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帮,自然要帮/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的问话一出,云泪自然是没能回答的得上来,依旧坐得笔挺,云淡风轻地写字。

颜天真心中明白他在作答,便悠悠道:“索性我把问题全问了吧,你为何一定要毁掉那幅画像?方才宫女上楼抓你却没找到你的人影,你是躲什么地方去了?我原本还想着怎么跟那怡长公主解释,后来看见了宫女半天没能把你拎下来,我便知道你藏了起来,于是我就忽悠公主,说我这偏殿楼上压根就没住人。”

颜天真说着,便走上前。而云泪已经写好了两行字:关于那幅画像,关系着我的个人秘密,不便告知,请勿多问,或许以后,能寻到机会告诉你。

颜天真见此,翻了个白眼,“得了吧,我也不是很想知道,也不知道画像上有什么稀奇的宝贝,那长公主如此重视,却被你一盆水给毁了,你是没瞅到她那副气急败坏的模样。”

云泪继续写着字——

方才我那一盆水泼出去,料想那公主会叫着宫女上来抓我,自然是要寻个地方躲起来,你这偏殿的横梁倒是宽敞,人紧贴在房梁上,足矣遮掩全身,那小宫女不机灵,瞅着屋里尘多只当是没人住,不曾想过房梁顶上会藏人。

颜天真道:“也是,这屋子一看上去就一目了然,小宫女多半也就是翻翻衣柜,看看床底。”

说着,颜天真抬头瞅了一眼头顶上的房梁,果真十分宽敞,若是身形偏瘦一些的人,紧贴在房梁上不露出衣角,就这么一抬头,还真是看不出来。

颜天真笑了笑,“幸好只是宫女,而不是侍卫,宫里侍卫干多了搜查犯人的事,搜屋子是颇为严格的,任何一个角落都不会放过,今天若是侍卫来搜查,你定然逃不过,除非你能钻到墙里去。”

云泪继续写字——

你不必担心我会暴露,我既然是借着你的地盘在躲避,那么我自然是不会连累你。

颜天真见此,挑眉一笑,“哟,你倒还挺讲义气?那么我问你,若是你在我这偏殿被捉住了,我头上便落了个窝藏犯人的罪行。就算你不想连累我,我也逃不了干系。回头审问你的时候,你该如何解释呢?”

云泪写道:我若被捉,便说是我自己闯入,偷藏在你这儿,而你并不知情。

颜天真撇了撇嘴,“你这解释未免也太过苍白,不会有多少人信的,外人只会以为是你在为我开脱,这宫里想害我的人多了去了,他们最擅长于将小小的错误放大,更何况是窝藏犯人这种莫大的错误呢?总之,你一旦暴露,对我而言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我还是请你好好藏着,别出来胡作非为,例如今天这样的事儿可不能再发生一次了,否则我也难以保证每次都能逃脱。”

云泪继续写:在这宫中谁最大?

颜天真道:“自然是小皇帝最大。”

云泪又写:这就对了,只要他不想治你的罪,旁人便治不了你,管他们怎么说你?我不供出你,便没有任何证据指出你私藏犯人。一来你伶牙俐齿,擅长表演,二来又有皇帝做靠山,你只需要博得他一人的信任即可,至于其他人委实不用管。

颜天真翻了个白眼。

云泪这话没毛病,无法反驳。

云泪继续在挥墨,颜天真凑上去一瞧,只见他在纸上写着:可否再帮我一个忙?

颜天真还没回答,他便又迅速写好了两个字。

那两个字竟然是,多谢。

颜天真唇角微微一抽,“写了那么多字,总算是看你写了个谢字,我这还没答应要帮,你却道谢了,如此一来,我若是不帮忙,倒显得小气,也罢,你说吧。”

云泪写道:我料到你会帮我这忙,只因你的心灵原本就与你的容颜一样美丽。

颜天真愣了一瞬间,反应过来后,有些不可思议,“你为何忽然变得这么肉麻?”

她的心灵与她的容颜一样美丽……那她若是不帮他,倒是辜负他那句美丽了。

高冷的丑男难得夸一次人。

等会儿,该不会是要她办什么很难的事儿吧?这才破天荒的夸了她一句。

而事实证明,颜天真想多了。

云泪在纸上写的是——

劳烦你托人跑一趟黑市,买一些易容用的东西来。

“易容?”颜天真挑了挑眉,“你竟有这样的本事么?”

易容术,是靠着特有的技巧与药物,将一个人改头换面,这样的技艺并不常见。

云泪若是换了一张脸,倒算是件好事,如此一来,他现身人前,不会有人知道他就是从皇后寝宫盗窃火芝的人。

“这倒不算什么大忙,帮你就是。”颜天真笑了笑,“正好,我还未见过有人使用这改变容貌的技巧,此番也能让我长长见识,对了云泪,你既然会易容,就把自个儿易得好看点儿,成不成?”

回应她的,是云泪的一记眼刀。

颜天真干笑道:“我这人,说话就这么实诚,别介意,俗话说得好,口不饶人心地善,心不饶人嘴上甜,你方才说了,我的心灵与容貌一样美丽,那我自当直言不讳,我可不是嫌弃你哦,朋友不嫌丑,不过你既然能把自个儿变好看点,为何不呢?”

云泪转过头,不再理会她。

午饭过后,颜天真便带着两名宫女出宫去了。

去黑市买易容用的东西,此事托人去办她是觉得不太放心的,毕竟那不是什么正经东西,她可不想让人知道她买过。

仙乐宫内六个下人,全是小皇帝的耳目,她若是有个什么异常行为,只怕会报到小皇帝那儿去,因此,她总要防着点儿,每回出门带上宫女一起,显得光明磊落,这说明她不怕让人监视,在她们眼中,她一直是正常的。

至于她要买什么东西,可不会让跟着的宫女知晓。

……

焚香缭绕的寝殿内,身着杏色宫装的女子慵懒地卧在榻上,听着身前宫女的汇报,勾了勾唇。

“颜天真出宫了,且就只带了两个宫女随行,这一次,是天要亡她啊。”

严淑妃说到这儿,水眸中泛起寒冷笑意。

身前跪着的宫女道:“已经依照娘娘的吩咐,让那些人暗中跟着她,只等走到人口稀疏的地方,就取了她的命。”

“很好。”严淑妃摆了摆手,“退下吧。”

“是。”宫女应着,退了出去。

退到了淑兰殿外,她漫不经心地走过一个太监的身旁,稍作停留,朝他低语了几句。

太监听完之后,冲她笑了笑,便越过她走了。

两人看起来,像是正常的打招呼。

太监一路行至御书房,远远地正看见宁子初在御书房外踱步,身后跟着一名蒙面侍女。

太监上前,将淑兰殿宫女的原话传达给宁子初。

“这个淑妃,还真是迫不及待啊。”宁子初语气悠悠,墨眸中冷光流转,“以为派那些酒囊饭袋就能要了天真的命。”

“陛下,那咱们还帮不帮颜姑娘?”

“帮,自然要帮。”宁子初转过身,冲身后的蒙面侍女道,“梅无枝,记住你此次的任务,作为路见不平的侠女助天真诛杀敌人,取得天真的信任,留在她身边,回宫之后,不要与朕有任何联系,以免她起疑,若有任务,朕会派人通知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