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我好不好看/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淑妃扰乱政务被陛下杖责禁足的事儿很快传遍了六宫,仙乐宫内的人自然也没错过这则消息。

颜天真听过之后,轻描淡写道:“作得一手好死。”

身边的宫女掩唇轻笑,“听长央殿的小太监说的,淑妃娘娘当时的打扮像极了姑娘你,一身飘逸红裙,连跟陛下撒娇的语气都和您有几分相似,且也比平日里大胆活泼了许多,平时她在陛下面前都是乖巧温顺的,哪知今夜忽然一反常态。”

另一名宫女接过话,“这不是太明显了么?娘娘们总是喜欢揣测陛下的心思,以为我们颜姑娘这样的性格讨喜呗,颜姑娘在陛下面前向来随意又胆大,她们就看准了这一点学,原本想讨陛下欢心,反而弄巧成拙。”

“你们几个,就别拿娘娘们说笑了,她们也不太容易。”颜天真半卧在软榻上,轻摇羽扇。

“话说回来,淑妃娘娘平日里那么讨厌颜姑娘,竟然还学我们颜姑娘那一套,结果反倒吃了亏,这心里多半又要记恨我们颜姑娘了。”

“做自己才是最好的,没事学别人做什么,真是吃饱了闲的。”颜天真慢条斯理地道了一句,起身下榻。

“时辰也不早了,都洗漱了去歇着吧。”颜天真才对宫女们说着,忽听寝殿外响起脚步声,抬眼一看,是她宫中的一名太监。

“颜姑娘,陛下身边的林总管送东西来了!”

“哦?又要赏我什么了。”颜天真挑了挑眉,走向寝殿外去迎接。

还没迈出门槛,便见一名中年太监领着四五名小太监而来,人手一个托盘,也不知是什么东西,都以红绸遮盖。

颜天真冲领头的太监笑着打招呼,“林总管,这么晚了还来给我送东西,真是劳烦您了。”

林总管笑言,“不麻烦,颜姑娘无须客气,陛下让送过来的东西,自然是刻不容缓。”

林总管说着,从身后一名小太监手中接过了托盘,递到颜天真面前,“颜姑娘,这里面的东西你想必会很喜欢,雪花流仙裙,出自妙衣坊,只此一件呐。”

颜天真眸光一亮,“这名儿真好听。”

说着,揭开了托盘上那红绸,红绸下是一个红木质的锦盒,颜天真将那锦盒打了开,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雪白。

伸手摸了摸那衣裳,质地十分柔软清凉,光是这手感,就能判断这布料是极品丝绸。

妙衣坊,是帝都最有名的衣店,不是达官贵人名门望族,根本踏不过妙衣坊的门槛,据说妙衣坊内最上好的绸缎,都是最先流入皇宫。

皇家的女子都是金枝玉叶,穿的皆是特制的衣裳或者鞋子,她们最是喜欢独一无二,不爱与其他人穿的一样,所以妙衣坊专门针对皇族女子,所制作的衣鞋基本都是一个款只有一样,绝不重复制作。

她颜天真虽然只是一介歌姬,但所有的衣裳还真的都是来自于妙衣坊,没有重复款。

“颜姑娘,这件衣裳乃是妙衣坊老板娘亲手制作的,虽然她经营妙衣坊,但她几乎不主动做衣裳,都是指挥手下的人做,妙衣坊在帝都兴盛了三年,她亲手做的衣裳可只有三件呢,陛下也下令了,任何权势贵族都不能逼她做衣服,她愿意给谁做,全凭她自个儿高兴。”

“林总管代我谢过陛下的恩典。”颜天真抱过了锦盒,笑道。

妙衣坊老板娘是多大牌的人物,她可是听说过的。

这件衣裳,深得她心。

“陛下还赏赐了些异国进贡的水果和点心。”林总管说着,吩咐小太监们将东西都摆到桌子上去。

颜天真将那些红绸都翻开了,果然都是些吃的东西,其中有一大盘是之前和云泪一起吃的荔枝,也不知是什么品种的,又圆又大又香甜。

林总管临走之际,颜天真塞了一串荔枝给他。

“您在这宫里当差多年,想必是不缺金银珠宝,那些个俗气的东西多了也没用,这哪国所产的荔枝实在好吃,林总管尝尝吧。”

她知道,有权势的太监们敛财多了,是不缺钱的。

但是,主子们能吃到的东西,他们却是不容易吃到的,尤其是贡品。回想起这荔枝当初内务府只分给几位高阶的娘娘,她随随便便就能抢了淑妃那一份,自然是仗着小皇帝的宠信了。

作为贡品的水果,低阶妃嫔都是无福消受的,所以么,这一串荔枝的价值还真不能小瞧。

林总管眼睛亮了亮,笑着接下,“颜姑娘真是大方,多谢了。”

“不客气。”

笑着将林总管等人送走了,颜天真转过头又去看那件衣裳,将那衣裳从锦盒里整间拎了出来,身边的宫女们齐齐发出赞叹。

“好漂亮。”

“你看这雪花的刺绣,好细致。”

“摸上去可真舒服,难怪要叫流仙裙,这衣服只适合我们颜姑娘这样的天仙穿。”

颜天真轻咳一声,“我平日里偶尔以本天仙自称,通常都是在怼外人的时候,正常情况下我不会如此自恋,你们也别夸得太过了。”

“嘿嘿,颜姑娘,明日就穿上可好?您平日里喜着红衣,也许这雪白的裙子穿起来更像天仙。”

“……”

一夜过去。

第二日,颜天真穿上了那件雪花流仙裙,照镜子时,当真也被惊艳了一番。

撇开她天生丽质不谈,这件衣服本身着实好看。除了选用质地上等的柔软蚕丝之外,刺绣也是实打实的精致细腻,衣裳浅白,雪花刺绣更雪白,都是白,却分深浅,穿在身上轻飘飘的,却又十分有质感。

颜天真觉得,但凡是漂亮姑娘,都能将这衣裳穿出一丝仙气儿。

难怪那妙衣坊老板娘耍大牌,这样的手艺,连小皇帝都服气了,罩着她。

颜天真随手捞了一把晶莹剔透的葡萄,就往偏殿去。

……

偏殿楼上,云泪才洗漱好,便听到屋子外响起一阵抱怨声。

“靠!哪来的蜘蛛网,昨天还没有!早知道不穿这件衣服来这儿了,到处都是尘,小心翼翼地走过来了,居然又挂了蜘蛛网。”

云泪眉头一挑,转过头望向房门外。

一道飘逸轻盈的雪白纤影映入眼帘,让他微微一怔。

她平日不是喜穿红衣么?今日竟然换了一身白。

“来,尝尝这葡萄,贡品。”颜天真冲他晃了晃手上的葡萄。

他回过神,收回了视线。

颜天真看出了他刚才有一瞬间的怔愣,便笑着凑上前,问,“我好不好看?”

云泪唇角扬起一丝几不可见的笑意,只是一瞬间,又隐了去,走到了桌边,提笔写下两字。

那两字是:不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