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大白天的,哪来的鬼?/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说那宁子怡,被从天而降的凉水浇了一身,有一瞬间的怔愣。

待反应过来,她当即冷喝一声,“哪个混账东西!竟敢往本公主头顶泼水?”

身后跟着的宫女们连忙跑上前来,手忙脚乱地掏出了巾帕帮她擦拭头上脸上的水。

“公主,您这浑身都湿透了,还是去换件衣裳。”

“公主,方才那水,似乎是从楼上窗口泼下来的。”

宁子怡听着宫人的话,当即道:“立即去楼上,把泼水的那家伙揪下来!”

说到这儿,她又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道:“画像,画像还在树上!似乎也被水泼了,快去搬个梯子来,将画像拿下来!”

那画像是她花了重金买下的,画上的丹青要是遇了水,难免会糊,方才她站的位置,画像正是在她的头顶上,那画多半也是保不住了。

这幅画若是没了,她一时半会也很难再找到一个好的画师去画那个人。

想到这儿,宁子怡目光豁然一冷,眼神如箭一般射向二楼窗口的位置。

不知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她要揪下来,严惩不贷!

宫女们很快搬来了梯子,将挂在树上的画像取了下来,瞅了一眼那画像,果真是糊了。

“公主,这画……糊了。”

眼见宫女递来那张模糊不清的画,宁子怡咬牙切齿,“楼上的那个混账,怎么还没拎下来!”

宁子怡身后,颜天真已经走过来了,眼见着宁子怡怒不可遏的模样,不禁好奇了,“公主,画上是什么,你如此宝贝。”

宁子怡听着颜天真的问话,这会儿也不跟她客套了,瞥了她一眼,“这幅墨宝,是南旭国才子断玉公子所绘画,千金难求!本公主好不容易才买到一幅,却被你这仙乐宫的人给毁了,你这偏殿楼上住的是哪个东西?往窗口泼水竟也不看楼下是否有人,简直一点儿规矩都没有!”

颜天真闻言,连忙道:“公主,我正想说这事,我这偏殿楼上压根没有住人啊,刚才那水……真是莫名其妙。”

颜天真此刻心中已经有了思量。

方才还觉得丑男又给她闯祸,但转念一想,那丑男已经被她定义为聪明人,既然是聪明人,哪会闲得慌拿水泼公主?就算他跟这位怡长公主有什么深仇大恨,作为一个聪明人,应该懂隐忍才对。

所以,丑男泼水,目的绝不是为了专门去泼宁子怡。

应该有什么更特殊的原因,让他这水一定得泼出去。

莫非……是为了毁那张画像?

再说宁子怡,派了宫女上二楼去揪丑男,时间都过去老久了,也没能把人揪下来,没准那家伙早就开溜,不知道躲什么地方去了。

所以,她就一口咬定,这上面没住人,宁子怡抓不到人,又能说什么?

“你说这楼上没住人?不可能。”宁子怡沉着脸,“若是没住人,这从天而降的水是哪来的?”

颜天真神色颇为无辜,“这我当真不知啊,我这仙乐宫里上上下下总共七人,三个太监三个宫女加上我,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人,此刻那六个人应该都在忙着洗衣做饭,公主若是不信,就派人去厨房和洗衣池瞧瞧去,他们肯定在,问问他们,我这宫里是否还有第八个人。”

颜天真的话音才落下,宁子怡的宫女已经从楼上下来了,“公主,这楼上压根没人啊,奴婢找了好几圈,也没能看到半个人影,而且,楼上四处是灰尘蛛网,看着就不像有人住。”

颜天真听到这儿,眼角迅速掠过一丝笑意。

当初跟丑男说好了,不许将屋子收拾干净,哪怕有洁癖,也得忍着别去收拾,万一什么时候侍卫搜来了,搜到堆满灰尘的屋子,只当没人住。

“这……怎么会?”宁子怡听着宫女的话,拧着眉头。

而就在这时,颜天真忽然怪叫一声,“不会是……有鬼吧?”

“休要胡言乱语。”宁子怡冷声打断,“这大白天的,哪来的鬼?你是听茶楼说书的说多了鬼故事么?本公主敢断定,一定是人所为。”

颜天真闻言,也拧起了眉头,“莫非我这仙乐宫内进了刺客贼人?公主,你可曾听说,这两日宫里很不太平,先是淑妃娘娘的淑兰殿进了刺客,不过那刺客被静王殿下所杀,再之后,又是皇后娘娘寝宫内进了贼,盗窃了火芝,那贼人还没落网呢,数量半百的侍卫都没拿下他,引得陛下震怒,那贼人还在这宫里……”

颜天真说着,脸色顿时有些忧虑,“不会是转悠到了我这仙乐宫吧?这也怪吓人的,我这宫里是有不少陛下赏赐的宝贝,他若求财,拿去就是了,就怕他……劫色。”

宁子怡白了她一眼,“你是不是想多了?”

“公主,以我这姿色,总要为自己担忧!”颜天真娇嗔一句,“这宫里盯着我的眼睛还少么?女人盯我大多是恨我,男人盯我多半没安好心,幸好公主您从不为难我,不像娘娘们,总是想着来作弄我。”

颜天真说到这儿,走到宁子怡身旁,抓着她的衣袖摇晃,“公主您算是这宫里对我极好的了,身份尊贵,却还唤我一身天真姐,让我不胜惶恐,为了感谢公主,您要学什么歌舞,只管开口,天真会的,愿意全教给您,毫无保留。”

宁子怡:“……”

看着颜天真一副情真意切感激涕零的模样,她还能说什么呢。

颜天真的话倒也没错,宫中女子有九成看她不顺眼,全是妃嫔,只因皇兄对她宠爱了些,多的是人眼红她,想整死她。

自己身为公主,倒真没在这颜天真面前摆架子,只因皇兄看重她,与她起冲突没有好处,再有这颜天真的歌舞着实一绝,想跟她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因此,总是对她客气些,她倒还真觉得自己对她好。

想到这儿,宁子怡的神色恢复了平静,眼见颜天真还抓着自己的衣袖,便亲切地拍了拍她的手背,“天真姐,你的容貌与才艺不平凡,这就注定你脚下的路不太平稳,你太容易招人眼红,本公主是真心欣赏你。你的歌舞,本公主得空了再来学吧,如今我是没什么心情了,要回宫将这身湿衣换了。”

颜天真撇了撇嘴,“那贼人的事情怎么办呢?”

“夜里门要拴好了,让两个宫人为你守夜,如此一来也就不害怕了,我会去跟皇兄说,贼人有路过你这儿,这几日夜间巡逻的卫兵会增多,希望能尽快抓到那贼人。”

宁子怡说完,朝身后的宫女们道:“回宫!”

颜天真道:“恭送公主。”

眼见着那宁子怡走远了,颜天真收起了笑脸,转身奔上偏殿的二楼。

推开云泪住的那间屋子,只见他正端坐在桌子边,挥墨写字。

他又在提前准备对答了么?

“云泪,你搞什么鬼?那幅画像到底是什么玩意,让你那么急着毁掉?若不是本姑娘机灵,让那公主打消了疑心,她绝不会这么快走,没准连我都怀疑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