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靠脸打架/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此话一出,云泪不再接话,搁下了笔,拿起那颗剥了一半的荔枝继续剥着。

云泪口不能言,颜天真便也不跟他多话,只觉得若是自己这么一直说,他都要一直写写写,难免手累。

说多了,倒像是在欺负他不会说话。

颜天真心中叹息一声。

跟这样的人聊天都觉得不方便呐。

“云泪,我只问你个问题,希望问了之后你不会气恼。”颜天真顿了顿,道,“你不会说话,是天生么?是这样的,很多病症,天生的不太好治,但如果是外界因素造成的,那就有得治,你是天生不能言语么?”

云泪摇头。

“不是天生?”颜天真挑眉,“那没准有希望,改日我抽个空去问问御医这个问题,看看是否能有所收获。”

云泪闻言,正欲提笔再写字,却听窗子外响起了几道女声。

“颜姑娘,你在何处?”

“颜姑娘!”

“呀,宫女们又在找我了,想必有事,先失陪了,这盘荔枝留给你慢慢吃,记住别乱跑。”颜天真说着,起身迅速出了房门,下了楼。

云泪见次,将手中剥好的荔枝含进口中,起了身,缓步行走到了窗台边。

不多时,便看见颜天真奔向了梨花树下,喊她的宫女正在那树荫之下。

“找我何事?”颜天真冲宫女问着。

宫女道:“颜姑娘,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奴婢方才在这附近转悠,竟没看见你。”

由于偏殿久无人居,不曾打扫,因此宫人们也从来不进。

颜天真随口敷衍道:“是你眼神不好,我方才也在这附近转悠呢,说正事,怎么了?”

“哦,香泽国的天师求见,奴婢们没找到颜姑娘,也不能怠慢了那天师,便将他迎进了大堂内,颜姑娘您看,见还是不见?”

“那和尚要见我?”颜天真笑了笑,“见吧。”

那和尚若是再敢胡说八道什么,她一定怼死他。

带着宫女去了大堂,花无心正坐着喝茶,一见颜天真出现,便起了身,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颜姑娘,贫僧此番来,是致歉的。”

“致歉?”颜天真挑了挑眉。

花无心道:“不错,为贫僧在大街上言语冒犯而致歉,颜姑娘这样的妙人,贫僧委实不该误解你的。”

“喔,既然如此,我接受您的致歉就是了。”颜天真一本正经道,“大师没有别的事儿了吧?若是没有,我便要忙着练舞去了。”

和尚竟然是找她道歉来的……

也是,之前调侃她是小皇帝的多功能暖床女婢,之后被她斥责了一番,事后他或许想通了,这才来道歉。

她先受了他这致歉,算是给他一个薄面,毕竟要从他身上打探藏宝图的消息,不能与他太僵。

但她接受这致歉后,便要干脆利落地将他打发走,无形中告诉他一个道理:我虽然原谅了你,但我目前还是没有什么心情与你说话。

总要让人知道,她也不是那么好相处的。有些道理不必从口中说出,聪明人也会心领神会。

花无心显然是个聪明人,笑道:“既然颜姑娘还忙着,那贫僧就不打搅了,告辞。”

颜天真漫不经心道:“大师慢走。”

花无心离开了大堂,朝着宫殿外走去。途经一座假山时,蓦然听见一阵极小的破空声从脑门后传来,当即反应极快地回过神,截住了那一颗打向他脑门的石子。

“何人偷袭贫僧!”他迅速扫了一眼四周,却没见到半个人影。

这仙乐宫内一共只有七人,颜天真外加六个下人,而这七个人任意揪出一个都不是他的对手,若是偷袭他不成功,必定是要被他捕捉到身影才对。

这偷袭他的人,一定不是这七人中的谁。

花无心顿时警惕了起来,一双清明的目光变得有些锐利。

忽的,视线扫到了假山口,停了下来。

他虽不敢说自己武功盖世,但轻功的确是难逢敌手,他能察觉到这暗处的人速度也很灵敏,但他方才反应那么快,哪会捕捉不到半点儿影子?除非那人藏在暗处。

这附近能藏人的地方,也就这假山了。

想到这儿,花无心眯起了眼,缓缓走近了那假山。

正要踏入假山口,忽然一只修长的手探了出来,直接朝着他的脸抓来!

花无心眼明手快地擒住那只手腕,将对方从假山里揪了出来!

而等他看清了那被他揪出的人时,顿时心口一抽。

“我的个娘,这么丑……”对方那满是斑点的丑脸当真是让他惊吓了一瞬间。

而他只是这么小小的走神了一下,对面那人的拳头直接砸上了他脑门。

花无心吃痛,伸手揉着自己的脑门。

“这位丑……这位施主,为何殴打贫僧?”他抬起了眼,视线再次触及那张丑脸,又是唇角一抽。

太丑了。

这位仁兄靠脸打架必定是稳操胜券啊,先将敌人吓一吓,趁着敌人走神立即就能出招,防不胜防。

花无心原本不忍再看,可他的目光扫过对面那人眼睑下的一处,却是一怔。

这张满是斑块的脸,丑到惨绝人寰,可那双眼却是实打实的漂亮,眼睑下的那滴小小的泪痣,是这张脸上唯一好看的风景。

而最让他讶异的不是那双眼睛和那滴泪痣有多好看。

“云……云渺?”他颇为难以置信地盯着眼前的丑男子,连说话都结巴了,“真……真是你?我的个娘,你为何画一个如此丑陋的妆容?你明知我最见不得丑东西,你……”

不等他说完,云泪上前一步,揪着他的衣领子到了假山口,用假山的影子遮住了二人的身影,以免被人遥望到。

“我听说先前闯入皇后宫里盗窃火芝的窃贼有着一身好武艺,身形挺拔灵敏,最大的特点就是相貌丑陋,难不成就是你?”花无心任由云泪揪着他,不可思议道,“好端端的,你为何会来这北昱国皇宫?”

云泪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从衣袖中掏出一张纸递给他。

花无心接过了纸,摊开一看——

玲珑性命垂危,需要火芝救治,我易容换颜,独自混入北昱皇宫盗取火芝,火芝所藏之处遍地机关,不慎被机关所伤,又被半百侍卫围攻,费了好些功夫才得以脱身,可伤势太重,无力行走,便掰下火芝一角口服疗伤,倒是管用,可惜火芝药性太烈,服用过后喉管如被烈火焚烧,竟不能发声。

花无心看完之后,颇有些幸灾乐祸,“啧啧啧,如此可怜,成哑巴了都,你为了玲珑还真是愿意赴汤蹈火啊,不明情况的人若是听你这经历,还以为那是你娶的美娇娘,为了它搞成这番模样,看来你下半辈子真要跟着它过了,一个玲珑,赛过万千美娇娘。”

------题外话------

玲珑:我是它,不是他,不是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