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 真是个俏和尚(元宵送币活动)/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闻言,眉头轻挑。

小皇帝说,要记住他当初说过的话。

他所指的,应该是那一句吧……

好,那么从今日起,你随我入宫,照顾我,陪伴我,你可以享受我姐姐的待遇,但,你若敢逃,便将你五马分尸,挂于城墙。

小皇帝这是在警告她,莫要被那静王勾去了心神,她只能对他一人忠心,若是跟别的男人跑了,绝不饶她。

“陛下,您当初说,我随你入宫,享受你姐姐的待遇,可如今,我享受的分明就不是公主待遇呀。”颜天真轻摇羽扇,埋怨道,“淑妃娘娘找我麻烦,一口一个贱婢,您也是拿我当奴婢使唤……”

“朕何时把你当成奴婢?”宁子初打断她的话,“朕从没有叫你做下人做的事,你对朕而言,比后宫那些花瓶强多了,你觉得自己总被妃嫔们找麻烦,朕曾问过你愿不愿意为妃,是你自己不愿意。”

“对陛下而言,多一个妃子没什么要紧的,无非就是多花点儿钱罢了,反正陛下你素来也不会正眼瞅谁一眼。”颜天真轻叹一声,“但对天真而言,这却是关乎一生的大事。”

宁子初道:“怎么说?”

颜天真拿着羽扇掩唇一笑,“陛下,你爱我吗?”

宁子初闻言,先是一怔,随即瞥她一眼,目光冰凉中带着一丝疑惑,“爱是什么?”

“爱就是,你非常在乎一个人,若是没了她,便会觉得生不如死,爱之深,可生死相随。”

宁子初闻言,轻嗤一声,“荒唐,朕怎么可能如此。”

颜天真笑道:“所以说,陛下还是个孩子,不懂情爱,自然也就不知天真为何不愿入后宫。”

“放肆!”

“哎哟,陛下,天真也不是第一次放肆了,难不成陛下要天真也跟娘娘们似的装模作样,道上一句:妾身惶恐,罪该万死?只怕陛下听了要吐的,天真在外人面前演戏演多了,在陛下面前,就不想演了嘛。”

颜天真一番话说得情深意切,宁子初原本还想斥责她,望着她委屈的模样,便又不想说了。

谁知道她此刻是不是又在演戏呢?在他面前,她真的从来不演么?

宁子初懒得计较这个。

至少目前,他确定颜天真还是向着他的。再有,她虽然放肆,也不算太放肆,比起他见过那么多虚伪的嘴脸,她偶尔的率真,直言不讳,让他觉得她还是挺真实的。

这个女子,极有分寸。

他放任她偶尔的放肆,不去责罚她。

想要彻底地让一个人忠心,自然是恩威并施,偶尔警告,偶尔放纵。

“天真,今夜有一场宫宴,是朕为异国使臣举办的,以示欢迎,你要出席。”宁子初淡淡道。

天真应着,“好的陛下,是要我表演什么?勾引谁?刺杀谁?打探什么机密么?”

宁子初轻描淡写道:“今夜的任务有些难了,你需要引诱的,是一个和尚,从他口中套出九龙图的下落。”

“和……和尚?”颜天真有点儿懵,“年轻和尚还是老和尚?”

九龙图她有所耳闻,是一张藏宝图,抢手货,江湖中人想要,朝廷中人想要,小皇帝俨然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这样的一张藏宝图,竟然能从一个和尚口中套出下落?

看来这个和尚很是不一般。

佛门中人,断绝七情六欲,不比一般人啊。

若是个个都像死在青楼的那位杨家大公子一样色欲熏心,那她倒真没什么好操心的了。

“是个年轻和尚,据说,还是一位十分有名的高僧,武艺高强,并且医术精湛,济世救人,名声不错。”宁子初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颜天真撇了撇嘴,“哟,听起来是个很有能耐的大师呢,只怕我要碰钉子了。”

宁子初闻言,唇角难得有了一丝笑意,“未必,天真你只需要尽力便可,朕相信你。”

颜天真闻言,翻了个白眼。

和尚……

除非是个花和尚。

否则,任她如何千娇百媚,人家大师瞅也不瞅她一眼,届时她可不得尴尬死了。

罢了,尽力就是。

……

一晃眼就到了夜里。

宁子初设宴御花园,宴会席位的安排是帝后同席,以淑妃为首的高阶宫妃位于帝后席的两旁,王侯将相与重臣的席位分别居于帝王之下左侧,正对面,则是给异国使臣的。

今日宴请的使臣们来自香泽国,此番前来北昱国,是因北昱国国力强盛,香泽国国君命公主前来联姻,自然是为了依附于北昱国,背靠大树好乘凉。

香泽国的使臣,以三人为首,分别是兰婷公主、厉锐王子以及……天师花无心。

说起这位天师,虽是个佛门中人,剃着光头,相貌却很是俊俏,肤色白皙,目光黝黑而清澈,鼻梁挺翘,唇色似桃。那一头秃瓢并不影响他俊美的外表。

这让北昱国的臣子们不禁多瞧了几眼。

真是个俏和尚,如此俊朗怎么偏就出家做和尚了。

众人入席不久,空气中便忽然响起了丝竹之声,是乐师奏乐了。

北昱国众人心想,如此庄重的宫宴,陛下身边那位红人颜歌姬想必是要出场的。

果不其然,乐声才响起片刻,一名白衣舞娘出现在众人视野中,右手一把孔雀羽扇遮着面容,看那把扇子,众人便知是颜天真。

奇的是,这位颜姑娘平日里喜着红衣,怎么今夜换了一身雪白的衣裙,那丝滑如绸缎的乌发上还戴着玉兰花与梨花混合编织的花圈,夜风扬起她一身白衣,真有点儿出尘若仙的味道。

她右手的孔雀羽扇一直半遮着脸,左手扬起衣袖舞动,翩然轻盈如精灵。

颜天真舞动着,一双丹凤美目不经意扫过香泽国使臣的坐席,一眼就看见了目标。

一头秃瓢太过明显,压根不需要刻意寻找。

乖乖,这和尚长得还挺好看。

且,他的目光还真的盯在自己身上。

颜天真本以为佛门中人不屑于看自己的舞,此刻却觉得,这位花无心大师一点儿都不避讳。

琴音渐响,她开口吟唱,声音如出谷黄莺,清脆悠然。

“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

香泽国众人闻声,有些晃神。

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词可真好,这女子的歌舞倒是真真惹人醉。

颜天真的吟唱不曾停歇,仿佛不经意般靠向了花无心的方向,凤眸轻眨。

“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女儿~美不美~”

尾音还未落,她的羽扇已经从脸上挪开,露出真面貌来。

花无心望着她的眼,下意识道:“美……”

颜天真一听,顿时忘了下一句要唱什么。

秃瓢说她美?!

------题外话------

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女儿~美不美~

歌曲《女儿情》,西游记女儿国主题曲,炒鸡好听!

==

元宵节快乐~

取二十楼送币。

本章发布之后,抢楼留言,第一名333币,第二名222币,第三名188币,第四155,第五122,后面十五楼99币~

本文签约未完成作者无法打赏,这两天应该会签约成,币币延迟两三日发~

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