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你今夜是不是中邪了?/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无心的话音刚落下,便见云泪目光一凉,那张奇丑无比的容颜忽然就朝他凑近了一分。

花无心当即退开一步,“我不调侃你了,你也莫要再拿这张丑脸来吓唬我!话说回来,你如今是逃犯了,怎么还敢顶着作案的这张脸在宫中晃悠?你就不当心哪日被逮捕了么,这几日你躲在什么地方?你若是想要出宫,我倒是能帮的上忙。”

云泪闻言,垂下眼眸,静默。

“喔,我忘了你如今口不能言,不能回答我的问题,那这样吧,我索性将问题全问了,你全写在纸上答复我即可。玲珑在何处?它还有多少时间可以拖延?你如今是躲在什么地方?这几日宁子初加强了宫中戒备,进出宫的人都要接受盘查,你可是想好了脱身的办法?最后,你到底要顶着这张丑脸多久?跟你正面说话,我当真需要莫大的勇气。”

花无心说到这儿,深呼吸一口气,挪开了视线,再也不愿去看云泪那张脸。

下一刻,一张纸又抖在了眼前。

花无心接过那张纸,扫了一眼,不禁额头一跳……

仙乐宫,被颜天真收留,拿星华作为报酬。

易容要的物品才到手,准备换张脸。

每月初三固定有一批宫人出宫采购,准备混入其中,便可脱身。

玲珑在帝都城东最大的梅园内,由伶俐照顾。

玲珑所能等待的时间还剩余七八日,可距离下月初三还有十日,劳烦你将火芝带出宫给玲珑服用。

总共五句话,将花无心所提问的几乎解答全面了。

“你都猜得到我要问什么了,不愧是云渺……”花无心说着,忽然脸色一变,目光回到了第一行字,下一刻,险些跳起。

“你把星华给了颜天真作为收留你的报酬?你疯了!”

星华,是云泪随身携带的那串项链的名字,意义颇为重大。

花无心当真是被他的行为吓着了。

而相较于花无心的过激反应,云泪倒是一脸平静,神色毫无波澜。

花无心继续说教,“你糊涂啊!那星华是开启九龙窟的钥匙,你怎么能把那么重要的东西给颜天真?你要给她谢礼就不能选其他的东西么?你以为那颜天真只是单纯的一名舞姬?你莫要看她巧笑盼兮,纯真无害,实则她是宁子初的得利下属,颇得宁子初宠信。”

云泪闻言,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之前她在夜宴之上就试图诱我一次,虽然贫僧的相貌丰神俊朗,但我着实不会单纯地以为她对我一见倾心,想必是听那小皇帝的吩咐,来我这儿打听藏宝图的消息。”花无心轻叹一声,“此女虽是个妙人,但实在心机叵测,云渺,你可莫要被她的外表所迷惑啊。”

云泪凉飕飕地瞥了他一眼,目光中带着一丝鄙夷。

接触到云泪这样的视线,花无心松了一口气,“你没有被她迷惑?那便好……星华在她手中,她想必也就当成稀世珍宝看待,并不知其用处,这么一来,先放她那儿倒也无妨,但你要想个法子拿回来才好,宁子初绝对想不到,他让颜天真来打探九龙图的下落,可九龙窟的钥匙就在颜天真身上,这么一想,还挺好笑。”

花无心说着,便见云泪低下头,从宽大的袖子内侧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锦盒,递给花无心。

花无心自然明白这里头是火芝,便接过了,“既然是玲珑的救命药,我等会儿便出宫一趟给它送去,哦对了,你的伤如何?我来给你把把脉。”

话落,他的手探向了云泪的脉搏。

“啧啧,你这内伤还不轻,还是先在颜天真那儿休养着吧,等下月初三再离开。那女子狡黠,若是她有心给你提供栖身之所,想必不会让人发现你,赶紧把这张丑脸换了啊,我先走了,等你能说话了,再与我说说你的奇遇,闲来无事当笑话听。”

花无心说着,将装着火芝的锦盒塞进自己衣袖中,转身离开。

仙乐宫内总共也就七人,云泪随处晃悠并不需要太多顾忌,哪怕他此刻身上带伤,避开这些耳目也是轻松的事儿。

他悄无声息地回到了偏殿楼上,继续吃那盘未吃完的荔枝。

……

是夜。

长央殿内灯火未熄。

宁子初坐在书案之后阅览奏折,有内侍上前来报,“陛下,淑妃娘娘在殿外求见。”

宁子初头也不抬,毫不迟疑道:“不见。”

内侍又道:“娘娘说,怕陛下饿着,给您亲手煮了杏仁莲子羹。”

宁子初略一思索,道:“点心留下,人赶走就是。”

内侍怔了怔,随即应了声是,退下了。

宁子初继续看着奏折,不多时,听到前头响起内侍焦急的声音,“娘娘,没有陛下的命令,您不能闯进去!”

宁子初蹙了蹙眉,抬眼,便见严淑妃端着点心直接闯进来了,大步流星,内侍竟没能拦得下她。

今夜的严淑妃褪去了繁琐的宫装,换上了一身轻盈又飘逸的红裙,头上也少了平日里的钗钗环环,只简单地束了发,斜插两枚青玉簪,面上的妆容很是淡雅。

宁子初眯了眯眼。

淑妃今夜这身打扮,倒是与颜天真有些相似。

“没有朕的允许,你怎么敢闯进来?”宁子初面无表情,语气清凉。

严淑妃接触到他冰凉的目光,只觉得头皮有点儿发麻,险些后退了一步。

然而,此刻她的脑海中却想起了宁晏之跟她说的那番话——

“陛下久居宫墙之内,看多了逆来顺受乖巧优雅的女子,他是天子,所有的女子都臣服于他,他自然觉得没味道,两月前,这颜天真入了宫内,陛下从此对她百般纵容,你可知原因?”

“陛下真正喜欢她的原因,还真的就是因为她不懂规矩,不受礼教束缚,自有一股无拘无束的洒脱之气。你们平日在陛下面前太过拘谨,那小心翼翼的模样,与颜天真的胆大放肆简直天差地别。”

胆大放肆……

严淑妃定了定心神,在宁子初冰凉的目光之下,噙着笑意走上前,“陛下,臣妾是担心您的身子,想来看看您,陛下别这样不近人情嘛。”

一旁的内侍见此,有些吃惊。

淑妃娘娘看不出陛下不高兴么?怎么还敢大着胆子上前?

宁子初盯着走近的严淑妃,开口,语气冰凉,“淑妃,你今夜是不是中邪了?连朕的心情都没读懂,还敢嬉皮笑脸!”

严淑妃被这一声喝,心房颤了颤,却还是硬着头皮靠到了宁子初身边,笑道:“臣妾没有中邪啊,对着陛下自然要笑着,哪能愁眉苦脸呢?呵呵……”

宁子初目光一沉,“滚开。”

“臣妾不滚,就不滚。”

宁子初拍案而起,“来人!淑妃扰乱政务,不知轻重,不守宫规,拖下去杖责十个板子,禁足一月!”

严淑妃闻言,如遭雷击。

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宁晏之,你这骗子!

宁子初冷眼看着严淑妃被宫人拖了下去,漠视了她的哭喊,坐下之后,只道了一句——

“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