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汝乃佳人,奈何不洁/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宁子初说到这儿,瞥了一眼宁子怡,“你身为公主,却整日带一张男子画像在身上,成何体统。”

宁子怡撇嘴道:“皇妹又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说,皇兄还怕我失了礼仪么?话说回来,皇兄,南旭也是强国,国力与我们北昱不相上下,皇兄可曾想过与南旭联姻?皇妹愿做那和亲之人,也算是为北昱国出一份薄力。”

宁子初闻言,唇角勾起一丝讥诮的笑意,“皇妹看上了那凤云渺,只怕凤云渺未必看得上你,朕若是提出联姻,他不乐意,回绝了,被笑话的可不止是你,这关乎我们北昱国皇室的颜面。”

宁子怡听着这话,怔了怔,“南旭会如此不给面子么……”

“若是个小国自然好办,你也说了南旭是强国,何须忌惮我们?再说了,即使他们答应联姻,也未必是凤云渺娶你,回头将你塞给其他王爷,那不也是联姻么?你这浅薄的妇人之见,以后还是不用提了,除非你自个儿有本事让凤云渺接纳了你,朕自然也就无话可说。”

宁子初凉凉地望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徒留宁子怡在原地跺脚。

……

“这金创药有点儿刺激,不过见效很快,你忍着点儿。”

“啧啧,你这伤口还真深,依我看,需要缝几针。”

“这宫里的御医我是不能帮你叫了,谁让你来路不明,只能本姑娘亲自为你缝伤口,我这技术可能不会太好,你别介意啊。”

颜天真一边帮着捡回来的丑男处理伤口,一边感慨。

这丑男,伤得还真是不轻,且也真算是硬气,寻常人受这伤早该晕了。

就在他锁骨下方的位置,有一个很明显是利刃创下的伤口,约莫两寸长,一寸深,伤口边缘的血液已经开始干涸结痂,可依旧有新的血液流出来,难以止住。

颜天真为他的伤口抹上了金创药,片刻之后,那血才止住了。

而颜天真白嫩的手上也满是血迹,时不时往身边的金盆里浸一浸,金盆里原本装着的清水也成了血水。

颜天真洗干净了手,这才从事先准备好的针包上取下针,用火烤消毒之后,道:“我要开始缝了。”

说着,她丢给丑男一条干净的毛巾,道:“咬在嘴里,省得你等会儿疼得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丑男:“……”

他并没有依照颜天真的意思咬住那毛巾,依旧一脸面无表情。

颜天真见此,也不多话,手中的针往他伤口上就扎。

丑男原本以为颜天真只是勉强上手,她事先说了,她技术可能不大好。

他想想也觉得她技术不会好。

他看到她的第一眼,第一印象便是:花瓶。

除了美貌之外没什么其他特点的女子,称之为花瓶,就如同摆设一样,中看不中用。

之后,不小心与她发生了亲吻,他忍不住作呕,她暴跳如雷,他对她的印象又加了一层:脾气差。

再之后,用项链试图与她做交易,让她帮助自己,她爽快地将他带回寝宫,为他上药,看到他血淋淋的伤口竟然丝毫不觉得害怕,通常姑娘家见到血是要惊慌的,可她二话没说,帮他认真处理伤口,他对她印象又深了一层:胆子大。

到了此刻,她拿着针戳他的伤口,他虽然感到疼痛,但这个程度的疼痛也就只是让他皱皱眉头罢了,他当然不会像她说的那样……疼得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令他惊奇的是,这女子刚才说自己缝伤口技术不怎样,此刻感受着那针尖带着线干脆利落地穿过血肉的摩擦感,反反复复,让他觉得……她这技术其实也算不错,并不输宫廷御医啊。

他终于转过头正眼瞧这个女子。

过去的岁月中,他几乎不会认真地打量一个女子。

她垂着眼,抿着唇,神情专注。近距离认真瞧她,发现她的肌肤着实白皙莹润,眼角有些上挑的弧度,睫羽浓密而卷翘,这样的一双凤眼的确没什么好挑刺的,鼻梁也小巧,唇色嫣红水润。

就算是个花瓶,也能成为花瓶中的极品,绝色花瓶了。

这女子想必就是最近很得那小皇帝喜爱的歌姬,传言她能歌善舞,艳压群芳。

其实她的打扮称不上多艳,既没有浓妆艳抹,也没有珠光宝气,身上并无脂粉气,只有一丝淡淡的清雅香气,比起那些皇妃,她的打扮已经算是简单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不花枝招展的人,却被坊间传闻是狐狸精转世,一颦一笑会令看者酥了骨头?

传言,的确不能全信。

那个冷酷的小皇帝从不宠爱哪个妃子,却很宠她,虽然她并无封号,但待遇也够令人眼红。

“缝好了。”颜天真开口打破了寂静,拿过一旁的剪子剪了线头,算是处理好伤口了。

丑男并未说谢,因为如今他真的是说不了话。

颜天真猜到了他说不出话,轻描淡写道:“诶,你不会说话,总会写字吧?你送我珍宝,我救你回来,这就算扯平了,不过,还有个帐没算呢,说,为什么亲到了本姑娘想吐?你看看你长得这幅尊容,我都没吐,你凭什么嫌弃本姑娘!”

丑男斜睨了她一眼,冲她伸手。

颜天真没理解过来,“作甚?”

丑男比划了个执笔挥墨的动作,颜天真才明白过来,没给他准备纸笔。

她起身去书柜边取了纸笔,到了他身前,将白纸往桌子上一搁,毛笔递给了他。

丑男接过了笔,在白纸上写下一行字。

颜天真发现,他的字真是极好看的,挥墨的动作流畅利落,不去看他那张丑脸,只看他的动作,倒也挺帅。

可当她看清他写的内容时,差点儿又炸毛。

他写的是——

汝乃佳人,奈何不洁。

洁,乃纯洁、干净之意。

翻译过来:你虽然貌美动人,奈何你却不纯洁。

“你妈……”颜天真眼角剧烈一抽,终究没骂出一句完整的脏话,只磨牙道,“本姑娘哪里不纯洁!”

丑男继续写着字:唇似桃花,几人沾过?

翻译过来:嘴巴蛮好看的,被几个人亲过了?

他觉得,至少皇帝是碰过的。

毕竟她也算是那小皇帝的女人。

“你大爷的,看不出来,你这幅尊容还有这么高的洁癖?”颜天真气笑了,“你敢说你以前没亲过姑娘?你虽然长得这幅尊容,但看上去像是个有钱的主儿,想要姑娘也多得是,你没碰过姑娘?在你眼里,像本仙女这样美丽动人的女子就一定不纯洁?这是哪来的歪理?你说你是个哑巴就罢了,怎么耳朵还不好使!我记得我说过一句,皇帝都不曾牵过我的手!本仙女至今纯洁得很!你他妈要不是初吻的话,我就拿针缝了你嘴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