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章 矫情死了/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情此景,与她想象中不大相同。

她想不到会如此顺利的……

脑子懵了一瞬间,很快便又在脑海中搜寻着接下来应该唱的歌词。

女儿美不美下一句是什么来着?

同一时,花无心将她的神态看在眼中,清澈的眸光底下闪现一丝笑意。

他所夸的那一个‘美’字说得很轻,倒是没几个人注意。

也就那么四五人注意到了吧。

除了颜天真之外,便是坐在花无心旁边的厉锐王子,还有……宁子初与宁晏之。

颜天真的舞步稍微退远了些,不敢过于明显地接近花无心,一双眼神有意无意地扫过他,口中的吟唱还在继续——

“说什么王权富贵

怕什么戒律清规

只愿天长地久

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

爱恋伊

爱恋伊

愿今生常相随~”

颜天真右手孔雀羽扇扬起,左手牵起裙摆一角,随着乐曲的旋律而转圈。

她旋转的速度十分快,洁白的裙摆画着优美弧度,那么轻盈又无拘无束。

颜天真还没转晕,四座的众人们都快看晕了。

“天呐,这舞姬也太能耐了,这样转竟还能转的下去?”香泽国的兰婷公主望着那场地中央白衣蹁跹的女子,有些瞠目结舌。

练舞之人,转圈算是一大难关,速度与圈数都有一个极限,有些人的速度与转圈的数量到了一个点便再也提不上去了。

转圈能转到不停歇,也算是一种能耐了。

她感觉那舞姬都快飞起来了……

她身旁的厉锐王子看了一会儿,冲她低声道:“妹妹,你别光看她舞姿有多曼妙,你难道不觉得这舞娘有些古古怪怪的么?你听她唱的歌儿,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问哪位圣僧?问咱们天师花无心么?”

“哥哥的意思是,这舞娘存心勾引天师?”方兰婷有些讶然,“不会吧?就因为她唱的曲,哥哥就如此判断?”

“当然不是如此,这歌是好听,词虽然有些不对劲,但也不能去质问人家为何唱这曲,毕竟是北昱国皇帝身边的人,我们此番来原本就是寻求庇佑的,态度要恭谨些。可是妹妹你仔细观察了没有,那舞姬一双眼睛总是飘过来看天师,而且就在方才她靠近的时候,天师竟然还说了句……美。”

“所以哥哥想表达的意思是,这舞姬勾引天师,天师也接受了勾引,他们二人情投意合,要去鸳鸯双栖蝶双飞了?”

“你怎么这么笨?为兄的意思是她别有用心!居心叵测!”

“你小声点儿。”

“……”

方厉锐伸手揉了揉眉心,瞥了一眼身旁坐着的花无心。

花无心坐得端正,面不改色地欣赏着颜天真的舞姿。

方厉锐低声道:“天师,我方才与公主所言,你应该听见了,天师莫要忘了自己是佛门中人,怎能被美色所诱?”

花无心开口,不疾不徐,“王子莫焦虑,本座只是欣赏欣赏。”

“那你还说她美。”

“她确实美,出家人不打诳语。”

“你……”

“王子,本座要认真欣赏,你不要打扰。”

“……”

随着乐曲最后一个音落下,颜天真终于也结束了转圈。

将左手中捏着的裙摆一角朝后一扬,这一舞算是收尾了。

虽然转了许多圈,可颜天真并没有半点儿晕眩的模样,浅笑着朝宁子初施了一礼,“陛下,天真告退。”

宁子初摆了摆手,示意她可以退下。

颜天真正要退下,忽听一人出声道:“这位姑娘,可否解释一下,方才唱的那首曲子是何用意?”

颜天真闻言,循声望去,说话的人与花无心只隔了两个座位,显然是香泽国的使臣之一。

方厉锐闻言,心中暗道一句,问得好。

这话由他来问不合适,由其他人问,若是让那小皇帝不高兴了,他大不了帮着说说情就是了,他可不能惹着那小皇帝。

“用意?我能有什么用意?”颜天真望着那发问之人,羽扇掩唇一笑,“这位大人,是对我唱的歌有什么意见么?”

那人道:“姑娘歌词中含了圣僧二字,唱那句词的时候,似乎离我们天师近了些,姑娘,佛家弟子是用来尊敬的,可不是用来调侃的,写进歌中,难道不觉得失了庄重么?”

颜天真挑眉。

这人倒是会说话,拐弯抹角地说她轻浮,不尊重佛家弟子。

“大人,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此曲是有来历的,说的是千百年前的一位女王,因为爱上了佛家弟子却又求不得才写的曲子,用来抒发心中感慨而已,这女王风华正茂,却只看得上一个僧人,可惜僧人许给了佛门,无法与她携手一生,最后只能在夕阳中分别,女王含泪看他远去,即便她愿意付出一切也不能得偿所愿,如此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轻浮么?”

颜天真说到这儿,眼角似乎流淌出一滴泪,她抬手轻轻擦拭,“我想,那僧人大概如同贵国天师一般相貌俊朗仪态不凡,否则女王怎会为他情根深种,看到贵国天师,我便想起这故事,情不自禁唱了出来,我们歌女,唱的都是别人的故事,若是惹大人不高兴,是天真的错,天真太矫情了,您见谅。”

“呃……这……”那使臣被她一番话说得顿时接不上话来。

看颜天真那情真意切的模样,又隐隐哀伤,或许,她真的只是太多愁善感了些?

仔细一想,那歌词也深情动人,并没有出现什么伤大雅的字句,以一首歌来质疑他人,似乎……是有点儿小题大做。

方兰婷闻言,目光也有些湿润,“这故事,好凄美啊……女王最后是不是孤独一生了?”

颜天真咬唇,点了点头。

方兰婷吸了吸鼻子,似乎也想哭。

方厉锐见此情形,无言以对。

使臣不禁也有些汗颜,“姑娘,是我唐突了,还请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无妨,让各位大人见笑了,天真告退。”颜天真说到这儿,又抹了一滴眼泪,转身退出了众人的视线。

花无心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挑了挑眉。

有那么多愁善感么?

呵呵。

首座之上,宁子初一言不发,眸底却隐隐有笑意浮动。

天真,果然没让他失望。

而就在下一刻,右下角响起一句细弱蚊蝇的嘀咕声,虽然很轻,还是传进了他耳朵里。

“矫情死了。”

宁子初目光骤然一冷,瞥向那说话之人。

淑妃严如絮。

“淑妃。”他忽然开口,语气毫无波澜,“香泽国使臣远道而来,朕设宴本是为了欢庆,可刚才天真说了个凄美的故事,引得兰婷公主落泪,实在失礼,不如淑妃你去跳个欢快些的舞蹈,博兰婷公主一笑,若是公主笑不出来,朕拿你是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