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走到了桌边,一看纸上那两字,唇角的笑意僵了僵。

不丑……

这两个字压根不算夸奖!太过敷衍。

颜天真呵呵一笑,“不丑?你这算是什么评价,你形容一个人不丑,在我理解看来,就是勉强能看的意思。这两个字的范围有多广你晓得么?美若天仙是不丑,清秀可人是不丑,五官端正、长相一般、中人之姿,都在不丑的范围内,那么请问,我到底是什么阶级的?嗯?”

话音落下,她将一颗葡萄扔进口中,狠狠一咬。

若要她用一句话来形容云泪,那就是:人丑还傲娇。

傲娇这个词,有时可贬义,有时可褒义,关键看颜值。

美男傲娇,则是孤高冷傲。

丑男傲娇,是……自命不凡。

颜天真心中腹诽着,面上却也不说出来。

她倒不是个绝对的外貌协会,只是云泪这幅尊容……原本这世间就没几个人能看得顺眼。他若是性格好一点也就罢了,偏偏这性格还不讨喜。

做人么,要诚实,她自认为审美还是符合正常人的。

云泪自然是不知颜天真此刻的想法,只继续挥墨。

再度在白纸上写下:相貌不过一具皮囊,生前再美又能如何,死后大家皆是丑,不必太在意。

颜天真眼角一抽,“大道理一套一套啊,对,没错,死后大家都会烂掉,化为枯骨葬身尘土,但活着的时候呢?为何不活得精彩一些?人生几十载,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端,世人总是追求活得光鲜亮丽,这没毛病。正如我颜天真就是一个俗不可耐的人,宁可活成一个光芒万丈的绝色花瓶,也不做一个平凡安逸的丑逼。”

云泪听着她这番话,再度写下几个字——

你很有想法。

“每个人所追求的事物不同,我是个俗人,没有您的高见,这葡萄请你吃,我走了,别想念我。”

颜天真撂下这么一句话,便转身走人。

不丑……

这两个字真是……

敷衍至极!

夸她一句就那么难。

之前请她办事的时候,夸过她一句:心灵与容貌一样美丽。

今日对她的评价又成了:不丑。

善变的男人!

也许之前那句夸奖压根就不是真心。

颜天真如此想着,便觉得心里很不爽。

真是奇了怪了,她为何要那么在意那丑男的评价?明知他是个不爱说漂亮话的人,何必执着于听他一句夸奖?

颜天真正如此想着,余光瞥见两道身影走来,转头一看,是自己宫里的婢女带着另一名陌生的婢女走来了。

“颜姑娘。”那眼生的婢女冲她施了一礼,“奴婢是兰婷公主身边的婢女,我们公主想请您去一趟御花园。”

颜天真闲着无事,便答应了,“兰婷公主相邀,自然要去,带路吧。”

方兰婷,正是香泽国前来和亲的那位公主。之前宫宴上见过一面,看上去斯斯文文,且有点儿憨。

颜天真随着那婢女一路前往御花园,远远地看见前头的六角凉亭内坐着两人,身侧还有宫人三四名,正是方兰婷与她的皇兄,方厉锐。

颜天真走上前,朝二人见礼,“不知公主殿下与王爷邀我前来,所为何事?”

那方兰婷望着她,有些呆愣,“颜姑娘……你这裙子好漂亮!哪儿买的?本公主也要买来穿!”

同一时,方兰婷身侧的方厉锐见着颜天真走近,也怔了好片刻才回神。

这个舞姬……的确是难得的貌美动人,这么近距离看她,比宫宴上更惊艳了几分,她并未浓妆艳抹,也不珠光宝气,只穿着这一身轻盈的雪花白裙,手中一把孔雀尾制的羽扇,一双丹凤眸斜挑,自有一分妖冶。垂着眼的时候,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风华。

天生丽质这个词,太适合她了。

“公主殿下,我身上这套衣裙是陛下赏的,只此一件独一无二,买不到呢,公主若是喜欢,找个画师把这样式画下来,回头照着做一件?”颜天真轻摇羽扇,冲方兰婷笑道。

想要做一件与这雪花流仙裙一模一样的衣裙,除了那妙衣坊老板娘,想必不会有别人了。

布料、做工、刺绣、这些都可以仿,但高仿品终究比不过原版。

不过,正常人不太能分辨出来就是了,所以,若有姑娘实在喜欢她这衣裳,她并不吝啬分享一下款式,让她们画下来去仿一件。

“唉,买不到就罢了,既然是你们皇帝陛下送的,必定不是凡品,本公主是不好意思拿去仿了。”方兰婷稍稍想通了,道,“有颜姑娘你在,我还是不穿了,本公主自己这身打扮也尚可是不是?穿得与你一样,长得却不比你漂亮,这要是跟你撞在一起,外人立即就分出了高下,好没面子的。”

颜天真闻言,有些忍俊不禁,“公主说的哪里话,我不过是个歌姬,你是金枝玉叶,又怎么会比我差劲。”

“话是没错,但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本公主的相貌比起你确实差了一点儿,你就别说客套话了,来,坐下,给我唱一曲可好?我好喜欢你的歌声。”方兰婷说着,颇为热络地拉着颜天真到了自己身旁坐下,一个不经意的抬头,瞥到了前方某一处,顿时愣了愣。

颜天真将她呆愣的样子看在眼中,有些疑惑,便也循着她的视线去看了,这一看,她也愣了。

方厉锐见她们二人看着同一处发愣,便也跟着看了过去,这一看,同样愣了。

三脸懵逼。

只因几丈之外的地方,一道端庄优雅的身影在宫娥们的簇拥下缓缓走动,雪白的裙摆摇曳,上头片片雪花刺绣。

那是——雪花流仙裙!

那女子面容恬静淡雅,柳眉杏眸,约莫双十年华,正是——正宫皇后楚清妍。

那行走之间轻缓的步子,彰显出一国之母的端庄仪态,身侧还有两名嫔妃与她说笑,她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

方厉锐与方兰婷齐齐望向颜天真,异口同声——

“你不是说这裙子只此一件独一无二?!”

“这……林总管是这么跟我说的。”颜天真望着那一国之母越走越近,抽了抽唇角。

说好的独一无二,妙衣坊老板娘亲手制造。居然撞衫!

还是跟皇后撞衫!

这位楚皇后大了小皇帝整整三岁,丞相长女,传言,文雅端庄,秀外慧中。不过这长相么……虽是个清秀佳人,在六宫却并不突出,论颜值赢不过淑妃、怡长公主、方兰婷,甚至此刻她身边的两位妃嫔。

在皇宫这种美女如云之地,楚皇后顶多是个……中等美女。

正所谓: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

正是应了方兰婷那句话:穿得与你一样,长得却不比你漂亮,这要是跟你撞在一起,外人立即就分出了高下,好没面子的。

颜天真垂下了眼。

好尴尬。

同一时,楚皇后也瞥见了凉亭里的三人,视线落在颜天真身上,顿时愣了……

------题外话------

雪花流仙裙:我会分身,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