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你别谦虚/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帮我教训?是为了还欠我的人情?”颜天真冷淡的面容上终于起了一丝笑意,“你还真是讲义气呢,不过,惹我的这人,只怕你如今也没能耐去收拾人家。”

那姓花的和尚一身武艺何等高强,就云泪现在这模样,跟人家干架,干得过么?

云泪听闻颜天真的话,面上无甚表情,写道:莫非我在你眼中如此不中用?

“不是,我可没这么说,你能独闯皇后寝宫盗窃火芝,从众多侍卫的围攻中逃脱,武艺也是上乘,可你如今伤还没好,也不知多久才能恢复,想去找人干架还得等些时日。”颜天真沉吟片刻,道,“那和尚也厉害得很,没准你们哪日真可以打一架试试。”

云泪从她的话中捕捉到了重点,写道:和尚?

“嗯。”颜天真点头,“香泽国那位高僧,你可听说过?”

云泪并未迟疑,写下三字:花无心。

“你也听说过?呵,看来这位大师果然是大名鼎鼎。”颜天真说到这儿,磨了磨牙,“什么狗屁高僧,我倒是一点儿也看不出他哪里有点高僧的模样,就他那德行若是也能受人敬仰,我也就只能感叹一句,世人太天真,本姑娘虽然名唤天真,可这心里,跟明镜似的。”

颜天真说完,转过了身,“罢了,不说他,提他就恼火,我要去御花园散散心去,你就呆在这儿别四处乱跑。”

云泪将手中的毛笔搁下,转过头时,颜天真已经踏出门去了。

回想起颜天真刚才一副气恼的模样,云泪若有所思。

大多时刻,她都是云淡风轻的,有着一股雷打不动的沉着。

只有在两种情况下,她会恼。

其一,是被人占了便宜会恼。

其二么,是被人言语上轻贱而恼。

这言语上轻贱,又分轻重。

轻一些的,说她是个花瓶,中看不中用,狐狸精一般的姿态,诸如这类的话,她顶多翻个白眼。

重一些的……想必就是,那些听起来较为不雅的话,例如用来调侃青楼花娘的话。

她虽然身份不算高贵,但性格着实高傲,若是拿批判风尘女子的话去批判她,她心中一定记仇。

毕竟她是一个傲慢到连龙床都不屑去爬的女子,时不时以本仙女自称,能被她看上的,只能是天神咯?显然宁子初那个小皇帝只是个毛头小子,不是她的真命天子。

那个和尚惹恼了她,必定是冒犯了她。只是不知道……是行动上的冒犯,还是言语上的冒犯?

云泪想到这儿,唇角扬起一丝清凉的笑意。

花无心……

这次,你惹了一个不好惹的人。

……

颜天真一路出了仙乐宫,轻摇着羽扇漫步前往御花园。

虽然心中对那和尚的印象不好,可她并没有忘记小皇帝交代的任务。

她之所以深得小皇帝宠信,除了性格较为胆大放肆让小皇帝有新鲜感之外,当然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办事利落。

若是她只知道作天作地耍小性子口没遮拦,没半点儿用,宁子初哪容她过这么好的日子?后宫那些娘娘们对她不服气,只以为是容貌才艺输了她,却不知她背后如何辛苦,宁子初对她所有的宠信,都是她付出了汗水的。

逃又不容易逃,否则她还不愿意担这一份苦差事,凭借她的机灵想逃出宫是不难,只是,逃走之后,将面临……追捕,通缉。

挑战宁子初的脾气,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与其过那种东躲西藏的狼狈逃亡日子,倒不如辛苦点儿活得光芒万丈。

颜天真如此想着,有些感叹。

好日子过得不轻松呢,何时小皇帝能想通了,感念她帮他暗地里做了那么多缺德事,放她自由,最好再赐个郡主封号,送块封地,想想真是……好极了!

颜天真如此想着,唇角也不由自主地携了一丝笑意。

她此番正在御花园内行走,裙摆摇曳,玉手持扇,低垂着眉目看起来静谧得很,这么不经意地微微一笑,霎时惊艳路过的一干宫女太监。

颜天真的余光瞥见有几道影子原本在行走,忽然停了下来,便瞅了一眼过去,这一瞅,却发现那几个宫人都在看着自己,神色惊叹。

颜天真敛起笑意,轻咳一声,看了一眼走在最前面的小太监手中的果盘,上面的荔枝十分圆润大颗,顿时眼睛一亮,“这荔枝看起来不错。”

小太监回过了神,道:“啊……是是是,这荔枝很不错,新鲜采摘下来的,内务府吩咐我们送去给几位娘娘的,奴才这盘是要给淑妃娘娘的,不过颜姑娘既然喜欢,便先给颜姑娘,我再跑回去重新端一份就是了。”

颜天真面上似有为难,“这……有些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奴才不过跑个腿。”那小太监说着,将手上那盘荔枝端给颜天真,傻笑着跑开了。

颜天真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小凉亭,便端着荔枝进去坐了。

才剥了一颗荔枝,不经意抬眼就看见前头一道珠光宝气的身影,被四五个宫娥簇拥着而来,可不就是淑妃?

而就在下一刻,她又看见,方才与那小太监同行的一位宫女,快步走到了严淑妃面前,朝她说着什么,说了之后,严淑妃的脸色当即沉了。

颜天真立刻猜到那宫女是说了什么。

想必是去告状了,说自己这区区一个歌姬抢了内务府派给淑妃娘娘的水果。

其实这一盘荔枝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关键是,淑妃心中觉得这面子挂不住啊,必定要上前来训人了。

果然,那严淑妃朝她这瞅了一眼,一张俏脸乌云密布,当即就快步走了过来,俨然一副要跟人干架的气势。

“颜天真,你这贱婢平日里仗着陛下的纵容便不懂礼数,如今是越发能耐了,简直丝毫不把宫规放在眼中,你是什么身份?本宫是什么品级?一盘荔枝是小,你对本宫不敬是大,若是今日不处置你,这宫规也就不像样了,来人……”

“淑妃娘娘,几日不见,您这泼妇一般的性格还是没有丝毫改变啊,明日我要教怡长公主跳舞的,你若是把我给打坏了,长公主只怕也是不同意啊。”颜天真轻描淡写道,“您先冷静冷静,坐下来吃颗荔枝,年纪轻轻别总是皱着一张脸,容易老啊~”

严淑妃眉头拧起更紧,“你……”

“颜姑娘说得不错,淑妃娘娘,女子总是愁眉苦脸,当真老得快,笑口常开,乃是青春常驻的秘籍。”空气中蓦然响起一道男子的轻笑声,语调悠然。

二人转过头,来人竟是静王,宁晏之。

严淑妃见此,只得先收起一张臭脸,冲宁晏之问候,“皇叔。”

颜天真也起身施礼,“见过静王殿下。”

“淑妃娘娘,为何这般恼火?是颜姑娘又犯了什么事?”宁晏之面上挂着温和的笑意,“这位颜姑娘个性率真,浮躁了些,但心眼不坏,淑妃娘娘不必跟她较真。”

严淑妃眉头又是一拧,“皇叔,你有所不知,她……”

“静王殿下说得对极了!”颜天真抢着话,神态温顺恬静,“天真性格是有些浮躁,需要改善,只因我原本就是个没什么心机的人……”

话音未落,身边的严淑妃便厉喝一声,“你别谦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