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脑子还挺好使/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皇帝这一罚,直接将人命给罚没了。

颜天真悠悠叹息一声,“陛下,可别怪天真多嘴呢,俗话说法不责众,若是一两个人玩忽职守,斩了倒是能有杀鸡儆猴的作用,可这是好几十人,且,委实也不算是玩忽职守了,照陛下您这个杀法,只怕这宫中侍卫,一年能少好几百人。”

宁子初听闻此话,森凉的目光望向颜天真,站起了身,“天真觉得,朕的做法有错?莫非你也跟某些臣子一下,认为朕残酷么?”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双墨眸紧紧盯在颜天真的脸庞上。

她算是这宫里能跟他稍微亲近点的女子了,并不是说有多少肢体接触,而是……心近。

有些话不爱跟旁人说,就跟她说了,他知道她不是多话的人,她比任何人心眼都多,不会无事生非。

若是连她都开始惧怕他忌惮他,那她就太让他失望了。

颜天真见宁子初忽然变得冷酷又严肃,心中暗道一声不好。

这小皇帝原本就喜怒无常,最不爱听人家说他残酷,虽然她刚才没有直说,但他显然理解成了……她说他太狠。

他确实狠。

因为一个武功高强的窃贼,他一个不痛快,一道指令诛杀半百侍卫,这难道不算太过?

侍卫抓不住窃贼,是能力问题,并不能说他们玩忽职守或是不尽力。罚是该罚,但一罚就是死罪,未免让人心寒,想必臣子们都不会同意的。

她就那么随口一句话,算是给半百侍卫求个情,小皇帝却不高兴了,一双眼睛像利刃似的,似乎她再说错一句话,他就会发飙。

想到这儿,颜天真迅速做出反应,以手撑额,迎视着宁子初的双眼,漫不经心道:“我的陛下,天真自然不敢教训您,您惩罚他们是有道理的,不过这时机不对啊,恰逢宫宴,宫中热闹了些,这人来人往的混进贼人也不算稀奇了,香泽国的使臣们都在呢,您这时候诛杀一堆侍卫,整个宫里都会知道,传到那些使臣耳朵里,人家表面不敢说什么,背地里还不知道如何评价您呢,为何不给他们留个好印象?天真这是为您着想啊。”

宁子初闻言,冷酷的神色有所缓和,却还是冷哼一声,“让他们知道又如何,他们敢说什么?一个破落小国,我北昱大军可直接毁他城墙,此番看他们称臣还挺有诚意,朕也给了他们好脸色,他们敢给脸不要脸,反过来批判朕?”

“陛下,您动不动就提杀人的事儿,传出去对您哪有半点儿好处?天真从来不觉得陛下有错,但天真不想让外人批判您,陛下你是一国之君,滔天权势,数万雄军,可却也堵不住悠悠众口,您该为了名声想想,天真就怕您回头又要被那些大臣们唠叨,少杀这几十个人,能省多少事啊?您倒是不嫌麻烦,我都替您觉得不值得。”

颜天真说着,叹了口气。

宁子初闻言,垂下了眼,“有道理,为了罚这一堆侍卫,回头又要被那群老东西说,整日满口仁义道德,听得朕耳朵都快起茧子,事实上也不过一群伪君子,又有几个人敢像你这样直言不讳……天真,你知道吗?朕根本就找不到一个能说心里话的人。”

宁子初说着,转过了身,“罢了罢了,饶了那群饭桶,你早些歇息,朕回宫了。”

说完,便干脆利落地走了。

来得快,去得也快。

颜天真望着他的背影,叹息一声。

才十七岁啊,性格却如此复杂多变。

这位少年天子是个人才,身为皇帝该有的睿智和气势完全具备,可他太阴晴不定,时而残酷,时而柔和,时而忧郁……

多少人像他这样的年纪都在嬉戏人间,这大好年华也该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可他呢,没有童年,又没有初恋。

他刚才也生她的气了,不过幸好,最后还是消气了,也饶了那半百侍卫。

忽听殿外有脚步声响起,她立即抬头望去,见到来人,额角跳了跳,“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躲着么!”

来人可不正是捡回来的丑男么。

丑男没说话,走到了她身前,从袖中掏出一叠纸,拿了第一张给她看。

颜天真瞅了一眼,上面写的是:皇帝走了,宫人不在附近,无妨。

颜天真有些好笑,“你脑子还挺好使的,居然能猜到我要问什么,提前写好了答案。”

丑男又翻出一张纸,上面写着:那是自然。

颜天真:“……”

连她会夸他都能猜到?!

想想也是,正常人应该都会夸上一句,你挺聪明之类的。

颜天真瞥了他一眼,“你想说什么?”

他又翻出一张纸,上面写着:看不出来,你能说会道。

“你听到我和小皇帝说的话了?”颜天真笑了笑,“你捅的篓子,还是本姑娘帮你善后,把你这个犯人捡回来,还得救一群被你连累的侍卫。”

丑男又翻出一张纸:并非我想害人,只怪皇帝残酷。

“小皇帝固然残酷,你也有过错,是你盗窃火芝在先,你这行为委实也挺不厚道,人家那火芝是祖传宝物,丢了不得急个半死。”

颜天真此话一出,回复她的自然还是字条:盗窃火芝只为救命,不得已。

“我靠,你是神棍吗?我问什么你都能提前想好了写在纸上回答我?你太可怕了。”颜天真望着他手上厚厚一叠纸,眼角微抽。

他究竟准备了多少对答?

这个丑男……有点能耐。

而下一刻,他又翻了张纸给她看:并非我未卜先知,我刚好具备一个聪明人的推测能力。

颜天真:“你赢了。”

丑男又翻出一张纸:皇帝对你,似乎与众不同。

“你怎么这么八卦?又觉得本姑娘跟小皇帝有什么暧昧关系?做人思想不可太龌龊,别看小皇帝后宫三千,他对女人真没兴趣。”

她之所以在小皇帝面前与众不同,自然不是像外人说的那样,靠着美貌和歌舞,真正原因其实是……她比较放肆,她不怕他,即使他恼怒的时候,她也能嬉皮笑脸,他就吃这一套。

她已经知道该怎么拿捏分寸,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小皇帝各种脸色变化。

丑男又翻出一张纸在她眼前挥了挥。

上头写:有吃的么。

颜天真翻了个白眼,“这个点宫人们都睡了,不开伙,我可不忍心把刚进入梦乡的小宫女喊起来给你做饭,你要不就忍一忍,明早再吃。”

丑男垂下了眼,翻出最后一张纸:饿了一天了。

“你这人事真多!”颜天真磨牙,“欠本姑娘的人情,你还的完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