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当真是个妙人/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师当真是慈悲为怀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却又恐伤人命,也罢,我总不能让大师破了杀戒,这两条人命,就算在我头上了。”

颜天真淡淡一笑,手中的羽扇迅速挥出,顷刻间取了两个刺客的性命。

花无心松开了手,任由两名刺客的身躯倒在了地上,垂下头道了一句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若是个正经的出家人,如此感慨倒是很正常,可这话从花无心口中说出来,颜天真却觉得虚假得很。

都说佛家弟子四大皆空,香泽国这位天师却不见得。

一来他为人不正经又爱装正经,二来他这心也一点儿都不慈悲,虽然不是他亲手杀的人,可却是他将人送到了她面前给她杀,这么算来,这杀孽他也得分一半的。

可他偏要对她说:劳烦你动手剐了他们,这杀孽就不算在贫僧头上了。

她只当他是在强行安慰他自己,也不去反驳他的话。毕竟对待帮助自己的人,还是得客气一些的。

瞥了一眼不远处,随行的两名宫女已经将最后两个敌人诛杀。

“多谢大师出手相助了。”颜天真冲花无心正经地道着谢,“大师的功夫当真令我大开眼界,方才我就瞥见一道青影闪过来,还没来得起瞧清楚,大师却已经制住了两名刺客,佩服。”

刚才那一刻,她是有些心惊的,这和尚的速度委实忒快了点。

“姑娘的能耐也是令贫僧大开眼界呢。”花无心悠悠道,“看姑娘跳舞的身姿,万千柔情,却没想到这样一幅纤细的身子骨打起架来竟也是那么干脆利落,难怪姑娘的舞姿比寻常女子要更有力度些,看着便让人觉得神清气爽。”

“过奖,过奖。”

“姑娘可知这些刺客是谁派来杀你的?”

“尚不能确定,不过我倒是怀疑几个人。”颜天真笑了笑,“大师,我要正经地与你说件事,在宫里,其实并没有几个人知晓我懂武功,否则今日来的刺客就不止这么点了,还请大师帮我保守秘密,不要告诉外人,天真感激不尽。”

花无心笑弯了眉眼,“姑娘你如此深藏不露,难怪找你麻烦的人总是不能顺心,果然是小瞧了你,姑娘放心,你不希望让外人知道的事,贫僧不会泄露出去的,今日来杀你的这些人死了个干净,幕后人想必会很纳闷你是如何逃脱,回头你到陛下面前哭诉一番,说是有正义之士帮你杀光了歹人,这幕后人想必也不会怀疑什么,姑娘也莫要提起贫僧出现过的事儿。”

颜天真会意,淡淡一笑,“我明白了。”

她与随行的宫女身为‘弱女子’,不会杀人。

花无心身为佛门弟子,不能杀人。

所以,刺客是谁杀的呢?自然要随口捏造一个不存在的正义之士。

颜天真转过了身,走到了插着糖人的摊子边上,拔下了上面最后剩的几根,递了一根给花无心,“大师,吃糖么?”

花无心淡笑着接过了。

随行的两名宫女也走上前来,颜天真便也给她们两人各自递了一根。

“贵国宫中,还真是卧虎藏龙呢。”花无心含了一口糖人,漫不经心道,“连小小的宫女都有着不错的身手,面对血腥好似司空见惯,真实身份,是暗卫吧?还有颜姑娘你,顶着绝色花瓶的头衔,实则,却是你们陛下手上最厉害的武器。集美貌智慧才华武艺于一身,他闲着的时候,看你几曲歌舞,心情畅快;他看谁不顺眼明着处置不方便时,姑娘你便暗中悄悄把那人送去见阎王,小皇帝能有你这样的心腹,不知解决了多少麻烦事……”

颜天真唇角的笑意僵了僵。

这和尚果然是个人精!

她正想表达敬佩之情,和尚接下来说的一句话却让她恼了——

“难怪贵国陛下对皇后淑妃等一干美人瞧不上眼,那些女子只知后宫争宠却没半点儿屁用,才艺与头脑比不上也就罢了,就连相貌比颜姑娘出色的都拎不出几个,姑娘你这般艳压群芳,难怪陛下专宠,如今又能办事又能暖床还不添乱的女子可是不多了呢……”

“闭嘴。”颜天真面上在笑,笑容却颇为阴冷,“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是不是在你们眼中绝色美女都不是好东西呢?本天仙虽是如花似玉又聪明可人,却并未像你们想得那般龌龊!似乎只要听过我颜天真大名的,个个都以为我爬上了龙榻,你们能不能像我一样纯洁点儿?你当这世间女子都那么稀罕那张龙榻?那毛头小皇帝,脑子是聪明,谁知道他榻上功夫好不好,毛都没长齐,本天仙看不上。”

花无心:“……”

宫女:“……”

不远处,梅无枝将颜天真的话听在耳中,不禁汗颜。

这颜姑娘……说话还真是放肆!

那花无心也是,身为佛门弟子,却一点儿都不自重。

梅无枝觉得继续干站着也没什么意思,索性转身离开。

任务失败,得回去向陛下请罚了。

而颜天真说完那么一大段话之后,又附上了一声冷笑,转身走开,不再理会花无心。

两名宫女自然是跟了上。

身后,花无心回过了神,低喃一句,“当真是个妙人。”

颜天真领着随行宫女去了黑市,走了没几步,便停了下来,冷声道:“过些日子是陛下的生辰,我要去准备一份特殊的礼品给陛下,你们不必跟着,我很快回来。”

两名宫女应着,“是。”

颜天真独自走远了些,买了云泪所需要的易容物品,全藏进了宽大的衣袖内侧口袋,之后又买了一柄檀木扇。

说要给小皇帝送礼,可不是随口说的,金银珍宝太俗他必定是瞧不上,随手买一把扇子给他也太敷衍,买回去刻个字画什么的倒是显得更用心,小皇帝即便是看不上她的手艺,也会念着她这份心意而满意的。

买好了东西之后,颜天真便带着宫女回宫了。

回到了仙乐宫,她朝着随行宫女道:“我心情不大好,想要一个人静一静,你们不必服侍了,退下。”

两名宫女心知她是因为花无心那些调侃的话而不高兴,便没有多言,退出去了。

颜天真见她们走远了,这才出了主殿,去往云泪居住的偏殿。

上了楼,看见云泪正坐在桌边磨墨。

他字写得多,墨自然用得快。

“你要的东西,给你买回来了,问了摊主,他说这些药品都算是上等,花了我好几百银。”颜天真说着,将东西从袖子里翻出来,搁在桌上。

云泪见她脸色冷淡,略一思索,在纸上写着:心情不好?

“与你无关。”颜天真不咸不淡道,“没什么别的事儿,我走了。”

转身的那一刻,正要走开,却被云泪扯住了袖子。

颜天真转过头,“你还有什么事儿?”

云泪写道:何人惹你?不妨告诉我,日后逮到机会,帮你教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