待。”

原本只是安抚那少年,却没想到,那少年竟然答应,“好,那么从今日起,你随我入宫,照顾我,陪伴我,你可以享受我姐姐的待遇,但,你若敢逃,便将你五马分尸,挂于城墙。”

她愣住,“你……该不会是皇子吧?”

他朝她勾唇,笑容有些阴森,“我是皇帝。”

她:“我艹!”

于是,他将她带回宫中。

她随意一打听,方知这小皇帝年少就死了同胞亲姐,如今的兄弟姐妹们,没有一个与他亲近。

她的待遇果然也很不错,虽然他没有给她任何封号,但她的衣食住行各方面,都是按照公主的待遇。

不过,在有些人眼里,她更像是娘娘……

而当这位少年天子发现她能歌善舞的特点后,便又突发奇想。

“天真,你如此貌美,又能歌善舞,若是只当一个花瓶,未免可惜了,朕原先怎么就没发现你的过人之处呢,即日起,你依旧享受公主的待遇,朕会对外宣称你只是朕的歌姬,暗地里,你是朕的杀手锏,你的美色与特长,可以帮朕解决一些敌人呢。”

“陛下,我可以只当个花瓶吗?”

“可以,当花瓶,也有花瓶的任务,你看朕后宫的娘娘们,全是花瓶,你想成为她们当中的一个么?要做花瓶,还是要做朕的武器,由你选择。”

“那还是当武器吧!”

当娘娘,她又没疯。

思绪回笼,颜天真朝着眼前的少年道:“陛下交代的任务,天真已办妥当。”

宁子初俯下身,亲自将她扶起,“办得好,这杨霖武艺高强,若不是你迷惑了他片刻,想杀他可不容易,他可有对你动手动脚?”

“那倒没有。”

“随朕回宫吧,今年的贡品里有一颗紫琉璃,十分漂亮,你去看一眼,若是喜欢,就送你。”

……

颜天真随宁子初回了宫,到了住处,才坐下来,便有婢女端着一个托盘上前来,“颜姑娘,这是陛下赐你的紫琉璃。”

另一名婢女窃笑道:“陛下对颜姑娘真好,这紫琉璃,淑妃娘娘很喜欢,找陛下讨了,陛下没理会她,只说已经有主了。”

颜天真叹息一声,“陛下这是给我找麻烦呐。”

话音才落下,又有一名婢女跑上前来,“颜姑娘,淑妃娘娘传您去她宫里一趟。”

颜天真闻言,挑眉一笑,“瞧,麻烦上门了。”

------题外话------

新文难产出来了,捧场的姑娘们吾必扫榻相迎!

女主名字的含义:颜天真(演天真),顾名思义,演技派。写多了那种英武的男人婆女主,这次换一个擅长装模作样的心机女主= ̄ω ̄=

本文时有变态抢镜,常有奇葩出没。配角不弱,萌物不缺,美男不少。还是会照顾大家的三观的,请放心~

留言前十五名有币币赠送,希望再次看见熟悉的脸孔~

沙发君五百币,板凳君四百币,地板君三百币,第四266,第五166,后面统一99币~重复楼层跳过

么么哒~

别忘了收藏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