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捡了个犯人/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素来喜欢以温柔典雅的形象在人前展示,隐匿自个儿真实的一面,至今还没有几个人能够让她暴露了本性。

小皇帝算是一个,毕竟她原本就是帮着小皇帝办事的。

静王宁晏之又算一个,谁让她自个儿不小心,杀人被他瞧见了。

如今这丑男……着实是把她气得不轻,气到她什么粗言野语都想用上了。

而丑男听着颜天真一席话,倒也愣了。

仔细回想一下,他在神志朦胧之时,似乎是有听到颜天真气急败坏的抱怨声,依稀听到一句,皇帝都不曾什么什么……

那后面的内容竟然是:皇帝都不曾碰过她。

所以,这个绝色花瓶,倒还真是个清白的?

这么一想,他心中稍稍感到安慰了些,总算不那么膈应。

手中的毛笔继续挥洒,写下一行字:清心寡欲,不近女色。

这八个字写出来,颜天真有些狐疑,“你不近女色?”

他将毛笔搁在一旁,不再写字。

他已经给出答案了,她信不信是是她的事。

“这么说来,你是第一次亲人,我又是第一次被亲,那般近距离接触也就是个意外,你我之间又算是扯平?”颜天真说到这儿,眼角微微一跳。

不对,吃亏的还是她。

也许这丑男当真也是个洁身自好的人,可他……丑啊!

那幅尊容,被他亲了去,很显然是她亏了。

颜天真磨了磨牙,有些恼,不过很快地,又释然了。

也罢,丑男也不是刻意占她便宜,若是一直计较下去,倒真是矫情。

她最气不过的只是他吃了她豆腐之后还想吐,这才是不可饶恕。

可他方才解释了一番,他虽然相貌丑陋,却是个洁身自好的人,以为她不洁,这才嫌弃,如今一来二去的都解释清楚了,这事儿……就当书页翻过去吧。

颜天真轻咳一声,恢复了平时云淡风轻的神态。

“时辰不早了,你歇着吧。”

她的话才说完,偏殿外响起了一声声喊叫。

“颜姑娘!”

“颜姑娘,你在何处?陛下找你呢!”

颜天真闻声,转头朝丑男道:“小皇帝来了,你就呆在此处,万不可随意乱走!”

留下这么一句话后,她便转身,出了殿门。

看见不远处几道身影在寻她,颜天真出声道:“这儿呢这儿呢。”

宫女们回过身看见她,连忙道:“颜姑娘,陛下已经坐在殿内等候了……”

“知道了。”颜天真应着,迅速走向主殿。

小皇帝这么迟了还来找她,想必是有事。

进了殿内,看见宁子初正坐在靠椅上品茗,颜天真施了一礼。

宁子初瞅了一眼自己边上的椅子,道:“坐罢。”

颜天真坐到了那椅子上,道:“陛下这么迟了还不歇着,莫非是要跟我说香泽国天师那事?”

“那和尚的确不是个正经和尚,朕看他对你也起了些兴趣,那就不急于一时了,香泽国使臣们过了乞巧节才回国,算算日子,还有大半个月。”

“大半个月,这时间倒是挺充足。”颜天真笑了笑,“天真自然会尽力完成陛下吩咐的事。”

宁子初淡淡地‘嗯’了一声,不经意瞥到了颜天真裙子上的一滴血迹,再次开口,语气多了一丝关怀,“你可是哪儿受伤了?这裙摆上竟有血。”

颜天真低头瞅了一眼自己的裙摆,顿时想起来了,这是那丑男的血……

在荷花池畔初见丑男,他伤口的血正顺着胳膊流淌下来,流过指尖,滴了一滴在她裙子上。她今夜献舞穿的是白裙子,这一滴血迹自然明显,她来之前竟然没想起来换条裙子。

给那丑男缝合伤口的时候还特地把袖子卷起来,血没弄到身上,她还觉得自己的衣裳挺干净,都忘了之前裙子上就沾血了。

小皇帝年纪虽轻但实在太多疑谨慎,若是她没有伤口给他看,只怕他又多想。

于是乎,颜天真轻咳一声,摆出一副不太自然的模样,“陛下,天真没受伤……”

宁子初疑惑道:“没受伤这血是哪来的?莫非是别人的血?”

“不不,是我的血。”颜天真撇了撇嘴,“陛下总该知道,女子每个月都有几天不方便,天真竟然不知道,何时沾到裙子上的……”

宁子初怔了怔,反应过来,有些不自然地挪开了视线。

他自然是知道的。

他十五岁就通晓男女情事,怎会不知女子每个月都要来葵水。

“朕今夜来找你,还有一事。”宁子初话锋一转,“今日宫中混进了宵小之辈,武艺十分高强,就在宫宴进行的时候,盗取了皇后宫中的火芝。那是皇后的陪嫁之物,极为贵重,皇后急坏了,命人搜捕贼人,可那人身法太快,数量半百的侍卫都拿不下他,将他伤了,还是让他逃脱了,他应该还在这宫里,也不知躲到哪儿去,最近几日,夜里就不要出寝宫了,省得遇到了贼人,陷入险境。”

颜天真闻言,微微惊诧,“竟有这事?陛下,那火芝是什么东西?”

颜天真心中微惊。

小皇帝要捉拿的人,就是丑男了。

她竟然……捡了个犯人回自己寝宫里。

不过既然捡都捡回来了,自己也拿了人家的东西,俗话说拿人手短,既然答应了收留那人,就不能将他出卖。

反正她与皇后没有半点儿交情,丑男盗窃皇后的东西,关她屁事,杀了皇后都与她没有关系。

“那火芝是一株通身赤红的灵芝,在天地间自然生长,百年难求,哪怕是黑市也从来不会有火芝半点儿消息,是皇后的爷爷机缘巧合所得,之后传给皇后的父亲,如今的楚丞相。”

宁子初顿了顿,又道,“天真你有所不知,几年前朕还未登基时,母后身染恶疾,药石无医,楚相拿出了这传家宝,将这火芝砍下一半给母后服用,才不到三日母后就康复了,母后念着这一份恩情,就点了楚家的女儿为太子妃,朕登基后,太子妃顺理成章成了皇后,她正是靠着这火芝才得来的地位,她与母后关系一直很不错,所以,就算朕不喜欢她,她这地位,也无人可撼动。”

颜天真点头,“这么说来,这火芝堪称神药了,太后娘娘当年吃了半株,剩下的那半株,楚家给了皇后娘娘做陪嫁,这火芝能将病入膏肓的人从鬼门关拉回来,当真厉害,皇后娘娘想必很心痛。”

“她什么心情朕管不着。”宁子初悠悠道,“朕气的是,这宫中守卫竟是酒囊饭袋,这么轻易地让人混了进来,那么多人都拿不下一个人,真不知道干什么吃的,委实该罚。”

颜天真道:“陛下您也说了贼人功夫太好,也怪不得守卫们了。”

“若是以后每每混进刺客贼人,他们都以对方功夫太好来当说辞,那都不用罚了?”宁子初的语气轻描淡写,目光却有些森寒,“今夜看守皇宫寝宫的一众守卫,朕全部赐了死罪,借此警告他人,不可玩忽职守。”

颜天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