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近看正脸,吓退百万雄师/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严淑妃这一声低吼声线着实不低,颜天真身躯似是微微一震,以手捂着胸口,一副被吓到了的模样。

严淑妃将她的模样看在眼中,心中更是怒意汹涌。

这狐狸精除了会唱会跳会装模作样,究竟还会点儿什么!

除了这张姣好的面容和曼妙的身段之外,简直一无是处。

“淑妃娘娘,本王方才还说颜姑娘性格浮躁,如今看来,你这性格是比颜姑娘还要浮躁啊。”宁晏之似是感慨般地道了一句,“本王先前见淑妃娘娘,颇为柔婉,近日娘娘你是否遇上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性情竟大变了。”

严淑妃听着宁晏之的话,脸色又是一僵。

平时在人前,她自然也是摆着一副优雅端庄的模样,身为皇妃该有的仪态不会少。

可一对上颜天真,她常常顾不上仪态,易怒易躁。

今日,竟然又在宁晏之面前失了态……

“皇叔,你平日也不在这宫里住,自然不了解此女是个什么品行。”严淑妃稍稍平复了心情,道,“这歌姬生得貌美,才艺过人,这些都是众人有目共睹的,陛下觉得她有过人之处,难免纵容了些,于是这女子就愈发不懂规矩,我们平日就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非但不知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淑妃娘娘,你在这宫里时间也不短了,难道还不知……”宁晏之打断严淑妃的话,目光有些似笑非笑,“宫规虽严,可咱们陛下压根就没把那些规矩当回事,颜歌姬不受规矩的束缚,说得不好听点,那也是陛下惯出来的,陛下都不去责罚她,你身为陛下的妃嫔,难道要与陛下唱反调不成?”

严淑妃没料到宁晏之说话如此直白,顿时又被哽得接不上话。

颜天真站在一边不语,心中却暗笑这淑妃压根就不是个会说话的人。

三言两语就能把她堵得半天接不上话,可见她这脑子也没多精,正是多数后宫妇人的模样。

颜天真脑海中翻过一个个人名,从宁子初、宁晏之、再到云泪、花无心,个个都是人精。再看这些久居后宫的女子,从淑妃到长公主,智商相对比,立见分晓。

她最是擅长演戏骗人,可那四个男人倒真是没一个好骗。

小皇帝冷酷铁血,喜怒无常,心思慎密。

宁晏之看似温文尔雅,实则内敛沉着,十分典型的笑面虎。

花无心忒不正经,但不可否认也是个人精。

云泪高冷神秘,机敏睿智,气质卓然……除了丑,似乎找不到其他缺点。奇的是,他分明丑,提笔挥墨时的气质却好得挑不出刺,想起他长身玉立,端坐舞墨的姿态,那分明就该是美男的特点才对。

可他为什么那么丑那么丑那么丑!

若是要拿一句话形容他,那必定是:远看身姿,风魔万千少女;近看正脸,吓退百万雄师。

颜天真叹息一声。

宁晏之将她那声叹息听在耳中,有些好奇地望了她一眼,“好端端的,叹什么气?”

颜天真这才回神,低眉道:“天真方才是在叹息,是不是自己太过随性,给娘娘们惹来烦恼。”

严淑妃瞪了她一眼,才想说话,宁晏之却道:“淑妃娘娘,咱们借一步说话。”

严淑妃闻言,只得先不去管颜天真,随着宁晏之走到了旁边。

“淑妃娘娘,本王不是瞎子,自然看得清你们这些妃嫔对颜天真的成见,此女确实不太守规矩,你们也总拿她不懂规矩为理由训她,却不知这样只会让陛下对你们更加不满而已。”宁晏之语重心长道,“陛下久居宫墙之内,看多了逆来顺受乖巧优雅的女子,他是天子,所有的女子都臣服于他,他自然觉得没味道,两月前,这颜天真入了宫内,陛下从此对她百般纵容,你可知原因?”

严淑妃道:“不就是因为她貌美动人,会唱会跳?听宫里人说,这女子时常以本天仙自称,她是真把自己当天仙了,她爹娘当初怎么给她起了颜天真这名儿,不叫颜天仙?”

宁晏之低笑一声,“娘娘你只说对了一半,她才艺过人的确是不可否认的,但陛下真正喜欢她的原因,还真的就是因为她不懂规矩,不受礼教束缚,自有一股无拘无束的洒脱之气。你们平日在陛下面前太过拘谨,那小心翼翼的模样,与颜天真的胆大放肆简直天差地别,陛下看惯了颜天真那样灵动的女子,看你们,便觉得你们像极了木头,不懂风趣。”

“竟……竟是这样?”严淑妃有些发怔。

学学颜天真?

“本王只能跟娘娘你说这么多了。”宁晏之温润一笑,“娘娘唤我一声皇叔,本王自然是要跟娘娘说些心里话,本王以一个男人的立场分析陛下的心思,也不知娘娘您能听进去几分,或许,可以找那颜天真讨教一下,学学她平日里的德行。”

言罢,也不等严淑妃反应过来,他便噙着笑走开了,经过颜天真身侧时,还不忘朝她道了一句,“方才淑妃娘娘有句话说得在理,天真这个名字,与你不太符合,不如改个名,叫天仙。”

颜天真闻言,怔了怔,随即羽扇颜面,轻笑道:“殿下说笑了,天仙不是挂在嘴边的,大家心中明白就好,不用再刻意来夸奖我了,总是听着这些赞美之词,天真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宁晏之稍稍恶寒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这姑娘……真不谦虚。

……

颜天真端着那盘荔枝回到了仙乐宫,一路走向了偏殿。

也不知宁晏之与严淑妃说了什么,那泼妇竟没有再找她的麻烦,转身走开了,也不再追究荔枝的事。

到了偏殿楼上,便见云泪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她一走近,他便睁开了眼。

“新鲜采摘的荔枝,圆润大颗,十分清甜,吃不吃?”颜天真说着,将荔枝递了出去。

云泪迟疑了一瞬,伸手拿了一颗。

正剥着荔枝,却听颜天真忽然问了一句,“云泪,你觉得,颜天仙这名儿会比颜天真好听么?”

云泪剥荔枝的手抖了一下。

颜天真见此,挑眉,“说啊,哦不对,写啊。”

云泪将剥了一半的荔枝搁在一旁,提笔写了一个字:俗。

“俗吗?”颜天真撇了撇嘴,“难道还是我原本的名字更好听?可今儿有人说,我这名与我不搭。”

云泪又写下四个字:半雅不俗。

“也罢,我该相信你的品位的。”颜天真吞下一颗荔枝,悠悠道,“天仙这名听上去确实有些自恋,天真好,人家一听便觉得,我是个没什么心机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